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篇——多维恩之役(2)
    多维恩城-城墙之上。

     “大人……死域的军队数量,差不多要赶上我军的一倍了。”侦查归来,一名士兵上前神色担忧的报告道。

     “一倍吗……?这还真是……”威斯尔摇摇头。

     “不如撤退吧。这城,怕是守不住了……”丘特在一旁懊恼的说道。

     “不行,我们一退,死域的军队就会直接攻进大陆内部,我们就算是死也要守住这座城!”

     “可是总不能让士兵白白丧失性命吧?”丘特在一旁劝阻似的说道。

     “为了保护人民……战死沙场,也是骑士的荣誉!丘特!”威斯尔看着丘特,脸上的神色复杂。

     “……随便你好了”丘特讲不过威斯尔,只能无奈的转过头去轻叹口气。

     多维恩城外不远处,原本翠绿充满生机的草原现在却是已经变成了枯黄色,数量庞大的人类,亚人,以及少量的精灵和其他种族组成的军队正在待命着。

     在军队的前方,站着一个全身都被黑色铠甲笼罩住的人,那人体型高大,身后背着一把巨大的大剑,正直直的盯着城墙上的威斯尔。

     “库库库~,你就是现在的剑圣,西尔华·威斯尔吗?还真是年轻呢。”哪个人盯着城墙上的威斯尔冷笑着讥讽道。

     “艾瓦特里的“死灵”-卡罗。”威斯尔盯着远处身着黑铠的卡罗平静的说着。

     “哦,知道我?,那年轻的剑圣,你也应该知道吧?凭现在的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当然如果你有圣剑的话,那还另当别论,哈哈哈哈哈。可惜了……失去圣剑的你们……你们西尔华家的力量,也越来越微弱了吧?哼哼,不如现在直接投降吧?”卡罗对着威斯尔充满不屑的嘲讽道。

     “不用多说了,我会拼死守护这座城市的。”威斯尔说着,把手悬在了自己的长剑的上方。

     “哦~?那真是太遗憾了。”卡罗摇摇道。

     “嘣~!”两人说着就是突然的从城墙内部,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

     城墙的一部分就这么轰然倒塌了,原本坚固的城墙就这么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缺口!

     “可恶!怎么会?卫兵队在干什么!?”威斯尔震惊的看着倒塌的城墙,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随即对着周围大声喊道。

     “卫兵队长不见了!”胡维斯看向周围,愤怒的说道

     “可恶,是奸细吗。”威斯尔稍微冷静了下有些愤怒心情,看着那边的城墙握拳道。

     “……这样的话……怕是有些困难了……光是强攻就……”胡维斯不甘的看着倒塌的城墙咬牙切齿的说道。

     而城外那边,卡罗高高的举着手中的巨剑,站在高坡上,对着身后的士兵慷慨激昂的大声喊道:“艾瓦特里最勇敢的战士们啊~!我们已经被欺压了数百年了!但现在,已经是时候击垮他们所谓的正义了!随我而战!这次,我们必将取得胜利!冲啊!!!”随着卡罗的号令下,袭击,开始了。

     “胡维斯带领士兵们去堵住缺口!丘特也去协助!弓箭手随意射击!魔法师们按照原计划行动!”随着那边的进攻,威斯尔这边也是开启了战略部署。

     一时间城墙之上万箭齐发,法师与牧师们也是开始了吟唱。

     在战争中决定胜负的因素里魔法是极为重要的一种,而威斯尔他要做的,就是削弱对面魔法的威力,而艾瓦特里那边正常的魔法师实在是少的可怜,事实上就连死灵法师,相对于威斯尔这里的正常魔法师来说,他们那边的数量都是比较少的。

     随着牧师们的吟唱,大量的光魔力凝聚成了一朵光云闪发着光芒照耀着战场。在光云的笼罩之下,多维恩城的战士们仿佛感觉身体充满了活力,而死域那边使用死灵力的人们,却是感到了一股别样的厌恶感。

     联合式大型魔法-“圣光之云”

     而水系法师那边也已经吟唱完成,各种水系魔法向着光云击去。光云也不抗拒,默默的接受着水系魔法的能量,水系魔法的能量逐渐与光云融为一体”

     光云不断的接受着水系的魔力,不断吸收着能量的光云不断变大,最终笼罩了整座城市及城市周边,之后整个战场便是传来了滴答滴答的雨滴声,金色的雨滴开始从光云之上往下掉落。每当雨滴滴落在多维恩城的人们身上时,人们便是感觉身上又多了一份力量,疼痛又减缓一分,而死域那边的人们,却又是感觉到,一股特殊压抑的气息。

     雨就那么下着,开始湿润着泥土。

     “寒温”

     紧接着使用冰魔法的法师们开始释放法术,极速降低了周围的温度,金色的雨滴在空中,被凝成了一个个冰球,砸在敌人的身上,攻击着敌人,敌人脚下的土地也被冻住,接连被冻住的是敌人的双脚。

     “干得不错!”威斯尔在一旁对着魔法师们鼓舞道。

     敌人被限制了行动,接下来进攻的就是攻击性较强的火系法师了。

     “喂,死灵法师,你们在干嘛,就这么看着吗?”卡罗看着眼前城墙上的魔法师们接连不断的魔法释放,有些看不下去的对着后方的死灵法师们喊道。

     “骨墙”“消融魔雾”

     听着卡罗不耐烦的声音,死灵法师们也是开始了行动,随着吟唱,一座座骨墙升起,挡住了一部分火系法术的进攻,而一股淡黑色的雾气,从那边涌起,向着多维恩城那边飘去。

     所有法术在进入雾气之中时,都逐渐被削弱,像是被雾气所侵蚀了魔力一般。而天上的光云,也在雾气之中,被逐渐瓦解。

     黑暗正在向着多维恩城涌去。

     “可恶……好大一片雾!快点进行驱散!”

