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7章 9
    喜宝怕娘以后会一直瞎着一直病着,所以哭得很是伤心,小肩膀一抖一抖的。

     屋子里很静,江璟熙沉默着不说话,只紧紧抿着薄唇垂眸瞧喜宝。直到喜宝哭得累了,最后只一个劲打嗝,江璟熙这才伸出手去拉喜宝的小手。

     他用自己温暖厚实的手紧紧攥着喜宝柔若无骨的小手,脸凑近她,轻轻在她耳边呵着热气:“有我在你身边,你还害怕吗?”

     喜宝刚刚哭得太猛了,一时收不回来,即便泪不流了,可还一个劲打哭嗝。

     “跟着少爷,我就没那么害怕了。少爷会给我银子,还答应给我娘找宫里的大夫看病呢,少爷最好了。”喜宝努力憋气,好一会儿才不打嗝,但可能因为气还没喘顺的缘故,还有些抽抽搭搭的,“少爷,你要好好看书,考上了状元,就可以请宫里的太医给娘治病了。”

     江璟熙眸色很深,静静瞧着喜宝,然后伸手去擦她脸上的泪泽,承诺道:“好,我一定考上状元,到时候就可以给喜宝的娘请宫里大夫治病了。不过,喜宝也要乖,要听我的话,在没人的时候,要叫我一声哥哥。”

     喜宝再一次得到江璟熙的承诺,放心多了,她朝江璟熙狠狠点头:“你比我哥哥对我还要好的,小的时候哥哥总是不喜欢我,我被人欺负得哭了他都不抱抱我。可是我娘要对哥哥好,所以我听娘的话,也对哥哥好。哥哥回来了娘最开心了,娘开心了,我就开心。”

     江璟熙看着喜宝一脸认真的样子,双臂一伸,就将喜宝抱了个满怀:“张天佑不抱你,璟熙哥哥抱抱你。以后喜宝有什么委屈,都可以来找我。”

     他将她整个身子都抱到自己怀里来,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然后双臂紧紧环住她的胳膊,脸颊挨着她的脸颊。

     “喜宝也比我的妹妹阿姝听话,阿姝没有喜宝懂事也没有喜宝勤快,更不会像喜宝一样陪着哥哥念书到深夜。”江璟熙按住喜宝妞来扭去的身子,继续抱着她,“阿姝有时候会惹得哥哥很生气,但哥哥又想疼妹妹,所以一直忍着。喜宝,往后我就将你做妹妹来疼吧。”

     喜宝歪着小脑袋仔细想了想,然后问:“可是九小姐要是知道我抢了她的哥哥,她会怪我的,我不想她怪我。”

     江璟熙闷着头低笑一声,手在喜宝嫩嫩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下,道:“她只要有的吃有的玩有人夸,就不会怪你的。你放心,有我在,不会叫阿姝欺负了你。甚至,你还可以跟她做朋友。”!</a>

     喜宝念着江璟熙的好,一想到不久之后就要离开他了,有些难过,于是低了头,抿着小嘴不再说话。

     江璟熙没听到喜宝的回话,便转头去瞧她,却见她一张明净的小脸上有着倔强与委屈。

     夜很深很静,人也都沉默着,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随即便是张天佑的声音:“江兄,可已经歇下了?”

     喜宝一听是哥哥,立即从江璟熙身上跳了下来,然后迈着小短腿就跑去开门。

     张天佑见着书童装扮的喜宝,浓眉紧紧蹙着,没说话,然后举步朝屋里走来。

     江璟熙站起身子,双手背负,抬着下巴问:“深更半夜的,你来干什么?”

     张天佑撇头瞧了喜宝一眼,然后举起手上的书,微微含笑道:“听梁兄说江兄最近愈发勤奋了,我自是来与江兄请教学问的。江兄,听说京城里赌坊开了赌局,赌你中状元的,可也不在少数呢。”

     江璟熙不乐意了,哼了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的,难道我不能中状元吗?”说着便朝他挥了挥手,颇为烦躁道,“我跟你的事情还没完,等会考完了我们再细细算账。你想向我请教学问,那也得看我心情,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说话,你走吧。”

     喜宝小手拽着江璟熙宽宽的袖袍,左右摇晃着,仰着头眼巴巴望着江璟熙:“少爷,就让哥哥留下来吧。你们念书,我伺候你们两个。”

     江璟熙不再说话,只别过头,坐到书案前自己看自己的书去了。

     其实自打白天的事情发生后,张天佑便已经起了疑心,他觉得江璟熙跟喜宝关系有些不一般。

     虽然喜宝现在是以书童的身份陪在江璟熙身边念书的,可以后她迟早要恢复女儿身,若是叫旁人知道了,那她以后还怎么嫁人?他虽然跟喜宝没有血缘关系,可也被叫了这么些年的哥哥了,再说,现在的一些心结也解开了,他自然也会为她考虑些。

