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何君傲被江璟熙勒着脖子不能说话,脸憋得通红,只一直扭着肥胖的身子呜呜呜直叫。

     江璟熙转头看了眼喜宝,见她没有被吵醒,方松了口气,然后松开了手。

     何君傲立即拍了拍被拽得皱巴巴的衣裳,随即瞪了江璟熙一眼,见他给自己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他压低声音说:“你有这方面的癖好,还需得瞒着我?咱俩谁跟谁,难不成我还会出卖了你不成?”说完又走到喜宝跟前,细细瞧着她,忽而咧嘴笑道,“江兄,眼光不错啊,这小少年长得粉雕玉琢的,可真漂亮。”

     江璟熙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只问:“来找我做什么?”

     何君傲不理他,只一直盯着喜宝瞧,然后微微蹙眉:“咦,怎生越看越眼熟,好似在哪儿见过似的。”

     江璟熙了解何君傲的尿性,直接将他拽到一边,一脸的不高兴:“少跟我废话!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将这事说出去的话,那你在外面养粉头的事,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何君傲这人本性不坏,但在京城也是出了名的浪荡公子,经常出入烟花之地。他祖父是当朝太傅,虽然空有个名号并未握有实权,可他何家也曾经发达过。先帝在位的时候,这何太傅跟江太师一样,在朝廷可也是举足轻重的……

     是以,何家家规甚严,每次何君傲只要犯一点错,都会被打,就更别说是养相好的这种有辱门风的事情了。

     “江兄,何必这样呢?”何君傲既怕他祖父打他,但更怕失去那些相好的,于是脸上堆着笑说,“我俩互相握着对方的把柄,谁也不许出卖对方,谁要是嘴贱出卖了对方,谁就是龟孙子!”

     江璟熙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几日下了课你就别来找我了,我要复习准备考试。你一来,必是会扰了我清静。”他转头抬眉,看着何君傲,“你多少也用点功夫,给自己搏个前程……男子汉大丈夫,别总是靠家里。”

     何君傲眉毛笑得一抬一抬的,一副“我懂你你就别装了”的样子,抬脚便要朝江璟熙踹过去,奈何人家身子灵活没被踹着。

     “嗨,就别跟我逗了,你功夫是有三两下子,可绝对不是读书的料!”何君傲笑着摆手说,“咱哥俩难兄难弟,半斤八两,就别跟我装文化人了。梁兄说这些爱读书的话我还相信……你?还是算了吧。”

     何君傲是学渣,他本能地希望江璟熙跟他一样,奈何江璟熙虽然打小就不爱学习,可人家聪明。

     江璟熙摇摇头说:“我看时辰也不早了,早上有课,你先出去等我,我换身衣裳就来。”

     何君傲每天早起都是为了去食堂抢肉馅包子吃,此番掐指一算,觉得时间来不及了,赶紧撒腿就跑了。

     何君傲走后,江璟熙看了喜宝一眼,见她还没醒,准备将她抱到床上去睡。谁知,才将她抱起,喜宝就哼哼着醒了。

     江璟熙见她醒了也不松手,只垂着眼皮子看她,面无表情:“醒了?”

     喜宝先是懵了一会儿,然后猛地睁圆了眼睛,急道:“少爷,天都亮了,我又起得迟了。”说着便蹭了蹭,“我下来伺候少爷更衣。”

     江璟熙没动,只是问喜宝:“是不是这几日一直觉得没精神?有时候还浑身酸痛?所以才起得比我迟?”

     喜宝想了想,点了点头后又摇头:“前两天是这样,但现在好得多了。少爷,您好像不高兴,不会是觉得我懒了就不给我银子了吧?”她一直盯着他瞧,生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江璟熙“唔”了一声,将喜宝抱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方说:“你就放心睡吧,不会不给你银子。”替她掖好了被角,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脸深沉的样子,“喜宝,我问你,等满三个月的时候你离开了,会不会想少爷?”

     喜宝不知道少爷什么意思,只本能地点头:“会想的……”她很真诚很认真的样子。

     “为什么?”江璟熙心里高兴,自然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喜宝这孩子不会骗人,实话实说:“因为跟着少爷有肉吃,少爷对我好……”然后江璟熙脸上笑容就立即消失了。

     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这小丫头是个木鱼脑袋,而且还没良心得很。她心里只有娘亲跟肉,根本就没有他这个少爷!