     在威斯尔那边的吟唱过后,又是一道金光从多维恩城处扩散开,把雾气驱散开来,但无奈雾气太多,只能是保证多维恩城附近,不被雾气笼罩罢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第一次进攻,暂且停止了。

     夜晚。会议室内

     “卡罗一直都没有亲自出手……不知道实力究竟如何”会议室里,威斯尔有些苦恼的收起地图说道

     “是啊,而且我们这边完全耗不过啊,那些死域的士兵死了之后又会给那边的死灵法师补充能量,如果不是我们的战士之前都接受过特殊的洗礼,让其就算死后,短时间内也不会产生死灵力,不然怕是他们的攻势会更加猛烈……。”丘特敲打着桌子,一脸忧愁道。

     “总之,支援后天凌晨应该就到了,我们一定要守住!”威斯尔也是一脸忧愁的说着。

     胡维斯看了看两人深叹了口气道:“我们能支撑到后天吗……,这一天接连不断的攻击,我们的战士都已经累了……威斯尔”

     “我知道的,但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威斯尔说着,眼睛里闪过一抹坚定的光。

     短暂的谈话结束后威斯尔走出会议室,登上了城墙上的高台,胡维斯和丘特跟在左右。

     “啪啪啪。”威斯尔拍了拍手汇聚着大家的注意力。

     “大家听我说……。”看着逐渐聚集过来的士兵们威斯尔声音平淡的说着。

     “我知道你们经过一天的战斗,面对着如同洪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敌人,已经心力交瘁,也知道,你们在战场之上!见到了无数同伴的死,但是今晚,我们不能有任何松懈!如果今晚,我们失败了!那么死域的军队,就会直接攻入大陆的内部,到时候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亲人与朋友都会受到威胁。”

     “我们要做的就是撑到后天的凌晨,那时候教廷的援军就会到达,死域的军队将被直接击溃!而我们也将成为英雄!。不管敌人如何凶猛,我西尔华·威斯尔决不后退出多维恩城一步!这场战役,不胜利!毋宁死!!!”威尔斯看着台下的众多士兵,情绪激动的大声说着,紧接着便是“唰”的一下,快速的抽出了腰间的银白色长剑,直指天空!从剑中,闪烁出的银白色光芒,贯彻云霄,点亮了整个夜空。

     “不胜利,毋宁死!”“不胜利,毋宁死!”胡维斯在一旁大声的喊着,慢慢的周围的士兵也跟着喊了起来,全军的士气都顿时被点燃了,震耳欲聋的声音也传到了城外的远处。

     “呵呵呵,不胜利毋宁死吗?”卡罗在一旁的山丘上听着城内传来的呼喊声不禁冷笑着。

     卡罗在山丘之上,望着山丘下的死域军队,想来也是时候发动第二次进攻了,想着卡罗也是如同威斯尔一般抽出了背后的巨剑,对着山下的部队大声的喊道:“数百年来,我们已经容忍了这些西方的家伙们太多了!然而今日就是我们反攻的时刻!我们将会创造艾瓦特里的第二次曙光!战士们!为了胜利!我们不惧牺牲!为了胜利,我们视死如归!进攻!拿下这座城池,之后随着我直接杀进教廷!我们将重新书写这个腐朽的世界!整理阵型!准备冲锋!”

     “是!!”

     城门前一处,威斯尔看着远处缓缓走来的卡罗,轻轻的抽出了手中闪耀着银色圣光的剑,

     “来了吗。”

     “呵呵,剑圣,还真是坚强的抵抗啊。”卡罗看着抽出了剑的威斯尔缓缓说道。

     “有我在,你休想攻破多维恩城。”威斯尔狠盯着卡罗说道

     “现在西尔华家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弱了,那么如此弱的你,又有什么办法来阻止我呢,库呵呵。”卡罗说着就是抽出了背后的巨剑,快速向威斯尔冲去。

     威斯尔也是快步向卡罗冲去。“砰砰砰砰”两人刚接触到的瞬间就是听到剑与剑连续不断的碰撞在一起传来的清脆的声音。

     “嗖”的一声威斯尔快速一击横斩向着卡罗斩去。

     “乒~”威斯尔的剑被卡罗荡开,卡罗也是回击一记斩击向着威斯尔斩去。

     威斯尔拿剑格挡,却是感受到剑上强大的力道,剑又是被震荡开来。

     “好大的力量!”

     卡罗抓住机会,一脚向着威斯尔踹去,却是被威斯尔一个侧翻躲掉。

     “呵呵,剑圣,在空中你可是躲避不了的。”卡罗看着眼前的威斯尔,一剑向着威斯尔斩去。

     威斯尔在半空中拿剑格挡,不过却是“砰”的一下被击飞出去。之后在空中翻身剑插进土里来停止击飞,半蹲落地。

     “一闪……”随着体内的力量被催动,威斯尔猛的一蹬,之后便是突然地从身体里爆发出一股强劲的力量使得自己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卡罗冲去。

     “不好”卡罗暗道不妙,将剑格挡在前,并以奇怪的角度,挥动着剑。

     “嗖~砰”转瞬间威斯尔已经快速的从卡罗身边越过并斩去,虽然攻击被格挡了一部分,可依然还是划开了卡罗的铠甲,砍中了卡罗的右臂,漏出了黑红色的血肉。

     “哼,还不错嘛,剑圣。”卡罗看着右臂上的伤口,对着威斯尔说道。

     “你才是……”威斯尔看着左肋不断流出的鲜血,对着卡罗道。

     话罢威斯尔和卡罗,都是收起了剑,向着各自的营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