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26
    喜宝立即拍起了小手,然后俯身抱起了小板凳,认真无比,字正腔圆地说:“那我回去叫我娘一起,我要告诉我娘说,爹爹要我们了。”说着朝着赵勇深深弯了下腰,再抬起头时,已是满脸笑容,“谢谢叔叔,您可真是我们母女的大恩人,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赵勇瞧着面前的小女孩,又想到了殷茵,她十三四岁的时候,也是这般单纯。

     上次去了秦家,向秦二柱转达王爷的意思的时候,他有在暗处偷偷瞧过殷秋娘——也就是殷茵。若是不仔细看,他差点没有将她认出来。她变了许多,才三十出头的年纪,整个人憔悴得瞧起来像是近四十的。

     因为殷茵尚在人间的事情,王爷还不知道,所以,他也不敢唐突。

     刚刚王爷说,王府门口蹲着一个小女孩子,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走丢了,特地命他出来瞧瞧看。他不知道是不是父女间的心灵感应,总之,他是不想再将此事瞒下去了的。

     喜宝开心得很,笑嘻嘻地便要走,赵勇却拉住了她。

     赵勇说:“小姐,王爷就是你的父亲,你先进去跟王爷相认吧。你的母亲跟父亲间有些误会,只要你进了王府,你母亲自然会跟着进来的。”

     喜宝认父心切,想着也是,自己先见见爹也没事的,便就愉快地答应了。

     明王赵誉此时心有些不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心慌慌。他有一种感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殷茵还活着。

     他跟殷茵,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他跟殷茵青梅竹马,打小便郎有情妾有意,都以为将来会成夫妻。殷茵十五岁的时候,他十八岁,作为一个有血性有骨气有傲气的贵族少年,他早就到军中历练过一翻了。

     十八岁的时候,他随军去攻打契丹,可因着后方问题,却落得个一败涂地的下场。宋军惨败,溃不成军,战场厮杀不过,当时死了有数万兄弟,就连当时德高望重的姜老将军也死在了战场上。

     然后他回来了,得到的消息却是,兵部左侍郎殷大人通奸卖国,所以宋军才会惨败。殷茵作为殷家嫡长女,跟着父兄一起,被打入死牢。他想要明媒正娶殷茵,想来是不可能的了,当时皇兄反对,母后反对,他被逼得没有办法,最后只能选择劫狱,然后带着殷茵私奔。

     他现在还清晰记得,当初殷大人说过的话,他说他们殷家是被冤枉的,他不求殷家能够逃罪翻身,只希望,王爷可以善待自己女儿。如果可以,将来还请王爷替他们殷家翻案。

     当时他还年轻,阅历不深,是不能够跟皇兄相比的。带着殷茵才出了京城,便惊动了皇上跟太后。皇上下旨,命皇宫禁卫军出动,捉拿朝廷侵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跟殷茵都知道,既然皇帝下了旨意,既然皇帝决心不放过他们,他们就算逃到天涯海角,那也都是一辈子背着逃犯的身份。就算将来有了子女,还是得跟着逃亡,那样的日子,不好过。

     殷茵说,他不想害了自己,更不想将来的孩子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她们妥协了。两人情长,找了户农家,找了两件喜服,拜了天地。天为证,地为鉴,当时觉得,那样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赵誉心绪收了回来,沉沉叹了口气,眸光深邃阴郁。

     明王妃沈芝茹见夫君似乎回来后一直心情不好,她便拍了拍梅儿的头,对她说:“去,你父王瞧起来好似不开心,你去哄父王开心开心。”

     梅郡主扭着小小的身子,一头便钻进自己父亲怀里,娇笑道:“父王,母妃说您不开心,是真的吗?”然后伸出小手,在自己父亲嘴角划拉了两下,嘻嘻笑道,“这样就好看多了。”

     赵誉很疼女儿,将他抱坐在自己腿上,脸颊贴了下她的脸颊,笑着说:“你是父王的掌上明珠,父王只要有了你,其它什么都不重要了。”一想到自己的心头肉以后会嫁于旁人为妻,他便心情郁结,皱眉道,“以后你找的夫婿,必须得过了为父这一关才行。”

