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3章 7
    秦二柱力气十分大,只一拳,便将江璟熙揍得鼻青脸肿。揍完之后,他便一直呆呆站在一边,只傻眼看着喜宝为旁人哭。他很是后悔,早知道喜宝会哭得如此伤心,他就不打江璟熙了,他不想喜宝伤心流泪。

     他虽然有些木讷,但脑子不笨,见喜宝为旁的男人哭,他心里也酸涩不好受。

     江璟熙虽然装得有些过,但这一拳也叫他吃了不少苦头。他左边半边脸肿了起来,嘴角还出了血,此时头还有些晕。要不是见喜宝在这,他早就抡起一拳打还回去了,哪还能吃了亏却硬装孙子?

     心里也暗挫挫在想,这事没完,以后走着瞧!他长这么大,只有他揍人的份儿,还从来没有被人揍过呢!

     张天佑架着江璟熙胳膊,跟喜宝一起将他扶了起来,蹙眉问道:“江兄感觉如何?不若我去请个大夫给江兄瞧瞧。”

     江璟熙一把将张天佑挥开,然后身子所有力道都卸在了喜宝身上,他瞥了张天佑一眼道:“少在这边跟我称兄道弟的,我告诉你,这事没完!”看了眼喜宝,见她眼睛睁得圆圆的,一直用一种乞求的目光看自己,他心软了些,缓了语气道,“张天佑,行,你既然害了我在那么多同窗跟前无脸,那么这事我们去书院再说。今天没空跟你瞎胡闹!”说着一瘸一拐地就往回走。

     喜宝赶紧跟张天佑说:“哥哥,你回去不要跟娘说,我三月份就可以回家了。”

     张天佑此时只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尚未往深处去想,伸手便拽住喜宝瘦弱的胳膊道:“这是哥哥跟他之间的事情,你不该牵扯进来。喜宝,你先跟着秦兄弟回家去。”

     喜宝摇头,一脸认真的样子:“不行的,还有二两银子没拿呢,要努力挣银子给娘买药治病。”

     张天佑心里很不是滋味,只觉喉间一阵酸涩,他顿了一会儿方道:“娘治病买药的银子,哥哥会想办法,你是好人家的姑娘,是不能够给旁人当丫鬟的。这事若是叫娘知道了,她会伤心的。”

     喜宝最怕娘伤心了,因此便有些急,两只小短手左右乱挥:“不能叫娘知道,不然她会不要我的!”她咬着唇想了想,又说,“哥哥,昨天少爷给了我三两银子,我都交给秦妈妈了。秦妈妈答应我今天会再去请大夫来给娘把脉,而且,少爷对我很好,从不打我也不骂我,我只要听话懂事就可以了,跟着少爷挣银子,很容易的。”

     江璟熙顺手拍了拍喜宝脑袋,然后一个犀利的眼神便向张天佑扫去,哼道:“张天佑,且先不说我的事情,就只你当初丢下母亲跟妹妹不管这一事,便就禽兽不如不可原谅!好在是喜宝卖身与我为奴,这要是旁人,你以为她现在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不要以为你现在回来了,什么事都没有,你又可以假惺惺摆起兄长的架子!你自己扪心自问,你这个哥哥当得称不称职!”

     喜宝小心翼翼拽了江璟熙袖子,小声道:“不要说我哥哥了,哥哥回来了娘很开心,你不要再将他说跑了。”

     张天佑沉默无语,半饷才说:“喜宝,你真的不跟哥哥回去?”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垂着眼皮子看喜宝。

     江璟熙轻咳一声,闷笑道:“行了,在我面前就别假惺惺的了。你自己问问喜宝,我有什么好吃的好穿的不都是捡着她先挑?你问问她,我待她是不是跟待旁的婢女不一样!你这个当哥哥的不称职,难不成还不允许我这个外姓兄长对她好点?张天佑,我再说一遍,你我之事我们回书院再说!至于喜宝,至少她现在听不得你的!”然后一转身便拉着喜宝的小手,道,“走,跟江哥哥回家吃肉去……往后你眼睛要擦亮一点,看谁是真心待你好!”

     喜宝很乖地跟着江璟熙就走了,还时不时回头,朝着张天佑跟秦二柱挥手:“我下个月拿完银子就不做丫鬟了,你们回去,别叫娘疑心。”

     秦二柱一直杵着没动,刚刚若是喜宝不愿意走,他自然不会叫江璟熙得逞。可是,喜宝明显是愿意跟着江璟熙走的,他怕自己多加阻挠喜宝会伤心,因此没了办法。

     张天佑浓眉紧蹙,直到江璟熙跟喜宝走得远了,他方轻声道:“现在想想,真觉得我欠喜宝的实在太多了。”

     秦二柱立于两侧的手紧紧攥成拳头,好一会儿才渐渐松开,然后冷漠地瞥了张天佑一眼,独自转身走了。

     张天佑一愣,唤道:“秦兄弟!”追了几步又停下步子,独自沉默了一会儿,方往另一个方向去。

     江璟熙脸伤着了,他不想让旁人知道,因此,自从进了府后,便一直用袖子遮着脸。

     守门的小厮见六爷回来了,立即迎上来请安:“六爷。”见他行为鬼鬼祟祟的,还一直遮遮掩掩,有些不解道,“爷您怎么了?”

