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破碎
    突然间,巨大的火焰光阵破开一个百余丈大小的裂缝。

     吼!

     一道尖锐的犹如要撕裂灵魂的咆哮之音突然从裂缝中响起,再然后,火龙不断的翻滚想要困住阵法里边的东西,只见那裂缝处无边的黑暗不断的涌动着,再接着一道数百丈大小的黑色巨长突然从裂缝处伸了出来,撕裂空间朝着处于阵眼的玉棺抓了出去。

     轰隆一声!

     在那黑色巨掌脱困不久,巨大的火焰阵法突然光华涌动,数百条火焰巨龙朝着黑色巨掌缠绕而去。空间里一条条岩浆长河不断的打起千丈巨浪,轰鸣之声,将空间震的要破碎一般。

     忽然间,一道金光自秦昊的眉间升起,紧接着放有金色玉简的书柜也漂浮在空中绽放出万缕霞光。那些金光仿佛有意识一般融为一体化为一条千丈大小的金龙盘踞在空中,随后一声龙咆,金龙口中喷出一道毁灭天地的龙息,龙息扫过破空而来黑色巨手发出呲呲的声音。

     滔天的金光弥漫在火红的空间里,随后金龙的龙爪咆哮般朝着黑色巨手抓去。

     被金色龙息扫过的黑色巨手上燃起一片金色的火焰,皮开肉绽的声响不断的黑色巨手上响起,皮肉被火焰烧为灰烬化为一片黑雾。痛苦的咆哮声从裂缝深处传了出来,黑色巨手向后急退,但金色巨龙的龙爪更快一步,一道金光闪过,黑色巨手便在天空断为了两半。

     黑色的血液从天空洒落,形成了黑色的血雨。

     “啊!”一声痛苦的咆哮自裂缝里传了出来,巨大的咆哮声让整个空间都为之一振。

     “什么人感破坏本王的事情,这股气息好熟悉。”

     低沉的声音从那裂缝深处缓缓的传出,半响后有消失的无影无踪,黑暗重新归于平静。

     随着黑色巨手的消失,火焰巨龙投入那巨大的裂缝当中将裂缝重新补好,那金色巨龙也消散在了空中,流淌着岩浆的裂缝也闭合起来,整个第四层空间重新归于了平静。

     ……

     秦家,家主房间里。

     “老大,你说那家传空间无缘无故的关闭是不是和明月有些关系?”秦家二长老看了秦啸月一眼,花白的胡子因为兴奋有些抖动。

     “唉,我也不清楚,我让明月拿着路引去尝试一番罢了,谁曾想那空间竟是关闭了。”秦啸月眉头紧皱,叹了一口气道。

     “我想应该不会是她,明月身上的血脉并没有被激活,现在她的甚至还没有咱们这些老人血脉精纯。”秦啸山摇了摇头直接否决了二长老的话。

     “哼,这点我同意老六的话,明月身上的血脉确实不够精纯,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那空间又不是没关闭过。”三长老从椅子上站起来冷哼一声。

     “当务之急,清风古镇上要进行一场狩猎战,而韩家和山河武馆都有人到了武师,唯独咱们秦家没有!要是狩猎战输了咱们秦家就要消除三大家族的名头了。”秦啸林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众人,有些沉重的道。

     “你当我不知道么?只是秦家除了昊儿有可能到武师以外,实在没有人能够冲击这个瓶颈了。”八长老握着路引,话语里带着些许怒气。

     ……

     “秦家隐忍的够久了,这次狩猎战就是个契机,清风古镇该洗牌了。”秦啸月从房间里出来看了看沉寂的月色满脸的沉吟。

     “家主,咱们是不是该……”

     “时机未到,昊儿和明月还年轻。”二长老刚要说话,直接被秦啸月打断了。

     “可是家主,那空间和路引已经完全斩断了联系,我怕?”二长老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唉,你怕,我也怕,那空间是秦家的根本,不能有一点马虎,只是月儿这一次也不知道是福是祸……”秦啸月转过头看了二长老一眼,随后长叹一声说道。

     “秦昊那小子也不知道去了那,族比将至他也不安分点,咱们秦家年轻一辈虽然人才济济,但当误之下也就秦昊能够到武师了。”秦啸月知道二长老的担忧并非是空穴来风,秦家确实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

     ……

     月色笼罩着大地,皎洁的月光透过藏经阁的窗户,倾洒进藏经阁内。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两个半月过去了,一股惊人的蜕变正悄然无息的笼罩着整个秦家。

     空间内,青白的玉棺漂浮在天空中,九条巨大的火焰巨龙盘旋在其底部,将整个空间照的一片火红。

     隐隐约约,一道人影躺在那被映衬的火红的玉棺里。

     那似乎是一名身体修长的男子,面目俊秀,虽然是双眼紧闭,但额头上三道玄奥神秘的金纹,加上如墨一般的头发,仍然让他看起来不怒自威。

     突然间,火焰巨龙发出惊天的咆哮声,巨大的躯体盘旋在天空中,炽热的龙息不断的向着玉棺喷发而出,好像在锤炼什么一般。

     “咔擦!”碎裂的声音回荡在这火焰的空间里,裂纹不断的在玉棺上蔓延着,没多久裂纹便布满了整个玉棺。

     随着玉棺的碎裂,整个第四层空间突然开始震动,九条火龙“砰”的一下爆炸开来,化为九条岩浆河流流淌在空间里,而那存放金色玉简的柜子突然迸发出万丈霞光。

     “轰隆”一声,柜子突然变得巨大无比,化为一座万丈高的青铜神山,直接砸进岩浆河流,掀起百丈高的岩浆巨浪。

     随后,七枚金色玉简光芒四射,化为七盏青铜灯分别插在了神山的七个方位。

     当最后一盏青铜灯落下的时候,那汹涌澎湃的岩浆河流突然开始凝结。

     突然,一道道金色光芒开始从神山向四周扫射而去,经过金光扫射的岩浆全都凝固起来,而最后的凝固竟带着金属的光泽。

     死寂弥漫的黑暗空间里,不断有着黑光,闪烁,那黑光轰击在凝固的岩浆底部化为点点星光……

     没过了多久,凝固的岩浆底下金光闪烁,一道道玄奥的符文从凝固的岩浆上漂浮出来,

     符文弥漫开来迎风暴涨,短短的数十息内化为了一座座千丈大小的金色光阵……

     光阵之上,仿佛是铭刻了天地间不死的玄奥纹路,金纹弥漫,一种古老荒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那些光阵一形成,就看那无尽的黑暗开始褪去,露出那原本的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