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6章 8
    江璟熙侧头兀自想了会儿,心里有些甜蜜,便问喜宝:“若是以后一直跟着我,你会不会觉得开心?不是将我当少爷,也不是将我当哥哥的那种关系,而是以后我们每天一起睡觉,一起念书,一起过日子的那种。”

     喜宝有些懂,但又不是很明白,吱吱唔唔地说:“反正我要跟我娘在一起,我娘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要治好我娘的眼睛。”

     江璟熙觉得,这丫头看起来傻乎乎的,其实也机灵孝顺。

     “好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逼迫你。总之,你心里有我便好。”说着便端起一旁的茶水,喝了几口,又递给喜宝,“以后我们还是有水一同喝,有饭一起吃。有肉的话,你先吃,吃剩下不吃的,我吃。喝了吧……”

     其实他没说完的是,有床一起睡,有书一起念,幸福甜蜜的好日子也要一起手牵着手过。

     喜宝已经不是第一次喝江璟熙剩下的水了,再说,此时还念着他的好呢,想也没想,端起来便喝了。

     屋里才安静了没一会儿,外面便有人嚷嚷起来了。江璟熙一听,便知道是他那个爱哭爱闹的九妹来了。

     江玉姝手上提着一大包裹的东西,也不要丫鬟动手,自己亲手拎着,在院子里便开始扯着嗓子喊:“哥,六哥,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过来。”话音刚落,她丰腴笨重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屋子门口。

     喜宝见她忙得一头汗,立即跑过去帮着一起拉那沉沉的包裹。

     江玉姝瞥了喜宝一眼,到底没为难她,而是拍了拍手,朝着江璟熙笑道:“六哥,这里面都是些我穿不上的衣裳,我想着放在那儿也无用,不若拿了过来给你的喜宝穿。”说着她朝喜宝一昂头,很是得意的样子。

     江璟熙起身,蹙着浓眉,问江玉姝:“你又耍哪门子的疯?好的衣裳你留着,尽挑些自己不穿的来给喜宝,江玉姝,你当你六哥我是什么人!”江璟熙站在江玉姝跟前,双手背负,垂着眸子瞧她。

     江玉姝见哥哥脸上挂了彩,立即叫了起来:“哦~我说刚刚浣纱拦着死活不让我进来呢,原是哥哥给人打了。哼,哥哥这般欺负我,我可得告诉娘去。”说着扭着肥胖的身子,便要走。

     “好了!”江璟熙拉住妹妹的肉胳膊,眯眼笑道,“给你的银子可还够用?”

     江玉姝立即点头:“够了够了!六哥,我正是为了这事儿来的!你看这样行不行,往后你给我银子裁衣裳穿,我不是长得快嘛,就将穿不了的衣裳都拿来给你。那你是打赏给喜宝还是珠宝,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江璟熙没有想到,自己这个胖妞妹妹也还蛮会算计的,竟然算计到亲哥哥头上来了。他用脚踢了踢包裹,吩咐江玉姝:“解了,我瞧瞧看。若是你那些穿得旧了的,我也不会给喜宝穿。”

     “当然不是旧的啦。”江玉姝得了哥哥银子,干活也卖力,立即解了包裹,将衣裳一件件拿了出来,给江璟熙看,“瞧,可都是新的!有些衣裳我只穿了一次,有些衣裳裁做好就一直放在那儿的,我一次没穿呢!”说着掐了掐自己的肉腰,撅嘴道,“我长得胖我知道,只是往后六哥不许再说我,我现在吃的比以前少多了呢。”

     江璟熙看着妹妹,伸手便揽了她的肩,安慰道:“阿姝很漂亮的,何必妄自菲薄?以前哥哥说你,是因为你是我亲妹妹我才说你的,你什么时候见着我说旁人了?说你是为了你好,知道吗?”拍了拍她的肩,“咱爹英俊,咱娘美貌,你哥哥我又如此英俊迷人……”他夸自己从不脸红,咳了声又说,“还有那位宫里头的娘娘,雅嫔娘娘端庄貌美,你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妹子,又怎会不好看?往后别瞎想了,好好学些规矩吧。”

     江玉姝开心,立即拍手追问:“真的吗?六哥可不是在骗我?”

     江璟熙道:“不信的话,你便问喜宝,听听她怎么说!”然后两人将目光都投向了喜宝。

     喜宝还是蛮会看人脸色行事的,这个时候自然迎合着少爷的话,立即点头如捣蒜:“少爷说得对,九小姐好看的,九小姐比我以前见过的其她人家的小姐都要好看。”

     江玉姝第一次被人夸奖长得漂亮,圆脸盘子一下就红了,然后伸手来拽喜宝胳膊,噘着嘴说:“你才漂亮呢,正因你长得好,哥哥才会对你好的。”说着朝江璟熙扮了个鬼脸,然后继续挽着喜宝瘦胳膊,偷偷凑到她耳边小声道,“我听娘的意思,好似说要浣纱做哥哥的房里人。哼,那个浣纱我最讨厌了,还不如你呢!喜宝,我知道你哥哥叫张天佑,他拐了杜幽兰跑了,才好呢,我也不喜欢杜幽兰!她才配不上我六哥。”

