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风与旅程
    莱纳尔拔出佩在腰间的长剑,那是把不知什么材料锻造而成的剑,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把剑的制作材料极其特殊,那把剑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所散射出来的光是异常绚丽的彩虹之色,而且如果仔细的感觉的话,还能在那把剑之上感受到一股奇异的气息。

     莱纳尔手持长剑,快速向洛因走去,最后慢慢的从走,变成了跑,就这么向着洛因冲去,与之相对的,洛因也是这样冲了过来。

     一击横斩,莱纳尔快速的向着洛因的颈部斩去,不过却是被洛因直接招架下来,不过莱纳尔随后又是快速的接连几剑,向洛因击去,洛因也是同样的招架下来,不过慢慢的,莱纳尔的剑速也是越来越快。

     左上,右下,左下,左上,……这次是中间吗?看着不断袭来的攻击,洛因也是不停的招架着,空气中不断回响着“砰砰”的声音,不过不久后,洛因的招架已经逐渐是有些吃力,正在被莱纳尔不断地向后逼退着。

     且不论剑术的差距,此时就算是地形的因素,洛因也是完全的劣势,洛因的后面就是悬崖,这让背负着巨大压力的洛因不得不更加的小心谨慎,毕竟对方可是全能骑士——罗斯贝利特·莱纳尔,哪个整个格鲁克王国都有名气的青年骑士。

     “已经不能再继续后退了!这样的话,会被逼的无路可走的!”洛因瞄了一眼身后的悬崖,在心里这么想着,不过却是依然的被向后逼退着。

     “……尝试反击吧。”洛因趁着莱纳尔攻击的几瞬间隔,抓住时机反击了起来,洛因的几轮反击也是接连不断的向着莱纳尔袭去,不过却全是被莱纳尔轻松的挡了下来。

     “不行,这样下去,毫无进展,等会又会被继续压制的。”看着眼前的局势,洛因苦恼着,不过却是没有什么好的机会,能够施展有效的反击。

     “只能放手一搏了吗?”洛因焦急的看着眼前对自己不利的形式,终于有些不堪重负的想要放手一搏使用一记重斩来挽回局势,企图这样来击退莱纳尔,并趁机转换位置。

     “……就是现在!”洛因抓住了莱纳尔的一次防守的失利的间隙,重重的一次挥击,斩击夹杂着强烈的破风声向着莱纳尔袭去。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莱纳尔面色平静的看着袭来的斩击,微微的一笑,原本刚才因为防守失利而被荡开的持剑的右手轻轻的松开,左手就这么拿住了剑柄,之后便是轻轻的把手中的剑围绕着洛因的剑以奇异的角度一挽。

     “啪!”清脆的碰撞声就这么传出,与之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场景是,洛因的剑就这么脱落出了手中!向着悬崖之下就这么飞落!

     在剑被击落的一瞬间,洛因觉得世界的时间都变得缓慢了,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已消失,只有那把,脱手而出的剑……。

     “!!!……?我的剑……我的剑被击落了?”洛因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整个人的身体都瞬间停滞了一瞬,不过随后却是不得不重新的振作思想,来躲避随之即来的那一斩。

     不能就这么放弃!洛因看着一旁的铃,那卷轴的魔力凝聚应该也快完成了,只要在坚持一下就好了!马上就成功了!

     洛因压低身子,躲避了迎面袭来的一斩,之后又是一个翻滚,来继续躲避莱纳尔的攻势,虽然没有了剑,不过洛因却是每次都恰好的躲过了莱纳尔的攻击,不过莱纳尔的攻击,却也是越来越猛烈,突然一击极快速的斩击,莱纳尔的剑向着洛因斩去,洛因虽然努力的躲避了,不过却还是被划出了一道不算太深的血痕,随着这一击之后,受伤的洛因又是接连不断被击中了,虽然每次都努力的躲避着,不过还是不断的被击中,洛因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将受到的伤害减少到最小。

     “你还要继续吗?……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吗……虽然你每次都最大限度的规避了伤害,不过在继续下去,你还是撑不住的,已经到处为止了……能够撑到这地步,已经很厉害了。”看着不断闪避的洛因,莱纳尔对洛因劝说道。

