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秦明阳
    时间总是如流水一般,眨眼间,秦家族比的日子到了,秦家之中人声鼎沸,一股热闹欢快的气氛笼罩着整个府邸。

     在秦明月等人到演武场的时候,这里早已经是人影绰绰,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主脉支脉的年轻武者。

     秦家在清风古镇算得上头一号,因此许多大家族的族长和家族子弟都来观摩这场武者盛宴。

     当然那些家族族长各怀鬼胎,心思难以琢磨,但无非就是打探军情或者是结交朋友之类的事情。

     一个家族兴盛衰败不仅仅取决于家族高层,也取决于族中子弟,如果一个家族青黄不接,那样这个家族离衰败不远了。

     当然秦家支脉主脉弟子众多,没有几万也得有几千,要是一个个来那得什么时候,所以秦家全部的演武场都是选拔赛点,最多可以同时进行十场比赛。

     而作为多届魁首的秦昊,自然是不用参加选拔的,直接就有参加淘汰赛的名额。

     早在三天前,秦昊就从第四层空间里出来了,他的修为大体上还处于武师初期,但那厚重磅礴的真元却是到了武者后期的程度,也就是说现在的他除了武道修为,在真元程度上他是一点都不弱于武师后期的。

     而往年的族比,他都一直奔波在外,根本没回来过,现在的他对于秦家子弟的认识还停留在三年前他离开秦家的那一刻。

     所以像今年这样,在观众台上悠哉的看着比赛,在以往这是不可能有的。

     观众台上,从左往右分别是秦家家主,还有长老会等人,靠上边的是秦家八脉的传人,再上边是秦家历届武会魁首,当然观众台靠的越近视野也就越好。

     “秦昊,你怎么有功夫来看比赛了?”秦明月突然一笑,随意的看了秦昊一眼。

     “好多年不在家了,体会体会青春。”秦昊不在意的看了秦明月一眼,随后便看向了演武场。

     “真有闲心,可是秦家少一个青年武师啊。”秦明月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你不就是么?”秦昊并未回头,依旧盯着远方的天空。

     “我?你觉得我会去参加这种比赛?你要知道这一次的比武不像往常,镇上前三名是要去参加滁州城的狩猎的,你觉得我有时间去参加这些东西?”秦明月反问道。

     “秦家这届比武不简单,不是一个我武师能够左右战局的。”秦昊看着远方感叹道。

     还没等秦明月说话,秦昊又接着说:“你既然接受了那股力量,就应该知道那样的力量不知你我一种。”

     “三个月的时间太久了,这种浪费对于你我来说都是可耻的。”秦明月撇了撇嘴道。

     “是啊,三个月的时间,变数太多了。还有你要记住了,不要把我说出去,就说那传承被你得到了就好了,这样秦家家主不会是别人了。”秦昊叹了一口气,提醒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的使命便是如此。只是剩下的传承者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秦明月淡然一笑,看着秦昊愣了一会。

     “时候到了他们自然会出现,泄露风声会引来秦家的敌人……”秦昊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都用真元传音了。

     ……

     “秦明阳既然来了,那就留下来看看吧。”秦昊很随意的看了下边一眼,淡淡的道。

     背着大大刀的男子脚下一顿,撇了一眼秦昊,随后咧嘴一笑道:“秦昊?”

     “刀不错。你不上来谈谈么?”秦昊双手合十,俯下身子看着秦明阳身后的大刀称赞道。

     还没等秦昊说完,秦明阳大刀一甩,纵身一跃,直接落在了秦昊随后用一个较为温和的表情看了秦明月一眼说:“妹妹你怎么在这?”

     秦明月白了秦明阳一眼道:“大哥,你有没有兴趣当秦家武会的魁首?”

     秦明阳听后微微一愣,说:“我?秦昊呢?”

     “我并不打算参加这次比武。”秦昊微微耸肩毫不在意的说。

     “怎么?你不参加比武是要将魁首施舍给我么?!妹妹你是不是和他说了什么!”秦明阳听后十分生气,语气也变得有些尖锐。

     “不不,我想你想错了,舍妹并未跟我说些什么,而是这场比赛需要你夺得魁首。”秦昊摇了摇头,连忙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明阳挠了挠头。

     “我的意思是,这场比赛我参加不了,那场狩猎战我可能也去不了……你明白?”秦昊再度摇了摇头。

     “唉。”秦明阳叹了一口气。

     “怎么你明白了?”秦昊有些期待的看着秦明阳。

     “不明白,你怎么去不了?以你的修为秦家稳稳的坐稳第一的宝座。”秦明阳尴尬的说道。

     “正因为我的修为,这场比赛更适合你来参加。”秦昊有些怪异的看了秦明阳一眼,他很难想象以秦明阳的脑子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的修为?”秦明阳有些疑惑的看着秦昊。

     “还没看出来?我已经武师初期了。”秦昊有些绝望的看着眼前的活宝。

     “武师初期怎么了?武师初期就能不把秦家魁放在眼里……”秦明阳越说越气,最后都快骂了出来。

     “今年秦家武会第一名的奖励是一枚二品凝元丹这你总知道吧?”秦昊有些无奈的看着秦明阳。

     “知道啊,怎么了?”秦明阳微微一愣道。

     “哎呀,你可笨死我了,秦昊都武师了,要那凝元丹根本没用啊,他这是成人之美。”秦明月实在忍不住了,连忙插嘴说。

     “妹妹,你别插嘴,我正想着那。”秦明阳语出惊人,差点给秦昊吓死。

     “那明阳兄弟我,你就想着吧,我先走了。”秦昊绝望的转过头来,头也不回的向着场外走去。

     “等等,我明白了……”秦明阳连忙叫住秦昊。

     “呃,你……”秦昊麻木的转过头来看了秦明阳一眼。

     ……

     “父亲。”

     望着秦啸林走来,秦昊眼神有些复杂,忍不住道。

     “三个月了,你终于想到来看我了……”

     望着秦昊秦啸林也是满脸复杂的神情,最后淡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