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喜宝这两天一直觉得身上有些不舒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乏得很,做事没劲儿,还常常犯困。这种现象维持也有好几天了,一直都不见好,她有些担心。

     万一自己要是得了什么怪病突然死掉了,娘可怎么办?

     娘早没了爹爹,又没了哥哥,若是自己再死了,娘可怎么活……

     喜宝想,如果自己真得了什么病的话,她得说出来。如果不说,突然某天猝死了,肯定也落不着收尸的银子。如果现在说了,说不定少爷会可怜可怜她,让她回去见娘一面呢。

     说不定是因为想娘了,见上一面后,病自然就好了。

     心里打定主意,喜宝一边研墨,一边偷偷瞧着江璟熙脸色,小声开口:“少爷,我头疼,浑身都不舒服……”

     四周很静,因此,即便喜宝声音很小,也还是字字清晰地落入了江璟熙耳中。

     江璟熙手上不停书写着,表情颇为严肃,头都不抬:“又想偷懒了?”

     喜宝立即将小脑袋瓜子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没有……我没有偷懒。少爷,我觉得我应该是想娘了,或许见到娘,我就不生病了。”

     江璟熙抄完最后一个字,搁下笔,深深呼出一口气后又灌了一杯茶,这才有空转头来瞧喜宝。

     “想见你娘?”江璟熙坐姿随意,高高翘着大长腿,似笑非笑道,“也是,你随我来了这里也有一个月了,是该放你一天假让你回去看望你娘了。”见喜宝突然双眼冒光,一脸兴奋地瞧着他,江璟熙话锋一转,“不过……我到现在还很不爽你哥哥的行为,所以,我不想让你回去。我不让你回去,你又能如何?”

     一个月的朝夕相处,他也颇为了解这个丫头的脾性,看起来很温顺,其实拧得很。所以,若是他想要有所图,得先打她一棒子,在她绝望的时候再给她一颗糖,然后一切都好谈了。

     喜宝确实想娘了,可此番少爷不让她回去,她也没办法,只能低着头不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又不敢落下来,抽抽搭搭的,不敢哭出声。

     江璟熙见好就收,伸手去捏了捏她的脸,故作惊讶:“哭了?”

     见她一脸委屈,却又楚楚动人的样子,江璟熙心里暗骂,这个丫头好在是跟了他,要是跟了旁人(比如老四……),怕是早得惨遭毒手了。

     不怪旁的,就怪她生得太好。

     同时心里也暗暗想,如今像他这般的正人君子着实不多啦,算是这小丫头的福气!!

     “好了,别哭了。”江璟熙将喜宝拉到他跟前,像是牵着小狗一样牵着她的手,谈条件,“想回去见你娘,又不是什么大事,我不为难你。只不过,你哥哥太缺德,要是我就这样放了你,怕是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窝囊!”

     喜宝见这事儿有戏,立即伸出另一只手擦泪,然后一脸真诚地问:“那少爷,您要怎样做,才觉得解气呢?”

     江璟熙“唔”了声,随即懒懒道:“这两天觉睡得不大好,天气太冷,床板还硬。不但冻着我,还咯着我了,要是你晚上能给我暖被子的话,我倒是可以让你回家一趟。如果你不愿意,那以后也别再提回家的事情。”

     说着便起身,伸了个懒腰,表现得很是无所谓的样子。

     喜宝有些不情愿,因为她觉得,好人家的女孩子是不能够这样的。她虽然被逼无奈不得不卖身,但也想清清白白的,她要努力做个好人家的好姑娘。

     “我去给少爷打洗脚水去,然后伺候少爷歇息,我不回家了。”说完便迈着小短腿,推了门跑出去。

     外面风雪很大,又是深夜,屋檐上的冰锥一根比一根粗。

     江璟熙透过门缝,看着漫天雪地里那个顶风艰难前行的小小身影,忽然蹙了蹙眉心,有些心疼。因此,他更不待见那张天佑,觉得他就是一龟孙子,亏他之前还跟他称兄道弟的!

     喜宝还像往常一样,伺候主子洗脚,替他宽衣,然后拿出厚厚的被子给他盖上。主子睡觉了,她则又跑去收拾书桌上的书籍,一本本整理好,还有少爷明天会看的什么书,她都一一放好。

     这些都做完了,她才又从箱子里抱出一床薄薄的被子,裹在身上,挤在角落里睡觉。喜宝确实是累了,也确实是不舒服,闭上眼睛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

     她睡着了,江璟熙却突然睁开眼睛,见喜宝还是像往常一样缩在角落里,睡得有些不安分……他长臂一挥,便连着被子将喜宝一起抱到自己厚被子里来,然后还如往常一样,抱着她睡觉。

