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37
    江璟熙酒喝得有些多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他刚刚喝完酒后没有直接进新房,而是先去沐浴了,又喝了醒酒汤,倒是好得多了。可喜宝鼻子灵得很,还是老远就闻到了酒味。

     喜宝跳下床,几步便跑了过来,将自己丈夫扶住,有些埋怨地说:“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我瞧你走路都不稳了呢,快来坐着歇会儿。”

     温香软玉在怀,江璟熙更醉了。

     搂着喜宝一起坐下,江璟熙握着喜宝一双柔嫩的小手,醉眼迷离道:“可不得了了,刚刚娶了妻,都被妻子管着了,这往后的日子,怕是不能过。”见喜宝一脸娇俏样,他没忍住,伸手就在喜宝脸上捏了一下,“好了好了,宝儿莫要生气,为夫往后再不多饮酒便是。来,给为夫笑一个~”

     喜宝毫不客气打下他的魔爪,哼了声道:“登徒浪子!再不是我的璟熙哥哥了,我的璟熙哥哥才不会这么对我说话呢。”

     江璟熙坐正身子,侧眸,笑睇着喜宝说:“这样你就受不得了?那呆会儿你还不得哭啊~给你个机会,你现在哄哄我,哄得我高兴了,呆会儿就不叫你疼。”

     喜宝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什么疼不疼的啊,难道他还能打她不成?

     璟熙哥哥才不会打她呢,璟熙哥哥对她最好了。

     这样一想,喜宝又开心地笑了起来,主动伸手搂住江璟熙精瘦的腰肢,脸颊侧贴着他的胸膛道:“璟熙哥哥,你往后是不是只对我一人好啊?要是你过几年不再觉得我好了,是不是会对别人好?”说着自己也有些怕起来,抱住江璟熙腰肢的手也用了点力,“我不许你对旁人好,你只能对我一人好。”

     江璟熙发自内心笑了一声,也不再逗喜宝了,只伸手揽住她,道:“璟熙哥哥怎么会喜欢旁人呢?此生发誓只对喜宝一人好!往后,喜宝开心我就开心,喜宝难过我就难过~在我心里,除了小喜宝,再无旁人。只是……”

     “只是什么?”喜宝惊了一下,赶紧抬头看江璟熙。

     江璟熙一用力,便拽着喜宝一起钻进了被窝里,声音幽幽传来:“只是,宝儿也该早些给我生个孩子才行。”

     喜宝身份特殊,只大婚后第二天按照大礼给婆婆江四太太请了安,往后江四太太都免了她的晨昏定省。倒不是江四太太自己不喜欢被人请安,而是,她被十三明王警告过了。

     现在想想,她也觉得有些寒心,儿子娶了媳妇后就只陪着媳妇了。而媳妇呢?她的日子可比自己以前当儿媳妇时舒服多了!

     以前的江老太太脾气大得很呢,底下几个媳妇没一个不遭罪的。她熬啊熬,如今终于媳妇熬成婆了,可这个婆婆当的受罪。

     也罢了,只要这位金贵的郡主能给江家添个一儿半女的,也就好了。

     江四太太现在的心思倒不全在儿子这边,她现在更担心小女儿玉姝。

     江家孙辈中,也就只有老九江玉姝没有谈婚论嫁了。江玉姝没几天就十五岁了,她早就命人将消息放了出去,说江家九小姐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就是迟迟没人上门提亲。

     这是为什么呢?扶延侯的亲妹妹,怎么会没人娶?

     老七是三房嫡女,嫁得好也罢了,凭啥老八议亲那儿也热闹得很?哎,这说到底,怕还是因着老九胖的缘故。

     江四太太想了想,对站在一边的晴芳说:“最近少奶奶都在做些什么?我说不叫她来请安了,她倒还真是一次不来了,哪有这样当媳妇的。”

     晴芳陪着笑脸说:“太太别生气,这六奶奶身份特殊些,在王府的时候估计也娇惯养着的,也就不十分懂规矩。这也无妨,好在六奶奶是个亲和的,自从上次太太您多说了一嘴,六奶奶就将九小姐的婚事放在心上了。”

     “可是真的?”江四太太这下高兴了,脸色好了些,笑着说,“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她是王爷的女儿,又经常往娘家跑,我看啊,小九的婚事多半还得靠她这个嫂嫂。”

     晴芳应着:“可不是呢~六奶奶可就咱们九小姐这一个小姑子,九小姐的事情,她能不放在心上吗!”

     江四太太坐不住了,立即站了起来:“走,去老六媳妇院子里看看去。”

     晴芳一边扶住江四太太一边劝道:“太太不记得了?六奶奶跟九小姐一起进宫了,是雅妃娘娘宣去的。”

     江四太太又一屁股跌坐下去,撇了撇嘴说:“那算了~”

     皇宫中,雅妃娘娘的青鸾宫里,喜宝坐在一边陪着雅妃,梅郡主则跟江玉姝一处吃点心。

     已经为人妇的喜宝再不似之前了,以前她一来雅妃宫中就会寻着吃的,现在可不一样了,她一来就喜欢抱着四公主。

     雅妃让婢女阿息将热好的奶酪拿来,又命她去拿蜜茶,方回头对喜宝说:“瞧你最近越发水嫩了,侯爷给你吃了什么?竟是将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喜宝一下子便想到了两人的闺房之乐,然后脸红得像是煮熟了虾子一样,她眼珠子转了转,扭扭捏捏地很不好意思。

