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支伞骨·转(下)
    “什么将军?你昏头了?”

     “就是申屠衍啊,我好像看到了他的鬼魂!”话已经说开了,徐参谋也不顾忌,直接说了,“在胡狄人的营帐里。”

     “哼,将军他是为国捐躯,你竟然说他投靠了敌军!”其他的人听他这样一说,也纷纷站起来。

     他背后冷汗直冒,打哈哈说,“也许是我看错了,你们别太介意。”他想自己大概是眼花了,姑且不说他本来就不可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活在世界上,也不可能在那里。他看见的那个人,虽然眉目相似,却丝毫没有将军的气度,反而有些痴愣,他站在金戈铁马之中,却仍然格格不入,仿佛战争与他毫无关系。

     他这样想着,安心了不少。

     一阵暴雨过后,山上草木清幽,雨水顺着枝叶流淌到他的脖子上,他一激灵,回头望去,依稀可以看见另一座山峰上飞扬着的胡狄人的军旗。

     而那个他们口中原本驰骋于沙场的男人,就蹲在这样一杆旗下。

     他在想一些事情,但是因为他的记忆也就这么个把月,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想的,他在想为什么自己离开的时候那个姑娘哭得那么伤心?为什么这里的王告诉他他是战场上的战神可是他却只能傻愣愣的站在金戈中一动不动,他在想自己是不是他们口中那个叫做申屠衍的人,如果是,又来这里干什么?

     他坐在这个山崖上,一想就是一个黄昏。

     依照他们所说的,他分明应该是来过这里的,可是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熟稔的气息,风声凛冽,他忽然觉得在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中见过这个场景,他就这样顺着记忆喊了出来。

     “这一次,换你来救我,可好?

     他一定是说过这样的话,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脚边无意碰触的石子就这样咕噜咕噜的滚下去,他陡然一惊,回过头来,对上了拓跋凛的眼。

     “怎么了,申屠安答,在想什么?”拓跋凛笑。

     “没……没什么。”他一阵恍惚,却不想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他,“我真的是一名军人吗?”

     “当然,你是我们北靖最年轻的将军,是我们的战神。”拓跋凛也在他身边坐下了,“这一点,无可置疑。”

     “那为什么我站在战场上,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连恐惧都……没有。”

     拓跋凛想了想,“可能是身体还没有康复吧,等到身体好一些,记忆应该就会回来了。”

     “但愿如此吧。”申屠衍回答,可是心中仍然迷惑,“有时候,我一直在,自己是为了什么站在战场上?”

     拓跋凛抚掌,“这还有为什么,这是一种强者的本能,开疆扩土,立不世军功……等你好了,就不会再问这些问题了。过几天与大晁军队在祁镧山上必定会有一战,到时候由你统帅,你很快就会想起来的。”

     是这样的吗?应该是的吧。

     他望着祁镧连绵不绝的山峰,一直延伸到了天边,可是山的后面有什么,以他的肉眼根本看不见,他的记忆里也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地名。

     所以他想象不到千里之外的云宣正下了一场小雨。

     雨像牛毛一般落在街道青石板上,密密匝匝,将地面淋的湿漉漉的,却没有一丝寒意。这样的雨,其实不打伞也不要紧,但是钟檐还是打了伞,穿过那些熙攘从容的人群,去早市买早饭。

     去之前,他看见冯小猫恹恹的,决定任他挑选早饭,小孩儿抬头,眼睛眨巴眨,一口气说了一堆他听也没有听过的点心。

     “没有。”

     “那有什么可以选的呀?”

     “你可以选择豆花儿或者茶叶蛋,或者豆花儿加茶叶蛋。”

     “……”冯小猫恨恨的想,虚伪的大人。

     可是我们的冯小猫同志还是知道寄人篱下的,乖乖的搬着竹椅等待钟檐回来。

     钟檐提了茶叶蛋,走到了替人测字的黄先生的铺子前,顿了顿,最终做了下来,清了两下嗓子,“你替我写一封休书吧。”

     “糟糠之妻不下堂呢,休妻,太不道德了。”黄先生抬头,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钟檐,“况且,你有老婆可以休吗?”

