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克列斯·塞露特
    “切……真是麻烦啊……,虽然我的脾气不是很坏,但是在大晚上打扰到我休息的人,我可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啊…!”洛因身前那不知何时出现的身影看着远处那突然一改之前疯狂姿态正在低头沉默着的男子一幅十分困扰的样子说道。手持长剑,身穿黑衣,此时正静静的站在洛因面前,守护着洛因。

     “你…你是……?”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人罢了,话说你现在不是应该先对我说谢谢吗?”男子回过头来,望着身后抱着铃的洛因一脸不在意的说道。

     “……谢…谢谢。”听着黑衣男子的话语,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洛因不禁有些紧张的对着男子道谢道。

     看着自己身后的洛因,突然间男子改变了自己原先一幅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的表情,把剑直接就是指向了洛因的脖颈,用十分凶狠的眼神盯住了洛因。

     “你这个蠢货!道谢有什么用啊!!好好庆幸自己还活着吧……!我啊,虽然脾气不是很坏,但是我对于像你这种即不自量力又不知道珍惜自己性命的白痴可以说是最厌恶了啊!”

     “要不是好不容易给你救回来,我真想现在就上去给你两剑,让你清楚清楚濒临死亡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滋味!”男子盯着洛因出奇愤怒的说道,但在瞄了一眼那个红衣男子后又是默默的把剑收了回来。

     “呼……。我太激动了……。”男子深呼一口气对着洛因缓缓道。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男子看着洛因与其怀中的铃,又看了看那个红衣男子与其他同样身穿红衣但是却是被灰白色的锁链牢牢固定在地面的其他人还有远处的莉莉娅后缓缓苦恼的摇了摇头。

     “愤怒啊……!”突然间,远处的红衣男子低声道。

     “嗯……?”黑衣男子疑惑的看向了远处的红衣男子。

     “好愤怒啊!!!”红衣男子一下子把手中的长弓摔在地下,用力的用脚跺着脚。

     啪嚓一声,木质的长弓悄然断裂成两半,那红衣男子发狂似的缓缓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瞅着面前的黑衣男子,捡起了同伴掉在地上的长剑。

     “这真是……让人愤怒呢!!!暴怒啊!!!”

     “喂喂……,这家伙什么情况。”看着远处红衣男子那近似疯狂般的表情,身穿黑衣的男子也是不禁有些惊恐的看向了身后的洛因。

     “暴怒……。”突然响起在众人耳中的是莉莉娅那带有些沉重又带有些不安的声音。

     “暴怒……?”听见莉莉娅的声音,洛因与黑衣男子都是不由得充满疑惑的看向了一旁的莉莉娅。

     “……,这不是你应该牵扯进来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洛因……你也是。”看着远处那红衣男子,莉莉娅语气出奇沉重的道。

     “喂……!你是在叫我逃跑吗…!?”

     “莉莉娅!?”

     “根据我的观察……他们恐怕都是被暴怒影响了心智的人。”面对着两人,莉莉娅面色平静缓缓的说道。

     “诶……?等等……!你说的暴怒该不会是……。”突然,黑衣男子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看向了那边的人,开始沉默了起来。

     “魔兽「暴怒」…!?”听见莉莉娅的话,洛因也是十分震惊的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莉莉娅与那红衣之人。

     “喂喂……你在开玩笑吧……?那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维斯恩……不是已经好几年都没有消息了吗……?”黑衣男子看向莉莉娅,不禁有些不敢相信的向莉莉娅确认道。

     “怎么样?害怕了吗?魔兽这种东西,什么时候苏醒,什么时候沉睡,什么时候出现在人们眼前,什么时候又消失在山野里都不奇怪,所以说,快些离开吧,骑士。”

     “……”黑衣男子沉默不语

     “洛因也是……这件就交给我我来处理吧……等铃醒来,好好向铃询问一下,之后洛因就继续洛因的旅行吧。”莉莉娅说着,面对那名红衣男子,缓缓抬起了右手。

     “我不能再放任这魔兽继续肆虐下去了……!”随着莉莉娅说着,洛因能感受到,突然间,四周的元素以远超常人施法的效率快速的响应着莉莉娅,四周的魔力都是向着莉莉娅那边聚集着。

     “等等!莉莉娅……你叫我们逃走,那么你呢,你又有什么理由为此战斗呢!”

     “!!!”突然间,莉莉娅的身体一颤,原本莉莉娅手中凝聚着的魔力也是顿时消散。

     “对啊……为什么……我要为此战斗呢……。”

     “我……是谁来着……?”

     “明明之前还想起来点来着……,但是突然间……却又忘记了……。”

     “为什么……我会把那认为是自己的责任呢……?”

