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支伞骨·承(下)
    三更夜雨无人顾,看尽杨絮又一年。

     钟檐再上暮归楼时,已经是三月下旬,他受暮归楼的老板娘的委托,上暮归楼送一批货,他记得去年上暮归楼见到秦了了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雨。

     清风明月苦相思,荡子从戎十载余。征人去日殷勤嘱,归燕来时数附书。

     暮归楼的歌女来来去去,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唱了一支又一支的歌,新曲旧词,不变的,屹立在这座山城上的暮归楼。

     他将这些伞搬上去的时候,正好老板娘也在,给暮归楼上的姑娘用的伞,讲究的就是一个好看,因此钟檐也做得十分的考究。

     老板娘看了看,很满意,便爽快的付了银子,老板娘姓傅,据说以前是跑江湖的,很有些江湖的豪爽作风,不知道哪一年起,就在云宣城扎了根,经营起了暮归楼这间酒楼,久而久之,暮归楼几乎可以和云宣画上了等号。关于老板娘的过往,可谓是个谜,没有人知道她有没有嫁过人,只是她在云宣城时,身边就带了一个养子。

     她经营着这间暮归楼,数十年如一日,有人说,她是在等什么人回来。

     暮归楼,暮归楼,每个人心里,大抵都一个想要他暮归的人吧。

     “小钟师傅,你手可真巧,有媳妇了没,都说风尘爱才俊,我楼里的姑娘可不一样,她们只是想要寻一个本本分分的手艺人过日子呢。”

     钟檐却笑,“谢谢老板娘的美意了,我有媳妇了,等到他回来,我们就成亲。”

     “哦?怎么没听说呀?”全云宣的人都知道,钟师傅自从发妻跑了,就守着伞铺子一个人过日子,很多年了,却没有想到暗地里早已经有了第二春。

     “那是个什么样的姑娘?”老板娘取笑他,“一定长得俏?一定很贤惠?还是很可爱?”

     钟檐抿了抿唇,才忍住没有笑出来,俏?贤惠?可爱?和那个人似乎都很不搭,可是……钟檐忽然眯了眼,努力回想和他相处的细节,眼中渐渐有了神采,“那个人一点都不俏,不贤惠,甚至不可爱……可是,我很喜欢他呀。”

     暮归楼是什么地方?上了暮归楼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很快,全云宣都知道了,金井坊里的开伞铺的老光棍钟师傅,终于铁树开花了,有了新媳妇了,温柔贤惠长得俏,把钟师傅迷得团团转,等她回来,他们就要成亲了。

     同一日,东阙城中。

     黑压压的兵甲齐聚在朱雀门外,申屠衍骑在马上,回头望去,那此起彼伏相送是他的百姓,那金銮车驾上坐着的是他的帝王,那朱衣玉带随行的是大晁的帝王。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他永远不可能知道从古到今那些出征的名将的心情了,霍去病也罢,辛弃疾也吧,可他,总归知道自己的心情的。

     皇帝一送再送,足可以知道对于这次出征意味着什么,那杯御赐的酒,是恩赐,也是不归的符咒。他前半生都在边境游荡,从来不属于任何国家,很早以前,他就说过他是一个没有故土的人。可是,他无君无臣无纲无常,却因为是他生活着的土地,情感有了偏差,这样的土地,他想要守住。

     “出发!”一声号角中,城门打开,军队如潮水般涌向城外。

     时年宣德十二年早春,兵马大将军申屠衍持上钦赐虎符,出师东阙,北上缴寇。众将士歃血为盟,不破胡狄人不还。

     那是数十年来大晁对于北靖的第一次反击,彼时,离历史上著名的缙王之变,也仅仅只有半年的时间了。

     钟檐送完货,回到家的时候,看见一个紫衣的身影蹲在自家的店铺门前,似乎要把他家门槛前的蚂蚁数个通透。

     钟檐凑近一看,了不得,这可是徽州商界跺跺脚就会塌掉的崔五爷呀,便生了开玩笑的心思,“哟,崔五爷这是要让我家跟前的八角虫儿学打算盘吗?”

     崔熙来抬起头来,眼眶隐约有些红,缓过神来,也不摇扇了,似乎是真的恹了,钟檐有些奇怪,他极少看见崔熙来是这副德行,即使当年崔老爷去了的时候,她也是一把手的将她爹的丧事料理的妥妥帖帖,不过十余岁的年纪,斡旋在七大姑八大叔的亲戚关系和商会利益之间,才没让崔家散了家,可是,眼下,又是什么光景,钟檐不免也有点好奇。

     见崔熙来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他索性也坐在门槛上,看着她要怎么样,许久,崔熙来忽然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喂,师父,我觉得,我好像失恋了。”

     钟檐那竹竿敲她的脑袋,仿佛她还是十四岁的那个小姑娘,“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叫做恋了吗?怎么就先失上了?”

