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江璟熙不肯替苏瑾玉捡了那帕子,自然有懂得怜香惜玉的人愿意去捡。

     何君傲捡了美人香帕,献宝似的笑着跑到苏瑾玉跟前,恭敬道:“苏小姐,您的帕子。”他微微屈身作揖,眉毛一抬一抬的,将香帕递到苏瑾玉跟前,“刚刚小姐一曲,真是犹如天籁,叫君傲听得都忘了神。”

     苏瑾玉见是何君傲,极力掩饰住眼底的厌恶之意,伸出小手轻轻接过帕子,抿唇含笑道:“这帕子上的鸳鸯,可是我亲手绣的呢,若是丢了,真真是可惜。好在是被何公子给捡着了,多谢公子。”然后屈身回了一礼,也自然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道,“瑾玉略备了薄酒,想请何公子同饮一杯,以谢救命之恩,不知何公子可否赏脸?”

     何君傲一听,双眼立即瞪得跟灯笼一样:“此话当真?请我喝酒……就请我一人前去?”他想歪了。

     苏瑾玉何等聪明之人,装作没听懂何君傲言语间的意思,一副单纯的样子,说道:“除了何公子您,自然还得请江公子的。”边说边微微蹙了秀眉,低声叹道,“谁也不知那猎犬竟然那般不通人性,若不是江公子与何公子前来解了围,我怕是还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呢。”配合地挤出几滴泪来,用帕子擦了擦,“也是瑾玉胆子小了点,叫何公子见笑了。所以今日备谢恩之酒,还望何公子与江公子不要拒绝才好。”

     “没问题没问题!”何君傲伸手将胸脯拍得“啪啪”直响,立即保证,“小姐放心,我就是绑也得将江璟熙那小子给绑了过来。再说了,能得小姐赏脸,乃是我们的荣幸,怎会不来?你且等着,我这就去……我去……等着哈……”

     何君傲扭着圆润润的身子,一路飞奔,可还是没追得上江璟熙。他回了学生的住所之后,直接跑到江璟熙屋子跟前,连门都没敲便伸腿去踹。门是踹开了,可眼前的一幕吓得他有点不知身在何处。

     江璟熙正手脚并用,强行将喜宝抱在怀里。喜宝不肯,正使劲扭着身子要逃。总之一个强行拉,一个拼命逃,两人无论姿势还是表情都及其暧昧。

     何君傲傻了一会儿,终于回了神,反手将门一关,哼道:“伤风败俗!哼,简直伤风败俗!”他瞪了江璟熙一眼,目光又在喜宝脸上转了个圈,摇头啧啧叹,“小兄弟确实长得貌美如花,可再怎么也是男子吧?江兄可得收敛着些,想想看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江璟熙见来了不速之客,浓眉蹙了蹙,有些不舍地丢开了喜宝。喜宝没了禁锢,立即迈着小短腿跑到了一边的角落里,红着小脸气呼呼地瞪着江璟熙。

     “你来干什么?”江璟熙被人搅了好兴致,自然脸色不好,“还有,谁允许你踹我门的?何君傲,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就不怕我收拾你?”

     他脸上的怒气五分真五分假,倒真是叫何君傲听了有些怕。

     何君傲陪着笑脸说:“自然是有好事才如此这般急着来找你的,否则,我踹你门做什么?”一想到中午要跟苏瑾玉喝酒吃饭,也暂时忘了刚刚那事儿,“苏小姐要谢你我救命之恩,说是备了份薄酒,要请我二人前去。这不,我一得了此消息,就忙着前来告诉你了,还不快谢恩于我?”

     江璟熙心里轻哼了声,想着,这苏瑾玉平时瞧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好似一副害羞的样子,却没想到,竟也会如此大胆地邀请男子前去赴宴……他随即望了喜宝一眼,见小丫头突然就跟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般,江璟熙心里堵着气。

     这丫头真是头养不熟的狼!自己才是她的主子、是她目前最亲近的人好吧?她竟然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又偷偷摸摸地给旁人做鞋子。哼,多半是给她那什么二柱哥哥做的,真是想想就火大得很!

     “好,去,自然去。”江璟熙双手背负着,皮笑肉不笑地道,“你回去等我,我先换身衣裳,呆会儿找你去。”

     何君傲见事情搞定了,立即点头飞奔着就往自己屋子跑。心想,这次是江璟熙救了苏瑾玉,可苏瑾玉却还邀请了自己,必是那苏小姐对自己有那种意思,这才有了这么一出的。

     如此一想,他心情十分愉悦,特地让书童给他准备热汤,他打算沐完浴再去。

     这边何君傲走后,江璟熙伸手将门栓插死了,回头看喜宝。

     喜宝缩在角落里,手上还攥着鞋子,有些无辜地望着江璟熙。少爷不知道怎么的,刚刚突然就生气了,突然就来抢她手上的鞋子……她不给,少爷就沉着脸过来要抱她……她自然要躲,然后少爷就更生气了。

     还好,此时何公子赶了进来,否则,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她现在还不能跟少爷说这鞋子是做给他的,她要等做好了之后给少爷一个惊喜。她自己心里也承认,想要讨好少爷,也真心想要看到少爷开心,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

     “你还愣着做什么?”江璟熙有些烦躁,抬抬手说,“也别躲着我了,难不成我还能吃了你?过来吧,给我换身新衣裳,再给我将头发也重新梳一下。”

     “哦。”喜宝立即放下手上的东西,小跑着就过去了。

     给江璟熙梳洗穿戴好了,见他要走,喜宝小心翼翼拽着他袖子问:“少爷,您中午就不回来吃了吗?”

