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1章 11
    所以,当初他因赶考来到京城后,又得知杜侍郎悔婚的消息时,不是不恨的。

     当初,他拿着信物跟信件去杜府时,正好撞上江府的人去给杜府送彩礼。杜侍郎此生只有一女名幽兰,无子,这事他是很清楚的,既然独女已许给张家做儿媳,为何还有旁人来送礼?

     于是他便打算先不去府上相认,而是打听清楚后再说。一打听之下,才知道,原来杜侍郎已经将独女许给江太师府的六爷,已经攀上高枝儿了。

     张天佑当时是恨的,很为父亲不值,父亲当年是用整个前途、甚至性命来成全了这个杜威,可他到头来又是怎么做的?所以他先回了书院,后得聚贤书院苏青峰赏识,因机缘结识了苏家千金苏瑾玉。

     苏青峰跟他父亲也算旧识,又瞧得起他,便有意将女儿嫁给他为妻的。那苏瑾玉瞧着温柔无害,其实也是个善于心计的人,她私下跟他说,他心里已经有了旁人,是不会嫁给他张天佑的。

     张天佑其实无所谓,他行事稳重而又滴水不漏,不可能说随便喜欢一个女子的。再说,像苏瑾玉这样表里不一的人,不是他未来良妻的选择。只是,苏瑾玉跟他说,她心仪的人是江家六爷的时候,他方起了算计的心思。

     两人各取所需,仔细一较量之下,张天佑便去了杜府找杜威商谈。

     在外人看来,当初张天佑进杜府,是得了杜侍郎赏识,其实不然。张天佑不过是说出了自己身份、以及告知其自己此行来的目的罢了。杜威当时是怕张天佑拿着当年的信物与信件去衙门里告他,这才跟苏青峰打了招呼,以“赏识其才华”为由,将张天佑留在府上。

     其实张天佑当时向杜府人介绍殷秋娘身份时,也是存了心眼的,若是说殷秋娘是自己继母,身份有些特殊,免不得要被杜威着人暗中查看。若说她是自己乳娘,对张天佑没那么重要,杜威也就不会将不轨的手段使在殷秋娘母女身上。

     张天佑当初是好意,奈何喜宝不懂,一直觉得哥哥还是不喜欢母亲跟她。

     进了杜府,设计与杜幽兰巧遇,再施展才华,与其琴笛合奏,让其动心。知其动了心了,随后,再让她知晓跟自己有婚约之事,令其心觉惋惜……之后的事情,便也都按着计划来了。

     他想毁了杜家声誉,却没料到,自己会是真心爱上幽兰妹妹。

     杜幽兰性格耿直,爱恨分明,从不矫揉造作。虽然贵为千金小姐,可与他在一起的时候,从不言苦。千金小姐流浪在外,为了几个铜子儿,起早贪黑给人倒泔水挣钱。

     她有琴艺在身,又长得貌美,其实她好几次都打算去茶楼里谈曲子挣钱的。那个地方干净清幽,干的又是自己的本家活,挣银子不累。只是,谈小曲儿的,往往会遭人践踏,她不愿意。

     她宁可去给人倒泔水,宁可去大户人家里给人缝补衣裳,宁可去给那些捕头们洗臭袜子,也不愿毁了自己清誉,哪怕一点也不愿意。

     张天佑是动了心的,便下了决心,又找了个机会,将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与杜幽兰听。

     杜幽兰是个个性很强的姑娘,她爱你的时候可以对你死心塌地,当然,恨你的时候也绝不手软。

     两人回来了,只是,再也回不到从前。

     杜侍郎曾经几次都说要将张天佑告他衙门去,告他拐骗官家女,几次三番的都被杜幽兰给拦了下来。

     杜幽兰对张天佑有恨,但对父亲也有恨,若是父亲不动毁张家婚约的意思,又何故会出现这么事情?

     如今她名誉毁了,爱情毁了,甚至连对未来的期盼也随之灰飞烟灭。

     她觉得她这一辈子,不,接下来的几辈子都不会再原谅张天佑!她也不会再嫁给江璟熙,她这一辈子,左不过两个结局,要不孤独终老,要么去姑子庵里孤独终老。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杜幽兰早早便起了床,还是习惯性的一句话不说,只坐在窗前发呆。

     苏瑾玉这些日子被杜幽兰“折磨”得实在有些受不了了,人不但瘦了一圈,连精神也不大好了。早晨起来坐在梳妆镜前,望着铜镜里面憔悴的自己,她恨不得立即将杜幽兰赶回家去。

     旁边的侍女给她梳头,不小心扯了苏瑾玉头发,苏瑾玉心烦气躁,此时反手便给了伺候自己多年的侍女一个耳光。

     “小姐恕罪。”侍女惶恐,立即跪了下来。

     苏瑾玉除了在自己娘面前会露出些许坏心思来,平日在她爹跟前,她都伪装得很好的。

     对待下人,也从不苛责,此时竟然动手打了人,屋子里一下子静谧得有些诡异起来。

     旁边杜幽兰嘴角轻轻撩起一丝不屑的笑,笑意转瞬即逝,她回头望苏瑾玉,吃惊地问:“怎么了?”