     喜宝就这样呆呆站在门口,一脸羡慕地看着自己父亲抱着别的女孩子,看别人笑得那样幸福,她心情有些小小的失落。喜宝很乖,但有时候也很倔,既然父亲有了女儿了,那她就不想要父亲了。

     喜宝转头,大步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我不要认爹爹了,爹爹都不要喜宝跟娘了,爹爹有了别人。”

     赵勇立即过去拉住她,蹲在她跟前,跟她说:“王爷不是这样的,这些年来,王爷很想念小姐跟夫人。王爷之所以会有王妃跟郡主,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世上有小姐的存在,也以为夫人死了。”

     喜宝哭得很伤心,觉得自己再一次被抛弃了,她伸手使劲抹了把泪,说:“父亲不知道世上有我,那他又怎么会想我,一定是你骗我的。”

     对于这个问题,赵勇有些回答不上来了,好在看到了站在小姐身后的王爷。

     赵誉只是看见王府旁边坐着一个小女孩,他让赵勇去打探打探,却没想到,赵勇直接将小女孩给带回来了。

     刚刚他们说的话,他也都听见了。他此时的心情,是又激动又恐惧。

     赵勇站起身子,向着王爷低头抱拳说:“属下有罪,属下当初打探的消息有误,这才叫夫人跟小姐受了那么多年苦。”

     喜宝仰着小脑袋瞧着自己头顶上的这个英武男子,满脸的泪水,却是及其认真的样子。

     她用很严肃的表情问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听说你是我爹,我就来找你了,我要问你,你还要我跟我娘吗?”

     赵誉看着自己这个漂泊多年的女儿,看着她跟殷茵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孔,喜极而泣,一把将喜宝抱了起来。

     “要你,爹错过一次了又怎会再错第二次,爹要你。”又擦了擦女儿哭得脏兮兮的小脸,然后用脸颊碰了碰女儿的脸颊,说,“告诉爹你娘现在在哪儿?爹带着你一起,去请你娘回府。”

     喜宝见爹还算是喜欢自己的,一下子就笑了,拍着小手说:“娘就在京城,爹快带着我去,去将娘请回来。娘身体不好,眼睛瞧不见了,不过没关系,哥哥已经请了宫里最好的太医来给娘瞧病。”然后她又向自己父亲说了哥哥是谁,以及自己跟娘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明王妃沈芝茹也牵着女儿梅郡主出来了,见了跟殷茵几乎一样的面孔,她心里有些恐慌,但面上到底是镇定的,勉强挤出个笑来:“太好了,殷茵回来了,她居然还有了王爷的孩子。王爷,您快去将殷茵接回来住吧。”

     赵誉“嗯”了声,然后点头,又吩咐说:“给我备份厚礼,本王要亲自带着礼物去秦家。”

     明王妃立即点头称是,又说:“只是今天天色已晚,这么晚了打扰到人家怕是不好,妾身先备着礼物,王爷明儿一早再去吧。”说完又将自己女儿往赵誉面前推,笑得僵硬,“王爷,您又找回个女儿是好事儿,只是,梅儿也是您的女儿,您不能不管她啊。”

     梅郡主现在的心思完全在这个小姐姐身上,她挣脱了母亲的手,跑到父亲跟前,仰着头说:“梅儿也有姐姐了吗?”

     喜宝还在明王怀里,她低着头跟面前这个与自己几分相似的女孩子说:“对啊,我是你的姐姐,只是,我们不是一个娘生的。”

     梅郡主牵了牵小姐姐的手,摇晃着道:“这可太好了,我打小就想要个哥哥或者姐姐,可是没有。你来了,我就终于有姐姐了。”

     喜宝撇了撇嘴,将头别向了一边,没再说话。在她心里,还一直替娘抱不平呢,她认为,就算娘以后进了王府,怕也是遭排挤受欺负的。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父亲到底靠不靠得住。

     赵誉想见自己最深爱的女人,此时哪管什么晚不晚的,又重复了遍:“现在就去备礼,本王现在就要去。”顿了片刻,又说,“你将礼物备着,呆会儿直接差人送往西街的秦家,本王先去。”

