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其实江璟熙没有多大的学问,而对那些四书五经、经史子集研究得也不够透彻。不过,好在他脑袋瓜子聪明,强记能力也强,当初会试前死记硬背了数月,也能勉强中个举。

     中了举之后他就开始四处炫耀着吃喝玩乐,早没将心思花在学问上,再加上未婚妻跟人跑了一事心灵上受过重创,因此,现在跟他说什么四书五经啊,他江璟熙一概不知。

     眼下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会考了,江璟熙是这样想的,他还要按着当时乡试的条路来复习,想来多半是没有问题的。可谁知道,竟然半路杀出个绝空和尚来,将他的计划全都打乱了。

     不会背书就不给饭吃,可是不吃饱饭怎么有力气看书呢?民以食为天嘛!

     江璟熙痛恨得真想对那绝空一阵拳打脚踢!

     闭着眼睛又背完一篇,江璟熙实在有些困,就快要熬不住了。

     他想睡,可喜宝不敢睡,她得了少爷吩咐,可是一直圆睁着眼睛守着少爷的。现下见“头悬梁”对少爷似乎已经不太管用,她眨了眨漆黑乌亮的眼睛,挥起剪刀就要朝江璟熙大腿刺去。

     突然间,传来一阵惨绝人寰的哀嚎声,这声音不是江璟熙的,而是从隔壁屋子传来的。

     江璟熙一根神经蹦着,本来睡得就浅,此时深夜寂静叫声又凄厉,他吓得立即弹跳了起来,刚想问怎么了,却见喜宝正举着剪刀对着他。

     “你干什么?”江璟熙一脸菜色,头也有些疼,他揉了揉太阳血,挥手不耐烦道,“你一直举着那把剪刀做什么?还不快放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对我不利呢。”

     喜宝乖乖地将剪刀放下,无辜地望着江璟熙,声音小得像蚊子叫:“不是少爷叫我这样做的吗?少爷说让我守着您,陪着您一起看书的。书上说‘头悬梁,锥刺骨’,少爷头在梁上悬着,那我就得帮着少爷在腿上插刀。”她委屈极了,明明是少爷这样说的啊。

     哇擦?!!!

     江璟熙眼下吓得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他咽了口唾沫,伸手去摸了摸自己那条漂亮的大长腿,这条腿可差点就没了啊!他再去瞧喜宝,见她一脸委屈的样子倒也不像是装着故意整他的,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喜宝见江璟熙脸色青紫,还一直摸着自己的腿,她左右望了望,然后说:“少爷,您腿酸?要不我给您锤锤?”

     捶肩给十文钱,不知道捶腿给不给钱,喜宝小步走过去,心想,捶一次给五文钱也是好的。

     “行了行了,你站那里别动。”江璟熙还心有余悸,挥手示意喜宝不要靠近他,又想到刚刚有人惨叫,问喜宝,“刚刚可听到了什么声音?怪吓人的……”

     喜宝还没说话,房门“哐当”一声被人踢开了,然后何君傲黑着一张脸跑了进来,看着样子像是刚死了亲爹。

     何君傲长得肥头肥脑的,此时满头满脸全是汗,他呆呆望着一处,然后抱头一声痛哭:“妈呀,可吓死我了!”转身抓着江璟熙袖子,脸上的肉都扭曲了,“你知道吗,咱书院又残了一个学生。刚刚我跟朱兄挑灯夜读,两人身边都有书童陪着,我们怕明天早上吃不上早饭,所以狠下心将头发散了挂房梁上。可谁知!”何君傲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提袖子抹泪,“谁知朱兄那个书童他脑子有问题啊,见朱兄熬不下去了,竟然挥刀在他腿上连砍好几下。哇哇哇哇哇,砍了他倒不打紧啊,万一他当时砍错了砍到我可怎么办啊!”

     江璟熙脸上也沁出汗来,他伸手擦了擦,随即连瞪了喜宝数眼,然后安慰何君傲:“没事,好在是砍对了人,算有惊无险。”顿了下又道,“再说,就算砍了你也没事,说不定还因祸得福呢,不用在这里受苦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何君傲双眼冒光,立即跳了起来:“对哦!”然后昂着头闭着眼思量了一会儿,一咬牙,向着江璟熙道了别,大步走了出去。

     他走出去的时候心情大好,看着样子,像是他爹又死而复生了。

     其实江璟熙吓得不清,何君傲走后,他便开始关起门来教训喜宝。

     “你先坐下。”江璟熙被这一吓,现在可谓是“神清气爽”,他指了指一边,故作老成地说,“你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喜宝听话,挪着屁股,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就等着少爷骂她。没想到少爷却没骂她,而是问了她一个问题。

     “你多大岁数了?”江璟熙觉得喜宝虽然小,但看起来也有十三四岁了,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儿?

