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夜里谈话 (求收藏)
    “呵呵,还想你母亲呢?那就好好努力吧,争取给秦家生一堆子嗣,这样我就放你走。要不你就别做小女儿姿态,像什么男人!”秦啸林拍了拍秦昊的头,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笑了起来道。

     “父亲。”秦昊犹豫了一会不知道说些什么。

     “好了,昊儿,我找你来是为了秦家武会的事。”秦啸林笑容微微收敛,眼睛紧紧的盯着秦昊道。

     秦昊思索了一会,随后肯定的说:“前八名肯定有我,但那前三的决赛我可能参加不了了。”

     “是么?那好吧,我也不为难你,尽力就好。”秦啸林眼里闪过一丝寂寥,不过这一丝寂寥很快就被他掩饰下去了。

     “嗯,父亲我一定会尽力的。”秦昊沉默了一会,随后咧嘴一笑。

     “唉,不说了,昊儿我先走了。”秦啸林轻叹一声,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去了,只是那离去的背景显的十分孤寂。

     “对了,昊儿,你内伤还没好,我这里有一粒大还丹,你赶紧吃了吧。”秦啸林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来在怀里掏了掏,掏出一个白玉瓶子,然后如怀至宝似的递给了秦昊。

     秦昊小心的接了过来,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瓶子,他知道这东西贵,所以才去的妙仙坊,但秦昊父亲可没有那令牌,这一枚大还丹秦啸林恐怕是花了不少代价。

     “父亲,这东西很贵吧。”秦昊鼻子一酸,沉声道。

     “不贵不贵,只花了三万金币。只要对你的伤管用,那也算是不亏了。”秦啸林笑着摇了摇头。

     秦昊听后心里一惊,虽然他已经对大还丹有了一些认识,但现在才知道他对大还丹价值的人认识还是太过浅显。要知道秦昊的父亲作为长老会预备长老一年的俸禄也就七八万金币的样子,这一枚大还丹直接花了他半年的积蓄啊!

     “父亲,谢谢您了,那武会我参加定了!”秦昊抿了抿嘴坚定的道。

     虽然参加决赛会浪费他修行的时间,但为了父亲这决赛他参加定了!父亲等他等的太久了,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让他失望了,就算天塌下来,秦昊也会硬抗着去参加这次武会。

     “好!我等着,我儿子乃是人中龙凤,怎么会拿不下这小小的武会。”

     “那些黑心的鬼,不就欠了他们几万金币么跟催命鬼似的。”秦啸林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嘀咕道。

     ……

     带秦啸林走后,秦昊静静的站在院子里,眼睛紧紧的盯着墙角,脸上突然闪过一丝不悦,然后道:“不知道是那位长老,这么喜欢偷听别人讲话,还请出来与秦昊相见。”

     话音刚落,一位中年男子慢慢的走了出来,戏谑道:“我是叫你秦昊呢,还是叫你供奉大人呢?”

     秦昊看清那人的面貌之后,瞳孔微微一缩,然后不紧不慢的说:“我不知道家主大人说些什么。供奉是谁,和我有关系?”

     秦家家主走到秦昊身前,深深的看了秦昊一眼随后呢喃自语:“是呀。我是没证据,我只是看见你换了那黑斗篷然后进了妙仙坊。”

     他这句话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秦昊听后一脸释然,然后微微一笑道:“是我又怎么样,不是我又怎么样?还有家主真是好雅兴啊,偷窥一个男的洗澡还看了那么半天,不知道要是说出去……”

     秦啸月听后老脸一红解释道:“我可没看,我只是和啸林一起来的,之前的东西我什么都没看见。”

     “是么,那好,我那青玄茶放在哪了?”秦昊满脸狡诈的道。

     “休想诈我,不就在一个黑盒子里么。”秦啸月不屑的说到,随后发现自己说露嘴了,一脸尴尬的看着秦昊。

     “怎么?你不说没看么?怎么知道我的茶叶放在那里,好啊,一家之主竟然有着癖好,我想长老会那些人的八卦之心肯定不小。”秦昊满脸戏谑的看着秦啸月道。

     “没……没,我只是看了一眼茶叶,在那些侍女来的时候我就走了,剩下的我真没看见。”秦啸月脸都憋红了,可想他的心情是什么样的了。

     “是么?”秦昊眉毛一挑道。

     “真的真的我敢对天发誓。”说着秦啸月直接用手指了指天。

     “不用了,我相信你,不过我是妙仙坊供奉的事情还望家主大人不要说出去。”秦昊松了一口气道。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说的。”秦啸月连忙说道。

     还好,那青铜宝珠是在木桶里用的,那秦啸月肯本就看不见。秦昊这么问也仅仅是以防万一罢了,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看着秦啸月走后,秦昊松了一口气,连忙将手上的青铜珠解了下来,重新挂在脖子上贴身放好。

     路上,秦啸月心头嘀咕道:秦昊那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成了供奉,要不是我眼线多还就让他混了过去……

     长老会里,忽然传出秦啸林和长老们的争吵声,而那争吵声的目的,便是那三万金币什么时候还的问题。

     秦啸月走到门前,脚步一顿,眉毛微微一皱,然后叹了一口气,直接将门打开道:“那三万金币就寄我帐上吧,那钱是我让啸林借的。”

     突然间房间里一片寂静,足足好一会没人说话,随后那些长老干咳一声道:“原来是家主大人接的,早说嘛,既然是家主大人拿的这点钱就当我们孝敬你吧。”

     秦啸林是找的支脉长老借的,要是找主脉长老说不定他们不会找秦啸林要了,毕竟他们这些人都是一条心的。但就算如此,秦啸林也拉不下来脸去这么干。支脉长老不像主脉长老那样油水多,能存的钱不多,而且还有一堆支脉弟子要培养,他们这么做也是情有可原。

     “放心吧,钱是我借的,我会还的。”秦啸林苦笑不堪,认真的道。

     “不用了,二弟,这钱我来给吧。”说完秦啸月直接掏出一张银色的卡片扔在了桌子上。

     这银色卡片是无垠大陆统一发行的,一张代表十万金币,但卡片的价值却要比十万金币还要多得多,毕竟拥有银色卡片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大哥……”

     “好了不必多说,我已经见过昊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