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支伞骨·转(上)
    北靖和大晁以祁镧山脉为边界,山下有川,贯通南北。

     深入沦陷腹地是军队出征后的一个月,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收复了一州二城,虽然崎岖艰辛,各有伤亡,但是总算有些进展。军旅凄苦,虽然早就已经开春,但是边塞寒地,依然很冷,料峭春风刮在脸上,如同刀割一般。

     申屠衍骑马站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上,大风猎猎地鼓动着衣袖,看着冻裂的土地。那些土地上的裂纹,那些裂纹上的尸骸,零零散散的分布着。

     ——是人间的皱纹,也是脓疮。

     一场战役尘埃落定。

     “安营扎寨!”沉重的号角响彻着这空落落的天地间,申屠衍抬头,一只巨大的黑鹰盘旋而过,飞往遥不可见的天际。

     申屠衍低下头来,想着,今年的春天,大概又与他无缘了吧。

     接下来,是盘点,清理,疗伤,商讨行军路线……天气实在太过于恶劣,一会儿是暴风狂沙,一会儿又是突如其来的冰渣子,几位副将表示,纵然是久经沙场的老兵都有些顶不住,可是军中保暖的棉衣物资却是非常的短缺,甚至连粮草,也有些紧缺。

     “各位,有什么良策?”申屠衍问。

     几位副将不约而同的摇头,这朝廷派不下粮草,国库里拨不出银子来,还有什么招?他们打了一辈子的帐,舞刀弄枪还可以,弄银子的事情,又不是财神,倒是真是难为他们了。

     “哎……”申屠衍长叹一口气,可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他在军中多年,自然知道这种难处。很多时候,朝廷不是说没有银子,只是银子到不了对的地方……而这样的局面,不是一个帝王,几个官员所能够左右的。

     等到所有人都散尽,申屠衍独自一个人坐在大帐中,白日里的大事已经处理完毕,即使犯愁也没有什么用,他慢慢从胸口掏出几张纸儿,慢慢展开,细细研读,然后嘴角微微上扬。

     那是他离开那天写下来的故事,与其说是“写”,不如说是“画”,他认识的字实在是有限,所以只能用这样一种蹩脚的方式记录。

     这个东西他一共留了两份,一份留给了钟檐,放在了他暂时还看不到的地方,另一份他妥帖的藏在胸口。

     他不相信自己的记忆,记下了总是会牢靠一些。

     他有将纸上的话细细的读了一遍,仿佛这件事成了他活下来的唯一的兴趣爱好了,虽然那的确是一个非常古怪的兴趣爱好。

     然后安心睡去。

     半夜忽然起了狂风,冰渣子打在大帐上,噼里啪啦,竟然生生砸出了大窟窿。

     申屠衍醒来,被这突如其来的寒流给骇住了,看着胡乱抢夺帐篷的混乱场面,恐怕没有死在北靖人的铁蹄下,反而要被这寒灾冻死了。

     申屠衍站在帐外一刻的功夫,眉毛嘴唇已经结了一层白色的霜,他纵身一掠,站到最大营帐的顶棚,摇动旗帜,呼喊,“将士们!我知道你们冷,可是,我们出行的目的是什么?是收复沦陷山河!我们这样自乱阵脚,只能让胡狄人耻笑!只能让他们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你们愿意看到的吗?”

     帐篷间的骚动渐渐平息,士兵们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望着同一个方向。

     那里,站着他们的将军,是带领他们走向胜利抑或死亡的人

     申屠衍举起虎符,声嘶力竭,道,“众将士听令!速将队伍编排成三列,一等伤残为一列,二等伤残为一列,无伤残为一列,一等伤残入大帐修养,二等伤残入小帐,无伤残的,帐外站岗!”

     申屠衍说完这样一句,见有仍旧没有行动的,忽的解开了腰带,将上衣一抛,□上身,“本将身上无伤,与众将士一起守岗!”

     寒风烈烈,将帐篷的顶棚吹得呼呼作响,几番整顿后,大军终于安静下来,申屠衍站在寒风之中,尽管身体已经冻结,但是习武之人,还不至于撑不住。

     那苍苍渺茫的荒原尽头,他忽然发现了一个极其小的存在,虽然离着还很远。虽然不甚分明,可分明是他曾经做梦都想过要打到的地方。

     那里,会是玉门关吗?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的玉门关吗?

     申屠衍忽然觉得心中的雀跃一点一点的积累,慢慢汇聚成一份巨大的幸福,他眯起眼,看着山仞与城门,他知道,他终于要到达大晁的西北了。

     而此时,云宣的庭院中,长春藤已经慢慢攀爬上了屋檐,婷婷袅袅,倒是将春光尽数缠绕在枝蔓上了,钟檐在庭中给菜苗施肥。

     几番春雨下,菜苗已经长得叶肥枝粗了,其实春天的菜,去最中心的芯最嫩,即使白水烹煮,也是原汁原味很鲜的,可是,钟檐种的这些菜,菜梗菜筋已经十分明显,显然已经错过了最好的食用时期。

     他拔下了一颗白菜,正巧了朱寡妇来串门,“呀,钟师傅,你家的菜这么水灵,怎么种的?”

