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江璟熙是用了午饭才出发的,出发前还特地去老太太那里,给老人家请了安。

     老人家如今已近古稀之年,身子不大好,见着六孙子来了,强打起精神、拽着他好一通说。

     她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说到底还是老四的儿子小六儿出息,年纪轻轻就中了举人,改明儿一定要去寺庙里烧香还愿去。顺便再请个愿,请菩萨保佑小六儿来年高中状元。

     家里终是出了一个走科举的了,走科举当官的好啊,不用花钱买官,省银子不说,这含金量还高,且得皇上器重。那宫里的江妃多了个出息的兄弟也能长些脸不是,往后这宫里宫外的相互照应着,江家必是会百年不衰。

     江璟熙觉得莫名其妙,他中举明明就是因着自己奋发努力的缘故,何必要烧香谢佛?不过他也算是孝子孝孙,老人家说,他便就听着,及是恭敬。后来老人家说得自己都觉得乏了,方肯放人。

     回了院子,江璟熙便见着了书童装扮的喜宝,他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

     喜宝身着整洁干净的书童装束,头发左右对半分,简单地盘绕起来,用布包着。喜宝本就长得娇俏水灵,再加上浣纱的梳头功夫好,此番又换了新衣裳,怎么看怎么是一个俊美小少年。

     江璟熙很满意,对着浣纱点头道:“经你这样一打扮,还真瞧不出来是个女孩儿,不错。”去一旁用热水洗了手,又去内室换了身衣裳,方带着喜宝离去。

     外面大雪飞扬,呵气成冰,天气十分严寒。马车车内却暖和得紧,还熏着香,淡淡的味道,好闻极了。

     江璟熙装模作样地在看书,喜宝则于一旁,小心翼翼侍候着。

     喜宝静静坐着,不敢有大动作,也不敢制造出杂音来扰了少爷清静。她见少爷并不搭理她,有些无聊,刚好肚子也饿了,便从怀里摸出半块烧饼来吃。

     烧饼是早上二柱哥哥给买的,她怕来不及,只吃了半块,另半块一直在怀里揣着。上午的时候不得空,没时间吃,眼下终于有点时间吃东西了。

     她肿得像馒头似的两只小手紧紧抓着烧饼,一边啃一边滚动着眼珠子,仔细瞧着少爷脸色。见少爷没说什么,她便放心地吃了起来,吃完后有些口渴了,她眼巴巴地瞧着一旁的水壶,足足瞧了好一会儿。

     喜宝看了眼江璟熙,见他神态悠闲,终于鼓足勇气,小声问:“少爷,我可以喝点你的水吗?”

     江璟熙抬着眼皮子瞧她一眼,复又将目光回到书上,淡淡说:“可以。”见喜宝立即开心地去倒水,他咳了声,又道,“不过,得十文钱一杯。”喜宝吓得赶紧将手缩了回来。

     十文钱一杯的水,她可喝不起。算了,还是渴着吧。能省一文是一文,省点钱下来给娘买药。她眼下最缺的就是钱了,若非如此,她也不会那般自甘堕落地卖身为奴。

     喜宝想到上午四奶奶说的话,方又想了起来,六少似乎还欠她一笔钱呢。

     她清了清嗓子:“少爷,您还没给我卖身的银子呢,四奶奶说是应该有的。”她声音小的像蚊子在叫,到底是底气不足,也有些害怕。

     听着喜宝竟然敢拿着四嫂的话来跟他算账了,江璟熙将书一合,抖着大长腿,故意说:“什么卖身的银子!你哪来卖身的银子?”说着便从怀里掏出喜宝的那张卖身契,用手指弹了弹,送到她跟前,“可仔细瞧清楚了,上面说了有给你卖身银子了吗?”

     喜宝还真将眼睛睁得圆圆的,凑过去,一字不落地又瞧了一遍,果然没有呢。

     喜宝还是不死心:“可是四奶奶说应该有的……”

     江璟熙最讨厌旁人拿着老四的话顶撞他,老四媳妇的话也不行,因此便没了好气道:“别老是四奶奶长四奶奶短的,你要是那么喜欢老四,不如我将你送给他得了。瞧他也挺喜欢你的,跟了他,说不定还能混个姨娘当当。”

     喜宝一听,急了,立即甩着小脑袋瓜子直摇:“我不给旁人当丫鬟的,我只给六少当丫鬟!我不要卖身银子了,我不要了。”

     江璟熙心里爽得很,不过脸还是沉着,继续说:“我们江府的丫头,一个月只有一两银子,只有小姐才有二两银子的份例。我给你二两,算是瞧得起你了,你倒还跟我算起账来!”

     喜宝懂得感恩,立即趁机表明态度:“我一定好好侍候少爷。”然后心里细细算着,她卖身三月,比旁人多得三两,这样一来,那她也就值个三两银子。

     原来自己只值三两,不怎么值钱呢!喜宝有些懊恼。娘往后肯定很需要银子,那她就算将自己再卖了,怕是也凑不足数,所以,还是跟着少爷好好混吧。

     一定不能惹他生气,一定要顺着他。

     喜宝也看出来了,这江六少喜欢有人拍他马屁捧着他,便开始夸他:“早上的时候也听府上人说了,说六少人聪明有前途,待下人也好……”其实没人这么说,喜宝扯谎脸有些红,闷着头继续,“书上说过,‘良禽择木而栖’,六少是那棵好的大树,我就跟着六少爷。”

     江璟熙那个虚荣心是蹭蹭蹭直长,瞧着喜宝,越发觉得她乖巧懂事了。

     他伸手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瓜子,放低了声音道:“记得你说过你娘病了?看你也算个有孝心的,这样吧,以后好好侍候着小爷,将小爷我侍候得舒服了,少不了你的好处,明白了吗?”见她乖乖点头,江璟熙又道,“比如,给小爷我捶背就赏你十文。我深夜读书你得一旁候着研磨,陪着我熬夜,赏你二十文。还有,每晚要打热水也爷洗脚,伺候得舒服了,就赏你……嗯,五十文。”

     喜宝一样样都记在了心里,然后问:“为什么洗脚给的多呢?”

