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第二日是大年初一,按习俗来说是要睡元宝觉的。喜宝也正好贪了个懒,她自己不起床也不让娘起床,于是一直抱着娘亲,美美地睡到了日上三竿。

     大年初一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天空是瓦蓝瓦蓝的,一片云彩都没有。焦阳融化了冰雪,倒是比前几日都冷了些。喜宝穿好新衣,又用鲜艳的红色绸带给自己梳了个漂亮的头发,然后再去帮助娘亲穿衣梳头。

     殷秋娘坐在梳妆镜前,目光空洞地望着某处,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喜宝,别捣鼓了,随便给娘梳个头就行。娘都一把年纪了,再怎么打扮,也都不漂亮了。”她看不见,也不知道女儿在她头上弄什么,便伸手去摸,“只梳头便好,千万别给娘戴什么花儿草儿的,叫人见了笑话。”

     在喜宝心里,娘一直是最美的,她才不听呢,继续帮她梳美美的发髻。

     她一双小手灵活地在娘亲发间来回绕,费了好一番功夫,终于给娘梳了个既符合身份又符合年龄的发髻。

     给娘梳完头,喜宝瞧着美貌娘亲,眼睛睁得圆圆的:“哇,娘,您真的好美,女儿觉得您比江家的太太还要美。”她一把抱住娘的脸,“吧唧”就亲了一大口,然后继续嘻嘻笑道,“院子里有红梅,开得可好看了,我去给娘摘一朵来戴在头发上。”说完也不等她娘同意,便迈着小短腿就跑开了。

     “喜宝!”殷秋娘脸上微微有些泛红,却叫不住女儿,只能一人呆呆坐在房间里。

     梅花,以前也有个人说过,说她头上戴着梅花最好看。那个人还喜欢给她画梅花妆,会陪着她一起弹琴作曲到天明。可是后来,终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罢了,他到底娶了别人为妻。

     而自此,她也断了琴,远走他乡,嫁旁人为妻。原以为此生都不会再踏入京城一步,却没想到,还是回来了。

     殷秋娘手又不自觉地摸到了怀里那块玉佩,玉佩上凸起的一个“誉”字还是那么清晰,就跟当年一样。

     喜宝跑到院子里那棵梅树下,想摘下一朵梅花来,奈何她个子太矮了,即便踮着脚也摘不到。于是喜宝便跑到一边的墙角下,搬了一把竹椅来,踩在脚下,这才勉强摘了一朵。

     “呦,这是谁啊,敢搬老娘刚刚坐的椅子踩在脚下?”院中间突然出现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女子中等微微偏上的姿色,身子略微单薄,颧骨较高,此番正单手插腰,怒气冲冲地站在院子里,瞪着喜宝,“你是哪里跑来的小丫头片子?跑我们家来做什么!!”

     喜宝在听到女子尖细的声音之后,就已经迅速跳下椅子了,此番手里还攥着梅花,面对女子的质问,倒是有些底气不足。她跟娘亲寄人篱下,现在被人指着鼻子说,只能低着头。

     女子正是秦大柱的媳妇曹氏,大柱夫妇除夕之夜没来跟秦妈妈团聚,是因为两口子去了曹氏娘家。在娘家时,曹氏被她爹训了一顿,这才大年初一一早来给婆婆拜年。

     可来了这里才知道,之前大柱住的屋子竟然给旁人住着,她不免心里不痛快,只觉得这是婆婆故意跟她对着干。

     曹氏仔细瞧着面前这个小丫头,见她雪肤红唇、明眸皓齿,一头乌发只用红色绸带挽成环垂在耳边,真真是说不出的娇艳动人,她那女子本能的嫉妒之感油然而生,气冲冲地走过去就要拧喜宝耳朵。

     好在喜宝身子灵活,小腿一迈,就跑开了,还没跑几步,就撞在了秦二柱身上。秦二柱跟秦妈妈坐在屋子里正跟大柱说话,一听到曹氏的怒骂声,三人就都立即跑了出来。

     秦二柱一点不喜他这个大嫂,此番见她故意刁难喜宝,更是不给她面子。一面将喜宝紧紧护在身后,一面木着脸说:“这里是我的家,我愿意给谁住,还由不得你来管!”

