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28
    沈芝茹想着心事,有些心神不宁,连明王回来她都不能够注意到。

     赵誉朝着屋子里的婢女挥了挥手,然后踱步到床边,坐下,手轻轻将女儿一双不安分的小手放到被子里去。

     他忽然又想到了喜宝,这么些年来,喜宝睡觉若是踢了被子,是不是也有人给她盖上?一日三餐是否每顿都吃得饱?没有父亲的孩子……赵誉眸光闪烁了一下,犀利的目光一瞥,便扫向自己的王妃。

     沈芝茹对赵誉是又爱又怕的,立即低了低头,问道:“王爷,茵茵她,怎么没有跟您回来?”

     赵誉挺直了背脊,淡淡说:“茵茵不愿意做本王的侧妃,所以,不肯跟着本王回来。再说,你也该是知道,她现在还是戴罪之身。”

     戴罪之身几个字说得很轻,却很是犀利有力,沈芝茹听了,肩膀抖动了下。

     沈芝茹知道王爷的意思,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问:“那,茵茵的女儿呢?茵茵虽然尚有罪在身,可那个孩子也是王爷您的女儿,她该是跟着回王府过锦衣玉食的好日子的。”

     又想到喜宝,想到喜宝那双像及了茵茵的眼睛,他嘴角抿出一丝笑意来。

     “她叫喜宝,很少吉利的名字。喜宝也答应跟本王回府住,只是,今晚还想陪着她娘,我派了赵勇明天一早去接她。”赵誉想了想,又说,“另外,我看中了那秦家小子,秦家母子又对本王有恩,你安排一下,找一处合适的房子,让他们母子有个好的住处。”

     这些对沈芝茹来说都不难,因此立即回道:“是,王爷说的这些,妾身都记在心里了。”她虽然出身官家,打小也是被宠在掌心长大的,但是嫁到王府后,及其贤惠,王府里的人都很敬重她。

     也正因此,赵誉待她还算不错。

     第二天一早,沈芝茹便安排了身边办事最为得力的花妈妈去找宅子。与此同时,赵誉进宫了。

     小皇帝听了皇叔的话后,微微有些惊讶,过了一会儿方回了神。

     “依着皇叔的意思,朕又多了一位堂妹?”小皇帝砸了砸嘴,笑望着旁边的雅嫔,摸了摸她尚且平坦的小腹,“往后可好了,朕不仅多了一位堂妹,爱妃也要给朕再添个公主了。往后逢年过节,可就热闹了。”

     雅嫔笑说:“既然皇上这么喜欢女孩子,倒不如将那位妹妹接进宫里来。这位妹妹在外面吃了这么些年的苦,如今找到了,可得好好补偿补偿。”转头看十三明王,“皇叔,您说是不是?”

     赵誉有些愧疚,但此时愧疚早就被喜悦给掩盖了,他就想着快点给喜宝一个皇家认可的、全京城都认可的身份。

     雅嫔一双水眸闪了一下,然后抢在明王前说:“依着皇叔方才所说,皇上您该是给这位妹妹一个身份的,得给封个郡主。”

     赵誉眸子一跳,随即望了雅嫔一眼,然后唇角弯了下。

     这雅嫔是江家的人,之前也不曾在皇上面前说过他的好话,今日却是这般殷勤,想必是知道江璟熙那小子跟喜宝的事情了。

     小皇帝侧头想了想,然后微微正了身子,随即扭头唤了声:“拿笔墨来。”

     ————

     喜宝一整夜都没睡着觉,天亮了之后,她也还是傻乎乎的一个人躲着笑。

     殷秋娘觉得女儿多半是傻了,皱着眉头说:“喜宝,来,你要是没事做就去院子里帮助秦妈妈择菜去吧。你二柱哥哥就要去王府了,秦妈妈今天买了好些菜回来。”

     喜宝得了娘的命令,立即迈着小腿往外跑,见外面秦妈妈一人蹲在桌子边择菜,她跳着过去说:“秦妈妈,喜宝帮你。”

     秦妈妈吓死了,立即握住喜宝的手,然后想想又觉得自己失礼,差点没给跪下来。

     喜宝一个劲往秦妈妈怀里钻,使劲撒娇:“秦妈妈是不是嫌我吃的多,不想要我了,所以现在都不愿意让我碰菜了。”

     秦妈妈自从知道喜宝身份后,一直处于惶恐不安的状态:“小祖宗,你可是金枝玉叶,这种粗活累活怎么可以叫你做呢?快些回去屋里歇着吧,等做好饭,就叫你。”

     喜宝朝着屋子吐了下舌头,笑嘻嘻的:“可是我想帮秦妈妈的忙,我爹说呆会儿要来接我了,往后就见不到妈妈了。”

     秦妈妈也舍不得喜宝,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伤感说:“是啊,往后就见不着喜宝小姐了。”又叹,“你跟你娘都是好人,好人有好报,你看,这好报来了吧。”

     正说着话,外面开始噼里啪啦放起来鞭炮,秦妈妈系好围裙说:“你在院子里呆着,我出去瞧瞧去。”没一会儿又往回跑,“不好了,瞧着样子,好像是来我们这里的。”

     喜宝喜道:“定是我爹!我爹没骗我!”然后就见到了赵勇,喜宝立即跑着过去,唤道,“叔叔,我爹派你来的吗?”

