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支伞骨·承(上)
    这个世界上,平白消失一个人不奇怪,平白消失一群人,却是不寻常的。

     申屠衍望着那兖州城门寻思了一会儿,从他思考范围内实在是难以找到答案,忽然听见前方有孩童的嬉闹声,他慢慢走去,那城门下面竟是两个顽童在斗蛐蛐儿,而围在一旁的女子低眉垂发,似乎很专注,好像全世界都比不上这两只蛐蛐来得有趣。

     “你在干什么?”申屠衍不禁黑了脸孔,“这城里这么乱,还到处乱跑?”

     秦了了抬起头来,对着这个常年绷着脸的男人她总是有几分怯意的,“申屠大哥,对不起,我不会乱跑了……”她站起身来,两个小孩儿却拽着她的裙角,“姐姐,你不陪我们玩了吗?”

     秦了了无奈,安慰了小孩几句,才依依不舍的跟在了申屠衍后面。

     “就那么舍不得那几只蛐蛐?”申屠衍觉得女孩子的心思实在是不能理解,但是现在钟檐入了狱,他又不能不管她,否则钟檐回来指不定怎么样呢?

     秦了了却不语,一点一点的挪到申屠衍的身边,看见申屠衍的脸色又吓回去三分,最后终于开口,“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玩过蛐蛐,我阿哥说,蛐蛐是男孩子的玩意儿,好女孩都不玩这个,所以我就没有玩……我阿哥说,在我生日那天,会送我一只蛐蛐……”

     小姑娘絮絮叨叨,申屠衍也没有听进去多少,却终于没有打断他,可是她却忽然禁了音,“可是他却没有送我……”她哑了音,他也没有问下去,战乱中的儿女都有几人能够得以保全,不过是清风明月,相思煎熬。这种苦,他感同身受。

     回了客栈,秦了了立马又变回了以前的那个秦了了,他头痛不已,干脆把姑娘关在屋子里,省得她出去添乱。

     而此时,天色渐暗,申屠衍透过窗户,看见对面高楼的窗户紧闭,一片嫩黄新月飘浮在水洼上,秦了了的房间安静了许久,忽的又传出断断续续的歌声来,这一次是当地的一首民谣,不知从哪里学来的。

     可是,无论是谁,也没有注意道一辆马车正在悄悄进城,疾驰的马车驶过市井,路过酒肆,车马粼粼,最后没入无边的夜色中。

     监狱生活是可以忘记时间的存在的,已经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钟檐的手被上了刑,虽然已经过了几天,仍旧不灵活,他这样想了,这双手恐怕就要废了,以后恐怕是做不成伞匠了,可是他总共就这么一门手艺,不做伞,又靠什么养活自己呢。他这半辈子曾经想要走很多路,却终于都放弃,活了那么长久的岁月,也不过勉强有一门糊口的手艺。

     他想了许久,依然没有想出什么大概来,却发现牢门打开了,一抬头,却是笑了,“哟,这是哪家的老爷与夫人,这么不入金丝巢啊,偏要往这晦气肮赃地里钻?”

     那人端详了钟檐许久,才蹦出了几个字来,“果然是你?想不到你还活着?”

     钟檐摇头道,“贵人,小民自然还活着……小人虽然命如草芥,不比贵人身娇肉贵,就合着该死了吗?”

     “钟檐!我不是这个意思。”林乾一冷声道,这些年他混迹官场,早就喜形不露本色,却总是被这个少时的冤家轻易激怒,他才想要开口,却听旁边的锦衣妇人咬牙道,“我不管你是不是当年的钟檐,不过杀人偿命,我爹的命总是要向你讨回来的!”

     钟檐苦笑,看着当年的赵家小姐,如今的林夫人。当年的官家小姐尚且有几分女子的灵气,嫁了人消磨殆尽,俨然变成了死鱼眼珠子,钟檐开始庆幸,幸好当年娶她的人不是他。

     钟檐看着与他泾渭分明的两人,他这样想着,光阴终究把他们分化成毫不相干的几类人,无论曾经靠得有多么近,又有多少次理由走同一条路。

     “是。我杀人偿命,该了。”他扯着笑,带着三分苦涩,七分坦荡。

     “你这个灾祸星子,当年犯人塔中降不了你,可怜我爹爹……再有一年就卸任了,没成想?”那妇人抽抽涕涕,钟檐听着,甚至连自己都要觉得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了。

     最后林乾一安慰了几句,“夫人,好了,总之他已经一家踏上黄泉道了,你宽宽心。”

