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第章 14
    苏瑾玉只是想借杜幽兰的手将喜宝赶出聚贤书院、赶离江璟熙身边,或者说,她想看杜幽兰跟江璟熙闹,从而达到江璟熙对杜幽兰彻底死心的目的。这样一来,事情闹开了,杜幽兰更是名誉扫地,而因着喜宝奴才身份的关系,江璟熙也断然不会再留喜宝在身边。

     到时候,能够嫁入江家做六奶奶的,也就只要她苏瑾玉一人了。

     她算盘打得好,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 “一箭双雕”的好机会!奈何,她千算万算,万万没有想得到,最后被杜幽兰摆了一道。

     苏青峰夫妇,是杜幽兰暗中派丫鬟请来的,苏瑾玉不知。

     而关于杜幽兰跟张天佑之间的事情,之前喜宝在江璟熙跟前说过一嘴,后来江璟熙自己也问了张天佑。所以,江璟熙能够帮着杜幽兰一起说话,这也着实是杜幽兰意料之外的事情。

     杜幽兰对江璟熙,目前已经只有愧疚之情了,于是她朝着江璟熙微微笑了一下。江璟熙看到了,也回以一笑,表示关于他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了。

     杜幽兰觉得,自己之所以成如今这般,都是拜苏瑾玉所赐。所以,她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一样一样地还回去。但是她现在也学聪明了,知道一味的蛮横是不能够达到目的的,所以,为了长久之计,她打算以退为进。

     苏青峰不但气得胡子直抖,连全身都在发抖,显然是不能够相信自己百般呵护万般疼爱捧在掌心来宠的女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当然,他也怕此事闹大,那样的话,女儿往后的声誉可就毁了。

     杜幽兰察言观色,瞟了眼苏青峰,然后道:“苏伯父,幽兰的声誉毁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瑾玉是我打小的朋友,我断然不能够叫她跟我一样。”说着脸上开始流泪,她掏出帕子擦了擦,缓了一会儿继续道,“被人唾骂孤立的滋味,我尝过,一点不好受,简直生不如死。我知道苏伯父是个刚正不阿的人,也知道伯父您凡事都讲究个道理,但是关于此事,幽兰求您,您饶过瑾玉吧。我相信,她也只是想要嫁入江家,一时糊涂了,才这样做的。”

     苏青峰是个公正严明的人,但及其疼爱夫人跟女儿,所以既然杜幽兰也给苏瑾玉求了情,他便道:“这件事情,是老夫管教不严,老夫对不住杜侍郎跟杜小姐。小女犯了错,往后老夫必会好生管教!”他看了江璟熙一眼,目光又落回杜幽兰脸上,继续道,“因为小女的事情,害得江杜两府有了嫌隙,改日,老夫一定备礼前往两府谢罪。”

     江璟熙立即说:“院士言重了。”他一脸真诚地道,“小姐名誉重要,此事到此为止。况且,若是院士那般做,事情必会传到乐阳大长公主耳里,到时候,可就不是江杜两家的事情了,还望院士三思。”垂眸瞧了眼小喜宝,后又将目光落定杜幽兰身上,微微含笑道,“至于我跟杜小姐,也是注定命中无缘,到时候,我会给长公主一个交代。”

     苏青峰微微颤着手,缓而又重地拍在江璟熙肩膀上,顿了一会儿,方道:“你跟张天佑,是为师最为看好的举子!三月份的考试,回去后好好准备!”

     江璟熙双手抱拳,微微屈身道:“是,院士的话,学生铭记于心!”

