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23
    四太太很是生气,一掌拍在桌案上,猛然站了起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璟熙,难不成你是要做那不孝子孙?我们江家虽不比往日,可好歹也是大家族,你怎可娶一个婢女为妻?这说出去,岂不是笑掉大牙!”

     江璟熙心里很是难受,他既不想做不孝子,也不想离开喜宝。他打小虽浑,但向来孝顺,对母亲也是言听计从。只是,他只要一想到喜宝,一想到若是自己不努力,她往后可能就会依偎到旁人怀里喜笑颜开了,他便就难受。

     不行!不管多少人反对,喜宝,他是娶定了的。

     “娘,儿子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求过您什么,但这次却想求您。”他面色很沉,说着便将袍子一撩,双膝跪地,微微垂头,“求娘成全,求娘让儿子娶喜宝为妻!”

     四太太手颤抖得厉害,伸出一只手指来,指着儿子,气节道:“你!你向来不肯向人低头,这次竟然为了一个卑贱的婢女来求娘!璟熙,娘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好啊好,你若是非要坚持娶那个小狐媚子,娘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四太太也是真的生气了,她的儿子,她的好儿子,长大了,心也飞了。

     浣纱见四太太走后,立即过去扶自己主子,劝道:“爷惹太太生气了,快些过去跟太太认个错吧。爷您别怪太太,太太是您的母亲,她做什么决定,可都是站在您的立场上的,她还能害了您不成?”

     江璟熙直起身子,腰杆挺得笔直,只是微微垂眸,冷冷瞧着浣纱。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主子吗?浣纱,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的命是谁救回来的!”江璟熙声音很冷,却又字字清晰,“我救了你,这十年来给你吃给你穿,你虽说是丫鬟的身份,可我从没虐待过你吧?你这恩,是怎么报的?”

     浣纱双手原本是抓住江璟熙袖子的,听他这么一说,松了手,勉强挤了个笑来:“爷,您说什么,浣纱听不明白。”她微微顿了会儿,抬眸瞥了江璟熙一眼,却被他冷漠的眼神吓到,她缩了□子又说,“十年前,如果没有爷就没有浣纱,浣纱的命都是您的。”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向太太打小报告,将我与喜宝的事情都全数与太太说了?”江璟熙逼问道,“若不是你,又有谁敢在太太面前嚼我的舌根?”

     浣纱确实是被冤枉的,觉得委屈得很,立即哭了出来:“爷,真真是天地良心啊!这十年来,我将爷的所有看得比我浣纱的命还重要,我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难道在爷眼里,我就是那种喜欢在背地里乱嚼人舌根的人吗?爷您若是不信,大可以去查查!或者……您瞧我不顺眼了,也可以将我赶出去。”

     她泪水流了满脸,脸上薄薄的胭脂晕染开来,脸成了花猫。

     江璟熙也觉得自己语气重了些,便做了个软,哼道:“好了好了,你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不过是随口一说,不必当真。”想想就觉得烦躁,挥了挥手,转到一旁坐下,“我只是最近比较烦心,这才语气重了些,你别放在心上啊。”

     浣纱适可而止,擦了擦眼泪说:“也都是你,平日里太宠喜宝了,也怨不得旁人说。”一边说着,一边给江璟熙倒了杯茶,递给他,“先喝了醒醒酒吧,我已经让茗茶打热水去了,你洗洗身子,便睡下吧。”

     江璟熙接过茶,喝了一口,放下,又看浣纱:“浣纱,我问你,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浣纱知道爷的意思,手抖了一下,强作镇定,笑道:“我是丫鬟,自是听太太跟爷的,哪敢有自己的想法。”

     江璟熙正襟危坐,肃容道:“我记得,刚刚救回你的那段时间,你嘴里一直念着过一个名字。”他敛眸想了想,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然后微微蹙眉,“想必是你十分在意的人,只是,后来断了联系了?”

     浣纱又想到了那个傻子,前程往事这才哗啦啦一下子全涌上心头。

     傻子的容貌,他的身形,他的笑颜……原来都还清晰刻在自己心里,烙在脑海里。他们分离的那时,她有十岁,而傻子已经十六岁了,他虽说过会娶她,但也挨不过时间的。

     若是他逃过继母的毒手现在还安好活着的话,想必已经成亲了,说不定,孩子都可以满街跑了,又怎会还记得她?怎会记得她一个卑微的婢女……

     浣纱道:“是一位故交,已经很久没联络了,怎么,爷作何突然问起这事?”

     江璟熙道:“浣纱,我也实话跟你说了吧,太太的意思,我心里清楚得很,只是,我是不会依着她的意思办的。”他漆黑的眸子一直盯着浣纱瞧,眼神是坚定,“你若是遇着了自己心仪男子,我便认你做姐姐,你以江家小姐的名义嫁出去,如何?”

     浣纱微微张了嘴巴,惊讶道:“可我是丫鬟!”

     江璟熙:“丫鬟又如何?我若称你为姐姐,又有谁敢说什么!”