     他喜欢抱着喜宝睡觉,却也没有非分之想,他甚至根本就不拿她当作女人来看。她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就跟自己妹妹姝儿一样,或者说,就像是胡姨娘抱着她的爱猫一样。

     喜宝身子又软又香,她呼出的气息还有清甜清甜的味道,江璟熙精神好,一觉睡到大天亮。他还没醒呢,就听耳边突然“哇”的一声,有人哭了。

     江璟熙吓死了,立即坐了起来,见是喜宝在哭,他打了个哈欠说:“别嚎了,大早上的,也不怕扰了旁人的美梦。”见喜宝大张着嘴,眼睛闭着,脸上泪水哗啦啦往下淌,他也有些急,伸手过去就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哭。

     “哭什么哭!本少爷抱着你睡觉又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了,有什么好哭的!再说,这也不是没做什么嘛。”江璟熙手松了些,小声警告她,“好了,别哭了,今天晚上不但许你回家陪你娘守岁,我还给你银子。”

     喜宝果然不大声哭了,但眼泪还止不住往外流,伸手指了指自己裤子上:“少爷,我受伤了,我好好的为什么会流血……”她小手紧紧抓着江璟熙袖子,不依不饶道,“我找不到伤口在哪儿,是不是少爷对我做了什么……”

     江璟熙完全懵住了,他呆呆地看着喜宝裤子上的一片血红,真恨不得向那绝空借一块板砖来拍死自己。

     他虽然不是女人,可身边的女丫鬟很多,所以一些事情他多少还是知晓一点。他昨天还说没拿她当女人看的呢,可现在……

     江璟熙脑仁有些疼,他伸手按了按太阳穴,颇为烦躁地说:“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你娘没跟你说过?”他很无语,哪有女孩子初来了葵水,却硬说是自己受伤的。

     喜宝委屈地撇着小嘴,将头撇往一边,不看江璟熙,恨恨道:“跟我娘没关系,一定是你的错。”

     “……”江璟熙已经不能用平生所学来跟这个不通人事的丫头片子说什么了,只无奈道,“你别再嚎,先去换身衣裳,然后收拾东西回家。”

     喜宝有些罢工的意思,坐着不动,只是嘀咕:“反正不是我娘的错,也不是我的错……”肯定是你的错,她撇了撇嘴,“少爷,我是不是要死了?”她越想越伤心,最后又哭了。

     江璟熙闭了闭眼,强按捺着性子说:“喜宝,听话,别哭了,也别再说旁的,去收拾东西吧。”他肉怒皮不怒,气得声音都有些抖,“既然你娘没跟你说,回去问你浣纱姐姐去,这病她有药治。”

     江璟熙不知道他是怎么将这小祖宗带回去的,他没问她的罪就已经是格外仁慈法外开恩了,她竟然还敢给他脸色瞧气鼓鼓的不理他?江璟熙气得不行,回到江府后,一挥手便将一匹冻死的马给劈活了。

     浣纱迎了出来,见江璟熙脸色很不好,便道:“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这样的脸色?”见江璟熙并不搭理她,只是一个劲往屋里走,浣纱尴尬的顿了顿,也跟着进去。

     喜宝不知道少爷为什么会比她还生气,但这是少爷的地盘,她断不敢再哭了,只默默跟在浣纱身后,也进了屋子。

     江璟熙心里还是气,抬手便碎了一个茶壶,对着喜宝发怒:“你跟着进来干什么?出去!”

     见少爷又要扔东西,浣纱赶紧拦着:“喜宝还小,做了什么不得体的事情,少爷也别生气。外面天寒地冻的那么冷,她又穿得这样少,你叫她出去冻着,岂不作孽?不如罚她去给少爷烧沐浴的汤去吧。”给喜宝使眼色,“还不快去。”

     见喜宝好似被吓傻了,呆头呆脑地就要往外走,江璟熙唤道:“算了。”抬了抬手,对着浣纱耳边说了几句,又道,“我先去母亲那里,她就交给你了。”

     浣纱面色尴尬,但也点头说:“你去吧,太太刚刚还来问你回来了没呢……我也提醒你,九小姐好似知道你偷着拿她衣裳的事情了。”

     江璟熙走后,浣纱拽着喜宝去了里屋:“快将外衣解了我瞧瞧看,你放心,这不是什么病。”见喜宝听话地将外衣脱了,她瞧见了染在裤子上的红后,叹道,“真是可怜了,这样的事情,竟然叫少爷遇上。”

     喜宝说:“浣纱姐姐,少爷说了,这样的病,只有你有药治,是真的吗?”

     浣纱啐了一口,脸色泛红,微微有些怒:“可不许胡说!”

     少爷怎么能说这些没分寸的话,她现在还只是他的大丫鬟,还不是他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