     等到这对聒噪的贵人夫妇离开后,湿冷的地牢瞬间安静下来,他想了很多事,想着他们两个不远千里来奔老爹的丧事,着实是劳累……可是他们的脸上分明哀而无恸,只有咄咄逼人的气势?……可是又有什么要紧,他是非死不可了。

     斗大的汗水从他的脸颊上划落,少顷,浑身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水,冰冷和粘稠的感觉爬上他的后背,同时还有对未知事物本能的战栗。

     这种感觉,比当年在犯人塔中的感觉更加糟糕,原来人类最害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是第几个死去,永远不知道谁会比你先死去。

     大雪纷纷扬扬的下,矗立在大晁的西北上的浮屠塔,埋葬了他所有的亲人,他的慈母,他的严父,还有他的小妍。

     而更加可悲的是——那人一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来看他。

     这么多年,钟檐回想在犯人塔里的那段时光,那时的自己可真是傻,说什么怎么也要撑下来,石料场里凶狠的狱卒嘲讽问他,撑下来等什么,他一愣,却连这样的理由他都无法说出口,甚至到了后来,亲人尽逝,他都忘记了自己拼命活下去的理由。

     大概那时唯一的念想,也只有二十岁几个月的时光。

     命运是怎么突变的,它来得太猝不及防,前一刻还是风平浪静,后一刻便是巨浪滔天,明明一个月之前他还是翰林院前程似锦的贡生。

     永熙十三年萧无庸第一次将迁都一事提上议案,在胡狄紧紧相逼,而战事节节败退的前提下,天然屏障已经不能保障安全,而迁都南下,正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一朝元老纷纷站出来,当年太宗皇帝定都东阙,正是看中了东阙这块宝地,安民攘外,已结华朝之乱,如今弃城而逃,俨然是弃了祖宗的基业……可是情势所迫,皇帝俨然是默许了。

     而杜荀正,便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脊背挺直,神态肃苛,朗声道,“臣以为不可。”

     杜荀正耿介,将不该说的和该说的一一脱口而出,而那些隐秘的东西正深深刺伤着贵族王公的心。年迈的皇帝听着,脸色越来越黑,最后把手上的奏折狠狠扔到了地上。

     百官皆垂袖惶恐,唯殿中一人,立如修竹,半步不肯让。

     “请陛下明鉴!”

     天子原本的病容瞬时成震怒之色——山雨欲来。

     殿上的官员都往后退了几步,两股颤颤不得安,所有人都知道杜荀正这脾气,怕是少不了这一顿罚,都不敢为他说话。

     那时钟檐已经有一官半职,虽是最末,却也有上朝的权利,他将一切看得真切,却仍旧不敢相信,他知道姑父的秉性,可是他的父亲素来处事圆滑,善察言观色,触了皇帝逆鳞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却在下一秒跪倒在殿中,大呼,“臣附议。”

     皇帝越发震怒。

     “罢了罢了,杜卿言语虽直冲,忤逆犯上,念在多年辅佐东君有功,回去闭门思过,一月不必上朝,此事容后再议。”帝王最终妥协。

     可,还是少不了庭杖四十。

     钟檐扶着受了刑的父亲一步一步下台阶,他们走得很慢,似乎再走下去路也到不了头,天色渐渐亮起来,东方是一圈绯红瓷釉。

     “父亲,为什么?”钟檐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他知道他的父亲,怎么可能不知此时为杜荀正说话,实在是与虎谋皮的行径。

     钟弈之却笑了,看着自己已是青年的儿子,当年同杜荀正一起进京赶考的时候,比钟檐还要小很多,“你知道你姑父的脾气,硬的跟茅坑里的石头一般,分明当时的陛下的眼中已经好几次都露出了杀机,却还是不管不顾……若是有人站在他的这边就不一样了,陛下虽然年迈,却不昏聩,若不止他一个人,他便会知道,朝上还是有一股势力是反对迁都的,虽然碍于压力不敢言说,却是存在的,这样你姑父的性命也有了一份保障。”

     钟檐骇然,他父亲竟然在赌一场帝王的赌局。

     钟弈之回头望了一眼背后步履蹒跚一瘸一拐的杜荀正,忽然笑了出来,眸色明亮,“这个朝廷,若是少了杜荀正这样的倔牛脾气,也寂寞的紧呐。”

     待到了杜荀正渐渐走近,钟弈之很是不客气的嘲笑了一番他的老骨头,杜荀正自然白眼以对,到了最后,他忽然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又转过头去,对杜荀正说,“守廉,你还记得么,我们说好要做亲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