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何君傲回了趟家,可能是吃得好的缘故,长得倒是比年前更圆润了些。

     他一笑起来露出两只老虎牙,生得也是浓眉大眼,穿戴得也好,所以,虽然比不得江璟熙跟梁玉泽那般英俊风流,但也还算不错。

     见江璟熙蹙眉不解,何君傲索性撩起袍子往旁边坐了下来,道:“金捕头是开封第一名捕,这你总该知道吧?他来我们书院,听说也是受了皇上旨意,说是要对我们进行体能训练。若是体能素质太差,而学问也不甚好的,就不必参加三月份的会试了……”说着沉沉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比如我这样的……”他很苦恼,为什么他事事都不顺!

     江璟熙自然知道金遥,他诧异的是,皇上为什么要派一个捕头来书院?

     大宋自开国以来,一直重文轻武,如今皇上却先后派了绝空跟金遥两人前来……莫非真是要跟辽开战了?这样倒也好,反正他江璟熙的骑射功夫好,添了武考,也只会给他加分。

     “我刚刚回来,挺累的,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江璟熙现在只想哄着喜宝睡觉,然后等她睡着了,他好抱着她睡,旁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何君傲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江璟熙,有些鄙视:“你是不是男人?莫非还在想着你那未过门的妻子?苏小姐!苏小姐啊!她可是苏院士的掌上明珠,长得可也不比杜小姐差,你怎么一点兴趣都没有?”

     说到兴趣,江璟熙莫名瞧了喜宝一眼,他也觉得奇怪,他现在只对这个小丫头有兴趣。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江璟熙自己也吓了一跳,他不会是看上这个丫头片子了吧?

     不可能!她还那么小,他不过是可怜她,将她当作妹妹看待而已……江璟熙心里有些烦躁,朝着何君傲挥手道:“男人哪有不怜香惜玉的?既然金捕头欺负了我们的小师妹,我自然也要去替她抱下不平……”

     喜宝见少爷要走,自然也要跟着去,江璟熙却朝她挥手:“你留在这里,不必跟着我去。”说着便举步朝外走去,走了几步,见喜宝果然没有跟过来,他回头去瞧,便见喜宝可怜兮兮地站在门口,正眼巴巴地望着他,他心里像被刀割了一样微微有些疼。

     他见不得喜宝受委屈,也本能地想时时刻刻将喜宝带在身边,于是又折了回去,牵起喜宝的手,目光胶在她脸上:“跟着少爷一起去吧,完事我们去领吃的,然后晚上你陪着我一起看书。”

     喜宝见少爷还是像以前一样对自己好,仰着脑袋拼命点头:“我知道的,少爷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喜欢跟少爷在一起。”因为跟少爷在一起有肉吃,现在她见到少爷就跟见到肉一样,所以她愿意。

     江璟熙听了喜宝这话,心里一暖,握住她的手也更紧了些,然后拽着她就走。

     何君傲眼睛瞪得圆圆的,怎么都不愿相信,原来他的好兄弟竟然还有那方面的癖好?

     金遥是开封府四大名捕之最,武功之高自是不必说,他最擅长的是追捕。腰间一把跨刀能射人于数百米以外,别说是普通小毛贼了,就是那些江洋大盗,也都是闻金散胆!

     只是,可能是因为职业的特殊性,这金遥常年一张冰山脸,人称冷面神刀!

     何君傲带着江璟熙到现场的时候,地上“尸横遍野”,数十个学生都被打得趴在地上嗷嗷直叫。

     金遥穿着玄色劲装,面色很冷,他冰冷的目光扫过所有人,最后落在聚贤书院院士苏青峰脸上:“苏院士,贵院可还有能够与在下过上几招的学生?在下奉了皇上的旨意、秦府尹的命令,不是来欺负天子门生的!若是有,便叫出来,与在下过个几招,若是没有……”他深邃的眸光掠过歪七倒八躺在地上的这群人,冷冷道,“那这些人,便就没有机会参加会试了。”

     跟着苏院士一起来的,还有其它几科的老师,苏院士只是笑眯眯的没说话,旁边的人沉不住气了。

     “简直是目中无人!”说话的是聚贤书院的乐科老师高之深,也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高之深精通乐理,当初是苏青峰重金聘请来的。

     苏青峰伸手制止他,摸着胡子笑道:“之深不得对金捕头无礼。”然后看了眼旁边的江璟熙,继续道,“倒也不是没有,在场的就有一个骑射功夫不错的,不知金捕头可否愿意与他过上几招?”