     江璟熙哈哈大笑:“……”

     喜宝心里暗暗揣摩,最后得出答案:“是因为少爷的脚很臭吗?”

     江璟熙抡起一巴掌就拍喜宝后脑勺上:“敢对本少大不敬,先扣你五文钱再说!”喜宝恨不得咬断自己舌根。

     聚贤书院在城外的钟磬山,书院坐落在钟磬山的半山腰,山顶上还有一座寺庙,叫做清辉寺。

     京城四周大小寺庙虽不少,可清辉寺已有数百年历史,堪称天下第一大寺。

     听说当年□□皇帝打江山时造了不少孽,后来天下太平了他便开始做噩梦睡不着觉,后经人提醒,便找人代他剃发出家。如今那替□□皇帝出家的人还在寺庙里住着,当今皇上每年去寺里祭祖或者求雨祈福的时候,也得特地抽空去见见那老和尚。

     马车绕着蜿蜒的山道一路颠簸,等到达聚贤书院时,天色已经擦黑了。

     外面的雪还在下,江璟熙撩开车帘对车夫说:“别停在这里,直接进去吧。”

     那车夫有些为难:“少爷,您瞧见没,那门前立着两个和尚,不给进去呢。”

     江璟熙自然瞧见了,皱眉:“书院里怎么会有和尚……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要知道,这清辉寺跟聚贤书院虽然一个山头住着,可向来是没有什么亲密来往的。

     那边站在门前的小和尚也瞧见江璟熙了,立即走了过来,对着江璟熙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还请下车吧。”

     江璟熙跳下马车,问道:“你们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小和尚说:“贫僧清辉寺亦了,是跟着绝空师叔来的,绝空师叔如今是贵院纪律课的老师。”

     江璟熙并不知道这绝空什么来头,也不知道书院在搞什么名堂,他是来念书的倒也不想惹事,挥手道:“算了吧……”对着车夫说,“你来回跑几趟,将行礼都送到小爷房里去。”

     车夫自是应着,喜宝想赚银子,立即凑过来:“少爷,我也帮你搬行礼。”

     江璟熙眯了下眼睛,捏了下她的脸,哂笑道:“想挣银子?那好啊!”指了指旁边几个装着换洗衣裳以及被褥的大包袱,“这些你背着吧。”

     喜宝得令,立即将包袱都往身上扛,她年岁不大身形也小,几个包袱扛在肩上、背在背上后,便就只能瞧见她的两条小短腿。

     是以,已经一天没吃一口饭没喝一滴水,此时还被罚单脚站在雪里,已经严重体力不支的何君傲瞧见了,吓了一跳。妈呀,包袱成精自己跑出来了!

     江璟熙朝着何君傲走来,见他一脸菜色,缺德地捂嘴一笑,然后踹他一脚:“德行!昨晚将我灌醉害我回去被骂,没想到你也没逃过!自作孽不可活!”见他精神不太好,便问,“梁兄呢?怎么没被罚?”

     何君傲耷拉着脑袋,叹气道:“梁兄学问那么好,他怎么会受罚?”左右瞧了瞧,压低声音,“江兄,别怪我没提醒你,书院里来了一个变态和尚,装门想法子惩罚学生。你在家这些日子怕是心都玩野了吧?别磨蹭了,赶紧回去熬夜看书去吧,省得明日被罚。”然后伸手指了指另一角。

     江璟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随即一愣,那边墙根底下站了一排人。

     回了房间,喜宝整理床铺,江璟熙则偷偷跑出去打探行情去了。

     原来这绝空是朝廷派来的人,虽然只是个和尚,可靠山大,难怪连当朝何太傅之孙何君傲都敢罚!

     江璟熙打探完立即钻回房里,然后疯了似的开始各种找书,将喜宝刚刚收拾好的东西又弄乱了。

     他急着找书的样子,就像是野猪在拱白菜,猴急猴急的。

     喜宝见他将书弄得满屋子都是,好意问道:“少爷在找什么书?我帮您找。”

     江璟熙黑着脸转头:“我那本《礼记》呢?”

     东西是喜宝收拾整理的,她自然知道在哪儿,见少爷在找《礼记》,她从另外一个地方找了出来,递给他。

     江璟熙拍胸脯,脸色稍稍好转:“吓死我了,还以为没带呢。”伸手弹了弹上面的灰,“没了这书,明儿的早饭就别想吃了。”看着喜宝,“刚刚出去打听了,明儿就考这书上的内容,你晚上得陪着我一起看。”

     一边说一边将自己头发散了下来,又找了根绳子来,将头发扎着系在房梁上。

     喜宝明白了,立即去找剪刀,然后蹲在江璟熙跟前,静静地守着他,不说话。

     江璟熙正在闭着眼睛皱着眉头苦逼地背书,一篇背完一睁眼,见喜宝举着剪刀瞪着他。

     他莫名其妙,不耐烦道:“拿着它做什么?”

     喜宝一脸认真的样子:“守着少爷看书。”心里想的是,少爷自己头悬梁,她呆会儿要帮他锥刺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