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猎杀
    三人沉默无声的吃完了晚餐,克列斯放下手中已经是空掉了的碗,深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呼……关于这件事,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莉莉娅你。”克列斯轻睁开眼睛问道。

     “嗯……?”

     “那就是……关于这件事情你想要做到什么地步呢?”听着克列斯的疑问,洛因此时也是不由得身体微微一愣,缓缓的把头转向了莉莉娅。

     “……你是问我,我打算做到何种地步是吗?”看着克列斯的眼睛,莉莉娅表情十分认真的对其疑问道。

     “是的。”克列斯确定道。

     “……呼~,我打算,猎杀“暴怒”!”莉莉娅沉默了一小段时间后轻吸了一口气,对着克列斯缓缓的郑重说道。

     “!!!”当莉莉娅的这句话说出来后,不光是克列斯,甚至就连洛因都是不由得的感觉大脑的深处像是收到了什么冲击了一般,一瞬间甚至感觉仿佛整个大脑都是顿时瘫痪了一下,这让克列斯与洛因两人都是不由得的沉默了数秒后,才是缓缓的回过神来。

     “猎…猎杀“暴怒”吗……?”听见莉莉娅的话克列斯不由得一惊,仿佛有些不能相信的缓缓对自己重新重复了一遍莉莉娅的意思,再然后,就是不由得的发出了一声自嘲的冷笑。

     “是吗……我还真是天真呢,竟然想要插手这样的事情……。”克列斯对自己笑着自嘲道,缓缓的看了一下自己腰间的剑。

     “嘛……算了,这件事情,我想我还是不要插手了,毕竟仔细想了想,像我这种普通人,也是确实提供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啊……不过想来你们也应该是要先带着那四个人去多维克利吧……?我充其量能做的最多的事也就是用这马车,带着你们去多维克利罢了。”克列斯叹了口气,遗憾的对着两人缓缓的说道。

     “不过我想,到我们分别为止,如果你们有需要的话,我都会尽可能的帮助你们的。而且如果可以的话,在这一路上,讨论的话还请继续带上我一个吧,毕竟我对于这种史诗级的事件,也是很感兴趣。”克列斯把目光投向两人,潇洒一笑的对着两人说道。

     “真是谢谢你了……克列斯。”莉莉娅对着克列斯微笑的感谢道。

     “不过我在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莉莉娅你……”

     “那就是,莉莉娅你不会打算以自己一人之力,去猎杀“暴怒”吧?”

     在这边听着那两人的对话,洛因也是不由得在心中想着一些事情,首先就是关于莉莉娅究竟要做到何种地步这件事。

     关于这件事其实洛因之前也是没有多想的,毕竟一般情况下,正常人也不会把猎杀魔兽这件事,放在第一位上去想,毕竟这件事情的难度,实在是不低,在洛因的想象中,莉莉娅顶多也就是把那些被暴怒影响了神经的人,统统抓住,然后永远的关进大牢,期待着有朝一日,他们会回复正常就结束了,可是这次就算是洛因也没有想到,莉莉娅竟然打算猎杀“暴怒”!

     因为关于各个魔兽,究竟是何种实力,我想整个赫尔赫斯大陆,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因为魔兽的身影基本上很少出现在大陆上,又或者说,就算是出现了,也会变得和没出现过一样。

     因为凡是见识过魔兽本体的人,基本上也都是没有能够活着回来的。

     在大陆上,每年失踪的人那么多,仔细想想,其中,因为魔兽袭击而失踪的人,肯定也是存在的吧,虽然没有什么证据就是了,其实,关于魔兽的威胁,一直都存在在人们的身边!

     一想到这一点,洛因也是不由得感到一丝恐惧,仔细想一想,如果是你,在独自旅行的时候,眼前突然就这么出现了一头魔兽,那么这会是令人多么绝望的一幅场景。

     也因此,在此时,克列斯选择退后一步,也是一个十分正常的选择。

     “我自己怕是敌不过“暴怒”的,所以我打算借助这个王国的力量。”

     “我想王国应该有保护自己的人民的义务,对吧?”

     “……是吗……?如果是王国派遣的王国骑士与魔法师部队的话……。确实……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就算是魔兽也不可能抵挡的住吧……。”听着莉莉娅的话语,克列斯不禁深思着,不过一旁的洛因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我认为这是行不通的……。”在深思一段时间后,克列斯对莉莉娅缓缓说道。

     “如果是在别的时期,我想这件事应该还有可能,但是在最近半年里,我想就算你是大精灵,维斯恩王国也是不可能答应你的请求的……。

     “没错……,莉莉娅……,我之前有跟你说过吧……,格鲁克与维斯恩王国的大选…那件事……。”

     一旁的洛因此时也是脸色不好看的对着莉莉娅提醒道。

     “……就在今年吗……?”看着洛因的表情,莉莉娅叹了一口气对其疑问着。

     “没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应该在将近三个月后。”看着莉莉娅,洛因无奈的说着,而一旁的克列斯对此也是点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说,在这个非常的时期里,维斯恩王国是绝不可能轻易的派遣兵力的,因为风险实在是有一些大。”

     “且不论成功与否,关是在这种时候原因不明的调遣部队,就是很容易让人民怀疑了,所以说……”看着莉莉娅,洛因不再说下去。

     “而且……我一会还有一件事想要单独的和你谈一谈……”

     “这件事情,也是和“暴怒”有关的,不过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一些私人的秘密,所以不能告诉克列斯就是了……真是十分抱歉……。”洛因把话说道一半,缓缓的把身子转向一旁的克列斯,略作一礼,对其充满歉意的说道。

     “嗯,我没关系,本来对于这件事我也不打算深入其中了,而且我想是个人都会有一些秘密的,所以我是完全不在意啦。”

     “……嗯。”洛因回应道。

     “嗯…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那么我就先去那边的帐篷休息了,还有就是……帐篷就只有三个了……,具体怎么分配你们就自己决定吧~”克列斯说着,就是终于是放松了一下似的,轻呼了一口气,回到了那边的帐篷里。

     “嗯……莉莉娅……。”洛因看向那边的莉莉娅,轻声说着。

     “嗯…?那么洛因要说的那件事……,是什么呢……?”看向洛因,莉莉娅对其疑问道。

     “我要说的这件事情……是关于死灵力的……。”看向铃那边的帐篷,洛因深呼一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