     赵勇看着喜宝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道:“是皇上下圣旨来了。”然后指了指旁边一位穿着太监服的人,说,“这是宫里的人,呆会儿你跪着接圣旨。”

     秦妈妈一听有圣旨来了,赶紧扯着嗓子喊二柱,然后秦二柱黑着脸出来了。

     秦妈妈使劲按着儿子头:“跪下,连喜宝小姐都得跪下呢。”

     这是一道封喜宝为明珠郡主的圣旨,太监念完后,笑着对喜宝道:“恭喜郡主贺喜郡主啊,奴才奉皇上的命,要带着郡主进宫。”指了指旁边的一身衣裳,说,“郡主换上吧。”

     喜宝的兴趣不在衣裳上,也不在进不进宫上,只问:“那我娘呢?我娘也跟着一起去吗?”

     太监有些为难:“这……皇上只让老奴带郡主进宫,至于夫人怎么安排,老奴不知。”

     喜宝开始一个劲往殷秋娘身后躲,只留一双黑峻峻的眼睛望着众人:“那不行,我娘都不去,我也不去。”

     不去?那可是抗旨!太监急了,抹了把汗,将目光投向身边的赵勇。

     赵勇蹲在喜宝跟前:“喜宝娘也去,只是,喜宝娘下次去。”又站起身子来,看着殷秋娘,叫了声,“小姐……”

     殷秋娘朝着赵勇的方向笑:“我听得出来,你是赵勇。”

     赵勇有些感慨,回道:“是,我是赵勇。”

     殷秋娘抿了下唇,又摸着喜宝的脑袋,对她说:“喜宝不要胡闹,这是皇上下的圣旨,不可无理。不管是进了宫,还是往后住在王府里,都要记得,小心自己的言行。”

     喜宝最听娘的话,狠狠点头:“我听娘的,娘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然后忽而抱住自己母亲的腰,舍不得道,“娘不要食言,往后一定要跟喜宝住一起。”

     赵勇说:“郡主放心,王爷已经吩咐下去了,给小姐跟秦家母子找了一处环境好的住处。我也带了些王府的人来,呆会儿郡主进了宫,府上的人就会把这里收拾一下。”

     秦妈妈感激得差点跪下,好在被秦二柱给扶住了,秦妈妈道:“民妇谢皇上恩典,谢王爷恩典。”

     ——————

     喜宝是坐在一顶宽敞的大轿子里,被八个壮汉抬着进宫的。一路上,路的两旁挤满了老百姓,如今满城的人都知道了,十三明王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女儿。甚至还有人八出了最新消息,说这新封的郡主,乃是当朝状元郎的妹妹。

     也有人说,新封的郡主之前还给探花郎当过丫鬟呢。

     浣纱上了趟街,便听得了这么大一个消息,赶紧又往府里跑去。

     江璟熙刚刚换好衣裳,正准备往外走,见浣纱疾步匆匆回来了,皱了下眉。

     浣纱一把抓住江璟熙的手:“外面出大事了。”

     江璟熙挑眉:“契丹人打到京城来了?”

     浣纱急了:“爷您胡说什么啊,是喜宝,喜宝是十三明王失散多年的女儿。皇上已经下了旨意,封喜宝为郡主,现在正在街上游着呢。”

     江璟熙将浣纱往旁边一推,大步朝外走去。

     喜宝刚刚还在想着呢,璟熙哥哥会不会也来,在想着,他如果看到自己穿得这么漂亮,会不会喜欢。果然,人群中,她便瞧见了使劲往她这边挤来的江璟熙。

     喜宝立即朝江璟熙挥手,唤道:“璟熙哥哥!”

     江璟熙看着喜宝娇俏明丽的样子,觉得眼睛有些花,他僵硬地抬起手,也朝喜宝挥了挥。

     然后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难怪母亲昨天忽然同意他跟喜宝的事情不说,今天一早还主动问他,什么时候去提亲。

     喜宝进了宫,被宫人领着,直接去了雅嫔娘娘那里。

     有宫女对喜宝说:“郡主,咱们娘娘可是探花郎的亲姐姐,最得皇上宠了。郡主无须紧张,咱们娘娘很温柔的。”

     喜宝瞄着眼睛左右瞧,听到探花郎几个字,她立即问:“是璟熙哥哥的亲姐姐吗?”

     宫女是雅嫔娘娘打娘家带来的,见小郡主叫六爷为哥哥,有些惊讶:“郡主认识江六爷?”

     喜宝想着娘的话,也不再多嘴,只是朝着宫女笑。

     宫女觉得这个新封的郡主可爱得很,很是喜欢,于是又跟她说了很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