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江玉姝手被石子打中了,疼得独自抱着手嗷嗷直叫,见江璟闵走近了,她气呼呼地吼道:“四哥,你疯了不成?我打一个丫鬟关你什么事!难不成,四哥就是喜欢惦记六哥的人,一个桂枝还不够,现在又瞧上了她?”

     她肥肥的嫩指堪堪指着喜宝,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恨不得将人生吞活剥!

     浣纱觉得这话着实不该从一个千金小姐嘴里说出来,她想,必是那些个没规矩的婆子跟丫鬟没事乱嚼的舌根,叫小姐给听到了。如此想着,心里也暗暗做了决定,这事一定得跟太太说才行。

     得将那些没事瞎嚼舌根的婆子丫鬟赶出去,否则这样下去,九小姐没学到好的,以后到了婆家会被笑话的。

     江璟闵一身素袍,清风雅月,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满含笑意。面对这个妹妹的质问,他倒是没给脸色,只是微微含笑。

     “九妹,不过一件衣裳而已,难道我们江府的小姐还差这点银子不成?”江璟闵颇为宠溺地拍了拍江玉姝脑袋,继续笑着说,“四哥知道你年岁也大了,又是咱们江府千娇万贵的九小姐,经常出去跟其它府上的小姐们玩,确实需要穿漂亮一点的衣裳……这样吧,现在是你四嫂在当家,你以后若是有需求,直接去找你四嫂就行。”

     江玉姝脸色还是不好,但到底还是给他四哥几分面子的,只是嘴巴还鼓着:“哼,克扣我们的份例银子,就是四嫂做出来的!我再巴巴去找她要钱,岂不是叫人笑话吗!我才不去看她脸色!”

     浣纱也忙说:“九小姐这话说得对!七小姐跟八小姐是姐姐,她们都没说什么,这做妹妹的,可有什么好说的呢?”看了江璟闵一眼,笑着道,“四爷,九小姐出来好一会儿了连早饭还没吃,我先带着小姐回去。”

     江璟闵看着浣纱,朝她挥了挥手,道:“回去好生伺候着我九妹。”

     喜宝见浣纱走了,她也要跟着去,却被江璟闵拽住了。

     喜宝一惊,立即唤道:“浣纱姐姐……”

     浣纱回头,见喜宝没有跟上来,便又折了回来道:“四爷,喜宝这丫头是要去给六爷领吃的去的。刚刚几位小姐玩闹,已是耽误了一些时间,现下六爷怕是要等得急了。您看,若是有什么事,不若叫她去办吧?”她伸手指着江玉姝的贴身小丫头。

     江玉姝立即护着丫头,瞪着浣纱:“母亲不过是提过一嘴,要你留在府里照顾六哥不必再出去了,你还真当自己是半个主子了?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丫鬟该干什么事,轮到你来管了?”

     浣纱想替喜宝解围,却不想言语中得罪了江玉姝,只能尴尬笑道:“既然这样,那九小姐便先回太太那里,我亲自去给六爷领吃的去。”又看喜宝,提着帕子掩了下唇,道,“既然四爷找你有事,你便跟着去吧,我回头与六爷说一声。”

     喜宝慌了:“我要去给少爷领吃的,少爷说要我伺候在身边才能看得下书的,我已经离开这么长时间了……浣纱姐姐,我想回去陪着少爷。”

     浣纱很是为难,看着喜宝:“四爷是主子,我不过一个丫鬟,四爷要你做事,这也是抬举你。只是……”她眸子闪烁了一下,望着江璟闵道,“四爷,喜宝这丫头原不是府上的,是六爷自己从外面买的,原也该只听六爷的。”

     江璟闵松了手,意味深长地看了浣纱一眼,方对着喜宝道:“我找你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想着,你之前好似说过,你娘的身体不太好……刚刚好我今日请了一位太医院退休了的老大夫来府上,要不要也顺便给你娘瞧瞧?”