     “谁?”金遥也挺好奇,他是瞧不起这些读书人的,他觉得读书之人必然体弱多病手无缚鸡之力。

     大宋如今只设文考还未有武考,金遥一身本领无用武之地,所以便进了开封府投靠了秦大人。平时没事抓抓小贼,破破小案,总是抑郁不得志。因此,他便就成天苦着脸,好似谁欠了他似的。

     其实苏青峰倒是挺欣赏这叫金遥的后生的,他虽然是曾经的状元,可也有武功伴身,并且,他也提倡设立武考。

     “这个人就是当朝江太师之孙,也是开封乡试举人江璟熙。”苏青峰面含微笑,随即目光落在江璟熙身上,“璟熙,你不会叫为师失望吧?”

     江璟熙倒是挺自信的,按着江湖的规矩朝金遥一抱拳,道:“请!”又对苏院士颔首,“学生定竭力而为,不会叫院士失望。”

     苏院士点头,说了比赛规则。比赛规则是,由苏院士往空中抛一枚铜钱,两人皆蒙上眼睛,只凭着听力用箭去射,能射过铜钱那方孔的便算胜。若是两人皆胜,便再进行下一轮比赛。

     这样的规则一下来,众人目光都落在江璟熙身上,都在鬼嚎:“江兄,我娘砸锅卖铁供我读书,我可不想现在就回家去,我的前程可就靠你啦!”

     “江兄,我表妹可还等着我高中回去娶她过门呢,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早说,别死撑啊!”

     “江兄,我家是种田的,我爹不让我考,我来京城前可是发了毒誓的,必要挣个前程回去。你可别给我搞砸了,叫我无颜见江东父老啊!”

     “……”

     旁边何君傲听得不耐烦了,举手抗议:“江兄虽然骑射功夫不错,可毕竟是学生,往日里都是呆在书院念书的,哪比得上金捕头厉害?”他歪着嘴巴斜着眼,哼唧哼唧道,“据我所知,金捕头一天倒是有三四个时辰是在练武的!这不公平,我抗议!”

     苏青峰指着何君傲,淡淡笑道:“抗议无效!”然后便见何君傲倒地不起。

     金遥也觉得若是这样,自己胜之不武,便道:“念你还是学生,我便让你一步。你射中一枚算胜,我需射中两枚才算赢。”

     江璟熙耸了下肩,悠悠道:“无所谓!”又说,“金捕头年长几岁,便就由金捕头先吧。”

     金捕头向着江璟熙拱了拱手,方接过一旁递过来的黑色布巾,蒙在了双眼上。

     苏青峰接过旁边小童递过来的两枚铜钱,望了金遥一眼,方向着高空扔出去。

     金遥作为捕快,听觉跟灵活性都是一级棒的,所以自然是很轻松便射穿了两枚铜钱的铜孔。

     下面轮到江璟熙了,苏院士问:“行不行?”

     江璟熙心想,您老都已经替我做了主了还问我有什么用,于是当作没听见,直接蒙上了眼睛。

     苏青峰狡黠一笑,自旁边小童递过来的盘子里捡了三枚,同时扔向了高空。

     江璟熙在听到铜钱抛向高空传出来的声音的时候,便嘟囔着咒骂了一声,就知道这老狐狸不会干好事儿!坑爹的,扔了三颗这不是玩命嘛!