     江璟熙夺回自己袖子,随手理了理衣裳,轻轻“嗯”了声,然后说:“早晨不是已经叫人给你送了两个包子了吗?”微微蹙眉,一脸的不高兴,“怎么,你顿顿吃肉还吃上瘾了?不过一顿无肉,就敢有想法了?”

     “不是的不是的。”喜宝见少爷误会了她,心里先是急着辩解,然后微微有些酸意,低着头说,“我只是想关心关心少爷,那少爷您去,我就在这里等着您回来。”

     江璟熙心里也不好受,望着喜宝那副样子,真想立即伸手去拉她入怀好好抱抱她。但到底是理性胜了感性,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也在深刻反思,自己目前对于喜宝的这种情感,到底是什么?

     他心里清楚明白,不可能是主仆间的感情,因为他对自己院子里其她奴仆没有过这样的感情。也不再是怜悯之情,若单单只是可怜她的话,不会在见到她给旁的男子做衣裳鞋子时,自己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生气。

     更不可能是兄妹之情了,他对阿姝跟对喜宝是不一样的……那么,就只剩下男女之情了。

     江璟熙心间狠狠一跳,想着,自己怕是完了……想自己活了近二十年,最后竟然载到一个小丫头片子手里。可真够没出息的!作孽!

     这样想着,也没再理会喜宝,只扯了扯袍子,转身就走了。

     喜宝见少爷就这样走了,忽然有些小小失落,少爷对她不比从前好了呢,少爷生气了……但转念一想,觉得也没什么,他是主子,原就该是这样的。

     喜宝小跑着回屋子,拿起早上吃得还剩下的一个包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心里算着时间,就快了,自己就快可以完完全全回到娘身边了。那到时候,她会不会想少爷呢?

     ****

     苏瑾玉在江璟熙刚来聚贤书院念书的时候,也就是她初次见到他的那次,便就瞧中了他。这事儿,苏瑾玉的爹跟娘都知道。

     苏青峰原还是觉得可惜的,他自然也看中江璟熙,不过,江璟熙是有未婚妻的人,再怎么说,那也是旁人的女婿了。纵使再觉得可惜,也只能作罢,他后来倒是相中了张天佑那后生……

     也向自己夫人露出过,等张天佑高中、便让他娶玉儿的意思。

     只是,这事自己才提了一次,张天佑便被杜侍郎请去了杜府。原倒也没多想,但后来听说杜侍郎家千金随着张天佑一起失踪了,他这才觉得莫名地蹊跷。

     不过也容不得他多想,江杜两家出了那样的事情,怕是再难做成亲家。倒也好,如此一来,玉儿也就可以称心如愿了。

     中午玉儿摆了酒宴,说是还江璟熙跟何君傲的谢恩之情,不过一个幌子罢了。夫人跟玉儿是如何想的,自己心里清楚明白得很……他也想,差不多是时候了,先探探这江璟熙的意思,到时候再会江太师去。

     酒宴上,苏夫人瞧着江璟熙跟何君傲,眯眼笑道:“不愧是江太师与何太傅的孙子,当真是一表人才。”然后目光落在江璟熙身上,见他身姿挺拔又生得丰神俊朗,眉宇间英气逼人,笑得更开心,“这位便是江太师的孙子吧?”

     江璟熙心里明白,便立即起了身,举起酒杯道:“学生敬师母一杯。”然后便仰头喝光了,以示先干为敬。

     何君傲原以为会在酒宴上见到苏小姐呢,不想却只有苏院士跟苏夫人两人,颇为失望,但也起身敬了酒。

     苏夫人笑着招呼二人道:“快,赶紧坐下来吃些菜吧。你们这些考生,平日里辛苦得很。我听老爷说,自从过完年后,最近书院里的学生都在熬夜背书,这可真是我大宋之福。”

     苏青峰笑着摸了摸胡子:“这一届的考生,有两个我是最为中意的。一个是金陵的梁玉泽,还有一个便是姑苏的张天佑……只可惜,唉……不提也罢。”

     苏夫人细细瞧了江璟熙脸色,然后对着苏青峰抱怨道:“老爷,这梁玉泽倒也罢了,是个好孩子。可你提那张天佑做什么?”又招呼江璟熙,给他夹了一大筷子菜,“好孩子,你吃吧,多吃点补身子。”

     何君傲见师母一个劲只招呼着江璟熙,心下也立即明白了几分,想必那苏小姐真真瞧中的是江璟熙。如此一回过味来,便没了胃口,再转头去瞧江璟熙,倒是有些嫉妒他的!

     一顿饭吃完后,江璟熙瞧着桌上一大半没动的菜,便想到了喜宝那期盼吃肉的小眼神。他鬼使神差地便站了起来,恭敬道:“这些菜,不知可否让学生打包带回去?学生打算夜间念书饿了的时候,叫书童热热吃。”

     其实,他是想着,要将肉带回去给喜宝吃。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小喜宝在见到这些肉时开心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