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1章 13
    苏瑾玉自打亲眼见了喜宝所埋的那物之后,便就知道了,这江璟熙身边的书童肯定是个女子。再想到灯节那日,她亲眼见到江璟熙背上背着一个娇俏小女子的,现在再细细去想,那女子的容貌可不就跟书童的一样么?

     这般想着,她心里又急又气,更是嫉妒得很。

     那丫头瞧起来根本就不是好人家的姑娘,再说了,哪有好人家的姑娘愿意给男子当书童的?必是下作的卖身女!

     既然是身份卑贱之人,那又岂是能与她相比的?江璟熙他……他凭什么对那小丫头那么好!

     还背着她?两人真是不知廉耻,众目睽睽之下,竟做出那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真真是下贱!

     当然,她心里骂的是喜宝,而不是江璟熙。

     所以,回去之后便将此事告知了杜幽兰,并挑拨说:“你瞧,他当初对你山盟海誓的,现在转头就去恋上别人了,他当你是什么?”

     杜幽兰其实不在乎,她对江璟熙、那个自己所谓的未婚夫有些愧疚之情,但到底已经无男女之情了。所以,他江璟熙将来娶何人为妻,她杜幽兰只会真心祝福,愿他们恩爱一生,白头偕老。

     毕竟,这件事情上,最为受害无辜的,就是江璟熙了。

     但是,此时这苏瑾玉既然想要她生气,她便就顺着她的意思生气好了。哼,演戏,谁不会?她这个所谓的好姐妹不是已经演了十几年了么?

     杜幽兰想着,便紧紧揉起了手里的帕子,紧紧咬着唇,随即抬眸,泪眼往往地望着苏瑾玉:“其实这事他没错,他必是恨我的,所以才那般做。”

     苏瑾玉心里火冒三丈,面上却及其附和:“我瞧那丫头就是个下贱胚子,毫不知廉耻,必是她勾引的江公子。”说着握住杜幽兰的一双柔荑,劝慰道,“你也别害怕,左右有我在呢,你去,去教训教训那个丫头!”

     杜幽兰很配合地露出嫉恨的目光来,然后缓缓站起身子,恶狠狠看着某一处,一字一句道:“走,现在就带我去瞧瞧去!哼,我得不到的,便是毁了他,旁人也别想要得到。”

     说完最后一句,瞥着目光瞧了苏瑾玉一眼,见她面含笑意,她也微微露出轻蔑的笑容来。

     杜幽兰心想,她这辈子,最大的敌人,便就是她身边这位的好姐妹了。她沦落到现在这般境地,苏瑾玉,可以说是出了不少力花了不少心思!她若是不一一还回去,岂非要枉费她的心思了?

     两人结伴而行,往江璟熙处去,各怀心思,也没看路,便突然被迎来飞来的东西撞到。

     迎面飞来的,正是小喜宝。

     喜宝见自己闯祸撞人了,立即低头承认错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去撞你们的。”

     苏瑾玉秀眉一挑,见这人正是江璟熙的女书童,以为杜幽兰没见过喜宝呢,便开始挑唆道:“幽兰,可就是这个小娃!”

     喜宝听了苏瑾玉的话,小心翼翼抬眸去看两位,目光落在杜幽兰脸上的时候,她也顿时就愣住了。

     杜幽兰轻轻笑道:“原来是你。”

     “怎么,你们认识?”苏瑾玉心一拧,讶然地问。

     杜幽兰高傲地抬起下巴,语气悠然:“可不早就认识了嘛,她以前还在我家府上做过活呢。以前她每天都会给我拨核桃吃,一双嫩嫩的小手都拨得出血了,就为了那么点银子。她在我们杜府做下人赚银子,养她的哥哥跟娘亲。”

     苏瑾玉秀眉还是紧紧蹙着,疑惑道:“那她是……”

     “张天佑同父异母的妹妹!”杜幽兰淡淡开口。

     苏瑾玉有些怵张天佑,首先,她是觉得那个男子手中握着自己的把柄,其次,她觉得张天佑那样的人心机很深,凡事会个算计。而且还聪明得很!

     他不会轻易害人,但若真想给你使绊子的话,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果这丫头只是普普通通一个小丫头的话,她可以弄得她生不如死,可若她是张天佑妹妹……她有些犹豫了。

     杜幽兰知道苏瑾玉心里的小九九,心里哼了声,然后笑道:“不必担心。她跟她哥哥张天佑不是一个娘生的,她哥哥不疼她。若是疼她,以前住在我们杜府的时候,张天佑又岂会说这丫头的娘只是他的乳娘呢?还让她当丫鬟一般,天天做那么多连我们府上丫头都不愿意做的活。”

     苏瑾玉这便放了心:“是啊,如若不然,她也不会沦落去给江六爷当丫头。”

     喜宝觉得委屈,小嘴撇着,心里想,哥哥现在对我可好了呢。

     苏瑾玉觉得,此时自己不该说话,而是该挑着杜幽兰说,便道:“幽兰,张公子毁你在先,这丫头又害你在后,难道你这辈子就毁在他们兄妹俩手里不成?你不生气,我都替你气得慌!真真是没有天理了!”

