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篇——多维恩之役(3)
    “牧师,快来给威斯尔大人疗伤”丘特看着受伤的威斯尔面露苦色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肋下丘特十分焦急道。

     虽然威斯尔受过简单的止血处理了,但是鲜血依旧是从肋下在不断的涌出。

     “不用了……他的剑上有诅咒……寻常的牧师解除不了。威斯尔脸色难看的摇摇头说道。

     “……”丘特看着威斯尔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卡罗……很强……。”威斯尔说着,声音十分沉重。

     “比你还要强吗?”丘特一股不安感涌上心头,不禁疑问道。

     “比我还要强……”威斯尔别过头道。

     “塔妮娜在战场上有出现吗?”威斯尔突然回过头来问道。

     “不,没有,从开战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出现过……”丘特回答道

     “是吗……她会在干些什么呢……?”威斯尔焦虑的说着。

     “总之你先去疗伤吧。薇薇尔可以治好你吧?”看着威斯尔的伤,丘特有些无奈道

     “嗯,还要麻烦你先代替我指挥一阵子了”

     “交给我吧”

     “威斯尔……!”威斯尔刚一踏入庭院,就看见坐在庭院里焦急等待着的薇薇尔,薇薇尔此时看见受伤的威斯尔更是直接心痛的哭了出来。

     “威斯尔……没事吧?受了这么重的伤!你等一等,我这就帮你治疗”薇薇尔扑倒威斯尔的怀里,抹了抹眼泪便是开始吟唱着魔法。

     “没事的,这点小伤而已,比起以前那几次,都是小问题啦,还好有薇薇尔在呢。”威斯尔轻抱住薇薇尔一边摸着薇薇尔的头一边安慰似的说道。

     “好了……威斯尔,不要乱动……”薇薇尔轻声说着。

     “温柔的塔莉莱萨丝大人啊,请赐予我治愈的力量吧!。”随着薇薇尔的祈祷,一道黄绿色的光从伤口处涌起,伤口处隐隐发黑的肉块变成了原本的颜色并且在快速愈合着。

     与一般的治愈魔法不同,一般的治愈魔法是只能略微加快愈合速度和止血的,但薇薇尔身上持有着名为“生命的祝福”的加持,使得薇薇尔能够使用出带有极速愈合效果并祛除诅咒类魔法的魔法。

     “是谁。”还未等伤口愈合完全,突然威斯尔紧抱住薇薇尔,抽出剑来,锐利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庭院里的大树。

     “是我……威斯尔,薇薇尔”从树后的阴影走出来的,是一位与两人年纪相仿的女性,她穿着牧师的服装,胸前佩戴着一块拥有着巨大金黄色宝石的吊坠,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宝石里在旋转着金色的液体

     “塔……塔妮娜……。?”两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惊奇的说道。

     “嗯,是我,许久不见呢。威斯尔,薇薇尔”塔妮娜走上前来哭笑道,并扯下了自己身上的牧师服装,露出了原本的黑色短袍。

     虽然是对立阵营,可是威斯尔却是很安心的放下了手中的剑。

     “塔妮娜……,你怎么会在这里?”威斯尔看着塔妮娜不禁疑问道,神色黯淡。

     “威斯尔,你有几成把握,能守住这座城?”塔妮娜没有回答威斯尔的问题,而是向威斯尔反问道,说着,塔妮娜环顾了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不到三成……塔妮娜你想说些什么?”威斯尔回道。

     “啊,别误会,威斯尔,我可不是来劝你投降的……而且我是被逼来的……这场战争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塔妮娜突然感觉自己说的有些冒失,赶忙解释道。

     “嗯,我知道,塔妮娜。你想说些什么,直接说吧,不用忌讳”威斯尔面色平静的说道。

     “我估计,这座城……是守不住的。教廷的援军,大约是后天清晨到达吧……?”

