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厚礼 (求收藏求推荐)
    “需要调查一下那个供奉的来历么?”袁峰轻声道。

     掌柜双眼微眯,脸上没了刚才的阿谀,微微的思量的一会,然后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他的令牌没错,咱们妙仙坊只认令牌不认人,有这枚令牌在无论他是不是供奉本人,我们都要把他当做供奉对待。”

     紧接着掌柜转过身来看了袁峰一眼,淡淡的道:“袁大师这副丹药就交给您了,您炼好后我会交给下人给那秦昊送去。”

     “知道了,说来也奇怪,妙仙坊的供奉怎么会来清风这偏僻地方?还有偏偏找到了秦家的一位子弟,怎么想都有些奇怪。还有这丹方虽然是用羊皮纸誊写过,但这丹药应该秦家那大还丹了。”袁峰拿起丹方淡然一笑道。

     “秦家?滋滋,这秦家倒是有趣,不仅出了一个秦昊,还能被供奉看上不简单啊。”掌柜眼里闪过一道精芒,忍不住感叹道。

     ……

     转天,秦昊房间里,秦昊看着桌子上的盒子沉思不定,想了一会才拍了拍大腿站了起来自言自语。

     “我想的太多了,就算那掌柜来找事也不会找到我头上……”

     桌子上的东西是一早妙仙坊送来的,是炼制好的丹药和三斤上好的青玄茶,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便不言而喻了。搞不好和供奉之间的关系便来和秦昊交好关系,然后找秦昊去说,这样一石二鸟的计策,真让他们费心了。只不过他们算错了一点,那就是秦昊和供奉本就是一个人。

     秦昊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摇了摇头,随后便叫来两个侍女,让她们准备洗浴的东西。

     没多久,几个侍女和两个侍从便搬着一个大木桶走了进来,几个侍女拿着换洗的衣物站在一旁,而重活便落在了侍从的身上。

     “少爷,请您换洗。”其中一个侍女怯生生的道,这个侍女长的倒是乖巧可爱,让人忍不住产生一种怜惜的感觉。

     “我知道了,麻烦几位了,接下来的我自己来就好了,请你们下去吧。”秦昊拱了拱手,便让他们退下了,屋内空留秦昊一人。

     看着他们走后,秦昊迅速的关上房门,然后飞快的窜进房间的角落里,用手一掏,一块砖头便直接拿了下来,转头后边是一个黑漆漆的盒子,这个盒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盒子啊,盒子,我这些年的家当可都在你的肚子里了,现在又会多了一个东西。”秦昊小心的看着眼前的盒子生怕把他弄坏了。

     随后秦昊打开盒子,盒子里放着诸多破旧的羊皮纸,还有一些破碎的石头,这些石头都是他从一些古迹里带回来做纪念的。

     随后秦昊把掌柜送来的茶叶用油纸抱好小心的放进了黑盒子里,随后又将黑盒子放回了原处,检查许多遍确认没有问题之后,秦昊才将那一块墙砖放了回去。

     他这么小心都是因为那青玄茶叶,这青玄茶是清风古镇特产,一年都产不了几斤,而这些茶叶从来都是流传于高层手中,那里轮的到他?

     产量小味道好需求大,这也就是青玄茶价格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甚至在正规交易坊市里,青玄茶一直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检查完后,秦昊才打开那个放有大还丹的盒子,一打开盒子,一股药香味扑面而来,秦昊用手指将丹药拿了起来,放在鼻子前陶醉的嗅了嗅。

     大还丹虽然叫大还丹,但它只有龙眼大小,这枚大还丹的成色算是不错的,勉强能够到上乘。如果真要给它估个价这样的一枚大还丹大约卖一万金币。

     再加上那三斤青玄茶,总价值五万金币,那妙仙坊不愧是财大气粗,一出手就是这般大方。

     秦昊一用力直接将大还丹捏碎开来,然后将丹粉洒进了水桶里,水桶里的颜色刹那间便又透明变为了淡绿色。

     随后秦昊便慵懒的坐了进去,任由药液清洗着自己疲惫的身躯。水桶里,秦昊将脖子上的青铜宝珠解了下来,将它系到了手上,然后将手放入了药液里。

     那青铜珠浸过药液后散发出柔和的白光,随后一滴滴乳白而的液体便滴入里药液之中,那药液便由淡绿色再次转化为了乳白色。

     这一次那青铜珠只滴了十二滴灵液,而秦昊已经三个月没有使用过这青铜珠产生的灵液了。所以据他推断,这青铜珠大约一个礼拜才能产生一滴灵液,而这一滴灵液的药效还有待考察。

     秦昊缓慢的闭上眼睛,脑海里如幻灯片一样回忆着自己这几年来经历过的事情,到随后竟是发出了丝丝鼾声,疲惫的睡着了。

     在秦昊睡着后,他全身都放松开来,全身毛孔大开,吸收着含有浓郁真元的灵液,功法不知不觉中自己运转起来,清洗着他身体里的污垢和暗伤……

     天色逐渐的变暗,转眼间大半天过去了。

     “昊儿,你在么?”迷糊间,敲门声忽然传了进来。

     秦昊将沉重的双眼抬了起来,水桶里的水早就凉了,水的颜色也有白色恢复到了透明。

     听到父亲的声音,秦昊赶忙跳出来随后披上一件衣服,光着脚跑到了门前,然后打开门,看着门外站着的父亲,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道:“父亲,您有什么事情么?”

     “没事就不能来了?都三个月了,你每次都不打一声招呼就走,当我这是茶馆么?”硕大的手掌直接拍在秦昊的脑袋上,秦啸林笑骂道。

     望着秦啸林的笑容,秦昊心里一阵感动,抽了抽有些发酸的鼻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呀,要说压力最大的肯定是秦昊的父亲了,他又当爹又当妈全靠自己一个人撑着,而又不能再外面面前诉苦,就连秦昊母亲出走的事情他都只能自己藏在心里没有人诉苦。

     或许这就时懂你吧,人生得一知己足以,虽然秦啸林有许多兄弟,但却缺少一个知己,一个真正的知己,真正明白你的人。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