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16
    喜宝是一口气跑来的,见着好好的江璟熙后,她方才放了心。但想着刚刚金遥说的话,她还是决定将少爷好好检查一翻。于是,她小小的手拽起江璟熙的大手,围着他转了好几圈,如此才算真正将心放进了肚子。

     她重重呼出一口气,小手紧紧攥着江璟熙一根手指头,左右摇:“少爷就是没事,他们都在骗我!”她瘦弱的身子露在冷风里,倔强地一动不动,仰着脑袋瓜子,一脸认真地说,“看吧,少爷还是好好的呢。”

     江璟熙心里又暖又酸,他温暖厚实的手掌回握住喜宝的小手,缓缓蹲□子与她平视。原来隐在黑暗里的脸,此时完完全全暴露在喜宝面前,喜宝一愣,随即撇着嘴就要哭出来了。

     “乖~喜宝别哭。”江璟熙忙哄着,额头碰了下她的额头,“只要喜宝心里有我,我做什么都是开心的。只要喜宝给我吹一吹,我立马就不疼了。”说着便主动将一张惨不忍睹的脸凑近喜宝。

     喜宝不知道自己的一口气是不是有那么大的功效,但既然少爷说了,她是不会不听的。

     小小身子渐渐挨近面前的男子,凑着唇,对着他脸上的伤口轻轻吹了口仙气。见面前的男子只是微微仰着脸,脸上露着笑容,喜宝觉得,应该是有效果的呢。于是,大着胆子又吹了好几口。

     江璟熙拦着喜宝的腰,趁机一把将她抱进自己怀里,给她暖手。

     对于江璟熙这些过格的举动,喜宝不像起初那般排斥了,只蹭了两下,便就不动,任由江璟熙抱着自己。

     冷风像刀子一样刮在江璟熙脸上,他疼得歪着嘴巴说:“喜宝,我今天对你哥哥说的话都是认真的,等我中了状元,就向皇上请旨,叫你给我做妻子。”

     喜宝对江璟熙不排斥,但她更听娘的话,况且,她现在更关心的是娘亲的眼睛。

     “少爷若是中了状元,可还得记着给娘请大夫治病,你答应我的。”她闷着脑袋在江璟熙怀里蹭了蹭,就怕江璟熙不将这事放在心上,又说,“你要是治好我娘的眼睛,我就都听你的话,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真的?”江璟熙是实干型的,想的也比较远,此番已是想到了洞房花烛夜的情景了,他歪着嘴巴笑了一会儿,捏喜宝鼻子,“我可记下了,到时候不许耍赖的啊。”

     喜宝圆睁着眼睛,狠狠点头:“一定不耍赖!”见江璟熙一直盯着自己瞧,她吐了吐舌头,眼珠子滚向了一边,继续试着提条件,“那你……以后可不许跟旁人打架了啊,喜宝会心疼。”

     她红了脸,微微低了头,只左手捏着右手玩。

     江璟熙心情大好,也不说话,只是牵起喜宝的小手说:“我在受罚,你先回去,等你哥哥醒了,我再去找你。”

     喜宝摇头不依:“我要陪着少爷一起,往后少爷在哪儿,我便就在哪儿。”

     江璟熙侧头想了想,又蹲□子将喜宝往背上一背,一边跑了起来一边说:“好,以后我在哪儿一定就将你带到哪儿,我们不分开。”

     杜幽兰原是收拾了东西便要回家去的,却听到了张天佑被江璟熙打得昏迷不醒的消息。她心里放心不下,但到底还记恨着张天佑,因此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去看看他。

     若是去看了,就代表她已经原谅了他,那她这么久以来所坚持的这一切,就都白费了。可若不去,要是张天佑真有个三长两短,她想,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吧。

     正在她纠结万分的时候,有婢女来说,张公子已无大碍,现在已经醒了。

     杜幽兰松了口气,这才继续收拾东西,然后坐着苏夫人准备好的马车,下山回家去了。

     很快到了三月份,聚贤书院里的学子,都得下山备考去了。

     家在京城的,都住在家里备考,那些打外地进京赶考的,基本上都是住的客栈。

     张天佑这个人喜静,不习惯跟众多人住在一起,便就住在了秦家。

     秦家屋子不多,本来秦大柱的那间屋子给殷秋娘跟喜宝住了,张天佑一来,只得让秦二柱住前面的打铁屋子去。

     秦妈妈跟秦二柱无所谓,倒是殷秋娘三人,觉得着实有些过于烦扰人家了。

     这些日子住在秦家,殷秋娘越发觉得,二柱侄儿这小伙子非常不错,吃苦耐劳不说,还对女儿非常好。那种好不是表面上的敷衍,而是真正贴心的,是打心眼里疼她。

     若是喜宝将来能够托付给秦二柱,殷秋娘便也就放心了。于是,就在张天佑备考之际,殷秋娘私下里跟秦妈妈说了自己的意思。

     以前两人都是互相暗示着,现在终于端到台面上来说了,秦妈妈也乐意。

     秦妈妈握住殷秋娘的手,笑着道:“妹子,喜宝这孩子,我是打心眼里喜欢的。我们家二柱能讨到她做媳妇,是他的福气!既然你我皆有这个意思,你看,这事儿什么时候办?”