     沈芝茹看着自己丈夫决绝离去的背影,忽而有种不详的预感,她觉得,有些事情,怕是包不住了。

     梅郡主却不这样想,她年岁还小,心思也单纯,只是想着,自己终于有个姐姐可以做伴了。

     ————

     殷秋娘正坐在屋子里摸摸索索地裁剪一件衣裳,这是一件新娘穿的喜服。她给旁人做嫁衣做了那么多年,今天,也该给喜宝做了。喜宝十四岁了,大了,要嫁人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是既甜蜜,又酸涩。一不小心,针尖便刺到了手。

     外面有些躁动,似乎来了什么人,她听觉好,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江家六爷江璟熙母亲的声音,她又来做什么?该说的话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他们家瞧不上喜宝,她殷秋娘自然也瞧不上江家。

     而此时,江家四太太正站在秦家小院子里,冷冷地对秦家人说:“她的屋子,我也不稀罕进去了,这些银两给她们母女,只希望那个小狐媚子以后别再纠缠我儿子。”

     她又想到了儿子那副非喜宝不娶的坚决态度,她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得给他挑选一个自己觉得可心的人物。哪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江家门的?别以为江家现在不比从前了,就什么人都可以进。

     秦妈妈有些怕江四太太,不敢收礼,只说:“太太怕是误会了,殷妹子跟喜宝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了,我们是平民百姓,也知道分寸,哪敢那般高攀?必是太太误会了,我们喜宝跟令郎,没有瓜葛的,也请太太不要毁了喜宝声誉。”

     江四太太气得要死,什么,毁了那个野丫头声誉?她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江四太太道:“希望你们能够说得到做得到,你们家的门,我是不想再踏入第三次的。虽然我们江家现在不比往日,但是江家儿子娶的媳妇,必须是名门官家小姐,而不是你们家喜宝那样的野丫头!张公子高中状元又如何?在这京城里,没有个背景,中了状元还不比探花呢。别妄想,以此就能攀高枝。”

     秦二柱原是一直呆在屋子里的,听这所谓的名门太太话说得实在难听,一脚将门踹开,然后直接拧着江四太太的衣裳,将她往门外拽。秦家大门刚打开,江四太太便瞧见了当朝十三王爷,她惊得瞪圆了眼睛,一时忘了说话。

     十三王爷还抱着喜宝女儿,方才江家四太太说的话,他可都听清楚了。

     明王赵誉微微眯眼,一脸严肃地说:“喜宝是本王的女儿,本王明天一早就去皇宫向皇上给喜宝请封。她是我大宋未来的郡主,也不是哪个阿猫阿狗的浪荡公子可以娶的。”

     江四太太这才赶紧给王爷行礼,请罪道:“臣妇无状,还请明王殿下恕罪。”

     秦妈妈原还想着喜宝何时有了爹爹的,又听了这江四太太的话,一个高兴一个激动,头一歪眼睛一闭,就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明王:“江璟熙,你这个猴崽子,不做出点成绩来,别想娶本王的宝贝女儿。”

     江璟熙:“嗷~未来岳父大人,表酱紫嘛,小婿这就带兵上战场打仗去。”

     皇上眸光一转:“探花郎真的愿意弃文从武,征战沙场?”

     江璟熙背脊挺得笔直:“其实,我想中武状元。”

     秦二柱立即站了出来,冷冷的:“武状元是我的,明珠郡主也是我的。”

     皇上心里哈哈哈哈大笑几声,然后说:“好吧,谁给朕退了敌,明珠郡主就是谁的。”

     某息:“所以说,无论怎样,皇帝您老都是最终的赢家?”

     皇上不高兴了:“来人,哪来的野民,给朕拖出去砍了。”

     某息威胁:“小心我将你写得不举,有着佳丽三千,却只能看不能碰。”

     皇上立马妥协:“那可以多给我几个美人吗?”

     旁边江璟熙也凑过来,一脸欠揍的样子:“喂~那个谁,我就想问问,我媳妇后来跟没跟我?”

     某息摇头晃脑:“此乃天机,不可泄露也。”然后一个板砖砸了过来。

     江璟熙:“老子弄死你!!”

     喜宝拽了拽江璟熙袖子:“璟熙哥哥不可以这么粗鲁的。”

     江璟熙立即笑了:“还是喜宝妹妹疼哥哥啊......”

     **********

     哈哈,好啦,某息今天双更了!感觉自己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