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江璟熙今天心情十分好,他觉得喜宝这个小丫头事事都顺着他、忠心于他,真真是给足了他面子。

     他自从知道未婚妻跟人跑了的事儿之后,就一直将死不死地过着日子,直到今儿,才算是彻底活了过来。不但找回了丢失已久的脸面,而且,他还在心里为自己的未来做了一个规划,他下了决心,回了书院后一定好好念书,一定要考取功名出人头地!不蒸馒头争口气!

     男人嘛,不就那几大喜事儿,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所以,他想,等到他金榜题名的时候,一定要顺便娶个温柔贤惠、美丽大方的姑娘做媳妇,刚好凑个双喜临门!

     江璟熙获得了重生,他将功劳都归在了喜宝身上,所以,他打算以一个主子善待丫鬟的方式来好好打赏她,给她点肉吃。

     江璟熙敛眸细细瞧着喜宝,小丫头眼睛亮亮的,嘴巴红红的,小脸粉粉的,一双乌黑漆亮的眼珠子滚来滚去滚来滚去,也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心思。

     男人都爱面子,带个漂亮小丫鬟出门,自然也是长脸的事儿。所以,他此时心里也打定了另外一个主意,他打算带着喜宝去书院。

     喜宝是在想着心思,她想早点回家,想带着点好吃的回家给娘吃。

     喜宝扭捏地站在一旁,肿肿的小手使劲扯着短了一截的小花袄,低着头说:“六少,我想回家。”偷着眼睛去瞟他的脸色,见他还是面无表情地瞅着自己,喜宝腿往后轻轻迈了一步,小心翼翼地说,“回家喽?”见他还是没反应,她心里喜滋滋的,小短腿又往后迈一步,“回家喽,明天再来伺候六少爷。”

     话刚说完,喜宝怕江璟熙反悔,立即转身撒腿就跑,却还是没跑掉,被江璟熙给及时揪住了。

     喜宝用力扒着门框不肯撒手,使劲往外蹭,她觉得这个江璟熙出尔反尔不是好人。她想娘了,娘肯定还没吃药呢,她要回去跟娘好好说话,所以,她委屈极了,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嘴巴一直撇着,看着江璟熙的目光也有些恨恨的。

     江璟熙手长腿长力气大,三两下就将喜宝拎站在一旁,没好气地训道:“跑什么?再不听话我今儿还就是不让你回去了!总之你现在是我的丫鬟,万事我说了算,我要是不让你回去,你能怎样?”

     这句话彻底将喜宝给击败了,喜宝“哇”一声就哭了出来,那哭声真的是惊天动地泣鬼神。

     喜宝的哭状是这样子的,下巴抬着,脸微微仰着,双眼闭成一条缝,嘴巴大张,然后鼻涕眼泪一大把就争先恐后地往外蹿。就像是小孩子被抢了糖一样,那种伤心是撕心裂肺的。

     江璟熙一下就傻了,确切来说,他是脑仁有些疼。他最怕女娃子哭了,尤其是十二三岁的女娃子!

     他有个一母同胞的妹妹,今年十二岁,在江家众多孙辈中排行第九,人称九妹。江九妹旁的本事没有,最大的优点是长了一身肥肉,其次,就是及其会哭。而且只要江九妹一哭,不管是不是江璟熙的错,他都要被自己老爹打骂一顿。

     江璟熙实在不耐烦,猛地一声呵斥:“别嚎了!”同时眼神犀利地瞪住喜宝。

     喜宝还是挺乖的,江璟熙叫她别哭她果然就不哭了,然后憋着气,开始抽抽搭搭地说起话来:“我平时不爱哭的……呃……是因为你说不让我回去见娘了我才哭的……呃……我跟娘说了晚上回去的……呃……娘见不到我一定担心……呃……所以我才会哭……呃……”

     “好了好了。”江璟熙看着喜宝那副又呆又傻却还一脸认真的样子,差点没笑出声来,心情也好了不少,长长舒了口气道,“别再打嗝了,我叫住你只是想叫个马车送你回去,你一个人认识回家的路?”

     喜宝听说回家有戏,赶紧伸手使劲擦眼泪,摇头:“不认识。”见江璟熙闷声一笑,赶紧又说,“但我可以找着回去,我记性可好了,不会走丢的。”

     江璟熙哼了一声,朝门外拍了拍手,见走进来一个店伙计,他转身指着满桌子肉:“都给包起来,另外,租辆马车送我的丫鬟回去,银子回来给。记住,本少的丫鬟要是少一根毫毛,本少就拆了你家这酒楼,可记清楚了?”

