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江璟熙直接将喜宝扛在肩上,任喜宝怎么挣扎他都不肯放她下来。

     他真真是被气死了,大婚当前,未婚妻竟然跟人跑了,这让他以后还有何颜面见人?偏偏奸夫不是别人,还是他认识的张天佑,是他在聚贤书院的同窗张天佑啊!

     他江璟熙也是今次乡试举人,虽然是京城秋考的最后一名,但好在也考中举人了。只有考中举人,来年春天才有资格考进士,若是运气好能点中进士的话,再凭着他祖辈跟父辈的关系,稳妥妥当官的命。

     可惜这一切都被毁了,未婚妻跟人跑了,他作为男人的颜面没有了,以后恐怕连出门都不敢了还当个屁官!

     他真不敢相信,杜幽兰那样的大家闺秀,竟然能干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他真是瞎了狗眼了,当时怎么偏偏挑中了她?哼,不就是长得漂亮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品质太烂。

     现在就算她回头哭着求着喊着跪着叫着要嫁他,他也不会同意了。

     亏他之前还为了她一直守身如玉呢,而且,因着他婚前没有纳姨娘的缘故,还被老四笑话说都这么大了连个女人都没有。

     以前他觉得四嫂不比杜幽兰好看,所以见着老四一直是昂着头走路的,现在可好了,自己媳妇跟人跑了,老四就屁颠屁颠跑回来看他热闹。

     喜宝不知道这江六少会具体对她怎么样,但她知道,现在被他逮着了就一定不会有好事。喜宝见使劲挣扎不奏效,她急,但一时又没有办法,于是张口便狠狠咬住江璟熙脖子。

     跟小狗一样,咬住就不肯放。

     江璟熙吃痛,一下子就丢开了喜宝,喜宝被狠狠摔扔在了地上。

     喜宝年纪不大,个头也不高,小小身子灵活得很。她被扔摔在地上虽然觉得很疼,但她一点都顾不上,利索地爬起来,迈开小腿就跑。

     女孩子腿不长,但为了活命又想跑得快,于是跑起来就跟小兔子一样,两条小短腿不停往前迈。

     江璟熙一脸阴霾,眉毛蹙成了山,他手长腿长,几步过去就又将喜宝给逮住了。他怕喜宝再学狗咬他,于是也不扛着她了,而是双手直接拎着她的双肩,像是拎小鸡一样将她拎得悬在半空。

     喜宝虽然又被逮住,但两条腿悬在半空还是不安分,不停地前后迈动。

     江璟熙实在生气,拎着喜宝就往一边的湖走去,故意将她往湖面伸了伸,咬牙切齿道:“看你再跑!还敢不敢跑了?害得小爷戴绿帽子,连门都不敢出,你倒还想快活!作死!”

     喜宝的脚沾到了湖面,她吓得赶紧将膝盖弯着,扭头对上江璟熙那双喷着怒火的眸子,一脸无辜地说:“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想哥哥丢下我跟娘,我娘还病了呢。”

     她说着便撇了撇嘴,一想到娘病了,她就难受,总觉得天塌下来了一样。

     娘身体越来越不好,眼睛又看不见了,如果自己不在娘身边照顾着,叫娘可怎么活。喜宝以前虽然也吃苦,但娘就是她的一片天,现在这片天塌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不是秦妈妈愿意收留她们,说不定她真的就卖身做丫鬟给娘治病了呢。

     喜宝委屈地撇着嘴,想哭,但眸光一触即到江璟熙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就吓得又将眼泪憋了回去。

     其实江璟熙以前虽然浑,但脸并不是这样的,小伙子英姿飒爽相貌堂堂,可以说是长得帅呆了。可自从摊上了那事儿,他就变了,成天有事没事就乱发脾气,连打小一直伺候着他的浣纱都不想搭理他,遇到他就绕着走。

     江璟熙不是个随便怜香惜玉的人,因此见喜宝要哭不哭的样子,他更是没了好脸色,手又往下沉了沉,吓唬她:“再哭!再哭就将你扔湖里喂鱼去!小爷我是骂你了还是打你了?别给我装可怜,小爷不吃这一套!”