     雅妃拿了杯蜜茶递给她:“知道你爱吃这个,你也喝点暖暖身子,这天气怪冷的。你瞧她们两个,一来我这青鸾宫里都不带客气的,你再不吃,回头都得进了她们两个的肚子。”

     江玉姝嘴巴塞得鼓鼓的,听得雅妃的话,几步跑了过来。

     “娘娘必是嫌弃我吃的多了,还是嫂嫂对我好,在家里的时候,嫂嫂才不会这般说我呢。”说着将食物咽下去,过来抱着喜宝的胳膊,“我现在跟嫂嫂关系可好了,连六哥都夸我呢。”

     梅郡主也走过来,看了江玉姝一眼,笑着打趣道:“玉姝,不是我说你,你可不能再吃了。你瞧,只有像雅妃跟姐姐这样瘦瘦高高的女孩子,才能嫁得出去。你往后少吃点啊~”

     江玉姝最讨厌别人说她胖了,她使劲瞪着梅郡主,脸憋得通红:“我胖我可以减下来,你矮却是怎么都长不高的!”一句话就戳到了梅郡主的痛处。

     两人几句不合,互相置气起来。雅妃有些头疼,好在皇帝来了。

     皇帝今天似乎心情不错,人还没进青鸾宫呢,宫里的人就听到他的笑声了。

     小皇帝大跨步走进来,见两个小的红着脸瞪着眼睛,互相不说话,他一愣。

     “怎么了这是?”小皇帝亲手扶起欲要请安的雅妃,又朝喜宝摆了摆手,示意她起身。

     雅妃见胞妹没有向皇帝请安,当即训道:“姝儿好大的胆子,见了皇上,竟然不知道下跪请安!这是谁家的规矩!”

     江玉姝鼓着嘴巴生气,忽而手指一抬,指着梅郡主:“她也没有,姐姐怎么不说她!”

     “你……”雅妃还欲说,却被小皇帝笑着制止了。

     小皇帝今儿个心情好,兀自坐了下来,静静瞧着雅妃:“她还小,你不必责骂她,再说了,这是在你的宫里,又没外人在场,怕什么!好了,爱妃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朕可是要心疼的。”

     雅妃脸红了红,还小声嘀咕着:“皇上别总惯着她,她在家也是被宠坏了的。这在家倒是还好,以后若是嫁了人,在婆家难不成还这般?”

     小皇帝刚刚下朝,心情不错,叫婢女给弄了点吃的来。

     吃了点东西,这才说:“朕倒是忘了,阿姝跟梅儿也都差不多到了议亲的年纪了……”

     雅妃皱着眉看着自己胞妹,只说:“皇上,阿姝她这般心性,臣妾觉得,还是给她找户家世单薄的人家比较好。”

     家世单薄的人家,没有那般多的勾心斗角,生活起来就轻松些。

     小皇帝“唔”了声,眸光在江玉姝身上落了一会儿,方又回到梅郡主身上。

     这两人在一起可真是鲜明对比,小皇帝动了□子,又开口:“这事倒也不急,朕今天过来,是有件事要跟爱妃说的。”

     雅妃静静坐在一边,很是娴静的样子,眸光转了转道:“皇上是有什么事要吩咐臣妾的?”

     小皇帝笑:“契丹使者带来了契丹可汗的亲笔书信,契丹可汗说他有生之年再不会主动向大宋发兵。不过,契丹可汗想娶我朝一位公主为可敦,朕说了嫡世中尚没有适婚的公主,契丹可汗表示,亲王之女也可。”

     梅郡主不知不觉,还在跟江玉姝置气,喜宝倒是惊了一下。眼下所有亲王里,也就只有自己父王明王殿下次女梅郡主到了适婚年纪了。而皇上跟雅妃说这事,莫非是选中了梅儿?

     喜宝能想到的,雅妃自然也想到了,只是,她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虽然说大宋与契丹能够和平相处是好事儿,可,谁愿意让自己亲生女儿背井离乡呢?

     小皇帝只点了点雅妃,倒是没将话说得太白。他心里也清楚这事难办,来跟雅妃说,也是希望雅妃可以私下说和说和。

     喜宝回家后,将这事跟丈夫说了,江璟熙愣了一会儿。

     喜宝问道:“怎么了?皇上说的时候我就在现场,听得清清楚楚的,皇上就是有这个意思。”

     江璟熙揽着喜宝,带着她坐到一边:“这事成不了。别说是明王不会同意了,便是秦将军,也断然不会同意。嫁一个公主或者郡主不是不可以,但要看这公主是谁。选谁不好,偏偏选一个会打仗的将军的心头好,这怎么行?”

     喜宝倒是开心起来:“你是说,秦将军跟梅儿的事情,差不多成了?”

     江璟熙点点头:“纵使那秦二柱性子再闷,也经不住梅郡主的软磨硬泡。要我看,他必是也想娶梅郡主的,只是嘴上不说罢了。我看倒也好,失去的才知道珍惜,叫他吃点苦头。”

     喜宝歪头想了想道:“这样我便放心了,依着二柱哥哥的性子,他怕是愿意再打一仗,也不愿意将心爱女人拱手想让的。”

     江璟熙垂眸瞧着娇妻,轻轻哼了声:“二柱哥哥二柱哥哥,你叫的倒是亲热,他是你哪门子的哥哥啊?”

     喜宝双手一伸,抱住丈夫的腰,撒娇道:“就是哥哥啊,你气什么,我现在都已经是你的妻子了。”

     江璟熙心又痒了,他左右瞧了瞧,然后拥着媳妇一起,就往床上滚去。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个收藏,本王正在存稿中\(^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