     曹氏气得牙痒痒,猛一跺脚便往二柱跑来,想要推二柱,却被大柱拦住了。

     大柱虽然惧内,但此番在娘跟弟弟面前,多少还是得将腰杆挺一挺的,于是他咳了声壮胆,然后扬声道:“别胡闹,今日过节,别惹娘生气。”说完趁没人在意的时候,一个劲给曹氏使眼色,暗示她给自己点面子。

     谁知曹氏“呸”一声便吐了大柱一脸唾沫,然后咬牙道:“秦大柱,你这个窝囊废,孬种!他们一个两个都欺负你媳妇,你竟然装作睁眼瞎?好啊,好啊,我看你是骨头硬了……”

     曹氏说着话,抬手就要给大柱一耳光,不料大柱却抢在她前打了她一耳光。

     这一巴掌打得不重,但到底是打了,曹氏不敢相信,愣愣地瞪着秦大柱。

     秦妈妈气得不清,除夕之夜团圆的日子不回来就算了,大年初一一来就甩脸色,这来还不如不来!

     “大柱,带着你媳妇回去好好管教管教,告诉她什么叫做妇道!”秦妈妈觉得儿子那巴掌打得好,这样无德的女人确实该好好教训,她顺了口气又说,“你们回去吧,别在这里碍眼了,免得叫我心烦。”

     大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打了他媳妇,好半会儿才缓过神来,然后暗叫糟糕,这下回去可得跪上几天搓衣板了。大柱笑得勉强,对着他娘拘了一礼,然后说:“儿子不孝,改日再回来探望娘亲,儿子现在就带着媳妇回去管教。”

     曹氏受了屈辱,哪里还理他?只自顾自转身就跑。大柱也准备追着去,却被他娘叫住。

     “你先等等!”秦妈妈对着大儿子没个好脸色,沉声道,“你跟你媳妇现在经营着一家果脯店,生意还不错,想必也赚了不少银子。当初你爹走的时候,家里的银两可都是全给了你的,你弟弟一文都没拿到。虽说这打铁铺子是归了他,可这几年天下太平得很,没多少人打造兵器。眼瞧着你弟弟也到了婚嫁年龄,长兄如父,你这当哥哥的怎么也该拿出点银子出来。”

     大柱有些为难,脸色尴尬地说:“娘,不是孩儿不拿,只是,儿子无能,这店里的账目不归儿子管,儿子平日根本碰不得钱。”想想这几年母亲一直跟着弟弟住,自己没有尽孝道,也不好意思,又道,“这样吧,娘,我回去跟媳妇商量商量,争取拿出点来。”

     秦妈妈“哼”了声说:“跟你媳妇商量?那还能商量出银子来吗?大柱,咱们老秦家的男人活到你这份上,也算是丢尽了脸面!”

     大柱闷着头挨训,只道:“儿子无能。”再无其它。

     二柱开了口,说:“娘,儿子娶媳妇不要大哥的钱,儿子自己想办法。大嫂那副样子,大哥也不好过,别叫他为难。”

     秦妈妈又瞧了眼大柱,想到了大柱小时候的孝顺听话劲儿,心里颇酸,只叹息说:“是啊,你娶妻不贤,也着实为难你了。是娘的错,娘也不该将对你媳妇的气撒在你身上,你且回去吧。”

     大柱说:“娘,二弟,我听一个朋友说,十三明王出使辽的时候,在辽人那里受了气。辽人辱骂我宋人是懦夫,是病狗,皇上气得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摔碎了好几个茶杯,京城里都传说怕是要打仗了。”他望着自己母亲,“娘,如果朝廷发兵讨伐辽人,那么必然需要铸造兵器铠甲,到时候,二弟可就要发了。”

     二柱握着喜宝的手紧了紧,眸色也更沉了,他自然也听说了。只不过,如果朝廷真要发兵打仗的话,他倒是想参军去。

     秦妈妈却叹道:“打仗有什么好?天下一不太平,受苦受难的就是咱们普通老百姓!行了行了,你回去吧,也毋须在这里说这些跟我们没关系的话。”

     “是。”大柱恭敬道,“那孩儿先回去了,娘您保重身体。”

     大柱走了之后,喜宝便捧着梅花跑到了娘亲身边。殷秋娘自然听到了外面的话,一把抓住女儿的手问:“可是说要打仗了?”