     娘亲的病,是喜宝的致命伤,她一听江璟闵这话,立即就不反抗了。

     “要给我娘看的,太医院里的大夫一定比外面的好,一定能治好我娘的眼睛。”喜宝既激动又期待,仰着头,黑浚浚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盯着江璟闵瞧,“四少爷,我们现在就去吧。”

     江璟闵抿唇一笑,对着浣纱道:“浣纱姑娘,既然是喜宝自愿跟着我去的,又该如何?这下,你满意了吧……回去也不怕不能给你家少爷交代了。”

     浣纱低着头轻轻咳了一声,只恭敬说:“既是如此,那浣纱也不能说什么了。”

     喜宝见有名医可以为娘治病,早已是忘了旁的,她现在心里满满都是娘亲。

     跟着四爷进了他的院子,见到了桂枝,喜宝微微有些愣住。

     这桂枝如今是四爷的新宠,连四奶奶且要让她几分,因此得意得很。见到四爷身后跟着喜宝,她也微微一愣,但随即就笑了。

     “爷怎生带着她过来了?”桂枝也算聪明,知道四爷的脾性,因此倒没在此时吃醋,只温顺地道,“爷可是嫌弃了我,想再换个新鲜的?”她语气软甜粘糯,半娇半嗔,倒是真得江璟闵喜爱。

     江璟闵伸手在她脸蛋上捏了一把,又问:“来给奶奶把平安脉的常大夫呢?还在不在奶奶那儿?”

     “哦,他啊,好像已经走了吧。”桂枝睇了喜宝一眼,有意无意地挨着江璟闵坐,娇笑道,“我不清楚呢,这事得问紫芹姐姐去,她该是清楚。”

     刚好紫芹端了四少爷的早点进来,听了桂枝的话,答道:“已经走了,四爷找他什么事?”

     江璟闵淡淡“哦”了一声,望着喜宝说:“这次迟了,下次吧,你告诉我你娘住哪里,下次我直接叫常大夫去你娘的住处。”说完端了一旁的茶,抿了一口,望着喜宝,“这也省了你再跑一趟。”

     喜宝自从进了这院子就觉得不自在,她总觉得怪怪的,可又说不上哪里怪。反正,她不喜欢四爷的院子,现在见能够为娘亲治病的大夫不在了,她想快点回到自己少爷身边去。

     “我没有家。”她一边瞄着眼睛瞧江璟闵,一边小短腿悄悄往后迈,趁他不注意,挥着小短腿麻溜就跑了。

     桂枝叫道:“嘿,这丫头也忒不懂规矩了吧?真是不将四爷您放在眼里!”

     紫芹一点不喜欢桂枝,但她在乎四爷,因此只能忍了。她将领来的早点一样样安放在桌上,瞥了桂枝一眼没理她,只对江璟闵说:“爷,都已经布置好了,奶奶说今儿身子不大爽利,就不用早餐了。”

     江璟闵起身,坐到了餐桌前,想到方才花园里的事情,便又放下筷子,只是抬眸瞧着紫芹。

     紫芹疑惑道:“四爷怎么了?”

     江璟闵若有所思,顿了一会儿方说:“紫芹,你要是有浣纱一半的机智,我也算满意了。”

     什么意思?紫芹有些糊涂……

     喜宝使劲迈着两条小短腿,一刻不带停地往江璟熙的院子跑,结果刚跑到院子门口,便撞在了正疾步往外走来的江璟熙身上。

     江璟熙怒气未消,见是喜宝,他抿着唇,强忍着不朝她发火,直接拎着她的衣领将她扛回去了。

     喜宝看得出少爷生气了,她也学乖了,捂着自己的嘴巴一句话都不说。

     浣纱正在给江璟熙布置早餐,见到这一幕,立即过来劝:“爷,喜宝还是个孩子,您快消消气,别跟她呕着了。”又给喜宝使眼色,“还不快给少爷请罪!你是少爷的丫鬟,怎能跟着旁的主子说走就走呢!”