     但好在,他还是不负众望地成功了。江璟熙身形矫若游龙,十分灵敏,只凭着听觉,便一一射穿了三枚。

     箭戳着三枚铜钱钉在了远处的靶中间的红心上,这样的箭术,连金遥也愧叹弗如,甘拜下风!

     习武之人,要找的是对手而不是敌人,所以,金遥面上无表情,心里倒还是挺开心的。原来大宋,并非他想象的那般,原来还是有文武双全的优秀人才的。

     那些倒在地上的学生,立即欢快地爬了起来,整个的将江璟熙抱了起来往空中抛,整个校场都是一片欢呼声。

     苏院士并旁边的各科老师,也都频频点头,深深以为,还是得文武双全才行。

     江璟熙的胜利,也给聚贤书院挣了不少面子,他也觉得自己挺厉害的。回到房间后,江璟熙脱了外衫,忽而转头问喜宝:“你家少爷厉害吗?”

     喜宝自然觉得少爷很厉害:“少爷是英雄,可厉害了!”然后跑去给少爷倒了杯茶,亲自送到他跟前,“少爷您喝。”

     江璟熙只喝了一半,然后将茶杯递到喜宝唇边,笑着说:“你喝了吧。”

     喜宝记得,之前也是有一次,少爷让自己喝他喝剩的水,自己不肯,少爷就生气了。她不想少爷生气,眼巴巴望了茶杯一会儿,然后轻轻凑着唇过去,一边看着江璟熙,一边就喝了。

     江璟熙将茶杯放在一边,顺手便揽过喜宝瘦弱的肩头,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喜宝,以后我有肉吃你就有肉吃,我有水喝也就有你的水喝。你家少爷就要出息了,以后你听我话,我会好好待你的。”然后在喜宝额头上亲了一下,就将她放开了,往一边走去,“过来,陪着我看书。你也坐在一边看,呆会儿我要考你,答得好,晚上才给你肉吃。”

     喜宝被江璟熙莫名其妙亲了,有些呆呆愣愣的不知道怎么了,可一听说有肉吃,两条小短腿迈得比谁都快。

     两人看了一会儿书,书院里便有小童送了晚饭过来,晚饭的质量跟份量都比年前的好多了,有鱼有肉还有热乎乎的一大灌汤。鱼是剁椒鱼,肉是土豆红烧的,一大灌汤是乌骨鸡汤,补身子的。

     江璟熙知道喜宝前几天流了不少血,便将大补的汤都让给了喜宝吃,肉也分了她一半。

     喜宝将乌骨鸡汤倒在小碗里,抱着小碗喝了好几碗,嘴唇吃得红红的,小肚皮也吃得圆鼓鼓的。

     “少爷,我吃饱了。”喜宝看着还剩一半的鸡汤,觉得倒了真可惜。

     江璟熙抹了把嘴,埋头扒了最后一口饭,然后说:“这汤倒了可惜,你吃饱了,我吃吧。放心,我不嫌弃你脏。”

     喜宝撇了撇嘴,然后跑到一边去给江璟熙研磨去了。

     两人吃完饭后,又一起看书,江璟熙不睡,喜宝也一直陪着。

     直到后半夜,喜宝实在熬不住了,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江璟熙正闭着眼睛背书,一睁眼,见喜宝竟然睡着了,他便搁下书,打算将她抱到床上去睡。可刚刚将喜宝抱得满怀,喜宝的两只小手便紧紧环住了他的脖颈。

     怀内的人温热香甜,江璟熙有些不愿松手。

     他想了想,索性披上那件大氅,然后让喜宝坐在自己双腿上。一件大氅紧紧裹着两人,喜宝只留了个脑袋在外面,虽然她是坐着睡的,可还是睡得十分香甜。

     红烛一直由天黑点到天明,江璟熙最后也没熬住,竟低着头,坐着睡着了。

     第二日一早,何君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两个男人,正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然后他忍不住要失声大叫,就被听觉好、手快腿快的江璟熙给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