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潭水少女 (求收藏)
    一道绝美的身影在幽深的潭水里晃动,如绸缎般的发丝湿漉漉披在肩上,陶瓷般细腻的脸颊带着点点水滴,优雅高傲的天鹅颈,婀娜多姿的身材,宛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女孩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容颜上那皓月般明媚的双眼,修长的睫毛,挺直的琼鼻,红润的朱唇,使她看起来美的像仙子一般。

     芊芊玉手轻抚水面,带起一阵阵的波纹,丝丝水花滴落在雪白的脖颈上,泛着诱惑的光泽。

     再往下看,女孩傲人丰满的玉兔刚刚露出水面,再加上那晶莹的水花,若隐若现的肌肤,秦昊只感觉脸上和小腹一阵火热好像要熟透了一般。

     秦昊血脉喷张,连忙躲进了水里,只是一丝丝殷红还是不争气的飘散出来,染红了清幽的水潭。

     女孩看到潭水里的殷红立马明白了什么,明媚的双眼闪过一丝慌乱,动作也变得有些迟缓。

     芊芊玉手比做剑指,轻微一划一道银色的剑弧破开潭水朝着秦昊飞来,随后雪白的莲足轻轻点水,雪白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当中,雪白的肌肤,修长丰满的大腿,差点让秦昊昏死过去。这梦境般的场景,只会出现在他的梦里。

     象牙般细腻的莲足反复点水,女孩便燕归巢般回到了岸上,随后素白的衣裙迅速的遮挡住那泄露的春光。

     只是她不知道,那若隐若现凹凸有致的娇躯,更让秦昊血脉喷张,反而有一种想要扑上去享用的感觉。

     秦昊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将头猛扎进潭水里,清幽的潭水顺着口鼻涌了进去,秦昊火热的身躯才有一丝的清凉。

     女孩用真气将衣衫上的水蒸发个干净,若隐若现的娇躯也被遮挡了下来,雪白的莲足轻轻的踩在水面上,一股不可抵挡的气势从那弱小的身躯下迸发出来,整个水潭都泛起了一道道汹涌的浪花。

     一声爆响突然在女孩的莲足下传出,女孩的身形突然消失在水面上。

     紧接着,一道银色的光华如银蛇般向着秦昊紧逼而来,秦昊急忙向后狂游,他可没有真气外放的实力,武者后期的他面对女孩根本就是送死一般。

     “嘤!”的一声,一把三尺青锋非常缓慢但却让秦昊无法闪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寒光逼人的长剑抵在自己的喉咙上。

     冰冷刺骨的长剑迸发出一道道寒气,剑尖并未接触到秦昊的皮肤,却将他的喉咙划破露出丝丝的鲜血。

     “说吧,是谁派你来的。”女孩满脸寒气冰冷的道。

     “咳咳!咳咳!谁会派我一个小小的武者后期来?”秦昊刚想说话,喉咙一痛,痛苦的咳嗽起来,殷红的血液不断的从嘴角滴落。

     秦昊知道这是他的气管被割破了,给他的时间不多了,这一次他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哼!就算如此看了吾你也得死!”女孩冷哼一声,修长的玉指缓慢的指向秦昊。

     那银色的长剑突然漂浮起来,发出嗡嗡的声音,刹那间,银光流转,一道惊鸿向天冲去,在空中不断的盘旋,随后向着秦昊猛冲而来。

     “这是你逼我的,我死,你也好不了哪去!”秦昊沙哑的喊道,如敲破铜罗一样。

     秦昊心里一狠,全身的狂暴真元的逆流起来。

     “砰!”的一声秦昊脚底下真元爆炸开来,将秦昊向着女孩推去。

     秦昊一把抱住女孩,如抱救命稻草那样,怀中柔软嫩滑的肌肤让他血脉喷张,而怀中的女孩被秦昊这么一抱身形突然一怔。随后女孩的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强烈的真元迸发出体外差点将秦昊掀飞开来,不过这样只能让秦昊抱的更紧。

     “你个登徒子!”女孩轻咬银牙,满脸羞愤道。

     女孩满脸决然的冲天空中袭来的银蛇招手,那银色长剑的速度更快了。

     “扑哧”一声,一道银光穿透了两个人,一个狰狞无比的血洞就这么出现在秦昊和女孩的肩膀上。

     “噗!”秦昊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将女孩的衣裙染的通红。

     “登徒子,你别想好过!咳咳……”女孩一阵剧烈的咳嗽不断有着鲜血随着咳嗽吐了出来。

     女孩一掐法决,身上流光运转,真元如泄洪般涌肩膀处,那狰狞的伤口竟是开始愈合起来,没过多久重新长出雪白的嫩肉。

     “秋水惊鸿!”女孩连掐法决,强大的气息逐渐的萎靡起来,变得虚弱不堪。

     显然施展那样强大的恢复法决对女孩的消耗也是无比巨大,以至于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就算如此,秦昊也远远不是女孩的对手,女孩一抓住银色长剑直接朝着秦昊斩来,这时候秦昊已经没有力气在躲开这必杀一剑了。

     “扑哧!”一声,长剑砍在了秦昊的肩膀上,差点将他劈开两半。

     “呵呵!”女孩银铃般的笑声竟然秦昊感觉像是魔音一样,当然这只是他最后的反应了。

     快要被斩成两半的秦昊直接倒在那清幽的水潭里,任由那冰冷的潭水顺着口鼻涌进肺腑,殷红的鲜血将那一片水域染成了血红。

     “我……我……快死了么?”秦昊意识逐渐的模糊,身体也不在听使唤了。

     现在的他喉咙被刺破,整个人差点被斩成两半,连动的能力都失去了,只能徒劳等死。

     女孩看着那幽深的潭水轻咬嘴唇,莲足一点便顺着山崖跳了上去不见了踪影。

     “我怎么能这么容易就死?”秦昊嘴里淌着鲜血,嘴角动了动,好像回光返照那样。

     就在秦昊意识消散快要死去的时候,青铜宝珠突然吸收了秦昊的血液迸发出一道柔和的白光。

     那白光罩着秦昊将秦昊送出了清潭,然后落在那满是碎石的岸边。

     随后白光直接射入秦昊的眉心,秦昊全身仅存的真元被白光引动起来,透过奇经八脉,向着百会穴涌去,随后顺着百会穴,流淌在秦昊的全身,冲开阻塞的经脉修复着他那残破的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