     殷秋娘一下子有些为难起来,眼下就要嫁女儿了,可是喜宝的嫁妆……

     殷秋娘说:“大姐,我是这样想的,喜宝这孩子才十四岁,年纪小了点。何况,这一时半会儿说嫁就嫁了,我也舍不得,我想再留她两年。”

     秦妈妈赞同,应道:“左右咱们是住在一起的,往后也都是一家人了。喜宝进不进我老秦家的门,我都拿她当亲闺女疼。”顿了顿,又笑着道,“只是,若是令郎高中了,妹子可别嫌弃我们才好。”

     殷秋娘立即道:“怎么会呢!大姐恩德,我们母子三人一直记着,就算来日熬得出头了,那也该是报恩的时候!”

     秦妈妈站了起来,乐呵呵道:“张公子备考熬夜辛苦,我去宰只鸡来,给他补补身子去。”

     出了屋子,秦妈妈左右转了几圈,方在前面的打铁铺子里找到喜宝。

     喜宝帮着二柱打铁,秦妈妈心里美滋滋的,挎上篮子,就过去打招呼。

     “二柱,我去买菜,你跟喜宝妹妹在家,可不许欺负她啊。”秦妈妈朝着儿子使了个眼色,然后望向喜宝,“喜宝想吃什么,告诉妈妈,我去给你买。”

     喜宝站直了身子,头直摇:“我什么都不吃,只买给我娘跟哥哥吃就可以了。”然后摸着干瘪瘪的肚子,她皱了皱秀气的眉,“我想吃白面馒头了。”

     秦妈妈见喜宝又乖又孝顺,心里高兴死了,嘴巴上却故意呵斥儿子:“别再让你喜宝妹妹做活了,她小,你让着她点。”然后“唔呵呵”笑着,就出门去了。

     秦二柱大手在旁边的麻布上擦了擦,回头看喜宝:“我也饿了,要不我们先去吃碗面条吧?”

     喜宝听说有吃的,眼里直放光,然后狠狠点头。

     秦二柱给喜宝下了面条,还特意在她碗里加了两个鸡蛋,而他自己只吃了白面。喜宝瞧见了,非得要让给二柱哥哥一个吃。秦二柱闷着头,三两下就将面条划拉光了,然后说吃饱了,只叫喜宝自己吃。

     院子里的桃花已经开花了,桃花树下放着一张小小的木桌子,喜宝端了小板凳,抚在一边慢慢吸拉着吃。秦二柱则笔挺地站在一边,像守护神一样一直守着喜宝,他想,以后也要一直守着她。

     喜宝跟江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而那江璟熙……也别再想打喜宝的主意!喜宝回到了他身边,他就不会再叫任何人以任何的理由将她带走!

     此时的江璟熙,正呆在书房里苦逼地背书,完全没有意识到危机感。他的压力实在有些大,回家还不到半天,祖父祖母伯父伯母父亲母亲哥哥嫂子还有一群妹妹,齐齐上阵,都来给他鼓励加油,说实话,他有些怕了。

     万一要是落榜了,岂不是要叫很多人失望?

     江璟熙想喜宝了,以前有喜宝呆在身边伺候着,他看书效率很高。现在换了旁的丫鬟伺候,他有些反感。

     倒不是这些丫鬟不好,只是,喜宝只有一个,谁也替代不了。

     江璟熙有些烦躁,突然站起了身子,旁边茗茶见了,立即过来伺候。

     “六爷怎么了?”茗茶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墨是磨好的,茶是备好的,甚至旁边还备了不少点心,不会有错啊。

     江璟熙蹙着浓眉,挥挥手道:“你出去吧,我想独自一人呆会儿,有事会叫你。”

     茗茶“哦”了声,走到门口时,又回身说:“六爷可是想要浣纱姐姐一旁伺候?不若我叫了她来吧……”

     江璟熙心情极度不好,闷着头道:“我谁也不想见,你只出去便是。”

     茗茶觉得莫名其妙,耸了耸肩,也不管江璟熙了,直接就走了。

     江璟熙去花园里转了一圈,心情还是没好得起来,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去书房念书。

     折回去时,半道上遇到了妹妹江玉姝。

     江玉姝很兴奋地拉着江璟熙手道:“哥哥,你怎生跑这里来了?父亲母亲正着人四处找你呢!刚刚宫里来人了,说雅嫔娘娘要见你,皇上已经同意了。并且下了旨意,宣你即刻进宫。”

     作者有话要说:江小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