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青铜宝珠
    那股黑云上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一道邪恶到极点的尖叫声在黑云里响起,一轮黑日从黑云中暴冲而起,黑日升到半空中逐渐的变成一枚漆黑的眼球,带着黑色血丝的眼球扫视着青铜宫殿里的一切。如刀子般锐利的眼神扫过秦昊的身体,一阵冰冷的感觉油然而生,令秦昊生不起半点抵抗之心。

     黑目扫视到秦昊,双目对视,秦昊的脑袋突然猛地一炸,一股凶戾毫无征兆的从其内心深处涌了起来,甚至欲要取代他的意识。

     就在那股凶戾要驱散他的意志时,青铜宫殿的四根铜柱突然散发出一股柔和的白光,那黑气遇到白光发出惨叫竟是直接化为乌有,天空中的黑色巨瞳没了黑气的支持也变得黯淡无光。柔和的白光照耀在秦昊身上说不出的舒服,那股凶戾也悄然消失了。

     秦昊一脸后怕的看着空中即将消散的巨大瞳孔,要不是有那白光相助秦昊早已经神识消散了。黑色巨瞳消散后,青铜宫殿重新恢复了沉寂,祭坛上的青铜宝珠无风自动,缓慢的从祭坛上落了下来,秦昊看到一幕浑身的寒毛的炸了起来,他害怕还会发生刚才那样的事情,到那时候白光会不会救他那就两说了。

     可是这青铜珠已经在他面前,那里有到嘴边的肥肉还放过的道理,可是万一发生刚才的事情岂不驾鹤西去了。

     他犹犹豫豫了好久,终归是战胜了惧怕,坚毅的道:“人死鸟朝天,拼了!”

     右手直接伸向落在地上的青铜宝珠,一股冰凉的感觉从指尖传来。

     他手中的青铜宝珠捏上去有一种奇异的柔软感,那种触感不像是金属也不像是木质,反而有些像玉质的宝珠一般。

     “这宝珠真是奇怪,青铜殿里的东西就没一个不奇怪的。”

     秦昊小声嘀咕了几句,在这仅有龙眼大小的青铜宝珠上,隐隐间能看到一道道玄奥晦涩的纹路,看上去好像是某种符文一般。

     这种符文遍布在青铜宝珠的每一处,一滴殷红的鲜血点在宝珠的正上方,不用想一直到那血的来源了。

     现在的宝珠除了玄奥晦涩的纹路外,就只有这一滴血让秦昊感兴趣了,他听说过一些灵宝是能够滴血认主的,眼前的宝珠便和那种灵宝有些类似。

     还没等他多想,那青铜宫殿便颤抖了起来,逐渐的下沉,沙子逐渐的涌入宫殿,这架势是要让整个宫殿陷入地底一般。

     秦昊抓起背包将青铜珠放在胸口的口袋里连忙跑了出去,刚出宫殿没跑多远,轰隆一声从秦昊的后背传来,那青铜殿便消失在这无垠的沙漠中,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那些青铜人像也不知了去向。

     …………

     诛魔陵园位于无垠大陆扬州北部地带,整片陵园安葬着扬州历代最强者,他们都死于诛魔战争,这是属于他们的安息之地。

     陵园内绿草如茵,百花缭乱,云雾缭绕,要是没有这成片的碑林称之为仙境也不为过。这里仅仅是那些强者的衣冠冢罢了,他们的身躯早就消失在那无穷无尽的灾难中了。

     这里是历史研究者的圣堂,在这里记在着扬州和无垠大陆数十万年的资料,每一份都无比珍贵。陵园的早上到处都是前来朝拜的狂热者。

     陵园的晚上犹如冰冷的沙漠,不要说人连一只蚂蚁都看不见。那些墓碑上魔气滔天,无边的魔气升起,黑暗开始笼罩着整个陵园,据说是衣冠冢里的东西沾染魔气太多了已经多到无法消散的地步,只能在晚上加以封印了。

     陵园的深处有一间茅房,里边有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那老人手杵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在陵园里,让人看着心惊,仿佛被风一吹就会散架一般。

     就在青铜宫殿沉入地底的一颤那,老人浑浊的眼睛向着远方看去,好像在远方有什么东西一般,呢喃自语:“它终于再次现世了,看来灾难又要来临了,只是这一次谁来拯救这个世界呢?”

     …………

     秦昊一个人走在大山深处,他在这连绵不断的群山里已经走了四五天了,看到了无数的凶禽猛兽,见到一个他都躲的远远的,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武者。

     “早晚有一天把你们打下来,烤来吃了。”

     一片巨大的阴影掠过秦昊的头顶,荡起一阵阵罡风,直接把秦昊掀倒在地。

     秦昊有些大惊失色,连忙转过头来,只见一只长达三十丈的巨大鹰隼从他头上掠过。

     那鹰隼翅膀上的羽毛散发着金属一般锋利的光泽,头顶的羽翎发出点点亮光,两只数丈大小的鹰爪直接抓在岩石上迸发出一片片火花。

     这只鹰隼显然发现了地面上那个弱小的生物,只是他太弱了,弱到根本进不了他的法眼,最多只是玩弄他一下,要是个强者它一定会俯冲下来,将这个家伙撕个粉碎,秦昊这次能活命得亏了那鹰隼与生俱来的高傲。

     看着鹰隼掠向远方秦昊吊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略带神经质自言自语的说:“我什么时候我才能有一只像它那样的坐骑就好了,渍渍,真威风。”

     要是那只鹰隼听到秦昊的话早就不管什么高傲直接将秦昊就地正法了,毕竟他们的种族不容亵渎。

     群山中奇景让人目不暇接,有云雾缭绕的高峰,怪石嶙峋的山坡,清流激湍的瀑布,当然这些景致下蕴藏着无穷的危机,说不好那一个就是那个猛兽的家。

     秦昊站在一座满是剑痕的高峰之上,头顶着万里晴空,想到家和家里的亲人,心中澎湃无比。

     “我回来了!”

     秦昊激动的情怀逐渐的平静下来,望着湛蓝的天空,心里空灵无比。就在这时候秦昊胸口上的青铜宝珠慢慢的散发着光辉,只是这光辉太过微弱,导致秦昊根本没有注意到。

     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在群山中蜿蜒曲折的流淌着,秦昊从高峰上下来后,感觉胸口奇热无比,想也没想一个猛子扎入了水了。

     他闭上眼睛感受这无比的清凉,四肢缓慢的划动着,秦昊顺着河水漂流而下,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到水流逐渐的加快,甚至有向下的趋势。他赶忙睁眼一看,发现他正处在瀑布的尽头马上就要被冲下去了,连忙向回游,可终归是于事无补,直接顺着瀑布落入到一个清幽的深潭里。

     数百丈的落差让秦昊直接砸入了潭水深处,清幽的潭水直接灌入了秦昊的嘴巴和鼻子里差点给他呛死,双手双脚不断的挣扎着,费力的向水面游去,刚从潭水里钻了出来一副绝美的画面便出现在秦昊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