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殷秋娘听得女儿说给二柱衣裳,这才想了起来,她是叫女儿给这二柱侄儿做件衣裳的,便笑道:“这些日子一直吃你们的住你们的,着实不好意思得很,喜宝给二柱侄儿做件衣裳也是应当的。”她伸手拍了拍女儿的头,温声道,“喜宝,快让你二柱哥哥将新衣裳换上,看看合不合身。”

     喜宝很开心,一直将衣裳往秦二柱手里推:“二柱哥哥,这件衣裳可漂亮了,你去试一下啊?”

     她确实觉得衣裳好看,也确实希望二柱哥哥能跟她一样,有好看衣裳穿,但她不敢说这衣裳是少爷的。

     自从秦妈妈得知喜宝卖身给江府当丫鬟后,她便就不太愿意小儿子跟喜宝亲近了,此番见殷秋娘还是一副撮合他们的样子,她脸上虽还堆着笑,可到底笑得不若往日那般真实了。

     秦二柱的态度却跟他娘截然相反,只要是喜宝亲手做的,他就喜欢。他嘴笨,不太会说话,只是将衣裳接过,往自己屋子去了。不一会儿换了衣裳出来,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说不出的英俊威武。

     这衣裳的布料款式确实如江璟熙所说,不太够上档次,也就是京城普通布行里的布料。江璟熙当时心里虽有些生气,但到底顾及着喜宝些,因此选的衣裳颜色也跟喜宝做的那件一样。

     所以,秦妈妈跟二柱都不知道这衣裳其实是江府少爷不要了的。

     秦妈妈见儿子穿了新衣果然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心里也开心,笑道:“呦,喜宝这丫头手就是巧,竟然这般合身。”她索性起身,走到儿子身边细细瞧,然后放开声来笑,“妹子,不大不小,合身得很呢!”

     殷秋娘见他们喜欢,自然打心里高兴:“大姐别再夸喜宝了,不然这孩子可是会骄傲的,她现在是越来越不经夸!”说着便搂住了女儿脖子,将女儿紧紧地搂在了怀里,然后想到女儿打小吃的苦,心里一酸,眼睛里立刻就有了泪意。

     “妹子,今儿是除夕之夜,喜庆的日子,可不能哭!”秦妈妈记得大夫说过,这殷秋娘的眼睛最忌讳的就是流眼泪,便赶紧过去劝慰,“这再苦再累的日子都过去了,你现在女儿长大了,又孝顺懂事,可不比什么都强?都说女儿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妹子可比我有福气,生一个闺女可比我生俩儿子强!”

     那该死的大柱,尽听他媳妇话了,连除夕这团圆的日子也不晓得回来!等过完了年,她非抄着家伙过去揭了他的皮不可!小兔崽子,真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二柱以后找媳妇千万不能找老大媳妇那样好强的,秦妈妈又瞧了眼喜宝,忽而觉得可惜得紧。

     若喜宝没有卖身当丫鬟,那可多好,那她必然是认定了这儿媳!

     “好了,咱们赶紧吃饭,再不吃,这菜都凉了,那就白瞎我忙活这大半天功夫了。”秦妈妈是个喜庆人,只几句话便将气氛又转了过来,招呼着大家都坐下吃菜。

     喜宝吃了肉才回来的,不饿,便盛了一碗糯米元宵粥喂娘吃。

     旁边秦妈妈瞧得眼馋,故意酸酸地说:“妹子真是有福气,瞧喜宝这乖巧的样子,我真恨不得她是我闺女。”啧啧叹道,“养儿不中用啊,我家老大我是指望不上了,以后啊,也就能指望指望二柱了。”

     秦二柱一边听着,嘴上虽没说什么,却也已是夹了好些娘爱吃的菜放到了她碗里。秦妈妈这才笑了,伸手便戳儿子脑袋,哼道:“真是一根没嘴的烂木头!”

     殷秋娘心里很中意二柱这孩子,便道:“要我说像二柱这样的才是及孝顺的,大姐好福气。”

     其实秦妈妈也打心眼里更疼小儿子,听得殷秋娘夸儿子,她笑得合不拢嘴。

     一家四口人热热闹闹地吃完了年夜饭后,便一起坐在炕上守夜,闲聊着。

     秦二柱一早便将打铁用的火盆搬到了屋子里来,所以外面虽然冷得很,可屋子里却十分暖和。喜宝吃饱喝足了,此番正歪在母亲怀里,很快便有了睡意。

     秦妈妈瞧见了道:“呦,这没到时辰呢,可不能睡。”

     殷秋娘推了推女儿,喜宝立即睁圆了眼睛,端端正正坐着,可还是觉得很困。

     秦二柱眼神一直往喜宝那里瞟,终于鼓足勇气说:“我买了烟花炮竹,我带着你去放烟花吧。”

     喜宝一听有烟花放,立即就不想睡觉了,朝着秦二柱使劲点头。

     秦妈妈说:“那你们俩去外面放吧,我跟你殷姨坐屋子里说话。”又叮嘱儿子,“你喜宝妹妹小,又是女孩子,可不能叫她点火。你点了火,叫她瞧着便是。”