     杜幽兰唇畔含笑,走过去挽着苏瑾玉的手,说道:“这些日子,你费心了。只是,这山中气寒,我呆得不惯,还是先回府的好。”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又对着苏氏夫妇道,“伯父伯母,幽兰还要回家尽孝道,改日再来探望两位前辈。这些日子,着实打扰了。”说着便要跪下来。

     苏夫人感恩,立即伸手去扶杜幽兰,叹道:“好孩子,这是做什么呢?快些起来!”握住杜幽兰的手,将她扶了起来,眼中含泪地望着她,“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疼你……”

     杜幽兰道:“我母亲也疼瑾玉,平日常在我跟前念叨,说要是有瑾玉这样的女儿就好了。”

     “唉……”苏夫人长长叹息一声,想要说什么,却又有些说不下去,最后只道,“我着人送你回家去。”

     杜幽兰点头:“好,改日若是瑾玉得空,一定要来杜府玩。”

     苏瑾玉知道自己这是跳入别人设的陷阱里面去了,此时若是再强行狡辩,只能将事情闹大,便啜泣道:“瑾玉一时糊涂,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毁了我们姐妹多年的情谊。好在妹妹你不记恨,不但原谅了姐姐,还事事为姐姐考虑。”说着便啜泣起来,幽幽道,“姐姐之后一定改过,还望妹妹不要与姐姐生疏才好。”

     杜幽兰眯眼道:“自然……”

     苏氏夫妇带着女儿走后,杜幽兰望了喜宝一眼,问江璟熙道:“是因为知道她是张天佑妹妹,所以才买她当丫鬟的吗?”

     江璟熙毫不避讳,当着杜幽兰的面,伸手拍了拍喜宝的脑袋,笑道:“开始的时候是,但是现在……”他挑眉,“这也不关杜小姐的事。你我的婚事,就此作罢,我回去后会跟我父母说,还望杜小姐配合。”

     杜幽兰白了江璟熙一眼,走过去握住喜宝的小手,轻声道:“以前你在我家做事的时候,我时常刁难你,我杜幽兰跟你道歉。你哥哥是你哥哥,你是你,我对你哥哥的怨恨,也不会加到你身上。也提醒你,往后小心苏瑾玉!”

     江璟熙道:“她的事情,我会处理好,就不必你多操心了。”

     杜幽兰哼笑一声,只道:“那你是不了解苏瑾玉,等你了解了,就不会这样说。也罢,往后,你也好自为之吧。”说着悠然转身,款款而去。

     喜宝记挂着少爷的身体,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现在见所有人终于都走了,于是仰着脑袋瓜子问江璟熙:“少爷,你会死吗?”

     “啊?”江璟熙脑子转了一下,方想起刚刚喜宝对他做的事情,于是怒从心起,狠狠甩开她的小手,独自往屋子去。

     喜宝见少爷果然生气了,既委屈又害怕,立即挥着小短腿,追着江璟熙,就跟在他屁股后面跑了。

     江璟熙想倒杯茶喝,喜宝黏在他身边,一直仰着头望他。

     江璟熙坐到书桌前看书,喜宝也立即黏过去,还是眼巴巴望着他。

     江璟熙背过身子,拿起一本书就要往外走,喜宝急了,立即拽住他袖子说:“少爷,我错了,你不要不理我。”然后委屈地低下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还配合地伸出小手揉了下眼睛,“少爷身上长了毒瘤,我还嫌弃少爷,我真的错了。”

     江璟熙火冒三丈,气得猛地拽出自己袖子,咬牙狠狠道:“你就给我呆在屋里!要是叫我知道你不听话,又跑去哪里玩了,小心回来打断你的腿,记住了?”

     喜宝刚刚还没哭得出来,这次被江璟熙一吓,吓得真就哭了。但她觉得理不直气不壮,因此不敢放声嚎啕大哭,只能低声啜泣。

     江璟熙心软了,一把就搂过小喜宝,健硕的臂膀紧紧抱住她,轻声哄道:“少爷没生气,乖,快别哭了,少爷真的没生气。”

     喜宝哭得一抖一抖的,委屈极了:“可是少爷不理我了,少爷还凶我,我以为少爷不要我了。”一边哭一边身子直打颤,继续道,“我还担心少爷,我怕少爷生病,所以就想哭了。”

     江璟熙此时心里很温暖,将喜宝抱得也更紧了点,承诺道:“少爷不会死的,还没考中状元呢,怎生就死了?”继续抚拍喜宝肩膀,温言软语安慰道,“好了,不走了,留下来陪你。”

     喜宝立即仰着脑袋看江璟熙:“真的吗?”