     上次秦二柱送了喜宝一身崭新的衣裳,喜宝很是喜欢,但她舍不得穿,她打算将那身新衣裳留着过年穿。因此,她现在穿的还是三四年前的破袄子,不但袄子短,她穿的裤子也短,这样被江璟熙拎着,她觉得寒风直往她衣服里面蹿,可冷了。

     喜宝觉得,这江六少怕是就想看她吃点苦头,所以,她腿也不弯着了,又伸直,连着鞋袜一起浸到了水里。

     这两天天气很冷,但湖水倒还没有结冰,喜宝膝盖以下都浸在水里,她只觉得寒得腿都要断了。

     喜宝乖乖受罚,江璟熙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了。见喜宝也不再闹腾了,他这才垂了眸子细细瞧她。

     女孩子是桃心脸,下巴尖尖的,碎碎的刘海遮住了额头,眼睛水汪汪的,说实话,她的五官很好看,比那杜幽兰还要好看。最主要的是,她看起来有点可怜,两颊冻得青紫,两只小手也肿得像是馒头。

     江璟熙心里恸了下,然后微微侧头道:“小爷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也不想过多为难你,只要你给小爷当三个月的丫鬟,小爷既往不咎。”他回过头,对上喜宝清澈明亮的眸子,“当然,会给你工钱。”

     喜宝见他跟四少的条件一样,而且,她觉得六少跟四少看她的眼光不一样。六少虽然对她凶巴巴的,但本能地觉得比给四少做丫鬟安全。

     她现在很缺银子,很想要一份能够赚银子的活做,况且,只是三个月的丫鬟。三个月后,她还是会跟现在一样的。

     “那我要挣钱给我娘看大夫,你可不可多给我点钱?”她不敢看江璟熙,只低着头说,“我洗衣做饭什么都会,还会帮你做衣服,我吃得了苦的。你多给我开些工钱,我任你差遣。”

     江璟熙将她拎到一边,放她下来,低垂着眸子瞧她:“张喜宝,这可是你说的。”他觉得张天佑抢他未婚妻害他丢脸了,而他现在买她妹妹当丫鬟算是扳回一局,心情稍稍舒坦了些,于是脸色也不那么恐怖了,“银子么,我一个月给你二两,但你得签了卖身契。”

     喜宝用手拽了拽衣角,心里挣扎了下,最后还是点头:“嗯。我愿意做别人不愿意做的活,冬天冷,我愿意做下水的活。”咬了咬唇,为难地开口,“可不可以让我先领一个月的工钱?”

     娘的药没了,今天必须要给娘买药去了。

     江璟熙只想给张天佑一个耳光子,好让他在同窗面前重拾颜面,他才不在乎银子呢,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心情不错,江璟熙难得给旁边一直默默跟着的桂枝一个笑脸,桂枝惊呆了。她被杜侍郎送给江六少做丫鬟时,江六少并不是现在这样的,他脾气一点不好还爱摔东西,院子里的丫鬟都不愿意伺候他。

     正因这样,她才选择四少的,可四少明显就不是个重情义的人啊。说实话,她悔得要死。

     她原本以为江璟熙会严惩张喜宝的,却没想到,只是这样。只卖身三个月,工钱还那么高,她不就是长得好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桂枝心里很不服。

     喜宝仔仔细细读完江璟熙给她写的卖身契,反复看了好几遍,觉得没问题了才摁下自己的拇指印。

     江璟熙给了她二两银子,她将银子揣在怀里,又折身往厨房跑去。

     秦妈妈帮着戏班子的人搭好戏台后,就到大厨房来找喜宝,结果听说喜宝被四少给扣下了。她正跳脚想着该如何办的时候,喜宝回来了。

     “怎么回事?”秦妈妈见着喜宝,心里重重松了口气,但见喜宝的裤管有些湿,心又拎了起来,指着她的裤管,“大冬天的,怎么落水里了?”

     喜宝摇头,然后将秦妈妈拉到了一处,将她跟江璟熙间发生的事情都跟秦妈妈说了。

     “天哪!”秦妈妈简直不敢相信,只怪喜宝这丫头胆子太大,“你知不知道,要是被你娘知道你卖身的事情,她还不得气死!”同时她也想,既然现在喜宝已卖身为奴,可就再也配不上她家二柱了,她也就消了那个念头。

     喜宝扯着秦妈妈衣袖,可怜兮兮的:“秦妈妈你一定不要告诉我娘,一定不能说我卖身的事情,不然我娘会不要我的。”

     秦妈妈叹息道:“你怎么瞒你娘?你今日回去呆一夜后,明儿起可就是要回江府的,你打算怎么跟你娘说?”

     喜宝不说话了,是啊,怎么跟娘解释呢?

     她有些沮丧,但手摸到怀里的银子后,又觉得自己做得没错。

     “我有银子了,呆会儿忙完回去就去药堂给娘抓药去,娘吃了药身体一定就好了。”想到美好的未来,她禁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可好看了。

     秦妈妈心里有些难受,伸手拍了拍喜宝脑袋:“你这丫头,着实懂事得很,可就是命苦,命太苦了。”

     是啊,命实在太苦了!

     江府的活做完后,喜宝跟秦妈妈不但拿了工钱,还带回了一些宴席上剩下的菜。喜宝很开心,让秦妈妈带着还热乎的菜先回去,她则欢悦地跳着往药堂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