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1
    何君傲脸抽了抽,觉得没面子得很,便伸手去拽江璟熙袖子。

     苏夫人也颇为尴尬,她觉得,这酒宴吃剩下的饭菜,自然该是给下人吃的。江璟熙堂堂一个官家少爷,怎会随口便说出这些呢?委实上不得台面。

     倒是这苏青峰,摸着胡子笑眯眯的,觉得江璟熙此举深得他心意。

     苏青峰道:“璟熙虽然出身官家,可却能有这等良好品性,实为难能可贵。”如此一来,他倒是对江璟熙更为满意了。这年轻后生,家世好容貌好,脑袋瓜子聪明,还有武功伴身,简直是他最佳女婿的人选。

     如今的年轻人,尤其是一些官家子弟,打小好日子过惯了,从而养成了一种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坏习惯。他们是天子门生,整个国家迟早要靠着他们,若是只知道死读书或者一味的胡吃海喝,国家将来还有什么希望?

     都说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国家将来想要好,如今这些后生学子们,最大的天敌便是过于舒适跟安乐的日子。也该是叫他们吃吃苦头的时候了!而且,强身健体也必须提上日程,不管将来是否会与辽人打上一仗,至少练就一身本事与好的身体是没有错的。

     这样一想,苏青峰觉得,呆会儿还是得找金遥金捕头好好谈谈。

     苏青峰命下人提了几个食盒过来,将饭菜都一一放好,方说:“这读书的功夫,贵在平时,或者说贵在个人的悟性。在我看来,科举的名次不是最为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高中之后是否能替国家做些什么……璟熙、君傲,你们可明白我的意思?”

     何君傲不明白,以为苏院士是发现了他乡试作弊抄袭的事情呢,吓得一头一脸的汗水。心里也在暗暗思忖,想着,这事儿会不会是江璟熙私下告的状?毕竟这事儿,目前只有江璟熙跟梁玉泽知晓。

     江璟熙自然明白,点头道:“学生牢记于心,日后不论是否高中,都必然积极效命于朝廷。”拎起一旁桌子上的食盒,恭敬道:“学生还得回去念书,此番先行告辞了,多谢院士、夫人及苏小姐的款待。”

     听得江璟熙提到了她,此时站在屏风后面的苏瑾玉再也按捺不住,软言软语道:“江公子不必客气,瑾玉还未亲口向您道声谢呢,多谢江公子昨日救了瑾玉。江公子,瑾玉听闻您近来常常温书至深夜,想必十分伤眼劳神,我这里有个香囊,有宁神功效,想作为谢礼送给公子。”

     说着她便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白纱轻轻披在身上,脸上妆容淡淡,想必是好好装扮过一翻的。

     江璟熙明白,从头至尾都明白,但他对她却是一点感觉没有。他现在满满心思,可都在喜宝身上,自然再瞧不上旁人一眼。况且,这个苏瑾玉的性子,江璟熙也是不喜欢的。

     若是比起来,他倒是觉得杜幽兰那种喜怒皆言于表的要好些,像苏瑾玉这种谨小慎微的,或者说步步算计的,他不喜欢。

     江璟熙眉心一皱,便深深打了个喷嚏,然后致歉道:“怕是要辜负小姐一翻美意了,小姐可能不知,璟熙打小对香料过敏,近不得身的。”说着眸子一亮,推了推何君傲,道,“若说这次救了小姐,倒都是何兄的功劳。若不是何兄过来告知璟熙,怕是璟熙也不知道小姐有难。”眼皮子抬了抬,见这苏瑾玉还是一脸笑容,他心里哼了声好沉的性子,又说,“何兄近来也念书至深夜,用功得很,且他对香料不过敏。”

     苏瑾玉依旧保持微笑:“原是如此,是瑾玉疏忽了。”又看向何君傲,道,“瑾玉绣的这个香囊,怕是何公子不喜欢,瑾玉倒是有另外一件礼物要送给何公子的。”说着便眨了眨眼睛,“知晓何公子喜书,刚好我这边有几本珍藏,倒是可以送给公子您。”

     何君傲脸抽了抽,他向来是不喜读书的,但也只能厚着脸皮说:“如此,那就多谢苏小姐了。”

     两人走后,这苏夫人叹了口气道:“老爷,我看这江公子对咱玉儿没那意思,倒是何公子,挺喜欢玉儿的样子。”

     苏瑾玉一听,手上使劲绞着帕子,面上也微微有些异样,但好在她控制得好,没在自己父亲面前失态。

     苏青峰道:“是啊,我倒是挺喜欢他,不过,若是他对玉儿没那意思,也就罢了。这强扭的瓜不甜,老夫没那个福气讨他做女婿,就做我的得意门生也行。罢了罢了,夫人,为夫还得去找金捕头商量些关于书院的事情,你且带着玉儿歇息去吧。”

