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3
    到了灯节那一天,江璟熙拿出了二两银子来,在喜宝眼前晃了晃。

     喜宝原是在给少爷收拾书桌的,见了银子,目光立即就被吸引过去。她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一眨不眨,手上动作没停,眼睛却只盯着银子瞧。

     “别望了,既然答应十五给你银子,难不成还会赖账?”江璟熙揉了揉喜宝软软的头发,将她往自己身边拽了拽,宠溺道,“这些日子见你乖巧,所以打算多给你一两,你好生收着。”

     见喜宝立即伸手来接,他细细想了想,将手抽了回来,没给。

     “这样吧,你先将眼睛闭上,然后我再把银子给你。”江璟熙撩起袍子,于一边坐下,与喜宝平视,瞧着像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喜宝不知道少爷要干什么,她小手使劲扯着裤管,然后轻轻将眼睛闭上。

     女孩子的皮肤很好,白皙又柔嫩,因为干活的缘故,双颊粉嫩嫩红扑扑的,额上还有细密的汗珠。鬓角几缕碎发落了下来,顺抚地贴在脸颊上,她连呼出来的气息都是香甜的。

     她眼睛紧闭着,眼皮薄薄的,可以清晰瞧见她的眼珠子在不停滚动……江璟熙只觉喉间一紧,凑近了些,想也没想,便在她樱红小口上轻轻吻了下,这样方才算满意。

     喜宝觉得有温热湿润的东西咬了自己一口,不疼,却有些麻麻的……她不知道怎么了,但直觉不是好事,便问道:“少爷,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

     江璟熙说:“睁开吧……”然后在喜宝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将一对玉坠子递到她跟前,摇了摇,“给你的。”

     喜宝盯着瞧了一会儿,挥了挥手:“不能要的。”

     江璟熙闷声一笑,便将银子递给喜宝,塞到她手里:“不会少你的,什么都不会少你的。现在连少爷都是你的了,难不成你还缺什么?拿着!如果玉坠子不肯要,那银子也别想要!”他脸色不难看,但也说不上好看。

     喜宝不明白少爷话中的意思,但她不会不要银子,于是将银子跟玉坠子都收了下来。

     江璟熙见状,心里开心,面含微笑道:“既是如此,我们便走吧。”然后起身,牵起她的小手,拎着喜宝刚刚收拾的简单的包袱,便准备回家过节去。

     刚走至门口,外面有人敲门道:“江公子……”是苏瑾玉的声音,江璟熙微微蹙眉,只听外面又道,“今天是灯节,听说皇上取消了今晚的宵禁,城里会很热闹,不知道江公子可否有雅兴一同前往?”

     江璟熙松了喜宝的手,直接走了过去,开门,也没让苏瑾玉进来,只道:“多谢苏小姐美意,不过可惜了,璟熙已经答应了母亲,晚上要回去与家人一起过节。”说着礼貌性作了一揖,面上含着歉意道,“现在时辰也不早了,璟熙正准备与书童一起回去。”送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苏瑾玉面上有些挂不住,她就是怕江璟熙会拒绝,所以才亲自过来相邀的。可没想到,他还是拒绝了。

     “这样的话,那确实可惜了。我原想着,之前送江公子香囊,江公子说对香料过敏,可能是瑾玉不了解江公子……”她话已是挑得很是明显,再继续说下去便显得过于轻浮了,因此也识趣了停了,转个话锋道,“江公子的恩情,瑾玉会一直铭记于心,下次有机会再报答江公子。”

     江璟熙嘴角抽了抽,心里显然不高兴。他不喜这苏瑾玉,且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也不知道这苏瑾玉到底打的什么主意,非得对自己纠缠不休吗?这样一想,便渐渐对她有些厌恶。

     撩起袍子甩了一甩,语气也稍稍强硬了些:“那就随苏小姐的便。”扬声朝屋里唤喜宝,道,“我们走吧。”

     苏瑾玉自始至终都保持微笑,即便笑得很难看,她也努力笑着。她有些不明白,江璟熙为什么不喜欢自己!