     苏瑾玉也知自己方才有些失态了,伸手抚了下心口顺了气,方挤出一丝笑意来:“没什么……”说着眸子一亮,举步往杜幽兰处来,亲切地说,“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互相给对方梳头吗?来,今天你给我梳头好不好?”

     杜幽兰垂了眸子,眸光有些黯淡,低低道:“你不嫌弃我便好……”说着便牵起苏瑾玉的手,让她坐在梳妆镜前,轻轻给她梳头挽发髻,“瑾玉,你长得真美,比我好看得多了。”

     苏瑾玉看着镜子里面两张脸,一张明艳动人娇中带俏偏生又有几分楚楚可人,而另一张,脸色十分憔悴,眼下还有一圈黑,简直不能比。当然,不能与之相比的是苏瑾玉自己的脸。

     苏瑾玉气得浑身发抖,闭着眼睛强忍了一会儿,方睁开眼说:“幽兰,这山中虽好,可到底偏寒,现在又还是二月的天气,你心中郁结,万不能留下病根才是。”回过头握住她的手,浅浅笑道,“你看这样行吗?我跟着你一起回家去,好吗?”

     杜幽兰停了手上动作,眼神立即又变得冷冷的,有些形神不一的样子:“你终是嫌弃我了,终是受不了我了,便要赶我回去了。”说着起身,便去收拾东西,“我想自己也不必回去了,直接去山上的尼姑庵里当尼姑便是。”

     苏瑾玉有点被吓住了,立即去拦住她:“你做什么!你要是现在去当了姑子,杜夫人可不得说是我照顾你不周,快些别收拾了。”她道,“我没旁的意思,都是为你好的,算了,你若是觉得这里好,我们便一起住下去。”

     杜幽兰这才松了手,然后软瘫瘫坐在一旁,眼睛只往一个方向瞟,有些空洞,但不说一句话。

     苏瑾玉又劝慰了她几句,也不带着侍女,只一人便出去了。

     苏瑾玉很是痛苦,天天被杜幽兰“折磨”,偏偏她还不能发脾气。她在外人眼里,在聚贤书院所有学子们眼里,都是一个温淑端庄的好姑娘,在京城那些贵妇们眼里,苏青峰的女儿,是大宋一等一的好女子。

     她掩饰得很好,这么多年了,知道怎么伪装自己。

     只是,她也是有脾气的人,有怒气还硬憋在心里,真真是不好受极了。

     她走到一片无人的地方,刚准备嚎一嗓子以泄怒气的,却看到几棵枯树底下好似有人。

     走近仔细瞧了,方认得出来,原是江璟熙的书童。

     小书童正撅着屁股在使劲挖泥土,挖完之后又埋了什么东西在地下,埋完了连工具也不带走,只藏在一棵大树底下,然后左右望了望,便就一溜烟跑了。

     苏瑾玉躲在一边没出声,只待那小童走得远了,她方折身去看。结果看了那污秽之物,没由来的一阵恶心,然后“哇”一下就吐了。

     喜宝挥着小短腿,办完事情后一口气便跑回了屋子。少爷说不许她出这个门的,若是少爷回来瞧不见她,会着急生气的。

     不过还好,好在她办事麻溜,跑得也快,一会儿功夫就回来了。

     喜宝坐在一边大口喘气,然后忽然觉得某处又“哗啦啦”一阵子,实在不舒服得很。刚刚跑着回来的,好似那处垫着的那玩意儿歪了,喜宝想了会儿,觉得少爷可能还有一会儿才回来呢,便跑到一处角落里,偷偷退了裤子,一个人在使劲捣鼓着。

     刚好江璟熙此时回来了,门掩得严严实实的他推不动,便跑到窗口边,想瞧瞧喜宝到底在干什么。

     窗口可能喜宝忘了,是虚掩着的,江璟熙轻轻一推,便就开了。

     然后站在他那个角度,刚好可以将喜宝看得一清二楚……江璟熙傻眼了,他也想过以后会与喜宝怎样怎样,可他从没料到这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小丫头退了裤子,正撅着娇俏白嫩的雪臀弄着那处的玩意儿,圆圆的小脑袋瓜子晃来晃去,一双小手灵活得很,左来右去使劲捣鼓。

     若不是他记得喜宝的葵水之期知道她在干什么,他会以为小丫头是变态呢。

     江璟熙只觉得喉间干涩,同时有些生气,也有些后怕。

     万一刚刚躲在这里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呢?那小喜宝岂不是吃亏了?

     江璟熙越想越生气,真真是越想越气,呆会儿进去一定好好教训她一顿才行,免得她以后再犯不该犯的错。

     作者有话要说:完了,你家作者写了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位233333要是某天我断更了,说明我被某局请去喝茶了,记得常来撒花5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