     江璟熙不理会,迈着大长腿便往里面走,那守门的便拽住了喜宝问。

     喜宝不会撒谎,眼珠子来来回回直瞟,最后方说:“少爷不让我说,你问我我也不会说。”然后小短手一拽,跟着江璟熙屁股后面就跑了。

     回了自己院子,江璟熙才放下手,浣纱并几个大丫鬟瞧见了,吓了一跳。

     “您这是怎么了?怎生一会儿不见,脸就伤成了这个样子?”虽是在关心江璟熙,眼睛却是望着喜宝的。

     喜宝一愣,赶紧跑开:“少爷说渴了,我给少爷倒茶喝。”然后手忙脚乱倒了杯茶,便送到江璟熙跟前,“少爷,给。”

     江璟熙抬眸望了浣纱一眼,皱眉冷声吩咐道:“我脸上带伤这事,不许跟太太讲,免得叫她担心。”又问,“银子给九妹送去了吗?”

     浣纱点头说:“茗茶给送去了,已经回来好一会儿了。”又到房间里拿了治跌打损伤的药膏来,放在一边,仔细瞧着江璟熙的脸,“伤的可真不轻,不行,我还是去请个大夫来吧。”

     江璟熙挥手制止:“多大的事?不必了。”说话有些急,扯着嘴角疼,他嘶了一声道,“浣纱,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要问喜宝。”

     浣纱刚刚拿起药膏的手顿住,缓了会儿才勉强一笑,将药膏递到喜宝手上:“你拿着给爷敷在伤口处,我先出去,有什么事情,你来找我。”

     喜宝紧紧拿着,朝着浣纱使劲点头:“浣纱姐姐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浣纱走了之后,江璟熙伸手将喜宝拽到他跟前,沉着脸看她:“你看,这一拳是我替你挨的,你都不给吹一吹?”

     喜宝想着,便凑着唇到江璟熙伤口处,吹了几口,然后问:“少爷,现在还疼么?”

     江璟熙趁机将喜宝抱坐在他大腿上,伸手轻轻拍她的脑袋,轻声说:“疼,怎么不疼?不过,喜宝还愿意跟着我回来,就不那么疼了。”说着便执起喜宝的小手,拿着她的手轻轻碰在自己脸上的淤青处,“喜宝摸一摸,我的伤口就会全好了。”

     喜宝不敢碰,使劲将自己的手拽回,认真地说:“不能碰的,我的手脏,碰了少爷伤口就好不了了。”然后扭着身子,想要蹭下来,“我给少爷敷药,这样才能好得快点。”

     江璟熙松了手,然后任由喜宝用那双小手给自己擦脸上药。她的脸就近在咫尺,又大又黑还水汪汪的眼睛,长长卷卷的睫毛,又红又香弧度还很漂亮的小嘴……他瞧着瞧着,就有些醉了。

     然后大手一伸,揽着喜宝的腰,便将她搂到怀里,半眯着眼睛说:“我跟你哥哥说的话都是真的,往后你也不必再叫我少爷,只叫我一声哥哥便可。我与你哥哥本来也是兄弟相称的,只因他先对我不住,我才强逼你为奴。现在他回来了,我跟他的恩怨自己算,再与你无关。”说着便从怀里掏出那张仅三个月的卖身契,当着喜宝的面撕了,然后又说,“喜宝,叫我一声哥哥,我会待你好。”

     喜宝眼巴巴看着碎了一地的纸片,然后问:“那少爷还会给我银子吗?”

     江璟熙闭了下眼睛,然后睁开,忍着怒气咬牙切齿道:“给,不但给,我还会托人找宫里的大夫给你娘治病。”

     喜宝开心得直拍手,欢喜道:“太好了,少爷你人真好!”

     江璟熙瞪她:“叫我什么?卖身契都撕了,你我还是什么主仆?”

     喜宝忽然低了头,扭着身子,含糊叫了声:“哥哥……”一想着可以找好大夫给娘治病,她开心得不行,笑圆了眼睛看江璟熙,“什么时候找?”

     江璟熙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先将我脸上的伤治好再说……请好的大夫不急于一时,既然答应你了,必然不食言。只一件你要记住!”他瞪着喜宝,一字一句道,“往后在你心里,除了你娘便就是我,你那哥哥,还有什么二柱哥哥,都得排在我后面!”

     喜宝伸手抓了抓头发,然后点头:“嗯,知道的,你说什么我都听,我最愿意听少爷的话了。”

     “嗯?”江璟熙哼了一声,瞥着眼睛瞧她。

     喜宝吐了吐舌头,脸突然红了,然后低头又轻轻叫了声:“璟熙哥哥……”

     作者有话要说:以后早上7点准时更新,我素可耐的存稿箱~\(≧▽≦)/~

     5月会保持日更3000+滴,等到6月份,每天会更得更多,妹纸们表吝啬花花哇(⊙0⊙)

     作者说:本文慢热温馨,绝对的小甜文,没什么大的阴谋诡计,博君一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