     她跟杜幽兰打小就是闺中好友,情同姐妹。杜幽兰在失踪之前,常常在她跟前说起这江家六爷,那个时候她虽然还未见过江璟熙,便已是对他产生了好奇之心。直到江璟熙中了举人进了聚贤书院,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便就偷偷有了小心思。

     后来她得知了张天佑跟杜幽兰打小订婚的消息后,便开始谋算着了。如果杜幽兰能够毁了江家婚约嫁给张天佑,那么,她苏瑾玉只要在父母跟前说上几句,便就是可以做江家六奶奶。

     但事情远比她想象得要好,因为张天佑,他也想报复杜家,报杜家嫌贫爱富毁婚之仇。两人一合谋,各取所需。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即便杜幽兰不在了,江家六爷依然念着她。

     若不是念着她,他怎会不肯正眼瞧自己?如此一想,苏瑾玉心里更是嫉妒得不行……她得不到的,别人都别想得到。

     苏瑾玉有着心思,一直郁郁寡欢,回了屋子,便见到了杜夫人。

     杜夫人显然是哭过,双眼肿得像是核桃一样,她拉着苏夫人的手,抽噎道:“你不知道,好好的一个孩子,被我们找到的时候,竟然偷偷躲在泔水桶旁边找烂菜叶子吃。”越想越是心疼,泪水唰一下便流了满脸,脸上涂的胭脂晕染开,像个花猫,“兰儿打小就骄傲,从来没受过半点委屈,我真的不知道,这些日子,她到底是怎么过活的。”

     苏瑾玉躲在一边,心里咯噔一下,杜幽兰回来了?掐指一算,觉得也差不多是时候了,那张天佑还得参加三月份的会试,不可能继续耽误时间。

     可是,他张天佑的目的是达到了,可是她苏瑾玉,还没能心想事成。

     苏瑾玉心里暗暗有了算计,提着裙子便走了进去,站在一边,表现得很激动的样子:“幽兰她回来了吗?杜夫人,您刚刚说的可都是真的?”见杜夫人朝她狠狠点头,她便立即笑开了花,“真是太好了,她是我最好的姐妹,见她现在安好,我便就放心了。她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想去看看她……”

     杜夫人很是感激地瞧着苏瑾玉,脸上哭得惨不忍睹,她道:“难为苏小姐还这么记挂着她,我这次来,原也就是想请苏小姐去看看兰儿的。自从兰儿回来,目光便有些呆滞,跟她说话,她也不答,再不似从前那般开朗活泼了。苏小姐是她打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想必可以说到一处去。”

     苏瑾玉心里很是诧异,面上却显得极度伤心的样子,点头道:“我这就随夫人一同前去。”

     杜夫人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极力忍着,止住了哭道:“苏夫人,我便带着小姐前去,到时候再亲自将她送回来,你不必担心。”

     苏夫人握住杜夫人的手,心里也有些同情道:“就让瑾玉在贵府上多住些时日吧,叫她多陪陪杜小姐。”又对苏瑾玉道,“你既去了,便要好生开导着杜小姐,也给娘带声好。”

     苏瑾玉见自己娘亲关心别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但碍着杜夫人在场,她到底忍着了。

     “娘您不必特意交代女儿的,女儿跟幽兰是打小的姐妹情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说着趁杜夫人没在意,瞟了她娘一眼,又说,“刻不容缓,我现在便去收拾些细软,跟着杜夫人前去。”

     苏夫人有些担心,但到底没说什么。女儿是她生养的,她明白,这个女儿,打小便是个嫉妒心强的,她若是恨谁,便会毫不留情地报复。

     喜宝跟着江璟熙一起坐马车进城,刚出了聚贤书院,江璟熙便勒令喜宝换上女儿装。喜宝不肯当着江璟熙的面换衣裳,所以一直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肯。江璟熙无奈,只得走了出去,跟着车夫一起驾车。

     喜宝见江璟熙走了,这才松了口气,然后看着一旁的漂亮衣裳,犹豫着要不要换上。如果换上漂亮名贵的衣裳回去,秦妈妈跟二柱哥哥肯定会要问的,若说是江家少爷送的,怕也不好。

