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17
    江璟熙微微一愣,随即问妹妹道:“雅嫔娘娘叫我入宫做什么?我这还要复习功课准备迎考呢!”

     雅嫔江玉娴虽然是他胞姐,可也是宫妃,他是外男,一般不能见。就算是宫里举办的大型宴会上,他也只能远远瞧见姐姐,从未近身看过。

     江玉姝是雅嫔的胞妹,情况自然不一样了,时常跟着母亲进宫去瞧姐姐。

     江玉姝一想到又可以跟着母亲进宫,兴奋得很,嘻嘻笑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宫里来的人宣了旨意后,我便跑着来找你了。”说着拽了拽江璟熙,拉着他走,“六哥,总之是好事,你就去吧!可再不能耽误功夫了。”

     江玉姝将哥哥给找来的时候,四太太刚刚换好衣裳,对着晴芳道:“你跑着去碧桐院,让浣纱给六爷找件衣裳来,就跟她说是要入宫穿的。”晴芳立即应着去了。

     江玉姝跑得满头大汗,也嚷嚷着叫婢女来给自己换衣裳。四太太瞧了眼小女儿,蹙眉道:“今天你就别跟着去了,雅嫔娘娘点名要见你兄长,必是有要事!你去了也是添乱的,好好在家里呆着吧。”

     江玉姝一听,原来自己忙了这半饷都是白忙活,“哇”一声就干嚎了起来。

     江璟熙脑仁有些疼,烦躁地瞅了妹妹一眼,然后对着母亲道:“母亲,孩儿马上就要会考了,雅嫔却这个时候招孩儿进宫,怕是不大合适。况且,孩儿平日懒散惯了的,一入宫就要遵守那么多规矩,孩儿不习惯。”

     “你糊涂!”四太太沉着脸呵责,想了想又说,“乐阳大长公主做的媒,江杜两家结亲,可如今你与那杜家小姐,一个执意不娶,一个死活不嫁,这叫大长公主的面子往哪儿搁?”

     江玉姝不哭了,一抽一抽地走了过去:“原来召哥哥进宫,是为了这事儿啊,那我还是不去了。”得罪了长公主,这可不是好玩的啊,这事儿有母亲跟哥哥挡着就行,自己还是躲得远远的好。

     江璟熙心里也来气,脱口便道:“孩儿的婚姻该由孩儿自己做主,不想旁人插手此事!正好,关于孩儿婚事的事情,正想与长公主说说呢。”胸口郁结,他狠狠甩了下袍子,对着四太太说,“母亲,孩儿也实话与您说了吧,孩儿既不会娶杜小姐,更不会娶什么苏小姐张小姐王小姐!眼下当务之急,是会考的事情,要是我落了榜,那一切都是白谈!”

     四太太一愣,仔细想了想,觉得儿子说的也对。

     江家目前除了身为太师的老太爷撑着,儿孙们基本上没有什么有大作为的,他自己的丈夫四老爷,也不过是挂了个虚职,毫无实权可说。眼下,家里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璟熙身上,璟熙要是落了榜,可就什么都完了。

     四太太叹了口气,抓着儿子的手说:“你怎么想的便就怎么想吧,只是千万别赌气,别毁了自己前程。大长公主是皇上的亲姐姐,她的面子,不是我们江家可以搏的,呆会儿进宫,你也好好说话,知道吗?”

     江璟熙眉心渐渐舒展开来,只向着母亲屈身见礼道:“母亲放心,孩儿明白。”

     两台轿子进了宫门一角,便有太监过来引领,这太监是皇上身边的魏公公,授皇上的命在此等候多时了。

     江四太太见是魏公公亲自出来迎接,立即下了轿子,笑着说:“怎劳公公您亲自相迎?这可怎么使得!”

     江璟熙也下了轿子,站在母亲江四太太身后,倒没多言,只笔直站立着。

     魏公公见着江璟熙,眸光一亮,赞道:“这便该是江六爷了,果然是青年才俊,京城里关于江六爷的传言,果然不假。”

     江璟熙抱拳,微微屈了身子:“公公言重。”

     魏公公眯着眼睛笑,道:“皇上跟娘娘可都还等着呢,江四太太江六爷,还是上轿子吧。”

     皇上跟雅嫔此时正在太湖中心的涟水阁,雅嫔端端坐在宋武帝赵臻的左边,宋武帝右边端端坐着的,是新晋位为嫔的姜敏姜丽嫔。

     姜敏姜丽嫔是与江玉姝同一年进宫的,初进宫时,两人互相扶持,关系十分密切。

     姜敏的兄长是昭武将军,多年来,一直奉皇上旨意戍守边疆。

     大宋自开国以来,一直重文轻武,受尽邻国欺辱。宋武帝登基后,有意重用武将,所以特意召昭武将军的妹妹入宫为妃。

     这姜敏,是将门之后,自然比不得出身书香的江玉姝柔情似水。皇帝自然是打心眼里喜欢江玉姝多一些,再加上觉得夺了她江家实权对她有些愧疚之意,所以,自江玉姝进宫以来,一直对她宠爱有加。