     突然,不知从何处,刮来了一阵阵的风,莱纳尔微微一愣,转身向着风吹来的方向看去,看到的是那站在涯边的少女

     “洛因!”此时铃手中的卷轴已经化为了一缕缕的淡青色光点团,凝聚在了铃的手中,而且魔力还在不断的向外泄露开来,每一缕泄露出的魔力,都化为一缕缕的强风,吹向四周,四周的植物都是随着风而摆动,而在铃最近周边的植物,已经是被风吹得有些要倒下的趋势。

     “这卷轴……是谁做的……竟然能做出这种程度的卷轴!,而且仅仅是泄露出的魔力,就如此强大吗……?”莱纳尔惊讶的看着铃手中旋转着的风魔力团,不禁的惊讶道。

     “这威力……这卷轴是我目前见过最厉害的附魔卷轴了……”

     “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制作出这样的卷轴,又用了多么珍贵的材料和特殊的制作手法……才能做到这样……?”远处围着悬崖站立的骑士们,看着眼前的景象也是不禁议论起来。

     “好……好强……”洛因也是惊讶的看着铃手中的风魔力团,不禁的说出这么一句,不过之后就是身形有些摇晃的快步来到了铃的身边,既然已经完成蓄能了,就没有继续战斗的必要了,必须趁早逃离才行。

     “铃……准备好了吗……?”洛因用沾满鲜血的手掌轻拍了下铃的肩膀,轻声问道,之后看了眼距离地面的距离,也是不禁开始了深呼吸。

     “嗯……不过洛因……你的伤……”铃看着洛因身上的伤痕与不断溢出的鲜血,眼眶慢慢的湿润了起来,从之前洛因战斗的时候铃就是一直在旁边看着,不过为了不妨碍洛因战斗铃并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在那边默默的看着一直躲避着受伤着的洛因心里不禁也是有一些难过与自责。

     “没事的……伤口都不深……”洛因看着铃舒润的眼角,轻声安慰道。

     “不过既然准备好了,那就走吧……”随着一次深深的呼气,洛因紧紧的搂住了铃,两人就这么向下倒去。

     看着眼前的情况,众人也是突然从惊愕之中醒来,莱纳尔看着向下倒去的两人,不由得急促的大声喊道:“等等洛因!你要干些什么!!!”

     还不来得及阻止,两人就是这么向下坠落而去。

     “风之冲击!”洛因抓住铃的手臂大声的喊着。随着洛因的大喊,那股魔力也是喷薄而出,形成一道巨大的风柱,击中在正下方的森林之中,风柱击中地面,形成强大的气流,向着四周席卷去,顿时漫天的树叶就这么飞上了空中,与树叶一起的还有激起的尘土,与一些脆弱的枝干之类的东西,四周都是漫天的尘雾,不过灰尘却是被吹开了成一个圆形,中间倒是异常的干净。

     与此同时,随着风柱不断的向着地面冲击,又有一股强风,反是向上吹来,不断减缓着两人的降落速度。

     “……竟然用了这种方法吗……。”莱纳尔看着缓慢坠落的两人,不禁也是佩服到两人的勇气,

     “不过,很遗憾……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只能用第二个方案了。”莱纳尔轻叹一声,从背后拿出了长弓,就这么把箭搭在了弦上。

     “风太大了……就在魔力消失落地的一瞬间吧,那样命中率会高一些……”看着下方风中的两人,莱纳尔低声说道。

     “就快到地面了……但是这股魔力!却还是有着很多积累……”洛因看着魔力团,不禁有些担忧道。

     就在洛因思考时,突然,风柱突然的消失了,两人的下落速度就这么快速的直线增加着。

     “糟糕……!”洛因还来不及反应,转眼间,两人就已经要坠落到地面了,然而突然间,魔力团就又是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魔力,那是魔力团目前所剩的,几乎所有的魔力!一股比之前还要强烈几倍的风柱,就这么突然爆发而出!!!