     浣纱咬着唇,没再说话,只是眼眶里湿润一片。

     良久,她伸手擦了擦眼泪,说道:“爷,既然您这样说了,我便也知道了你对我没意思。您放心,便是您不认我做姐姐,我也会跟太太说清楚的,到了年纪便出府去。好歹主子们待我好,这些年来,我手里也是有些积蓄的。出去之后,我就找个靠得住的汉子嫁了。”

     江璟熙抿了唇,默了良久,方说:“到时候,备你一份嫁妆。”

     浣纱抹了抹泪,浅笑着点头:“爷,太太做什么都是为了您好,您千万别跟太太置气,凡事都好好说。”眸子转了转,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方才下午的时候,太太有问喜宝的住处,我便说了……诶?爷您去哪儿?”

     江璟熙一边大步往外走一边将手直挥:“我的事情你别管,只是不许去告诉太太。”

     浣纱知道他去哪儿,追了几步也就停了下来,望着那伟岸挺拔的身影,心里某处微微有些疼,她又想到了傻子。

     傻子今年二十有六了,长得十分清俊,是金陵梁家大少爷。他们最后一次相见的时候,他对她说,再也不想装傻了,他要努力读书,好好考取功名。等将来考取功名了,他便娶了她……

     其实她当初被江璟熙救了之后,愿意跟着来京城,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希望能够在京城遇到他。她希望他金榜题名,然后骑着高头大马,一步步走到她的跟前……

     喜宝一个下午都坐在院子里拨弄蚂蚁,后来秦妈妈喊她吃晚饭她便去了,只是吃饭的时候也呆呆的不说一句话。秦妈妈问她怎么了,她则忽而一笑,将小脑袋直摇,说自己没事,就是担心娘的病。

     秦妈妈安慰她,说她母亲的身体不必担心了,有宫里的王太医给医治呢……她忽而想到娘的身体有救了,于是露出一口细密洁白的牙齿,笑了起来。

     吃完晚饭,伺候娘喝了药,又哄着娘睡着了,喜宝一直睁着眼睛睡不着。既然睡不着,她索性又披起了衣裳,轻手轻脚地走到院子里来,然后搬了小板凳,还是坐在院子里的桃树下,借着月光跟蚂蚁玩。

     她小小的身体投在地上,一团团黑黑小小的影子,时不时动一会儿,叫人瞧了生怜。

     江璟熙立在秦家宅子围墙上,垂眸瞧着喜宝,觉得心酸。

     傻丫头,怎生这么晚了,她也不睡觉呢?还是三月份的天气,冷得很,她也不知道多穿点衣裳!

     江璟熙轻声一跃,便稳稳落在喜宝跟前。喜宝见自己小小的身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给盖住了,嘟了嘟嘴说:“二柱哥哥,你是不是也睡不着觉呢?所以你也出来陪着喜宝跟蚂蚁玩了吗?”

     喜宝没有抬头,江璟熙抬了抬眉毛,在她身边蹲了下来,见小丫头用小手将一群蚂蚁拨来拨去的,他轻声嗤笑道:“喜宝,你果然还是个孩子啊,怎生这么贪玩啊……”

     喜宝手上动作立即停住,扭着小脑袋,呆呆望了江璟熙好一会儿,忽而觉得委屈,然后小嘴一撇,就要哭了。

     江璟熙瞧见了,心疼的很,一把将喜宝捞了过来,然后往怀里一抱。

     江璟熙抱着喜宝,轻轻一跃,便跳坐到围墙外面一匹马上。

     喜宝伸手擦了下眼睛,扭过头,含糊地问:“少爷要带我去哪儿?”

     江璟熙一手紧紧攥住缰绳,一手搂住喜宝纤细的小腰,垂眸一笑:“带你去个好地方!”

     喜宝很乖,静静坐在马背上,嘟嘴道:“那你天亮前一定要将我带回来,不然我娘瞧不见我了会担心的。”

     江璟熙低头便在喜宝发间落了一吻,承诺道:“好。”然后双腿一夹马腹,轻轻赶起马来。

     马在路上走得很慢,喜宝坐在马上,整个身子靠在江璟熙怀里,还是蛮开心的。她扭着小脑袋瓜子左右瞧了瞧,然后说:“我想少爷了,可想可想了。可是我娘不喜欢我跟少爷在一起,我觉得伤心,所以就哭了。”她说着便撇了撇嘴,倒是有几分邀宠的意味。

     江璟熙将喜宝抱得更紧了些,湿热的唇轻吻着她柔嫩的耳垂,在她耳边呵气道:“喜宝真乖,只是,往后别再叫我少爷了。你不再是我的丫鬟,我也不是你的主子,往后,你便只叫我璟熙哥哥好了。”

     喜宝心里有些小小的窃喜,一直低头笑,然后眸子一抬,玉容娇颜,脆脆叫了声:“璟熙哥哥!”

     江璟熙很夸张地大声应了,然后马鞭一抬,驱马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江璟熙将话说开了,浣纱心里也明白得很,她以后会出府去,然后遇上她的初恋^_^可以猜猜初恋是谁......好吧,我觉得乃们应该早就猜着了╮(╯▽╰)╭请不要再冷藏我啦,好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