     “得!你给我纸笔,我自己写。”黄先生很痛快的将纸笔让个他,他提起笔,蘸了墨汁,碰到了纸笔,写了几行,又停下。

     他想了想,继续写:立书人钟檐,徽州云宣人,宣德二年凭媒娉定蒋氏为妻,婚后两地相隔,实无合卺之欢,况妇德甚倨,屡犯七出……

     他虽然是成过了好几次亲的人,可是都没成,所以他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措辞,才能够不伤害一个人。姻缘这回事,真的是半点不由人,他一路行来,兜兜转转,遇见过那么多人,最后留下来的,总是那个人。

     那个人在的时候,总是说,“钟师傅,你看,我们两个老光棍,你也没有老婆,我也没有,真是好巧好巧,不如凑和凑合过一辈子,好不好?”

     那时候他总是嫌弃这个大块头真是笑得死蠢死蠢,嫌他丢人,不愿意搭理他。可是他不在了,他才发现,他其实是一直知道的,不是凑合,也不是将就。

     他现在没有恨意,知道自己即使和一个虽然名义上是他的妻子却完全陌生的女人生活在一起过一辈,也是一种遗憾。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忽然丢了笔,他们昨天晚上成亲了呀,停妻再娶,也算不上不合礼法了呀。

     他这样想着,揉了纸团就走。身后的黄先生脸都绿了,写休书写了一刻钟,最后还给写废了,他是存心来砸场的吧?

     因为在测字摊上耽搁了时候,钟檐回到家的时候,冯小猫已经前胸贴着后背,饿得直嗷嗷了,“哼,你是自己去孵蛋去了吗?”

     钟檐将早饭丢给小孩儿,走进屋去,他决定好好跟蒋明珠谈一谈。

     在这之前,他把申屠衍的灵位擦了擦,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他走进去的时候,下了一跳,呀,这红绦绿帐,还是他的家吗?怎么他才出去一会儿,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桌子上的书呢?他藏在床底下的盐缸子呢?那藏在盐缸子里的私房钱呢?

     蒋氏很淡定的挥手道,“相公,不用找了,你那些破落玩意儿,我都给扔了,我们现在好歹也是金井坊有名的商户了,用这些东西多掉价呀!”

     钟檐惊悚的望着周遭的一切,蒋氏看在眼里,显然认为他眼里的是惊喜,“不用太感激我,男人嘛,每个女人操持家务,总是不行的,好歹我回来了。”

     钟檐欲哭无泪,觉得不能让这个女人这么误会下去,轻咳了几声,“明珠,你跟我出来几下,我们需要谈谈。”

     蒋明珠跟着钟檐出来,钟檐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在申屠衍的灵位前晃了好几圈,可是蒋明珠愣是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灵位,只是关切的问,“相公,你鞋子里是不是有虫子,怎么痒得直来回跳呢?”

     钟檐见没有用,终于停下来,开口,“那个……咳咳……明珠呀,我记得我们的婚事是王媒婆说的,其实我那时候就知道,你那时候还是不太乐意的,也是,那时我一个穷小子,现在还瘸了一条腿……不如……”

     他还没有说完,蒋明珠就嘿嘿的笑道,“这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呗,嫁个癞子瘸子,不还得过日子呗!”

     钟檐见这一招不成,无奈,忽的瞥见了蒋氏头上的绢花,红艳艳的,笑道,“哎呀,明珠你头上的绢花真是好看,不知道是从哪里买的,戴在头上真是比街上的小闺女还俏几分,俗话说,女人三十一枝花,花期未过,不如另外……”

     蒋明珠忽的摘下投下的绢花,恨道,“什么绢花!假的!那死老头子连颗珍珠也不愿意买给我,买些破花破布糊弄我!说起来我就气!”

     “咳咳……”钟檐脸色变了变,要是以往一定骂回去了,毕竟是休妻,此时却不愿意伤了蒋明珠的心,两个人就这样默默无语,门外的雨又落了下来,火急火燎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赶着趟儿。

     冯小猫搬着竹椅就往屋里冲,口上还叼着那只咬了一般的茶叶蛋。

     “哼哼,下雨了,还好我跑得快!”

     冯小猫抬头,看着八仙桌前各怀心事的两个人,雨水顺着发丝淋了下来,他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忽的爬上了案桌,抱住申屠衍的灵位,就是一顿嚎哭。

     “呜呜……呜呜……娘,爹要娶后娘,他不要我们了……呜呜……”小孩在案桌上又哭又闹,连眼角睫毛上也挂着水珠儿,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

     钟檐呆呆的看着小孩儿,脸上不辨悲喜。许久,他的双眼慢慢抬起,视线的焦点慢慢从漫天漫地的雨丝回到了蒋明珠的身上。

     他低声地笑起来,眼角眉梢都晕满了温柔,轻声道,“其实我已经停妻再娶了。”

     他将牌位抱在怀里,“这是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