     “两人就这么被强烈的风,吹散开来,同时又高高的被吹飞了起来,相比铃的接近于直接向上,洛因则是接近于斜着的被吹飞走。

     在半空中的洛因看着那边的铃,睁大了双眼,看着那边的少女,被高高的吹飞,而她的落点,是一块巨大的岩刺!

     “糟糕!铃的落点!”

     洛因扭动着身子,一脚登在一个树干之上,之后便是向前爆冲而去。“在空中可是不能移动的!也就是说,铃是无法靠自己来躲避的,如果就这么被刺中的话!!!”洛因看着眼前的少女,不敢在继续想下去。

     “我可以的!这点距离!能办到!!!”洛因看着眼前逐渐下落的铃,发疯似的向着铃的位置疯狂的跑着,不顾不断溢出的鲜血,疯狂的狂奔着。

     “我能办到!我能办到!这点距离!我可以办到的!自己可刚说过会保护她的啊……,不会让她就这么死掉的!”随着洛因的奋力奔跑,终于,一个飞扑,洛因在空中紧紧的抱住了铃飞扑出去,之后便是随着冲力就这么滚入在了灰尘之中。

     “……”站在悬崖上的莱纳尔看着下面一连串的鲜血,与自己刚才射空的那一箭,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唉……算了,走吧,再往前追,维斯恩王国那帮家伙可就不高兴了……。”说着莱纳尔便是转身离去,身后的骑士们也是跟了上来,议论纷纷。

     “真的不追了吗?莱纳尔大人!现在追的话,应该还是来得及的!”一名骑士对其说道。

     “算了吧……,不追了,已经尽力了,做到这份上,国王陛下也不会太过火的。”莱纳尔叹口气道。

     而其他的骑士则是在议论些别的事情。

     “那卷轴最后的爆发力……,就算是我们王国首席的大师,也很难做出来那样的卷轴吧?”一名骑士说道

     “是啊……到底是什么人做出来的呢……不会是贤者吧。”

     “开什么玩笑……贤者可不会干这种事吧,而且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贤者的消息了。”

     “也是啊……,传奇们正在逐渐消失啊……”

     “剑圣也……”

     “话说莱纳尔大人没有认真吧,如果认真的话早就结束了。”

     “是啊……难道莱纳尔大人不怕王国的处罚吗……?”

     “唉……”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这么说着。

     “铃……铃!你没事吧!”洛因强忍着全身传来的剧痛,轻轻的晃动着怀中的铃,而铃则是紧闭着眼睛紧紧的抓着洛因的袖子。

     “洛因……结束了吗……”铃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之后便是看见了浑身鲜血的洛因,顿时一瞬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浑身的鲜血,覆盖了洛因的身体,染红了洛因原本洁白的骑士袍,而且血液还在不断的涌出,而洛因则是像看着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一样看着眼前的铃,强忍着想要流出的泪水,毕竟刚才,差一点就与同伴生死分离了。

     “铃真勇敢呢……一直都没有喊叫呢。”洛因用手擦去铃眼角滑落的泪滴,微微浅笑着说道。

     “因为……洛因……一直在我的身边啊……”看着眼前满身鲜血的洛因,铃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忍不住的拥入了洛因的怀里。

     “……”洛因听到了铃的话语突然楞了一下。之后便是开始陷入了深思之中。

     “在洛因身边,铃总是会有安全感呢,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洛因总是会保护铃,所以铃才会这么勇敢……因为洛因就在身边啊。”铃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从洛因的怀里离开,并开始撕下衣物的布条,开始为洛因包扎伤口。看着洛因的伤口,铃的眼睛里始终打转着泪水,不过这次却是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是因为相信我吗……所以,才一直闭着眼睛……,但是我真的有能力……守护这份信赖吗……?”洛因深深的思考着,不过意识却是恍惚的无法集中,一想到他们还有可能追来,却是必须要继续往前走了,洛因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站了起来。

     “等等洛因……现在你还……”看着洛因想要站起,铃激动的说着,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是被洛因给打断了。

     “铃……现在还不能……放松警惕,必须继续前进一段路程……才能……”确认了铃没事,洛因却是感觉大脑开始变得越发的沉重,嘴里的话还没说完,洛因随之便是感到眼前一黑,紧接着就是精疲力尽的瘫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