     喜宝以为娘被吓着了,于是伸手拍娘的胸口,让她不要害怕。

     “娘,别怕,没有要打仗,只是大柱哥哥的猜测罢了。”喜宝将梅花戴在娘亲的发间,然后说,“凡事有喜宝护着娘亲呢,就算打仗也没关系,娘有喜宝呢。”

     殷秋娘不想让女儿担心自己,便笑着拍了拍她的头,但没再说话。

     喜宝吃了午饭便回了江府,江府六爷的院子里,桂枝并着一群丫鬟正坐在梅花树下窃窃私语。瞧着样子,好似几个小丫鬟正在巴结讨好这桂枝,口里说的都是些姨娘、六奶奶、杜小姐什么的。

     桂枝见喜宝回来了,立即站了起来,然后向她高傲地扬起了下巴。

     喜宝不想惹她,此番见她有些挑衅的意味,便小腿一迈,跑走了。

     屋子里浣纱正在铺床,喜宝走了过去,望着浣纱说:“姐姐,我来帮你吧,我来给少爷铺床。”她觉得少爷跟浣纱姐姐都待她好,所以她做事要更加勤快才行。

     浣纱忙得一头一脸的汗,正觉得累呢,转头见是喜宝,便说:“那你来吧,我去喝口茶歇息一会儿。”

     喜宝做事一向麻溜认真,不一会儿便将床铺好了,然后又将屋子里整个又收拾了一翻。

     浣纱坐在一边瞧着,笑着点头:“你这丫头虽小,却是个能做事的。不像外面那些,只拿着银子不办事,迟早要被卖掉。”她本是沉稳的性子,可这几日来受了些桂枝的闲气,难免也气躁了些,“咱们是丫鬟,只管好好做着丫鬟该做的事情便可,将主子伺候好了这才是我们的本分,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叫旁人听了笑话。”

     “呦,浣纱姐姐,你这是说谁呢?”桂枝眯眼笑着走了进来,一脸狐媚子相,看着浣纱,趾高气扬,“姐姐是六爷屋里资格最老的人,想来是愿意教训谁就可教训谁的,那你又何必背后嚼人舌根?你看谁不顺眼了,大可说出来,何必做出这样‘背后论人是非’的缺德事儿!”

     “你!”浣纱气得不清,但好在沉得住气,只片刻便转了语气,端端坐着,颇有威严,“将来的六奶奶是谁,这由不得你们来议论。你们是否能够飞上枝头变姨娘,也得看你们的造化。我好心劝你们一句,任何时候多做事少说话都是有好处的!别自毁了前程还不自知,要是真到那一步,别怪我浣纱没提醒你!”

     品萱跟茗茶走了进来,见到这一幕,也都气得不清。

     品萱性子干烈,想着便要过去教训桂枝,好在被茗茶给拦住了。

     茗茶阴阳怪气地说:“品萱,跟她一般计较可是会脏了我们的手的!你忘了吗?四爷屋里的紫芹不是说过,几次瞧见桂枝从四爷屋里出来么!哼,一个不检点的女人也妄想给六爷当姨娘?我呸!德行!”

     桂枝跟四爷这事儿,许多人是不知晓的,现下当着众人的面茗茶说出了这事儿,桂枝吓得不清。她素来知道六爷的脾气,小姐跟人跑了他能大闹杜府,若是知晓自己给了别人,还不得打死自己?

     此番她便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下,死活不承认就是了,难不成她们还敢找来四爷对质?

     桂枝先是恐慌,随之而来的便是愤怒,跳过去就揪着茗茶打:“你个贱蹄子,叫你嘴坏,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品萱见茗茶被打,自然也过去帮着茗茶打桂枝,其它几个小丫鬟不敢插手。

     浣纱急得跳脚,过去拉架:“快些别打了,呆会儿六爷回来瞧见了,你们有几条命?”见自己一人拉不过来,便转头叫喜宝,“快,过来将她们拉开。”这六爷的院子一直是她在管,若是出了事儿,太太问起来第一个要惩罚的就是她,她不能不放在心上。

     喜宝吓傻了,听得浣纱叫她,这才跑着过去。

     正在几人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江璟熙沉着脸出现在了门口,兀自瞧了一会儿。见喜宝小小的身子被你推来她推去的,好似谁的指甲挠到了她的脸颊,他终是沉着声音道:“都给我住手。”

     声音不大,但却威严十足,没人敢再放肆。

     江璟熙没空管别人,只是举步朝着喜宝走去。喜宝见少爷只来找自己,有些害怕,于是只低头揪着衣角看脚尖,不敢抬头。

     江璟熙站在喜宝跟前,垂眸瞧着她,见她浓密纤长的羽睫下,一双眼珠子滚来滚去,他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脸上的伤,疼不疼?”

     喜宝不知道少爷为什么只关心她,还是不敢抬头,只赶紧回道:“不疼,一点都不疼。”

     江璟熙“哦”了声,然后看了浣纱一眼,说:“你看着处罚吧……还有,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有第二次!”

     浣纱点头应着,面上没什么,心里到底是有些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