     喜宝趴在江璟熙肩头上,一双小手使劲揪着江璟熙衣服,小声说:“少爷,我知错了,您惩罚我吧。”

     江璟熙“哼”了一声,随即将喜宝放了下来,脸色还是很难看:“张喜宝,你到底有没有长脑子?随便什么人的一句话,就能将你拐走了?你对我的忠心就这么一点点?”他伸手使劲拍着她的小脑袋瓜子。

     喜宝觉得疼,伸手试图去抱头,结果江璟熙一瞪眼,就将她瞪得吓回去了。

     “他说可以请了宫里的大夫给我娘瞧病,我就信了他了!”她撇着嘴,觉得自己才委屈了呢,白跑一趟了,“可是谁知道,那常大夫走了,没遇着。”

     “呵~常大夫?”江璟熙直接拽着喜宝的领子,将她拽到一边,让她面壁而站,然后又拿了几本书摞在她头上,凶道,“我现在告诉你吧,那常大夫老得已经是半截身子进土的人了还替你娘瞧病?你被老四骗了!现在罚你面壁而站,让你长点记性!”

     喜宝乖乖顶书站着,站得有些累稳不住步子了,便伸出小手去扶住书。

     旁边江璟熙吃得很香,喜宝心思早飞到餐桌上去了,一双眼睛很不老实地一直往江璟熙那边瞟。

     结果被江璟熙瞧见了,她又赶紧收回目光,乖乖站好。

     江璟熙吃饱了,便拿着本书坐在书桌前看,既不叫喜宝去吃,也不叫人进来收拾桌子。

     喜宝小小的身子站在一边,头上顶着书,眼睛好似是对着墙的,其实眼珠子已经转到旁边去了……

     江璟熙咳了一声,喜宝吓得赶紧将眼珠子又滚了回来,偷偷瞅着自己主子:“少爷,桌子上还有一个馒头呢,您忘记吃了。”她舔了舔嘴唇,目光一直盯着江璟熙瞧,既真诚又期待。

     “哦~”江璟熙漫不经心地说,“我已经吃饱了,呆会儿扔了吧,一个馒头而已,无所谓。”

     “少爷……”其实喜宝很想吃,但是她觉得少爷好似气还没消,不敢说,只能小说嘀咕,“扔了多可惜,要是能给那些没吃饭的人吃,该多好。”

     江璟熙抬眸瞧着喜宝,见她一副委屈无辜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还是不打算原谅喜宝,便继续说:“我这院子里还有谁没吃饭的吗?她们可都吃过了……”

     喜宝没再说话,只是低着头,一直看自己脚尖,良久方委屈地道:“少爷我错了……我饿了……”

     “错在哪里了?”江璟熙抖着大长腿,随手翻着书页,似是不在意地问。

     喜宝态度诚恳:“我不该自作主张跟着旁人走,以后凡事都会问了少爷再做决定。”

     江璟熙“唔”了声,起身道:“既然肯承认错误,便去将那馒头吃了吧……还有那碗冰糖燕窝粥,我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给你吃。”

     喜宝一听,再不耽误半刻,立即跑过去全吃了。

     新年三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喜宝渡过那几天敏感期,身子上也舒服了很多。因此,她干活也比往常更卖力了。就连浣纱也觉得,喜宝这丫头,或许将来能够将自己给比下去。

     喜宝勤快,她浣纱也省了心,但每次去太太那里回话时,也只提了品萱跟茗茶二人,半字未提喜宝。

     年初三中午吃完饭后,喜宝便又打扮成了书童模样,跟着江璟熙走了。

     两人才歇下没多久,何君傲便一脚将门踹开,笑着跑进来道:“走,璟熙兄,外面出事儿了,我们瞧热闹去!衙门里的狗将苏小姐给吓哭了……现在书院里几个喜欢苏小姐的人,正缠着金捕头要打他呢!”

     “金捕头?”江璟熙莫名其妙,走了一个和尚庙的,难道又来了一个衙门里的?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