     崔熙来摇摇头,“大概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失恋!”钟檐觉得好笑,继续敲她的脑袋,问,“难道是冯赐白那个臭小子欺负你,你不晓得打回去哟!”

     崔熙来摇摇头,“他敢?他们冯家除了儿子带了把,还能骑到我崔家上来。”云宣谁不知道崔家和冯家是天生的对头,样样攀比,冯赐白和崔熙来就是大人的攀比声中长大的,是发小,更是对头。

     “那还有什么原因呢?”钟檐忽然想起前些日子的谣传,“莫非是因为你新收进铺子里的男狐狸啊?”

     这下崔熙来没了音,许是被说中了心事,许久,她才咬牙切齿道,“师父,你说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迂腐,死心眼,小气,好好的当我当铺的典当不好吗?非要挤破头的去考什么功名,你说,他是不是脑子有坑啊!”

     钟檐嘿嘿笑道,“他脑子有坑,你还中意他?”

     “呸呸呸!谁中意他了,他明明那么不好。”

     崔熙来又说,光用指掐着,就能数出好十条罪名来,可是这样的倒霉星子说要走,原本没有什么的,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倒是放不下了,觉得不能够再欺负他了,总是少了趣,可是以前数十年,没有他的时候,她欺负欺负小算盘和小秤砣,不也就这么过来了吗?

     难道还会过不吗?

     再说了他明明那么不好。

     这话听到了钟檐耳里,如同雷霆闪过,以前他不懂得,总是嫌弃着那个人,面瘫,木讷,还有点事妈儿,可是偏偏放不下,不是最好的人,可是唯有这样的人,陪着自己,磕磕绊绊,跌跌撞撞,才算是真正的过日子。

     他揽过崔熙来的脑袋,拂过她的头,“我们的小五长大了,”他想,那个人是真的入了崔熙来的心了,“可是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要去经历,谁也拦不住,留不得。如果他还属于这里,绕了多大的圈子,总是会回来的。”

     崔熙来摇摇头,没来由的来了一句,“那么,师娘会回来吗?”

     钟檐知道她指的是谁,咬牙切齿,却是面无表情,淡道,“会回来的。不回来的话,我扒光了他,浸猪笼。”

     崔熙来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里想道,还是师父威武呀。

     到了四月的时候,江南进入了农忙的时期,而边塞战事进入了僵持阶段。天南地北的,烽火传信,总是要隔好几天才能够听到最新的消息,因此时间总是要延迟了好几天,这一日,我军在哪个地点取得胜利了呀,那一天,我军被围困在什么山岭上,过了几天,又有消息传来,我军已经成功收复了哪个城池呀……老百姓们不懂得军国大事,可是总是知道他们是为了保护这片土地和人民而战的,因此,心里总是为他们悬着一颗心,捏着一把冷汗的。

     钟檐也竖起耳朵听,听到人们说起那新来的将军,是如何如何英勇善战的,总是要弯唇偷偷乐一乐的,别人问他为什么乐,他却怎么也不肯说。

     ——那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他谁也不想告诉。

     他在心里偷偷的对那个人说,我是一个伞匠,帮不了你什么,所以我只能把自己的本行干好,把伞做得天地良心,然后,你在那边要好好的。

     ——我负责把伞做好,你负责把仗打好,这样,好不好?

     渐渐地,战事进入胶着阶段,朝廷开始在各地征收壮丁,钟檐没有想到,率先报名的人中,会有光头匪爷和娘炮秀才。

     走的那一天,钟檐去送了行,因为光头匪爷和秀才的素质和身体不过关,所以只是最末等的小卒,混迹在服役的队列中,却也是分外醒目的。

     “嘿,我现在才发现,你是真爷们!”

     光头匪爷咬牙,“格老子的,老子什么时候不爷们了,以前落草为寇的时候,总是想着杀贪官,为人民除害,却不知道力气往哪里使,做下许多错事来,如今,老子才算干对了一件事了,叫什么卖给皇帝来着……”

     秀才戳了戳匪爷的光头,冷哼,“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没文化!”

     匪爷也哼哼,“有文化怎么了,还不是照样给老子干屁股!”

     钟檐看眼下两人口没遮拦的,咳了两声,道,“那么,两位一路走好,我就不多送了。”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崔熙来的话,是另一篇故事,就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