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留宿
    “你们就先使用这个房间吧。”在少女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一个很平常的客房。

     “实在是万分感谢…嗯……,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洛因,算是一名骑士。”洛因说着对着眼前的少女行了一个礼。

     “我是阿莉赛斯·铃……”

     “……,我……我是特塔希·露特露……。”少女在沉默一会后,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真是谢谢你了,露特露,话说……能给我一些绷带吗……。”

     “嗯……这个房间里的抽屉里就有绷带,你们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就不多作打扰了……。”少女说着便是离开了房间。

     看着露特露离去,洛因“啪~”的一声,直接坐倒在了房间的地板上,脸上流露出十分痛苦的神色。

     “洛因……!?怎么了?”看着突然坐倒的洛因,铃不禁一惊,连忙上去急切的问道。

     “没……,没什么……,只不过是伤口又开始发痛了罢了。”洛因抹了一把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的液体,撑着地板,站了起来。

     “……洛因……。”

     “之前还没有这么痛的……这次可能是雨水渗进去了的原因吧。”洛因说着,就是缓缓的脱下了早已是湿透的外套与上衣,漏出了浑身绑满了绷带的上半身。

     由于是在雨中行走了不少的时间,现在的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是湿透了,而洛因身上绑的绷带,也是在雨水的袭击下,变得湿淋淋的。

     “洛因……没事吧……?快换上新的绷带吧,这里还有些治疗伤口的药膏……我来帮你缠上吧。”铃从之前露特露说的抽屉里拿出了绷带与药膏,对着洛因焦急的道。

     “嗯……,拜托了……。”

     铃轻轻的触碰着洛因身上已经是彻底湿掉的绷带,小心的为洛因解开了绷带的结,之后随着绷带逐渐解开,一道又一道的伤口显露出来,胸前、手臂、肩膀、后背,洛因几乎全身上下都是覆满了血淋淋的伤口,虽然之前洛因昏迷时,铃为洛因包扎的时候就是见过这幅情景,不过如今再次看着面前的少年残破的身躯,铃还是不免感到一阵难过。

     “洛因……,可能会有点疼……,忍一下……。”

     铃在洛因的伤口上轻拂上药膏,之后便是小心翼翼的为洛因包扎起来,虽然铃十分小心,但是整个过程还是不禁让洛因倒吸一口气,洛因也是人类,要说满身的伤口还不疼的话,也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尽力去忍耐了。

     “好了…,洛因可以站起来了。”铃再将绷带牢牢系紧后,对着坐在壁炉旁的洛因轻声说道。

     “嗯……谢谢你……铃……。”洛因缓缓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身体,确定绷带不会轻易脱落后转身看向了一旁的铃。

     “铃……,你背包里的衣服还都没湿吧?”洛因看着已经是浑身湿透的铃对其问道。洛因说着就是翻看着自己的背包。

     “嗯……,之前从大祭司哪里带来的几套衣服还干着。”

     “那么你就先在这里换衣服吧,我出去看一看。”

     “嗯……”

     洛因轻推开房门,来到了走廊里,看着窗外宁静的村庄,洛因不禁感到有一些怪异的感觉。

     不一会后听到屋里铃的呼唤,洛因回到屋里,眼前的铃是已经换上了一套和之前制式一样,但是颜色略有不同的黑紫色服装。

     “那么铃先出去了,洛因换完衣服再叫铃吧。”

     “嗯。”

     随着铃的离去,洛因也是叹了口气的看了看自己的全身,之前的那套白色骑士服早是在之前,就被洛因给丢弃了,因为那件骑士服上到处都是之前与莱纳尔战斗时留下的大大小小的缺口,早已经残破不堪,况且全是缺口的话,走在路上也很容易引起人们的注视,现在洛因最外面所穿的衣服是洛因之前在家时所带的一套部分是皮革制的较为简易的一般冒险者常穿的衣服,因为轻便,耐用,而且有着基础的保护能力而被一般的佣兵、骑士,冒险者而喜爱。