     若是不换,依着少爷的脾性,怕是不会饶过自己。

     喜宝还在纠结,只听外面江璟熙道:“若是再扭扭捏捏的,我便不客气了。你若是不换,那好,我进去扒了你的衣裳亲手给你穿上。”喜宝竖着耳朵听,见少爷这般说,再不敢犹豫,立即麻溜就换好了。

     江璟熙掐着时间走了进来,见着换上女儿装的喜宝时,眼睛亮了一亮。

     他之前便知道她长得好,可以前她都是穿的旧衣裳,此番特意打扮了一翻,倒是更有些滋味。

     “你……”江璟熙咳了一声,挪着屁股便靠着喜宝坐了下来,眼睛盯在她身上,有些不想移开,“那对玉坠子,为何没有戴起来?”

     喜宝觉得少爷靠得自己太近,便挪着屁股往旁边移了点,回道:“太名贵了,我得藏起来,以后用得着。”

     “藏起来以后没银子卖了是不是?”江璟熙心里很是不爽,语气也不太好了,命令道,“给我戴起来!”

     喜宝瞟了他一眼,觉得莫名其妙,但到底是听话的,便摸索着过去照吩咐做。

     江璟熙一直黑着脸看喜宝,见她笨笨的样子,伸手一把将玉坠子夺了过来,然后凑近她,轻轻捏了捏她耳垂,然后耐着性子给她戴上。玉坠子是上好的玉质,玲珑剔透,衬着喜宝如珍珠般嫩滑的脸盘,好看极了。

     江璟熙看着喜宝,觉得有些恍惚,便是宫里最好看的娘娘,怕也是不及她的。

     马车行到城里,天色已经黑了,街市上热闹得很。

     江璟熙撩开轿帘,见左右两边都挂上了各式各样的灯笼,漂亮极了。他心思一动,拉着喜宝便跳出了马车。元宵佳节,良辰美景,又是美人在伴,怎可辜负了呢?

     给了车夫一粒碎银子,便就将他打发了,江璟熙也不打算再买匹马,只牵着喜宝的手,两人像是甜蜜的小夫妻一样,各处玩着逛了起来。

     喜宝对什么都好奇,见了糖人,她摸了摸,想买一个来吃,江璟熙瞧见了,给她买了。见了糖葫芦,她也想要,江璟熙掏银子,也买了给她吃。还给她买了糖炒栗子,桂花糕,如意果,小元宵……

     旁边一个摆地摊卖字画的老妇人见着二人,笑嘻嘻地说:“这位小娘子长得可真是漂亮,瞧着娘子的面相,将来是极贵之人,即便不入王公之门,那也得是侯夫人。”说着又望江璟熙,见江璟熙立即露出一口白牙来朝她笑,她摇摇头,也不说话。

     江璟熙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小喜宝能做王公侯夫人,难道自己就不能挣个前程吗?

     呵,江湖之人的话信不得的,他就不信了,小喜宝这辈子还能逃了他的手掌心不成?

     她既惹了他的眼,便就一辈子别想逃!

     “你累不累?”他垂着眸子,低头瞧着她,温声道,“若是累了,就说一声,我们早些回去。”

     一听说不逛了可以回去,喜宝立即点头:“少爷,我累了。”

     江璟熙狡黠一笑,半蹲着身子,反手一捞,就将喜宝背了起来。他温暖厚实的手掌紧紧按住她的背,将她按得贴在自己后背上,然后转头去瞧她:“想要逃,门都没有,我可还没玩够呢。”

     喜宝被禁锢在江璟熙背上,她动弹不得,只能用手紧紧攥住他的衣领。

     一辆马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车帘吹起来的瞬间,江璟熙清晰瞧见了车里女子的脸。女子目光颇为呆滞,神色也有些异常,只是那张脸还如往常一样美艳。那不是旁人,正是江璟熙未婚妻,那个叫杜幽兰的美艳女子……

     杜幽兰没有瞧见江璟熙,倒是坐在她身边的苏瑾玉瞧见了。苏瑾玉不仅瞧见了江璟熙,还瞧见了他背上的女子,她心里嫉恨,便也就深深记住了喜宝的脸。她细细瞧着喜宝,只觉她眼熟,可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没关系,记不起来没关系,但她现在是一定记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表霸王我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