     苏夫人说:“是,老爷您忙去,玉儿有妾身照顾着呢。”

     见自己父亲走后,这苏瑾玉方拉下脸子,恨恨道:“没想到,她已经是那副品性、那样道德沦坏的女人了,还是不能叫他死心!我可真恨,真恨自己没能够早早遇到他,偏偏叫她捡了个便宜去。”

     苏夫人拉着女儿坐下,安慰她:“好了好了,玉儿,天下好男儿又不止这江璟熙一人。既然他不是你的良人,咱就再择一个,左右你是苏青峰的女儿,又生得这般花容月貌,还怕寻不得好夫婿吗?别气了,啊~”

     “娘,您到底明不明白啊!”苏瑾玉使起了小性子,秀眉紧紧蹙着,一双秀气的手使劲拧着帕子,“我跟幽兰打小便是闺中姐妹,而且论相貌、贤德、才学,我从来都不差她的,可为什么偏偏她能寻得那样的夫婿?我就是不服气!”

     谈及此事,苏夫人脸色微微有些异样:“听说,杜府的人好似已经寻得了杜小姐的下落,玉儿你说……”

     “娘您怕什么?”苏瑾玉阻止了她娘的话,继续软言软语道,“这事原也不怪我的,我不过是与张公子做了个交易罢了。再说,张公子原也就是杜幽兰的未婚夫,是杜家眼见张家败落,这才攀上了江府高枝。张公子,他不过也是想出这口恶气。这气出出也就罢了,他还能真就不要前程了?迟早得回来的,不过是要杜幽兰身败名裂而已……”

     苏夫人摇头,深深叹了口气,紧紧握住女儿的手道:“玉儿,你是爹跟娘唯一的血脉,爹娘都希望你能够幸福快乐。你也毋须跟杜家小姐比着什么,你们两人,各有各的好。你打小沉静好学,杜小姐爽朗大方,都是一等一的好闺女,何必要比着她呢?况且,这是你的便就是你的,若不是你的,即便机关算尽,也得不到的。”

     苏瑾玉忽而微微笑了起来,有些凄凉:“娘,您看,连您都帮着她说话了。女儿就是不明白,她有多好,能叫你们那么多人喜欢着她……”

     苏夫人见女儿这般神色,自是不敢再多言语,只道:“旁人再好,也比不得娘的心头肉好。谁若是欺负了娘的心头肉,娘会跟他拼命的。”

     苏瑾玉朝着苏夫人勉强一笑,然后低下了头,手里的帕子已经绞得不成样子。

     “我一定会得到你的!!”她说。

     江璟熙拎着食盒回屋,刚准备推门,忽然留了个心思。他将食盒只放在一只手上,另外一只手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缝,窥探喜宝。

     小丫头正坐在榻上,微微垂着小脑袋瓜子,正极为认真地纳鞋底。她一双小手灵活得很,捏着针线上下翻飞,穿来穿去。

     江璟熙心里不好受,只耷拉着脑袋,沉着脸推门而入。

     喜宝见少爷回来了,立即将针线藏到棉被底下,然后跳下炕,迎了过来:“少爷,您手上拎的什么?我帮您拿着。”她有些刻意地讨好。

     江璟熙想对喜宝好点,可也不知怎么的,心里跟打翻了醋坛子一样,很不是滋味,此时就是不想搭理喜宝。

     他故意将食盒提到喜宝跟前,然后在喜宝准备伸手接过的时候,他又一把夺了回来,然后自己放在了桌上。

     喜宝落了空,赶紧收回手,小心翼翼地站着,扭着身子说:“少爷,您要看书吗?我在旁边伺候着您看书,我给您研磨……”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江璟熙,只道,“我也看书,呆会儿少爷考我,可以考我我不会的,若是我答不上来,少爷您就打我手心吧,我不怕疼的。”

     江璟熙喉间一酸,垂着眸子瞧喜宝圆圆的脑袋,问她:“中午吃的什么?”

     喜宝眼睛瞟来瞟去的,如实回答:“吃了包子……”

     “那早上吃的什么?”江璟熙声音听起来很平静,瞧不出喜怒。

     “早上也是包子啊……少爷给了我两个,我都吃了,现在肚子吃得可饱了。”她拍了拍干瘪瘪的肚子,微微撇了撇嘴,但还是笑着说,“少爷对我好,我知道的,我也要对少爷好的。”

     江璟熙从鼻孔里轻哼出一声,道:“你怎么对我好?”

     喜宝想来想去还是那些,扒着手指头数:“给少爷捶背捏肩,给少爷铺床洗脚,陪少爷看书熬夜,还给少爷穿衣裳……”

     “那给不给少爷抱抱?”江璟熙想也没想,伸手便将喜宝抱了个满怀,紧紧的,怎么都不肯松手。

     他想,栽就栽了吧!这辈子栽到她手上,他吃点亏认了……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还会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