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喜宝惊得瞪圆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杜幽兰,吞吐开口:“小姐您在说什么……”说着便垂下眸子,语气也有些弱,“喜宝只有一个娘亲,没有哥哥的……我才没有哥哥!”

     想到张天佑,喜宝心里就生气,哥哥都不认娘了,她还认这个哥哥做什么。

     张天佑虽然不是娘亲生的,可张家落难时,到底是娘辛苦挣银子供他念书的。若不是娘,他早就被退了学,哪里还能有今日荣耀,哪里还能得杜侍郎赏识?

     虽然哥哥待喜宝不错,但只要喜宝一想到娘熬夜辛苦挣银子的模样,她就恨张天佑。

     杜幽兰笑睇了喜宝一眼,伸出细长白嫩的手指戳喜宝额头:“瞧你这胆子小的!难不成你还记着我的仇?”抿了抿唇,娇嗔道,“我是捉弄过你,可还不是因着你长得一副好相貌嘛。况且,我瞧张公子待你那么好,我……”使劲一跺脚,“哎呀,我就是嫉妒你嘛!”

     她对张天佑,真真可谓是一见钟情。

     那日,她如往常一样,于后花园弹琴,忽而听得有人以笛相合,琴笛合奏,两人之间竟有着说不出的默契。她当时就动了心,一曲弹罢便起身去寻吹笛之人。

     她一眼望去,便于夕阳下瞧见一身着青衫的男子,男子长身玉立,姿色秀雅,握住笛子的手似乎忘记收回,笛子还凑在唇边,也正傻愣愣地瞧着她。她还从没见过那么清俊好看的男子呢,温文,儒雅,真真是品淡如菊的谦谦君子。

     只是可惜了,她已经跟江家六少有婚约在身,她跟他只能是有缘无份。

     若是昨晚没有发现一个秘密,她或许还会愿意嫁去江家,可现在不一样了,她在爹娘那里偷听到一个秘密,她誓死不会再嫁给江璟熙。

     她原就该是张天佑的妻子,她跟江璟熙不过是一个错误,她现在要纠正这个错误。

     喜宝见杜幽兰一会儿眉眼含笑一会儿满脸忧愁的,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想到刚刚杜幽兰说想要做她嫂嫂的话,更是摸不着头脑。她不是就要嫁去江家的么?说的什么胡话!

     “喜宝!”杜幽兰终于回了神,似是下定决定做了选择般,心情明快了不少,“你哥哥都跟我说了,他也是迫不得已,你不要怪他啊。”拉着喜宝的手,又说,“等我成了你大嫂,你也就是我小妹了,等再过两年,我就给你找个好夫家。”

     喜宝终于忍不住问道:“小姐,您没事儿吧?”她不知道张天佑到底跟杜幽兰说了什么,但感觉有些不妙,便小心翼翼瞧着杜幽兰,“您不是只还有三天就要嫁给江家少爷的吗?怎么可能会嫁给我大哥……”

     “总之,这个你就别管啦,我自有我的办法。”她跟张天佑有婚书为证,就算说到皇帝那里,他们也是占理的一边,还怕什么!

     杜幽兰没什么心眼儿,虽然有些大小姐脾气,但人还是不坏的。她敢爱敢恨,行事不矫揉造作,她恨你的时候,可以处处与你作对,但想要待你好的时候,也会拼了命对你好。

     她觉得前些日子着实过于刁难喜宝了,此番便想要尽力弥补,便从自己的梳妆镜上拿过一对金耳环塞给喜宝。

     “这是给你的。”见喜宝不肯要,她硬是往喜宝手里塞,“给你便拿着,你若不要,我便扔了出去。”

     说着便做出想要往外扔的姿势,喜宝这才肯收下。

     喜宝的手肿起来了,手面鼓得高高的,馒头似的小手紧紧攥着金耳环,眨着眼睛说:“谢谢大小姐。”

     杜幽兰开心道:“原听张公子说你是他妹妹我还有些不信,如今看你也默认了,我便觉得开心。好啦,本小姐现在要去做一件大事,你先回去吧。”

     喜宝见杜幽兰肯放她走了,便急急退了出去。

     刚走出院子大门,候在外面的秦妈妈便迎了上来,细细打量喜宝一翻,见她无事,方道:“小姐没有为难你吧?”

     喜宝感激地看着秦妈妈,点头道:“小姐没对我怎么样。”

     不但没有,而且还说了不少胡话,但这个她可不敢跟秦妈妈说,只道:“我要急着回去照顾我娘,昨儿个的事,谢谢秦妈妈了。”

     秦妈妈见喜宝长得好看,而且勤快懂事,很喜欢她,笑着说:“没事没事,你回去瞧你娘吧,你娘身子不好,记得给她买药。”

     喜宝应着,然后告别了秦妈妈,一路小跑着往殷秋娘处去。

     回去后,喜宝将杜幽兰方才跟她说的话都一一说了,然后有些焦急地问:“娘,可怎么办?杜千金是有夫之妇,哥哥怎么能这样!他不要自己的前程了吗?”