     “我知道的……在悬殊的兵力差距下,这座城很难守住,而且统帅的还是卡罗……如果你也加入的话,恐怕明天下午左右,这座城就会被攻占了吧……”威斯尔直言道。

     “……明天一天,艾瓦特里的军队都会接连不断的攻击,即使我不加入,你们也很难守到明天下午。”塔妮娜面色难看的说道

     “而且现在城市已经被包围了,你们恐怕想出去都很困难了……”塔妮娜继续说道。

     “那么塔妮娜你是来干什么的呢……?”一旁的薇薇尔问道

     “我可以带着洛因逃出去……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塔妮娜看着威斯尔与薇薇尔,有些犹豫的说道。

     “……带着洛因……逃出去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么做的话,会被艾瓦特里通缉的吧,这样这个世界那里都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了啊……为什——”威斯尔的话还没说完,就是再也无法说出口了。

     因为眼前儿时的玩伴,曾经笑着说要嫁给自己的人,突然间的哭了,几滴泪水悄然从她脸颊上滑过,融入泥土之中。

     “因为塔妮娜想为威斯尔你呢,做些事情……,如果能帮到威斯尔,哪怕死掉……,也没有关系……”威斯尔眼前的女人声音颤抖的说着。

     “塔……塔妮娜……”威斯尔的身子忽然僵了一下。

     “塔妮娜……”薇薇尔看着眼前哭泣着的女人,自己的眼眶里,也开始有泪水不断在打转。

     “因为我一直都和薇薇尔一样,不。可能要比薇薇尔还更加,更加的喜欢你!爱着你啊!威斯尔……”突然间,眼前的女人像抱怨似的对着威斯尔哭喊出来。

     看着眼前的塔妮娜,威斯尔儿时的记忆也从脑海深处不断涌出,记忆里,那时的三人,与最后的分别。

     “对不起呢,威斯尔……,我要离开这座城镇了,不能做你的新娘了呢。”

     “她就拜托你了,薇薇尔,还请你连带着我的份也一起,去爱他吧,好吗……。”记忆中的塔妮娜笑着对着薇薇尔与威斯尔说道,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往外流着。

     “塔妮娜……唔,唔唔~不要走啊,带着你的份什么的,我才不要呢,给我好好的自己来做啊。”薇薇尔拉着塔妮娜的衣袖,低声哭喊道。

     “塔妮娜……我,我……”在塔妮娜面前,威斯尔想要对塔妮娜说些什么,最终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威…威斯尔,一…一定要对薇薇尔好一点,我不在,不要欺负薇薇尔啊!不然绝对不会饶了你的。”塔妮娜擦了擦眼泪哽咽的说道。

     “小姐,该出发了……”马车旁的管家看了看时间,过来对着塔妮娜提醒道。

     “我要走了……薇…薇薇尔,威斯尔,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说着塔妮娜便是在管家的带领下缓慢的登上了马车。

     “等等,塔妮娜,这个给你!”看着即将离去的塔妮娜,威斯尔终于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镶嵌着巨大金黄色宝石的吊坠,放进塔妮娜的手里。

     “这,这个不是……”塔妮娜看着手中的吊坠,突然震惊道。

     “暂且先借给你,以后一定要亲手还回来啊!塔妮娜!!!”

     塔妮娜看了看吊坠,又看了看威斯尔,哭的更厉害了。不过她还是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道:“嗯,我一定,一定会亲手……亲手还给你的。”

     “要启程了,小姐……”管家提醒道。

     “威斯尔……薇薇尔……分别的时候到了呢。”塔妮娜强行挤出了一个微笑从车窗上向着两人挥了挥手。

     马车缓缓的开动了,威斯尔和薇薇尔跟着马车跑了起来,然而最终是跟不上马车的速度,只能看着马车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塔妮娜!!!”威斯尔大声喊道。

     听着威斯尔的呼喊,塔妮娜把头伸出了车窗,对着逐渐远去的威斯尔大声喊道:“威斯尔,我喜欢你啊!!!!!”随着大喊,眼泪也是随着风,滴落在了地面上。

     “塔妮娜……我也。…………喜欢你啊……”望着逐渐远去的马车,威斯尔也是大声喊道,不过随着马车离去,他的声音也是逐渐变小,到最后小到,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程度。

     马车逐渐离去,威斯尔终于也是无助的跪倒在了地上,哭了起来。

     “塔妮娜……塔妮娜……塔妮娜……”哭泣的威斯尔,一直在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低声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一旁的薇薇尔也是就那么瘫坐在了地面上大声哭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