     他往后不会叫江璟熙跟喜宝独处,他不能让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

     喜宝见少爷跟哥哥关系好了,心里很开心,再不哭了,只埋头看自己的书。但她此时心里完全不在书上,看一会儿书眼睛就会瞄一会儿左右的人。还好,两位哥哥似乎都在卯着劲儿互相比着呢,书看得可比她认真多了。

     喜宝再次确定没事,笑嘻嘻地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然后摇晃着小脑袋,默默念起书来。

     江璟熙看着喜宝幸福又认真的样子,忽而觉得他心里也很是快乐,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做了决定,往后再不要与喜宝分开。

     张天佑跟江璟熙一起温书至深夜的日子一长,这事便在书院里传开了,很快便传到了苏瑾玉耳中。

     这半月以来,苏瑾玉一直陪伴在好姐妹杜幽兰身边,即便杜幽兰常常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她也能耐得住性子陪着她。有时候给她弹琴,有时候念书给她听,在外人眼里,她们亲得像是一个娘生的。

     苏瑾玉心里是有些害怕的,她怕张天佑将不该说的都说出去,那样的话,她的美好未来就没有希望了。

     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不动声色地将张天佑赶出书院去。对,不能明着来,这事只能暗暗地去做。

     杜幽兰呆呆坐在窗边,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突然说道:“瑾玉,你有没有被自己最亲近的人骗过?”

     苏瑾玉心虚,因此乍一听到杜幽兰这么问,以为她是在说自己呢。可仔细一想,若是她知道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事,依着她的性子,不会这么藏着掖着不说的,因此便放了心。

     苏瑾玉坐到杜幽兰跟前,伸手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幽兰,那些过去的事情就忘了吧,往后只往好的去想。左右你是杜侍郎的千金,长得又好,想要娶你的人,可也多的是呢……你不要怕。”

     杜幽兰现在看人的眼神有些淡漠,她冷冷瞥了苏瑾玉一眼,然后说:“我已经跟我爹娘说了,我是不会再嫁去江家的,他们若是逼我,我左不过一个死。你也不必再劝我,你不是我,又怎会明白我心里的苦楚。被人欺骗的滋味,是生不如死的。”

     苏瑾玉抿了抿唇,没再接话,只悠悠问:“幽兰,那你恨张公子吗?他那样待你,你恨他吗?”

     杜幽兰嘴唇有些颤抖,紧接着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似乎又想到了某些她不愿意想到的事情,只一个劲打着哆嗦。

     苏瑾玉完全没有见过这样的杜幽兰,吓得赶紧闭嘴,再不敢提关于张天佑的任何事情。

     良久,杜幽兰缓过神来了,问苏瑾玉:“瑾玉,你呢,你打小便长得好,温柔善良、谦恭大方,想来向你求亲的人很多的吧。”说着便使劲揉起了手上的帕子,心里十分懊悔道,“打小你我出身一样好,容貌一样好,年岁又相当,常在一起去参加那些贵人小姐们的宴会的时候,总一起被人夸。我也知道,咱俩虽然有时候也攀比着,可向来知道分寸。所以,也不曾闹过什么不愉快……”

     她话没有再说下去,倒是将苏瑾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杜幽兰这些日子时常这样,话说了一半又不说完,搞得她在怀疑,是不是某些事情杜幽兰真的知道了?

     如此想着,苏瑾玉脸上挂着笑,真诚道:“幽兰,你不要这么杞人忧天!这些天跟你在一起,你惯是这样了,往后可不许再这样了啊~”说着便眨了下眼睛,然后站起身子道,“你饿了吗?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吧,你想吃些什么?”

     杜幽兰眼睛只望向一个方向,目光呆滞,轻轻摇头,然后说:“你还记得吗?小的时候,我们同睡一床被,同吃一块饼,就连一根玉簪子,都觉得好看的时候,也会轮着戴的……”然后忽而抓住苏瑾玉的手,泪眼汪汪地说,“瑾玉,你别走,我们还是会像从前一样的吧?谁嫌弃我,你都不能。”

     说实话,苏瑾玉真是有些要疯了,她都有些后悔,当初不该应了杜夫人,不该接了杜幽兰来聚贤书院。

     书院里的学生,因为皇上的一个交代,因此平时念书之余,还得体能训练强身健体。

     金遥暂去捕头身份,委任聚贤书院体能课老师,每日早晨五更天便就敲锣打鼓催着举子们起床。

     像江璟熙这样的,每天看书到很累,最后还连个饱觉都没睡到的人,背地里没少骂他。

     旁人可以不勤快,但小喜宝勤快得很。她现在都不用金捕头敲锣来叫她了,只要一到时辰,她就立即睁开了双眼,然后只揉了揉乱糟糟的鸡窝头,便再顾不得其它,跳下床就给两位哥哥打洗脸水去。

     她给两位哥哥打好水后,忽然觉得自己好似起得早了,便就穿戴好,打算先去给哥哥们将早饭领回来。

     领早饭的时候路过训练的校场,喜宝忽而见校场上有一个人,那人穿着稀奇古怪的衣裳在跑步。走得近了,喜宝才瞧得清楚,那人正是金遥金捕头。

     作者有话要说:木有留言了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