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支伞骨·起(下)
    “你不像她,她是一个很普通的姑娘。”钟檐道。

     杜素妍生于五月。

     正是花色妍丽的季节,故名之。

     可是她却长成平和中庸的模样,不够娇憨,不够伶俐,相貌也算不得出众,甚至及不上小户人家的女儿。

     可是眼前的姑娘却是一副扶柳西施的模样,和小妍那个笨嘴拙舌的丫头实在没有半点相似。钟檐不免有些失落。

     “被人这样心心念念牵挂着,想必是一个福泽深厚的女子……自然不是了了可以想比的……”秦了了脱下披风,放下琵琶,问道“那位姑娘,先生是找不到她了吗?”

     钟檐哑然,叹息着回答,“是的,再也找不到了,即使穷尽此生。”

     秦了了愣了半响,很快明白回来。

     原来已经不在了。

     “姑娘是哪里人,怎么会做这个营生?”钟檐又问道。

     “乱世浮萍,何谈归处。奴记事时便被人从一家卖到下一家,早就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卖到下一个地方,甚至不知道最初叫的是什么名字……”秦了了柳眉微蹙,面露悲戚,好似乱世风雨里沉浮的一朵黄花,那神情竟要落下泪来了。

     “人活在这个世上,不论贵贱,终归是有人会牵挂着自己,就算不知道,那个人,总是在未来的路上等着的。”

     她听了话,默不作声,低着头,拨了几声琴弦。

     琴音清澈,想必是个行家。

     “谢谢先生的话,萍水相逢,便是一场缘,我便为先生奏一曲。”

     众人纷纷示意点头,秦了了抱起琵琶,也坐了下来,弹的便是便是那首申屠衍今早在梦中听到的《伊川歌》。

     清风明月苦相思,荡子从戎十载余。征人去日殷勤嘱,归燕来时数附书。

     一曲终了,申屠衍和钟檐,甚至是冯赐白都有些痴了,说起来秦了了唱得不算顶好,是比不上京城里上等的乐伎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唯有这一次,听到了无奈和悲凉,钟檐默然,心底竟然萌生出浔阳江头迁谪之感。

     秦了了弹完这个曲子,就听见楼下有小厮在催促她赶下一个场,秦了了作了个揖,匆匆赶往另一个地方。

     世事便是如此,好不相干的人,遇到了,掉一滴泪,喝一杯酒,唱一支曲,转身离开,却依旧是谁也不认识谁的,谁也不曾走到谁的心里。

     陪君醉卧三千场,却诉不得离殇。

     钟檐喝了这样一顿酒,心里不痛快,灌了几杯就开始有些犯晕,尽管申屠衍在竭力阻止他喝酒,但是最后还是有些醉意。冯赐白也有些不好意思,说要派人送他们回去,申屠衍却坚决的拒绝了,只是一个人搀扶着醉鬼,就往回走。

     到了后来,钟檐软趴趴的身体都靠着他支撑,他看着他烂醉如泥的模样,索性背起来,一步一步走着。

     这样一来,便空不出手来打伞,反正雨也不大,索性便让雨丝淋个淋漓。

     雨水潇潇,擦过背上男人的脸盘,冷丝丝的有些痒,他努了努嘴,似乎说了一句什么,就在申屠衍的耳边,可是他却没有听清。

     一路上,钟檐时而呜咽,时而呢喃,他才能把这些不甚清晰的断句拼接起来。

     钟檐说,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便是杜素妍。

     申屠衍一愣,刚想说点什么,却听背上的醉鬼又说,我这一辈子见过最混蛋的人,就是那个……申屠……

     申屠衍不用回头,就可以想象到背上那人脸颊醺红咬牙切齿的模样。

     申屠衍觉得很奇怪,明明是成年男人的体重,可是他背上的男人却突然变得很小很小,好像还是当年那个趴在他背上的小男孩。

     永熙三年,北靖拓跋氏于和谈中公然撕毁盟约,拓跋三皇子拓跋凛帅旧部卷土重来,顷刻间占领边陲十余州,边陲重染狼烟,一时间,战况扭转,劣势骤显。

     东阙城中,却仍旧是一番歌舞升平的景象。

     那一年是钟檐买了申屠衍的第二年。

     按照时间来说,他们依旧在假装谁看不到谁的。

     他们在玩一个游戏,心照不宣。明明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假装谁也看不到谁。

     自从那一次他们打了一架之后,钟檐对这个面瘫少年的认识又多了白眼狼,仗势欺主的名头,恨不得立即赶出去,可是又想着就这样赶出去,可是太对不起自己买他的那些银子了,不伺候个十年八年的,岂不便宜他了。

     于是钟檐一边让管家把脏活累活尽数压在这个少年肩头,一边不断对自己催眠,他已经不在了,不在了……于是他果真看不到他了。

     于是,久而久之,他们便形成了这样奇怪的对峙。

     当面瘫少年日复一年的挑水砍柴,当钟檐每一日和京城里其他的官宦子弟插科打诨,毫无交集,就这样时间便过去了一年。

     到了来年春天,春闱在即,礼部尚书看着自家的小儿,个儿竹笋似的向上蹿了一头,学问却没有丝毫长进,只想每一日把他关在屋里,把四书五经拿个漏斗灌入他耳里。

     钟檐气结,却也没有办法,他本来答应着和他的朋友,去东阙城著名的销金窟须尽欢去见识见识的,那时的钟檐狐朋狗友一堆,其中与林翰林家的公子林乾一与王都统家的少爷王坤最是玩得开,他们都比钟檐大三四岁,便撺掇着钟檐去见世面。

     正是半大的少年,血气旺盛,最是把义气放在眼里。如今去不成了,心中分外窝火,只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到了傍晚,夜逐渐黑起来,他忽然,他听了墙外草丛中有几声猫叫,钟檐起初不以为意,但渐渐觉得那叫声实在是诡异,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年头,开了窗,却看见围墙后面那两个虎头虎脑的脑袋。

     “钟檐,快……快下来。”

     钟檐苦恼,“我被老爹关在这里了……没法去了。”

     “不如我们在这里甩一条绳子,你沿着绳子爬下来。”瘦杆子林乾一提议。

     钟檐把屋子里的布料的东西,桌布,布帘都用上,还差一节,对着胖小子说,“坤子,你把裤腰带解了,接上。”

     胖少年果断捂住了裤裆,却仍旧被林乾一剥得干净。

     还是没有长开的少年骨骼,钟檐很灵巧的就沿着布绳滑到了外墙外面。

     “万岁,少爷我终于自由了。”钟檐高兴的欢呼,对着旁边的少年说,“须尽欢真的有那么好玩吗?”

     林乾一另外两人都要大些,已经略同人事,小声道,“嘘,须尽欢的妙处是个男人就会懂得的,要不然我哥哥,你爹爹怎么会跑得那么勤呢?”

     钟檐觉得有理,便欢欢喜喜跟着两个伙伴去了。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一墙之隔,那个终年没有任何表情的冰山少年目睹了这一切。

     可是他却没有言语,只机械的干着自己手中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