     喜宝觉得形势不妙,小短腿悄悄往后退了一步,想要趁机就跑。

     结果苏瑾玉瞧见了,立即走到她的身后,跟杜幽兰两人“前后夹击”,喜宝算是被困住了。

     苏瑾玉见杜幽兰目光只空洞往一边望,不再说话,心里急,嘴上也就替她说了,道:“我们书院里,是不允许有女子进来的。你进了我们书院,便就是犯了院规。你若是不走,那么,我便着人打发你走了。”

     江璟熙此时稳步走了出来,衣抉飘飘,微微含笑道:“她是我带来的,我不让她走,我看谁敢赶她走?”说是含着笑,倒不如不笑,他笑得更吓人。

     喜宝见少爷来救她了,立即走跑到江璟熙跟前,紧紧挨着他站。

     江璟熙拍了拍她的脑袋瓜子,轻声道:“你先回屋子呆着去,等我处理完事情便就回去。”

     喜宝轻轻蹭着,摇头道:“跟少爷一起,不要回去。”

     苏瑾玉急道:“你可真是下贱胚子,光天化日之下,也敢这般。我看这样好了,你若是不走,我便要叫父亲动用院规了。”

     江璟熙看都没看杜幽兰一眼,只对着苏瑾玉道:“聚贤书院哪条规定说,进来的学子不能带书童?”

     苏瑾玉强辩:“聚贤书院不准女学子入学!”

     江璟熙闲闲道:“她并非进来念书的,不过是跟着我进来玩的。”

     “可她是个女人!”苏瑾玉尖叫一声,方觉得自己好似过于激动,有些失态了,便一个劲给杜幽兰使眼色,“江公子,你是幽兰的未婚夫,怎能当着她的面这般呢?我作为幽兰的好姐妹,都瞧不下去了,忍不住要替她抱不平。刚刚有些许失态,还望江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江璟熙眸子冷冷瞥过苏瑾玉,这才正眼瞧着杜幽兰,这个曾经令他如痴如醉的女子。

     杜幽兰垂着眸子,轻声软语说:“是啊,你怎能这般对我?”就在苏瑾玉点头同意的时候,她又道,“我们不一直都是好姐妹么?”目光轻轻落向苏瑾玉,带着些许质问。

     苏瑾玉愣了一会儿,方呢喃道:“什么?”

     杜幽兰看着苏瑾玉直摇头,一脸失望道:“我真不敢相信,最后陷我于不义的,竟然是你。”她伸手指着苏瑾玉,脸上开始有了泪泽,“枉我与你姐妹相称这么多年,你竟然这般害我,叫我怎不心寒?”

     苏瑾玉自然知道杜幽兰说的是什么,一时有些急切,说话便忘了过脑子,只辩解道:“幽兰,那件事情与我无关,是张公子,是他做的。”

     杜幽兰冷眼哼道:“你若不心虚,怎如此这般激动?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想要嫁入江家做六奶奶,所以一早便想要害我……如今果真害得我既失了身份又失了脸面,你可满意了?”

     苏瑾玉微微有些诧异,莫不是杜幽兰早就知晓了这一切?那么,这么些日子以来,她都是在骗自己了?

     这样一想,苏瑾玉觉得不值,更是炸毛道:“是,我是害了你,可你这些日子以来不也是在骗我么?大家都是一样的货色,你又何必都装着楚楚可怜的样子来,这做给谁看?”

     “你放肆!”苏青峰气得胡子直抖,从一边走了出来,旁边还跟着苏夫人和几个丫鬟。

     杜幽兰见苏青峰跟苏夫人来了,立即过去请安道:“见过苏伯父、苏伯母。”

     苏青峰赶紧伸手将杜幽兰扶起来,道:“杜小姐受惊了,夫人,让丫鬟扶着杜小姐回房歇息去。”

     苏瑾玉此番才算反应过来,立即道:“爹,不是这样的。”她跑过去,站在苏夫人身边,“娘,您快跟爹说说,不是那样的。”

     江璟熙信步走了过来,向着两位长辈行了一礼,方说:“院士,师母……既然璟熙也是当事人之一,可否也说几句话?”

     苏青峰沉着脸,胡子被风吹得抖来抖去:“你说。”

     江璟熙道:“这事我原本不知,直到那张天佑回来了,我方知晓。”他抬着眸子望了眼苏瑾玉,又说,“我与杜家小姐原本是乐阳大长公主做的媒,可以说是皇家所赐的恩典,可是在江杜两家结亲之际,新娘子没了。张天佑跟学生说,是因为苏小姐看上了学生,他也刚好看上了杜小姐,所以两人一商议,便就得了那样的一个结局。学生不才,可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江杜两家出了这样的事,被世人笑话事小,得罪长公主跟皇上事大。”

     苏夫人立即说:“老爷,这事可万不能叫外人知晓了,不然,玉儿的声誉可就全毁了,往后还有谁敢来提亲?”说着便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啜泣道,“也是我不好,是我当初没有好好劝着玉儿,是我害她到今天这般境地的。若是需要一个人得到惩罚,那便就罚我好了。”

     苏青峰一愣,眼睛气得更圆:“这事你竟当初便知?”

     苏瑾玉有些怕她爹,缩在一旁不敢再言语一句。

     杜幽兰见事情已经差不多,况且,苏院士跟苏夫人不可能真害了自家女儿的,便打算以退为进,道:“这事已然发生,幽兰也认了,还请苏大人不要再怪罪瑾玉。谁都有犯错的时候,瑾玉还年轻,万万不能毁了她一辈子。”

     江璟熙也配合:“院士,这事只我们几个知晓便可,不可闹得太过。”然后故作惋惜道,“只是,可惜了杜小姐了,此生名誉尽毁了。”

     作者有话要说:端午第三天,快乐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