     突然间,无数的问题向着莉莉娅铺面而来,莉莉娅困惑的扶着自己的头,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喂!小心!那人冲过来了!”看着那边突然变得沉默的莉莉娅与黑衣男子,洛因不由得对着两人提醒道。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红衣男子以极快的速度,提剑向着黑衣男子快速冲去,还在惊愕之中的黑衣男子在听到洛因的提醒才缓缓回过神来,抽出手中的剑来格挡,然而莉莉娅却是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仍然的待在原地,没有行动。

     “呯~!”两人的长剑对碰,黑衣男子的剑却是直接被红衣男子的剑荡了开来。

     “可恶……力气怎么会这么大!”防守失利的黑衣男子顿时向后撤了段距离,不过却是被红衣男子一直跟进。

     “死吧!死吧!死吧!”红衣男子的剑快速的向着黑衣男子挥去,看着躲不过去,黑衣男子也是不得不拿剑去格挡。

     “呯!”黑衣男子的剑又被直接荡开,强大的力道甚至差点使黑衣男子的剑脱手而出,在遭到冲击后黑衣男子不由得一个踉跄的向后又是退了几步。

     “呯~!”就在红衣男子又要一剑向黑衣男子砍去时,红衣男子的剑却是被一把银白色的长剑挡了下来。

     “喂!还说我,你行不行啊?”

     洛因趁着红衣男子的剑还没出完,轻松的从侧面挡下这一击。

     “呵呵哈……”红衣男子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看着又是一剑向着自己袭来的洛因红衣男子却是仿佛没有看到一般,直直的就是举起了剑向着洛因快速砍去。

     “出剑速度好快!”

     “等等!他竟然不挡?”看着那红衣男子直向自己砍来的一剑洛因不得不把这一剑改攻为守。

     “呯~!”金属交击的声音又是从洛因耳边响起。

     “!!”

     “力道好大!”洛因感受着红衣男子直面劈来的一剑,不禁感觉虎口都是被震得隐隐作痛,虽然洛因早有准备,不过却还是不由得被强大的力道压下了手中的剑。

     “好愤怒啊!!!”随着红衣男子异常狂暴的大叫声,又是一剑快速的向着洛因袭来。

     “喂,那边那个骑士!我有让你帮我吗!”

     “呯呯!”就在洛因与红衣男子的剑再次对撞时,突然,又是一把长剑加入了其中。

     “你就在那边看好了,我,克列斯·赛露特!是怎么打败他的吧!”

     黑衣男子一下子用身子撞开了一旁的洛因,借助着刚才洛因抵消过后的力量一下子把那红衣男子的剑荡开后对着洛因充满自信的微笑道。

     “喂,你可别逞强啊……。”洛因看了看那黑衣男子,不由得担忧的对其说道,但出于礼仪,洛因也是如他所愿,没有再上前去。

     “你很生气吗!嗯!?”名为赛露特的男子十分轻蔑的对着红衣男子挑衅着。

     “啊好愤——”就在红衣男子又要愤怒的大喊的时候,红衣男子却是突然的被路赛特打断了!

     “就算愤怒也不要在这里大喊大叫啊!你这蠢货!”

     “……”被打断的红衣男子静静的看着赛露特。

     “啊啊啊啊啊啊!!!杀了你!杀了你!”

     “那就尽管来吧!”

     红衣男子比以往更加疯狂的怪叫着,一下就是提起了剑冲向了赛露特。

     而赛露特却也是不躲不闪,直直的提剑向红衣男子冲去。

     “喂!你在搞什么……!!”看见这幅情景洛因不由得担忧的向着两人冲了过去。

     论力量,赛露特是绝对比不过那个怪物的,那个被暴怒控制了的人,或许是因为暴怒的原因,力量大的出奇,如果正面对抗,用不了几下,塞露特就会败下阵来,所以为了避免意外,洛因也是不赶得不去支援塞露特。

     红衣男子的剑直直的向着塞露特砍去,而塞露特的剑也是同样对着红衣男子而去,双方竟然都是没有做成防御的动作!

     “我相信着!我的剑术……!不会败在这里!”

     “多年来苦苦修炼出的剑术!不会!败在这里!”

     随着两人的碰撞,一幅令人不可置信的场景,出现在了洛因的眼前。

     随着两人的交错,红衣男子的剑在位于手柄处的位置,悄然断裂了。

     “啊啊啊啊啊啊!!!好愤怒啊!!暴……!”

     “——你给我!好好的躺在地下吧!”随着一记用剑背的用力敲击,红衣男子话还没有说完就是悄然跪倒在地上。昏迷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