     不过也说了,只有部分位置是皮革制的,所以雨水还是成功的浸透了这件衣服。

     洛因从背包里重新掏出了一套之前在鹰身女妖的村庄时,大祭司给与自己的骑士服,看了一看。

     这件骑士服与哪件白色的没多大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外套的后摆没有之前哪件那么长,之前的哪件骑士服,后摆足足到了洛因膝盖还要往下的位置,而这件就是仅仅到达了膝盖而已,还有一点不同的就是,这套是黑色的。

     要说之前洛因为什么不穿这件衣服,主要的原因是这件衣服在赶路的时候容易被树枝什么的刮住,还有就是,骑士服要比普通的皮革甲更加显眼。

     洛因换好了衣服,轻推开了房门便是看见了门外正在疑惑的注视着窗外景色的铃。

     “铃,怎么了吗?”

     “啊……,洛因换好了啊。”

     “嗯。”

     “没什么……,就是之前看见貌似露特露小姐的人出门了。”铃看向窗外,缓缓的道。

     “嗯……?这么晚吗……?”

     “嗯……,是的,话说露特露小姐还真是个好人呢,如果不是她的话,铃和洛因现在还在外面淋雨呢吧?能有地方过夜真是太好了,但是……,铃总感觉露特露小姐有一点怕生……,说话时也总给人一种她有点紧张与不安的感觉。

     “是啊……。我也感觉露特露她有些奇怪。”听见铃的疑问,洛因也是赞同道。之后便是静看着窗外的雨夜,陷入了思考之中。

     “算了,早些休息吧……,如果明天旅店开门了的话,我们就去旅店休息吧,待在别人家里,总感觉有些不太好。”

     “嗯。”

     话罢,洛因与铃也是不再盯着外面的景色看,都是回到了屋里。

     “洛因睡在床上吧,铃睡在地上就好了。”看着屋里仅有的一张床,铃转身对着一旁的洛因道。

     “可是……”

     “好啦,洛因可是伤员呢,之前那边的衣柜里有铺在地上用的被褥,也和床上没差多远啦,而且这种环境可比在野外好多了。”看着似乎要说些什么的洛因,铃打断了洛因的话,对着洛因不在意似的道,说着就是已经铺好了被褥。

     “嗯……好吧,谢谢你了,铃,那今晚我就睡在床上了。”看着铃坚决的样子,洛因也是不再推辞,毕竟自己也不能和铃睡在一张床上吧,这么想着洛因也是一下子躺在了床上。

     “啊~”洛因躺在床上,感受着柔软的棉被,顿时一股放松感向着多天来一直劳累着的洛因袭来。

     “唔~”而铃那边,也是传来了一阵十分舒服的声音。

     “好,那么好好休息吧,明天还有些事情要干呢。”躺在床上,洛因看着天花板,对着一旁的铃说道

     “嗯……?什么事情?”铃疑问道

     “我的剑啊……,剑之前被那家伙打掉了啊……。好不容易得到一把比较好的剑又是丢了……。”想着之前和莱纳尔对战时的事情,洛因郁闷的叹口气道。

     “啊……!,对不起……洛因……,之前悬崖哪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铃也顾不得去帮洛因找到那把剑再离开了……。”听见洛因的话,铃也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对着洛因充满歉意的道。其实之前铃在走时也曾经回头看过一眼,但无奈周围全部都是灰尘,而且情况实在紧急,所以也就是没有去寻找洛因的剑,就是直接离开了。

     “不要说对不起啊……铃,铃又没有做错什么,剑是我自己弄丢的,本来就不怪铃,而且当时确实应该是以立刻远离那帮追兵为首要目标,所以铃做的才是正确的选择啊,如果是我,我也是不会再去寻找那把剑的。”听见少女充满歉意的话语,洛因对其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了,快些睡觉吧,我要把灯吹灭了哦。”想着明天还要再去寻找一把剑,洛因也是感觉有些疲惫的对着那边的铃说道。

     “嗯,晚安。”

     “晚安。”随着两人道过晚安,洛因也是缓缓起身在把油灯熄灭之后,缓缓陷入到了睡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