     江璟熙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道:“自然是真的了。”

     喜宝立即破涕为笑,拍着小手说:“那少爷看书,我给你研磨,我还给你做鞋子穿。”然后低头看了看江璟熙脚上的鞋子,撇了撇嘴,“少爷一定是嫌弃我做的不好,都不穿我做的鞋子。”

     江璟熙半蹲着身子,尽量做到与喜宝平视,眼里有着光泽:“不是嫌弃,是舍不得,舍不得穿喜宝做的。”然后牵着她的小手,一起坐到桌边,认真地看着她,“有些事情你不懂,往后我会一一都教与你,知道吗?”

     喜宝懂事地点头:“嗯,我愿意学,以后少爷叫我做什么我都做,我一定听少爷的话。”

     江璟熙左右望了望,见没人,忽而又动了心思。他轻轻抓着喜宝的小手,便探到了自己里裤里。

     喜宝也不知道少爷在干什么,只觉得手里有什么东西本来是软的,忽而就硬了起来,她惊了一大跳。本能是想要抽回手的,可一想到少爷可能会生气不理自己了,便就继续配合着,不敢言语半句。

     张天佑抱着书回来,突然看到江璟熙在做挫事,他气得血液倒流,立即挥着拳头就冲了过去。

     然后,江璟熙再一次受了惊吓!

     张天佑打了江璟熙后,便将喜宝拽了过来,护到了身后。

     江璟熙气得脸色铁青,他瞥了眼张天佑,手下也没留情,立即一拳头就往张天佑脸上砸去。

     张天佑是文弱书生,伸出来的拳头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江璟熙是有武艺在身的,他打出来的拳头又准又狠,打得张天佑吐了血。

     喜宝惊道:“哥哥!”然后紧紧扶住他,给他擦嘴边的血迹。

     张天佑咳了声,在喜宝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伸手指着江璟熙道:“你这个畜生!我妹妹不是天生的奴婢贱骨头,由不得你胡来!你若是真想对喜宝好,便就用八抬大轿抬她回你江府!若只是一时兴起玩玩的,那我张天佑就是拼了性命,也不会叫你得逞。”

     说完,又是拳头一抬,狠狠揍了江璟熙。

     这一拳江璟熙是可以躲让的,但却没让,因为他觉得张天佑有些话是对的。

     他若是真心想对喜宝好,便就该先光明正大地娶了她,然后做什么都不迟!

     喜宝怕哥哥跟少爷再打架,小小身子立即站到两人中间,仰着头道:“你们不许打架!谁受了伤喜宝都会心疼!哥哥跟少爷不许打架!”

     江璟熙擦了嘴角的血,瞥了张天佑一眼,说:“你放心,我对喜宝是真心的,必是知道怎么做。”他沉着脸,负手道,“每一届的状元,都会得皇上一个承诺,到时候我中了状元,便就请求皇上赐婚,让皇上准我娶喜宝为妻。”

     喜宝呆呆地望着江璟熙,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不肯了。

     “我要跟我娘在一起。”她低着头玩手,脸颊红红的,然后伸手推了推张天佑,“这事哥哥不要跟娘说,娘要是知道了,会生气的。”

     张天佑知道妹妹还没开窍,因此许多事情不懂,便只能沉着脸对江璟熙道:“往后的事情,会是怎样,谁也不知道。你若是对喜宝好,便就放她走吧。等中了状元,再八抬大轿娶了她去,我无话可说!”

     江璟熙不同意,一口回绝道:“这事与你无甚干系!你别假装好心,当初若不是你为人不仁不孝,喜宝怎生流落至此?她这么傻乎乎的,我不放心她离开我!你若是真为她好,便就别再管此事,还是多想想自己吧。”哼了一声道,“我是看在喜宝的份上,这才答应你跟我同住的,从今日起,你回你自己屋去。”

     张天佑不再理江璟熙,只拉了喜宝的手:“走,哥哥向院士请假,送你回去。”

     江璟熙立即抱着喜宝回来,然后揪着张天佑衣领,就拉着他出去一顿狠揍了。

     新仇加旧恨,一起解决!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日更至完结,并且从今日起,每天至少更新4000+!!!开始不定时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