     江璟熙也不说话,只是黑着脸起身,然后自己去穿衣。

     喜宝哪敢再睡,随便披了件袄子,便跳着过去给少爷穿戴打扮去了。

     江璟熙不反对喜宝给他穿衣,但也没再跟她说一句话,他没有刻意显得不高兴,也没有故意掩饰什么。总之,就是摆着一副冷面孔对喜宝爱搭不理的样子,喜宝这种呆傻不开窍的女娃根本琢磨不透。

     江璟熙走后,喜宝给自己穿戴好,然后便开始收拾房间整理书桌。她将江璟熙已经复习完的书本放一边,正准备看的放一边,需要多看几遍的又放在了另一边,总之都是归类得很清楚。

     这也是江璟熙喜欢将喜宝带在身边的原因之一,喜宝做事从不偷懒,而且很会讲究方法,省了江璟熙不少心。

     一番事情做完,喜宝突然觉得那处有些难受,便伸手将门窗关了,门栓都插好。然后脱了裤子,见垫的那玩意儿上没有血迹了,便悄悄扯了下来,用旧布包起来,拉好裤子后,便缩头缩脑的出去了。

     喜宝处理那玩意儿的时候像做贼,生怕被人瞧见,于是突然在路上遇到书院里一个小童的时候,吓了一跳。

     那小童说:“小兄弟可是江少爷家的书童?”见喜宝点头,他方将一个纸包递给喜宝,“这是江公子吩咐交给小兄弟的,里面是肉馅的包子,快趁热吃了吧。”见喜宝也不接,只瞪着眼睛瞧着纸包,又催促,“快接着吧,我还得回去跟江少爷交差,完了可还有其它事情要做呢。”

     喜宝赶紧伸手接过来,还是热的呢,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一路小跑着就回了屋子。

     回了屋子,喜宝轻轻拆开纸包,见里面装着两个白白嫩嫩的大包子,她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有点想哭,因为少爷对她实在太好了,除了娘,还没有一个人对她这么好过呢。

     小的时候她也去别的大户人家里做过工,经常只有挨欺受冻的份儿,不克扣她的食粮就算好的了,哪还能特意命人给她送吃的?也就只有少爷,就只有少爷对她好,所以她也要对少爷好。

     她想了想,决定亲手给少爷纳一双鞋子……

     那边江璟熙见小童回来复命了,便问:“可亲眼看到她吃了?”

     小童说:“已经交到他手上,可他没当着我的面吃。不过,那位小兄弟好像很感动的样子,将热乎乎的纸包往怀里一抱就跑着走了。”

     江璟熙对这个回复很满意,随手从怀里掏了一粒碎银子给小童:“你做得很好,下次有什么活儿,我还找你。”

     小童将银子往怀里一揣,点头哈腰,千恩万谢,然后走了。

     何君傲凑了过来,用手肘直捣江璟熙,一直朝他挤眉弄眼。

     江璟熙一本书砸他头上,何君傲刚准备回击,那边有人跳着脚跑来说:“嗷嗷嗷,小师妹来了,高老师昨夜偶染风寒不能出门,今天高老师的课便就由小师妹代替。”

     何君傲一听,赶紧坐正了身子,一副老好学生乖乖听课的模样。

     苏青峰的掌上明珠苏瑾玉年将十六,长得是眉眼如画冰清玉洁。她打小就喜欢穿白色的裙裳,平常没事总喜欢抱一把琴,像是天女下凡似的。她家境好、出身好,教养好、品性好,长得又美,因此,书院里不少青年有娶她为妻的意思。

     但其中,不包括江璟熙。

     可偏偏这苏瑾玉对江璟熙很有些意思,以至于上课弹琴的时候,目光一直若有若无的落到江璟熙这边。江璟熙心知肚明,可他就是不接她的目光,一直闷着头弹。

     他用他那双握弓练剑的手去弹琴,力还用得十足,简直像杀猪音。

     苏瑾玉受不了了,停了手上动作,扬声道:“江公子。”

     江璟熙也停了手上动作,这才抬眸去看她:“苏小姐,有何指教?”

     苏瑾玉见江璟熙终于肯看着她了,脸突然就红了,然后用她特有的娃娃音说:“弹琴不比练剑,江公子毋须太过用力,只要掌握一个度就好。你的琴音听起来过于浑厚,一来是你心不静,二来,也是你没有掌握其中的奥妙。”

     江璟熙心想,你老有事没事盯着我看,我能静下心吗?

     “哦,多谢苏小姐提醒,我再试试看。”说着修长的手指拨弄琴弦,优美的琴音立即从琴弦上传来,倒确实好得多了,他停住手,挑唇一笑,“果然如此。”

     苏瑾玉看了看一旁的沙漏,见时间到了,便起身说:“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她起身,抱着琴,朝大家微微鞠了一躬。

     随着她轻微的动作,一头乌黑的齐腰长发散落在肩头,忽然有一阵风吹来,将她秀发吹得轻轻飘起,再配上她特有的表情动作,那画面,简直美得叫人无法言表。

     底下的学生,瞧得都傻眼了,只有几个书呆子在埋头看书,没空看美人。

     苏瑾玉知道自己的效果达到了,心里很开心,她特意经过江璟熙身边,又特意将自己手中的帕子被风吹掉……江璟熙眼睛瞟见了,心里轻哼了声,就是没有伸手去捡起来。

     自然,苏瑾玉也不需要他此刻捡起来给她,她是故意留给他带回去的。

     苏瑾玉走后,上午的课也就完了,江璟熙便抱着书往回走,从头到尾看都没看那帕子一眼。

     躲在外面墙角边的苏瑾玉见了,一张娇俏的小脸气得都快变了形,但她到底沉得住气,她必需要时时刻刻保持自己淑女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