     店伙计惯知这江家六少会挥霍银子,此时有这等差事怎会不爽快应着?只见他立即点头哈腰道:“江六少交代的事情,小的一定照办,六少放心,这位丫鬟小姐一定毫发无伤。”

     江璟熙满意点头,走到喜宝跟前,用了几分力气拍她头:“好好跟着本少爷,顺着本少爷的意思,本少不会亏待你,可记清楚了?”

     喜宝眼睛亮亮的,一直盯着满桌的肉瞧,笑得可美了,然后使劲朝江璟熙点头:“我会乖的!”

     打发了喜宝走后,江璟熙方又坐了下来,心情不错,于是晃着长腿哼起了歌。

     何君傲气鼓鼓地看着江璟熙,伸出五个手指,咬牙道:“五百两,怎么样?”

     江璟熙莫名其妙:“什么五百两?”

     梁玉泽摇着扇子笑道:“自然是用五百两来买你的这个小丫鬟。”

     江璟熙使劲一脚,便朝着何君傲踹了过去:“你且给我快些打消那些念头!你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你房里的那些个丫鬟哪些没遭过你毒手?你小子在家如何没人管,但你要是将主意打到我头上,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何君傲长得比较圆润,跳了两次才跳得站了起来,阴阳怪气地说:“江兄,咱俩难道不是半斤八两?你别告诉我,你长到现在这般大了连一个女人都没碰过!你自己如此,何故说我?”

     江璟熙哼道:“你以为人人都如你一般?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好了,也别说这些了,喝些酒听些曲子吧,今夜可是我能够潇洒快意的最后一夜了。”说着便朝外拍手唤道,“将刚刚那两位抚琴弹琵琶的再给爷叫进来。”

     外面自是有人应着跑去叫了,里面何君傲却又坐了下来,好奇地问江璟熙:“听江兄你的意思,似乎没有对丫鬟下过手?”见江璟熙冷漠地瞥了他一眼,何君傲彻底炸了,滚在地上干嚎了好一会儿,又说,“你是死人啊!那些女人给你更衣在你身上摸的时候你难道没感觉?”

     江璟熙是男人,浣纱给他更衣时他怎会没有感觉?只是,他虽然浑了点,可做人还是有自己的原则的。

     “你要是再躺在地上挺尸,信不信我一脚将你肠子踹出来?”江璟熙冷着脸,说着便抬起脚,作势往何君傲肚子上放。

     何君傲一个艰难的鲤鱼打挺后,又坐了下来,手肘拐了拐梁玉泽,语气酸酸的:“瞧他那熊样!女人都没碰过还敢在爷面前叫板!不就是骑射好会点武功嘛,有啥了不起的!我爹当时是没在这方面培养我,要是在这上下了功夫,我早就在你头上射十七八个窟窿了。”

     梁玉泽看着何君傲,无奈摇头道:“江兄可非三脚猫功夫,他的骑射课,可是优等。放眼整个聚贤书院,怕是也没几个比得上他。你啊,想要赶上他,我看还是来生吧。”

     江璟熙一边嗑瓜子一边得瑟地晃着大长腿,嘴上闲闲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心里却说,咩哈哈哈,放眼大宋,谁能敌我?

     且说喜宝回到家后,少不得要被母亲殷秋娘盘问。喜宝不是个会说谎的人,面对母亲的强势炮轰,她吓得蹲在一旁,最后都不敢吭声了。

     秦妈妈见再这样下去怕是要穿帮,立即将喜宝拽到一边,扶着殷秋娘坐下,笑说:“江家是书香门第,大户人家,里面的几位尚待字闺中的小姐也是极好的,难不成他家小姐还能委屈了喜宝?妹子,你就将心放在肚子里吧,好好养着病,别再操心了。”

     殷秋娘叹了口气,说道:“大姐,有你跟二柱照顾着喜宝,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伸手朝旁边摸了摸,从枕头低下摸出一匹布来,“这是那天我让喜宝去买的,一直想给二柱侄儿做件衣裳,现在就叫喜宝做吧。”

     秦妈妈有些不好意思道:“二柱他有衣裳穿,再说了,他成日打铁,再好的衣裳也穿不出个样儿来。我看还是别给二柱做了,免得糟蹋了这么好的布。”

     殷秋娘手滞了下,觉得这秦妈妈似是话中有话,做件衣裳而已,又不是林罗绸缎,算得上什么事情?

     喜宝还念着秦二柱给她买新衣裳的恩情,立即走过来,双手抓着布说:“要给二柱哥哥做的,娘,我会做,您放心好了。”她笑嘻嘻地说,“二柱哥哥还给我买衣裳了呢,我愿意给他做衣裳。”

     刚好秦二柱打完铁从外面进来,听到了喜宝的话,他脸微微热了下。但好在他肤色黑,即使脸红了,旁人也瞧不出来。

     秦妈妈见儿子忙完了,便道:“吃饭吧,吃饭吧,累了一天了,可得好好吃上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