     喜宝低着头,老老实实回道:“没多少日子,我就要过十四岁生辰了。”

     “……”江璟熙郁闷,“好吧。你记住,以后做任何事都不得伤害我的身体,知道吗?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要是再有……”见喜宝一直圆睁着眼睛瞧他,可怜兮兮的,好像很无辜的样子,他缓了语气,“就罚你站到外面去!还不给你饭吃,饿你几天。”

     喜宝很实诚,也会适时拍点马屁,回道:“我饿着不要紧,千万不能饿着少爷。少爷书背完了吗?不然明天可是没早饭吃的。”

     江璟熙挺了挺背脊,从鼻子里轻哼出一声:“这念书有何难?放心吧,明天饿不着你。”又说,“去,给我打点热水来,我先洗个脚好美美睡上一觉。”

     喜宝一听江璟熙说要洗脚,就自然想到五十文钱,一想到钱,她干活就有力气。听了吩咐,喜宝挥着两条小短腿就往外跑,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端了满满一盆热水来。

     江璟熙脱了外袍,只着了件中衫,坐在床上,任着喜宝给他洗脚。

     喜宝以前经常给娘洗脚,手上的功夫很不错,伺候得江璟熙只觉得一阵舒畅,也暂时忘了方才的不顺心。

     江璟熙想,带着她果然没错的,这丫头除了人呆了点外,还是很听话很有点本事的。至少,比上次带的那个真正的男书童好,书童是伺候他读书的,怎会帮他洗脚?还是喜宝好,又乖又听话。

     “刚刚听你说,过几日就是你生辰了?”江璟熙瞧着蹲在一边的小小身影,放轻了声音问。

     喜宝抬起眸子望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嗯,每年生辰的时候,娘都会煮鸡蛋面给我吃。,我娘煮的鸡蛋面可好吃了。”喜宝一想到娘,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江璟熙轻笑一声,戳了下喜宝脑袋,轻声哼道:“有得鸡蛋面吃你就美成这样了,那少爷我要是赏你山珍海味鱼翅燕窝,你不是得一辈子感谢我?”

     喜宝抿了下嘴,嘻嘻笑道:“那少爷还不如折了银子给我呢,我将钱省下来给我娘买药吃。”

     江璟熙抿着唇笑,没说话,只是静静瞧着喜宝。细细瞧着她圆圆的脑袋瓜子、小小的身子,以及一双灵活的小手。

     她的一双手很小,碰到他脚上时,他觉得像是丝绸拂过一样。只是,这样一双漂亮的小手,竟是冻得又红又肿……江璟熙觉得心里微微酸了下。

     “好了,水也凉了,不必洗了。”江璟熙吩咐道,“去将水倒了,再去吹了灯,我们就歇下吧。”

     聚贤书院学生所住的房间,都是只有一张炕,所以,就算你带了书童来,也只能一起睡。

     其实书院原是有院规的,学生来念书不许带书童,生活一切自理。可后来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规定就慢慢被破了,以至于到今日,带着书童来念书,成了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

     毕竟,也只有有钱人家的孩子还能够雇得起书童。

     喜宝给江璟熙盖的是一床暖和的厚被子,她自己则选了一条薄的。半夜里,喜宝冷得身子都缩成了一团,她膝盖弯着,双手环抱着双腿,下巴抵在膝盖上,缩在角落里,皱着眉心,有些不安分。

     江璟熙想着心事没睡着,见着了喜宝的样子,他不自觉便伸出手去碰了碰她的脑袋。感觉到她的脸颊竟然是冰凉冰凉的,江璟熙叹息一声,然后一咬牙,便连着被子将喜宝拽到自己厚被子里。

     喜宝虽然睡着了,可也知道凑着暖和的地方去,她扭着小小的身子使劲往江璟熙怀里凑,最后整个人都窝到了江璟熙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安安静静睡了过去。

     江璟熙原不是想这样的,他不过是可怜她,不想让她那么冷罢了,没想到小丫头竟然抱着他不肯放手了。她虽然年岁小,可好歹也是个女人吧?虽然两人没发生什么,可到底是抱在一起睡觉了啊。

     江璟熙黑着脸,紧紧抿着薄唇,瞧着怀里这香香软软的身子好久,最后也只无奈哼了声:“我上辈子欠你张喜宝的!”然后也不多想,就当作是抱了一个棉花枕头好了,还是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