     秦二柱已是站起了身子,恭敬道:“娘放心,儿子明白的。”她可是比娘亲更在乎喜宝安全的,怎会叫她做那样危险的事情……

     外面雪堆得很厚,秦二柱先是拿了工具铲了一片雪,然后将买的烟花挨个放在空地上。

     喜宝不敢靠近,只远远瞧着她二柱哥哥,见二柱哥哥拿出火折子要点火了,她吓得赶紧捂住耳朵。

     秦二柱还没点,忽然转头去瞧喜宝,却见喜宝捂着耳朵蹲在角落里,一脸期盼地看着他,他忽然觉得从头到脚都有一股热血涌过。他回过身,点了第一个,然后起身走到喜宝身边守护着。

     烟花绽放到空中的时候很美,五颜六色的,衬着暗黑的夜空,有种说不出的绚丽。

     喜宝见并不是很可怕,也不再捂着耳朵了,但还是蹲在角落里,小小身子缩成一团,只是呆呆地仰头看着那烟花。

     她小的时候随娘去给大户人家做工,过年的时候,那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们也都会放烟花。她喜欢看漂亮的烟花,但她怕公子小姐们嫌弃她、会赶她走,所以不敢靠近,只能一个人蹲在暗黑的角落里、躲在没人瞧见的地方,眼巴巴瞧着那些绽放在夜空中的漂亮花朵。

     喜宝没想到,有一天,也会有人带着她一起放。

     “二柱哥哥,我想亲手放。”喜宝仰头瞧着秦二柱,眼睛亮亮的,有些乞求的意味,“我就点个火,点着了我就跑,不会伤着自己的。”

     秦二柱慢慢弯下身子,蹲在喜宝跟前,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道:“觉得好看吗?”

     喜宝站起来,与他平视着,一脸真诚:“好看极了,第一次有人愿意跟我一起放烟花呢,我很开心。”想到了以前,喜宝撇着嘴巴,“以前还在姑苏城的时候,府里小姐们嫌弃我是绣娘的女儿,所以过年放烟花从来不带着我玩。”

     秦二柱心疼喜宝,想了想,垂着眸子说:“以前没有的没关系,以后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可以满足你。”说着便牵着喜宝的小手,拉她过去,将火折子递给她,“没事儿的,有我在你身边保护着你。”

     喜宝心里还是挺害怕的,因为以前有个小姐就是因为放烟花而伤了眼睛,后来寻遍天下名医都没治好呢。她小手紧紧握住火折子,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敢去点。

     她是闭着眼睛点的,结果已经点着了她还不知道。当烟花“嗖”地大响一声时,她吓得立即往秦二柱扑去:“二柱哥哥。”然后使劲捂耳朵。

     秦二柱自然不会叫喜宝伤着,他健硕有力的双臂紧紧将喜宝抱住,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喜宝别怕,有我在你身边。”

     两人烟花放得开心,忘乎了所有,这一切却全都被秦妈妈瞧在了眼里。

     因此,守完岁后,见殷秋娘母女已经歇息了,秦妈妈跑进了自己儿子的屋子。

     秦二柱正准备脱衣裳睡觉呢,他娘冷不丁就进来了,着实吓了他一跳。

     “娘,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去睡?”秦二柱望着自己娘亲,知道她估计有话要说。

     秦妈妈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娘实话告诉你吧,喜宝确实是在江府做工,但不是陪着小姐们读书的,而是卖身给江家六少当丫鬟!”见儿子忽然愣住了,秦妈妈猛灌了杯茶,又说,“所以,纵使娘之前是同意的,现在也不能同意了。娘不能叫你吃了亏,别以后顶了绿帽子却还不自知!还傻乎乎乐着!”

     “娘,说什么都没用,我喜欢喜宝。”秦二柱只愣一会儿便就反应过来,他说,“打您将喜宝带回家那刻起,我就已经瞧不中旁人了,我就想好好守护她。”

     秦妈妈气得直敲儿子脑袋:“以前找媒人给你说了那么些姑娘,你一个没瞧上,怎么这会子就这般死心眼了?咱们老秦家现在再怎么不济,那也得娶个良家女当媳妇!”

     秦二柱虽是个沉闷的性子,但有的时候嘴上还是能说出一翻道理来的:“娘,大嫂又如何?大哥娶了她便忘了娘了,孩儿以后断不能像大哥那样!比起大嫂,喜宝可孝顺懂事多了,娘您还不满意?”

     “那倒也是。”秦妈妈当然喜欢喜宝了,只不过……要怪就怪她哥哥张天佑了,好好的造什么孽,偏偏害得自己妹妹替他受罪。

     “要说喜宝那孩子,也真是可怜得很。唉……”秦妈妈深深叹了口气,有些犹豫。

     秦二柱立即说:“等来年开春铁铺生意好了,儿子攒银子给喜宝赎身,到时候她就不是丫鬟了。”

     秦妈妈说:“那倒也不必你替她赎,我听那丫头说过,好似只卖身了三月。估计也是那江家少爷就想出这口恶气,或许是为娘想多了,娘也希望等过了这三月一切都能好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