     江玉姝近些日子来,身上有些不大爽快,时常体寒发虚,太医们诊治说,是当初生三皇子时落下的病根,得慢慢调理。

     江四太太并江璟熙进了涟水阁,立即向着皇帝跟两位妃子行礼,完了又向旁边的乐阳大长公主跟明王妃见礼。

     乐阳大长公主是先帝的第一个孩子,很得先帝与先皇后的宠爱,如今三十多岁的年纪了,儿女也都十五六岁了,可她自己还跟孩子似的,总爱管些闲事。再加上丈夫死得早,她一直又不肯再嫁,因此没人管得住她。

     春天到了,她非得哄着皇上皇后来办个桃花宴,由她主持,然后装门请那些青年才俊来。完了夏天要有赏荷宴,秋天要有赏菊宴,冬天赏梅宴……再加上各个皇子公主的满月酒周岁宴,她都要来搀一脚。

     对于这个长姐,皇帝有些头疼,只觉得她实在太闹腾了。

     就像这次一样,非得自作主张给江杜两家结亲,结果怎样?结果闹了那么一个大笑话!简直叫皇家脸上无关。

     乐阳大长公主见着了江璟熙,依旧笑眯眯的,笑得江璟熙浑身打颤,不知道她是不是又有什么主意了。

     皇帝给江四太太跟江璟熙赐了坐,微微挪了□子,主动开口:“朕听说,江六公子近来学问不错,对于会考,可都做足了准备?”

     江璟熙离座,站了起来,恭敬回道:“回皇上的话,草民才疏学浅,比不得书院里其他学子。”

     皇帝“唔”了一声,英眉舒展开来,面含笑意道:“朕还听说,江六公子文武双全,武艺不在金遥之下,可有此事?”

     这叫江璟熙怎么回答,他只得苦逼地硬着头皮贬低自己道:“草民只是三脚猫的功夫,万万比不得金捕头。”

     皇帝没再继续问下去,只笑着对雅嫔说:“以前只见了你的妹妹,今日朕倒是第一次见着你这兄弟。”说着手轻轻在雅嫔手背上捏了一下,凑唇到雅嫔耳边,轻声说,“朕瞧他是个成器的,爱妃往后有个靠得住的兄弟,朕也放心。”

     雅嫔脸微微潮红,只低着头,不说话,皇帝却不由一声嗤笑起来。

     旁边丽嫔见了,微微蹙了眉,端端坐正了身子说:“皇上,臣妾身上有些不舒服,想要先回去了。”

     皇上准奏,让人好生扶着丽嫔回去。丽嫔站了起来,江璟熙才看得清楚,原这丽嫔小腹已是高高隆起,瞧着样子,似是有好几个月身孕了。

     乐阳大长公主见众人都不说话了,眼睛左右瞟了瞟,立即提议说:“本宫想着,等过了三月,这来京城的众学子会试殿试考完之后,来个大的相亲宴。到时候,什么状元啊榜眼啊探花啊,都拉出来溜一溜,给京城里的姑娘们好好相一相,说不定就促成一段姻缘呢。”

     皇上嘴角抽了抽,敢情这皇姐是将他的臣民都当作驴了?

     旁边明王妃却站了起来,说道:“臣妾出来也有些日子了,得先回王府去,改日再进宫来给皇上皇后见礼。”

     皇帝道:“梅儿呢?”

     雅嫔回说:“梅郡主跟着宫里的嬷嬷去玩了,臣妾叫嬷嬷算着时间了,现在该是往这边来了。”正说着,远处有个一身红色妆扮的小女孩一跳一跳地正往这边来,雅嫔指着说,“瞧,那不就是她嘛……”

     梅郡主是十三明王的独女,也是掌上明珠,今年十三岁,于年前得了封号。皇上给她的封号是吉瑞,但宫里的人都称她为梅郡主,因为她名字里有个梅字。

     梅郡主大名叫赵思梅,长得娇俏明丽,尤其一双眼睛,水灵灵的,透着几分淘气。江璟熙见到梅郡主,心里一沉,随即又稳住,然后垂了眸子。他实在太想喜宝了,因此见着了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都会看到喜宝的影子。

     不过,这个梅郡主的身形跟面相,倒是跟喜宝那丫头很是相似。若是不知情的人见着两人站在一起,以为是亲生姐妹呢……怎么可能?江璟熙苦笑一声,喜宝丫头的命,哪有那般好……

     从宫里回来,江璟熙便坐不住了,寻了个由头,便去秦家找喜宝去。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秦家一大家子刚刚吃了晚饭,都各忙各的呢。

     二柱在打造兵器,秦妈妈伴着殷秋娘一起,在院子里聊天,喜宝则候在哥哥张天佑身边,陪着哥哥一起念书。

     江璟熙想要进去,必得要被秦二柱瞧见,可他不想跟这秦二柱纠缠,他只想见见喜宝,于是打算翻墙。

     秦家院子的围墙都是泥巴的,不高,对于江璟熙来说,轻轻一跳就能过去。

     于是他就很得意地跳了,然后“哎呀”一声,摔趴在一大盆仙人掌上。院子里静了好一会儿,然后便是一阵狂吼。

     喜宝听见了声音,心里一喜,少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如果来得及,可能会再更一章~11点前没更,就不要等了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