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34
    既然璟熙在信中说不要告诉喜宝,雅妃自然不会多说半句。此次一战是否有危险,雅妃心里也清楚,甚至,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是告诉了喜宝,也是徒害得她担心罢了。

     这丫头,瞧着便懂事得很。听璟熙说,他初次见喜宝的时候,丫头穿的衣裳都是又破又旧的,人也有些呆呆傻傻的,脸冻得破了,手也是肿得像是馒头。吃没得吃,穿也是穿不暖,可怜得很。

     雅妃细细瞧着喜宝,见喜宝很是喜欢四公主的样子,便说:“等璟熙回来了,明珠郡主也给璟熙生一个。”

     喜宝是有这个想法,但雅妃这么直白地说了出来,她一张明丽的小脸刷一下就红了,然后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雅妃也不逗她了,只俯身低头将女儿抱了起来。小女娃子肉嘟嘟的,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脸颊也红扑扑的,一双眼睛又黑又圆,只盯着喜宝看。小女娃盯着喜宝瞧了一会儿,然后就咧嘴笑开了,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来,要喜宝抱。

     喜宝可开心了,想伸手去接,但又怕伤着公主,所以只愣愣盯着雅妃瞧。

     雅妃抱着四公主,凑到喜宝跟前:“这丫头,似乎喜欢你,你一来,她就不要我了。”说着在女儿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说,“小阿巧,让郡主抱抱。”

     喜宝抱着四公主,只觉得怀里香香软软的一团,舒服极了。

     那天夜里,喜宝做了一个梦,梦里见到江璟熙了。璟熙哥哥回来了,他果然没有食言,来提亲了。然后她每天就跟璟熙哥哥睡在一张床上,就像以前在书院的时候一样。

     她给璟熙哥哥生了儿子,又生了女儿,两人看着儿女长大,直到白发苍苍。

     喜宝醒来的时候,夜还很深,她睡不着了,只简单披了件衣裳,就起来了。

     隔壁房间,娘亲房里的灯也还亮着,喜宝想了一会儿,去了娘亲房里。

     殷秋娘的眼睛已经看得见了,见是女儿来了,她立即招手让女儿过去。

     喜宝去的时候,殷秋娘正坐在被窝里给喜宝绣嫁妆,这两年来,她绣了很多。

     喜宝看着娘亲屋里满屋子的嫁妆,她忽而有些心酸,撇了撇嘴:“娘,万一要是璟熙哥哥回不来了,可怎么办呢?我今天去了宫里,虽然雅妃娘娘没有说,可我看出来了。”

     殷秋娘停下手中动作,撇头望着女儿:“你看出来什么了?”

     喜宝声音哑哑的,都快哭出来了:“我觉得璟熙哥哥一定是遇到什么危险了,不然,他不会不给我写信的。以前他每半个月都会给我写一次信,可是现在,都已经两个月过去了。”

     殷秋娘拍了拍女儿的脑袋:“别乱想了,现在战事吃紧,璟熙自然以战事为重。这些儿女私情的事情,自然得放一放的。宝儿,你看,娘给你绣的嫁妆好不好看?”

     喜宝注意力被转移了,眼睛盯在了漂亮的嫁衣上,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

     九月份,边境传来捷报,宋军大获全胜。

     随后,又一道战报传来,皇上看后,龙颜震怒!随后,兵部尚书沈寒山,被革职查办。沈家上下百余口人,都被打入天牢。

     案件皇上交于大理寺办理,十月份,大理寺查办了兵部侍郎杜威。

     十一月份,大军凯旋至京城的时候,汴京城里下起了第一场大雪。

     喜宝早早便守在门口,她一人站在门槛上,等着璟熙哥哥回来。

     从天亮一直等到天黑,就是没有等到她想见的那个人。

     喜宝没哭,她只是觉得心里难受,她觉得自己被骗了。璟熙哥哥答应过自己,他一定会回来的,可是所有人都回来了,就只有他没回来。

     喜宝站得累了,最后坐在了门槛上,双手撑着下巴,继续等。

     期间,殷秋娘来喊了喜宝数次,喜宝只说了句:“璟熙哥哥一定会回来的,他答应过我的,所以我要一直等他。我要是不等他,他回来会生气的。”