     钟檐继续除草,眼皮子也没抬,“猪尿灌溉,猪粪填土,怎么能不水灵?”

     朱寡妇咦了一声,嫌弃道,“钟师傅,就是是事实,你也不用说出来吧,真不好听!”

     “好听能开出花来啊?鲜花还要牛粪的滋润呢。”钟檐终于抬头,嘴上依旧不好听,“还是说,朱嫂子家的菜,是珍珠白银供奉?”

     朱寡妇知道他这张嘴,知道说不过他,继续说,“对了,你那两件大红嫁衣还得再改改,我就纳了闷了,你说你把嫁衣改那么大做什么?你那新媳妇那体型……啧啧啧,我记得你还嫌弃我表妹把床板压塌了呢,怎么,这下不嫌弃了?”

     钟檐想起那人哪是压弯床板呀,简直想时时刻刻压弯他,这样想着,腮上忽然涌现一丝红来,很快不见。他又很快想到他的媳妇只能他自己嫌弃,哪里轮的到别人嫌弃了?抬眸,蹦出三个字,“我、乐、意。”

     朱寡妇自觉没趣,看着钟檐手里的白菜,“要不钟师傅,送我几棵菜吧,真好晚上包饺子。”

     钟檐望着手上的菜,迟疑了一阵,终于伸出手去,把菜递给了她。

     朱寡妇得了便宜,又磨了一会儿嘴皮子,兴高采烈的走了。

     钟檐低着头,又除了一阵子草,忽然把工具,赌气的扔到了土里,再过几天,菜老得都上了芯,他那么用心的除草做什么呢?

     他望着满地绿油油的菜叶,忽然发了狠。他对自己说,申屠衍呀申屠衍,大木头呀大木头,你再不回来,我就把你种的菜统统都吃完,不吃完也统统送掉,送不掉就扔掉,一点都不留给你。

     那时大军被困北地,云宣已经五天没有关于大军的最新消息了。

     就在大军被困第三天,这股子寒流渐渐退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能好过些,朝廷拨不下来款来,即使拨下款来,也到不了将士们的手里,饿得狠了,就开始掘树根扒树皮。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无论在哪里同样适用。

     申屠衍看着眼前的场景,忽然想起金渡川一战,仿佛所有的历史都要重新上演。

     他已经三天没有展眉笑过了,即使睡着的时候,想的也是这样一件事。说来又是一件蹊跷的事情,自从他离开云宣的那个雨夜,他的大脑仿佛被抽空一般,就再也没有做过一个梦,无论是好梦,还是坏梦。

     不梦闲人不梦君,真是一件令人惆怅的事。

     可是现实再怎么残酷的事情,总是要睡觉的,就在他强迫自己睡去的第三个晚上,事情还是有了转机。

     他在朦胧之间,忽然听到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声音,那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越来越近,渐渐包围他的一切。那咯噔咯噔的声音,与其说是想是敌军的铁蹄,倒不如说像是木头车的两个轮子。

     他不会做梦的,他是知道的。

     他意识到这一点,从床上跳起来,撩开营帐,外面早已点起了火把,时刻警惕着准备迎敌。

     只见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是大大小小的马驹,马驹后面拉着一个木头车,木头车上鼓鼓囊囊的,不知陈列了什么货物。而统统这一切,只有在中间车上的一人驱赶。

     申屠衍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那坐在木头车上的人吹了一个口哨,所有的马匹都停了下来,那人笑嘻嘻的跳下车来,走到申屠衍的跟前。

     那人很丑,在惨淡的月关下简直丑得鬼哭狼嚎,可是申屠衍却对着他笑了。

     ——应是故人来。

     申屠衍拍拍穆大有的肩膀,笑道,“你怎么会来?”

     穆大有也笑,“将军,我怎么来不要紧,关键是我来干什么,”他转头望了望身后的马车,“我是来给你送钱来的。”

     马车上盖着的布被缓缓揭开了,满满当当都是棉衣和物资,申屠衍吃惊,敢想问,只听见穆大有说,“经过当年的事情,我已经是一个废人,跟随将军怕是再也不能了,可是我总是想做些什么。”

     见申屠衍仍然蹙眉,他笑着说,“反正也不是我的钱,是赵世桓那老儿的钱,那老儿这么多年不知道贪了多少钱,简直富得流油,他逃走的时候没办法带走,猜藏在哪里了?嘿,全在古井底下。”

     申屠衍楞了半刻,抚掌大笑,“拿得好!”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各位亲们的地雷啦,本来眼皮打架,立即清醒了,嗷一声,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