     殷秋娘捏住绣针的手颤了好久,突然放下手中的活,抬眸望着喜宝:“女儿,知道你哥哥为什么至今都未娶妻吗?他都二十二岁了,还没有娶妻。”

     喜宝有些不明白娘的话,摇头:“女儿不明白。”又试探性地问,“不是哥哥常说的,大丈夫当以前途为重,先立业、后成家么?”

     殷秋娘深深叹了口气,眸子里似乎有泪泽,她道:“那都是你哥哥跟你说着玩的,其实他一直都是有未婚妻的。杜侍郎跟你爹是同窗,都是淳化二十七年的进士。他们同时高中,一时开心,便给杜小姐跟你哥哥定了终身大事。你爹在的时候,两家还有往来,后来你爹去了,渐渐的关系也就淡了。”

     如此说来,那杜小姐说的倒也不是胡话了。

     喜宝说:“娘,可是杜家已经不再承认这门亲事了,哥哥只是一个小小的举人,无权无势的,能有什么法子!”她似乎有些原谅哥哥了,也心疼他,“只希望哥哥能够想得开,等来年高中,再另择一门好亲事。”

     殷秋娘眼睛不好,尤其是近些日子以来,经常眼花。有的时候甚至会出现片刻失明的状态,她怕女儿担心,只得日日强撑着。

     喜宝见娘累了,便扶着她往床边去。为娘掖好被角后,她则拿着娘尚未绣完的绣品继续绣了起来。

     她性子静,乖乖坐在一旁,低头认真干活,一句话不说。

     殷秋娘见女儿如此听话懂事,心里又酸涩又欣慰。她不知道,若是喜宝的爹瞧见了女儿现在这副模样,会不会也心疼喜欢……

     喜宝才歇下没一会儿,那秦妈妈又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秦妈妈急匆匆推开门,对着喜宝母女说:“可不好了,不知道大小姐对老爷说了什么,老爷将你们家公子赶了出去。现在府里来了家丁,也要将你们母女赶出去呢,我是先赶着来给你们透个风的,呆会儿不要被吓到。”

     殷秋娘咳了几声,喜宝赶紧跑过去将她扶住,殷秋娘对着秦妈妈说:“这些日子以来,谢谢秦妈妈照顾,我们母女这就出去。”

     秦妈妈倒是承了谢,往身后瞧了瞧,然后道:“我可先走了,叫旁人瞧见,我怕是也要被赶出去。”又望着喜宝,“喜宝,好好照顾你娘。”又独自叹了口气,但到底没再说什么,便就走了。

     喜宝扶着娘走出了杜府,她转头朝四周望了望,没见到哥哥的身影,竟有些害怕起来。

     京城里人生地不熟的,娘身体还不好,若是没了哥哥,可叫她怎么活。

     殷秋娘知道女儿担心什么,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说:“娘有手艺,你又如此乖巧懂事,还怕无路可走吗?喜宝,别怕,你越怕就越会觉得无路可走。我们去找找你哥哥,顺便逛逛这京城,娘也好好看看京城现在的样子。”

     喜宝很听娘的话,娘这样一说,她又一点不怕了。

     “娘,那我们晚上住在哪里?”她捏了捏袖口里的那对金耳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拍腿道,“遭了!”

     那个存钱的罐子落在杜府里了,那里可存着好几百文钱呢!是她背着娘偷偷干活,辛辛苦苦挣来的呢。

     殷秋娘心思细做事稳重,女儿偷偷攒钱,她不会不知道。

     “算了吧,钱财乃身外之物。”又指着前面一家面馆,“你也别气了,娘带你去吃面。娘给你叫两碗面,每碗里加两个蛋。”

     喜宝很好养活,打小吞口就好,只要有得吃,哪怕只是咸菜配白粥,她也能吃得很开心。

     喜宝陪着娘吃了面,才出得面馆,便迎面差点撞上一疾驰而来的骏马。

     骑马的是一位紫袍金冠的英姿青年,青年二十左右的年纪,却是一脸煞气样。

     他右手高高抬着马鞭,左手紧紧握住缰绳,面含怒气地盯着吓得跌坐一旁的喜宝,毫不怜香惜玉,沉声呵斥道:“找死!”然后手一用力,又挥着马鞭疾驰而去。

     喜宝见虚惊一场,赶紧去扶娘,然后便听左右的人说:“那不是江家六少么?怎么急匆匆的!”

     有人答道:“你不知道了吧,他未婚妻跟人跑了,怕是现在急着去杜府讨说法呢。”

     “怎么回事?你可得与我细细说说!杜小姐怎么就跟人跑了?京城里多少女子哭着喊着要嫁入江家呢,那么好的亲事,她怎么还跟旁人跑了?莫不是中了什么魔症?还是被鬼付了身!”

     “嗨,这我怎么知道!不过,听说是住在杜府的一个举人,不是京城人!”

     “啧啧,可真新鲜!放着江家少奶奶不当,竟跟着一个小小举人跑了,这杜家,可闹笑话喽。”

     “唉,那谁知道呢!不过,江家可不是好惹的,总之,我们就等着看热闹吧。”

     喜宝听着四周百姓的热议,转头望着母亲:“娘,哥哥跟杜小姐私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