     喜宝说:“我不知道,我听少爷跟小姐的。”

     江玉姝伸手捏了捏喜宝的脸,颇为满意道:“你很听话,我准许你来找我玩。”

     喜宝看了江璟熙一眼,又说:“我要伺候少爷看书的,少爷若是不忙了,我便去找小姐去。”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江玉姝一笑,两只眼睛都没了,回头朝江璟熙吐了吐舌头,“六哥,我走了哦。你脸上的伤可要小心些,仔细娘瞧见了问起来。”

     江璟熙嘴角抽了抽,从鼻子里哼了声道:“哥哥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你快些回自己屋子呆着去吧。”

     江玉姝走后,江璟熙又去翻了翻她带来的一些衣裳,果真都是崭新的。他想了想,便一件件都拿了出来,挑了几件颜色鲜艳的给喜宝。

     下午去书院,江璟熙还是将喜宝带在了身边,只是书院里遇到张天佑的时候,两人都有些尴尬。

     张天佑回来了,这本就足够新奇的了,而且还听说,那杜小姐被苏小姐请来书院做客了。

     书院里的学生们,顿时都将学习的心思放在了一边,开始八卦起来。

     何君傲死拖着梁玉泽来江璟熙房间,书看得好好的,冷不丁便问一句:“你跟杜幽兰还有可能吗?她都那样了,你爹娘还让你娶她?哼哼哼,江璟熙,你可真是孬种!”

     江璟熙操起厚厚一摞书便砸何君傲身上,他是真怒了,伸手指着他:“你若是不想看书,便从我这屋里滚出去!少在我面前恶心!”

     何君傲“唰”地就站起了身子,浑身气得直抖:“江璟熙,你什么意思?我不过是跟你开句玩笑而已,你有本事打我,怎么不去打那张天佑?哼!”

     喜宝正在一边装模作样的擦桌子,听得何君傲说要江璟熙打哥哥,她立即竖着两只耳朵来听。

     旁边梁玉泽年长一些,便劝道:“都不要再说了,有什么事情,等考完试再说。旁的什么都是虚的,只有功名才是最实在的。”说着望向何君傲,道,“君傲,不管是杜小姐,还是苏小姐,谁不愿意将来嫁个有本事的夫君?你有这功夫闲聊,不若多花些心思在书本上。”

     一提到苏瑾玉,何君傲便更是不待见江璟熙,手一伸,拿了书便道:“好,我走!我走行了吧?”已经走了出去了,又折身回来,跳着脚继续道,“你好!你什么都好!能文会武的,长得又英俊,你还有个宫里头当娘娘的姐姐!你就得瑟吧!”

     江璟熙莫名其妙,皱着眉问梁玉泽:“他耍的哪门子疯?”

     梁玉泽摆手道:“这事原不怪你,还不是因着苏小姐的关系。”梁玉泽一边看书,一边道,“他最近情绪有些不对,可能是因着苏小姐处处念你好的缘故吧,这才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江璟熙恍然大悟,手撑着头笑道:“原是如此,我当是什么呢。”摇了摇头,便没再说话。

     到了晚上,喜宝整理好书桌,又给江璟熙添了盏灯。等江璟熙又继续认真看书了,她方才歇下来,也拿了本书,静静坐在一旁看。

     喜宝有些心事,心思一直不在书上,于是一直用眼睛瞟着江璟熙。江璟熙被盯得烦了,将书一合,抬眸看喜宝:“有什么想说的,你就直说吧,你这样时不时瞪着我,叫我怎么安心念书?”

     喜宝垂着小脑袋瓜子,闷声道:“您会不会打我哥哥?”说着迅速瞄了眼江璟熙,见他神色还好,又道,“我哥哥跟杜小姐其实才是天生一对,他们打小就有婚约在身的,我娘告诉我的。所以,不怪我哥哥,你不要打他。”

     江璟熙有些累,伸手来握住喜宝的手,安抚道:“乖,我不会打你哥哥,也不会拆散你哥哥跟杜小姐,你别再想着这事儿了。”说着瞄了眼她的书,问道,“念到哪儿了?认真点,呆会儿考你,答不上来明天不给肉吃。”

     “哦……”喜宝心情还是不很好,闷闷地应着,便不再说话,只低头抚在案上看书。

     屋内一时寂静得很,只听得蜡烛“啪啪”作响的声音,两人虽低头看书,可都各怀心思。

     江璟熙一页念完,抬眸瞧了眼喜宝,见她小小身子趴在桌上,不若往常那般认真了,反而有些蔫蔫的样子,他有些心疼。想着,便伸手抄了件大氅,起身走到喜宝身后,披在她身上,顺势轻轻抱了抱她,然后手又立即松开。

     “在想什么呢?心思都飞走了。”江璟熙靠着喜宝坐下,与她肩挨着肩,“可是想你娘了?”

     喜宝狠狠点头,很不争气的豆大的泪珠就掉了下来,哽咽道:“想娘,非常想娘,还很担心娘。”说着伸手抹了把眼泪,“觉得不会好了,娘一直在吃药,可眼睛还是瞧不见。我怕,我怕我娘以后都看不见我了……”然后低头,使劲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