     梅郡主也来找喜宝,她的二柱哥哥回来了,并且二柱哥哥告诉她,那个姐姐喜欢的探花郎已经战死了。

     梅郡主蹲在喜宝身边,她心疼姐姐,满脸都是泪:“姐姐,你回屋子去吧,这里太冷了。”

     喜宝没哭,她只是皱眉推了推梅郡主:“你回去吧,不要陪着我的,我一个人等。”

     最后明王殿下也来了,梅郡主瞧见了自己父王,立即扑到了他怀里,哭得一抽一抽的:“父王,你快劝劝姐姐吧,你告诉她璟熙哥哥回不来了。姐姐不相信我说的话,父王说的她一定信的。”

     喜宝听梅郡主说璟熙哥哥回不来了,她不急不慢地抬起小脸,很认真的样子:“他一定可以回来的!一定可以的!”然后又低下头,玩着地上的雪。

     明王蹲在喜宝跟前:“喜宝,你想知道江璟熙的英雄事迹吗?”见女儿终于抬起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心里又酸又疼。

     明王说:“父王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你,只是,你得跟父王进屋去。”

     喜宝又低下头:“如果爹也觉得璟熙哥哥回不来了,那爹就不必说了,女儿不想听。”

     “不。”明王站了起来,“他回得来。就算人回不来了,他的魂魄也是会回来的。”

     刚刚还在强撑着的喜宝,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就哭了。

     喜宝哭得晕了过去,皇帝派了宫里的御医过来。

     喜宝醒了,问伺候着的婢女:“我睡多长时间了?”

     婢女见郡主醒了,立即笑着走了过来:“郡主醒了?可真好,这下王爷跟夫人可以放心了。”

     喜宝见房间里装扮得很是喜庆,有些奇怪地问:“怎么都挂上了红的?”

     婢女笑着说:“郡主还不知道呢,皇上念王爷退敌有功,所以特地给郡主指了门好亲事。”

     喜宝一惊:“我不要嫁人!我不要!”然后一想到江璟熙回不来了,又立即呜呜哭了出来,“你们害得我璟熙哥哥都回不来了,现在还要我嫁人,我不要。呜呜呜呜呜……”

     婢女有些急了:“郡主,您嫁的人可是扶延侯,最是年轻俊美了,京城里不知道多少少女哭着喊着要嫁呢。”

     喜宝捂着耳朵不肯听:“管他什么猴子还是驴子的,反正我就是不嫁!呜呜呜呜呜……”

     婢女不再说话,突然有个人走了进来。此人身材修长挺拔,步伐稳健,穿着一身蓝色绸衫,端的英姿勃发倜傥风流。

     婢女见了来人,立即请安道:“侯爷……”

     扶延侯抬了抬手,示意婢女先行退下,然后他走到床边,掰过喜宝的肩膀。

     喜宝看也不看来人,只伸出手来使劲捶打他:“我就不嫁给你,我还要等我的璟熙哥哥呢,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扶延侯俊眉一条,咳了声说:“既是如此,那本侯就另娶贤妻了。”他弯了弯嘴角,笑容带着一丝幸福。

     喜宝觉得这人声音很是耳熟,突然反应过来,她立即抬头去看。这人……这人不就是她朝思暮想的璟熙哥哥吗?

     江璟熙望着喜宝一张哭花了的小脸,俯身,将她轻轻抱住,唇瓣贴到她耳边。

     “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嘴里叫的都是我的名字,怎生醒了,却不愿意嫁我了。”江璟熙亲了亲她的耳垂,“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总之,我侯府迎亲的轿子已经候在门口多时了。”

     喜宝一下子哭得更厉害,小手紧紧搂住江璟熙的脖子:“可是他们都说你回不来了,我开始不相信的,后来他们都这样说,我就信了。璟熙哥哥,我错了,我就知道你不会食言的。”

     江璟熙也将喜宝抱得更紧了些,一脸幸福的笑意:“我说过会回来就一定回得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小媳妇……”

     哪怕是所有人都认为我死了,只为了你,我爬也要爬回来……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文章就此剧终了,还算比较完美的结局\(^o^)/~

     感谢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君,还有其他的读者妹纸们,在此就不一一谢过了,鞠个躬!

     下面会考虑写番外,乃们想看谁的?已经定下来的一个番外是张天佑跟杜幽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