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笑到最后
    “怎么?秦啸林就凭你能对付的了我们俩个人,秦家的人难道都这么爱说大话?”黑衣人嘲讽般的笑到。

     “你们俩个?什么意思,难道后边追来那几个不是你们的人?”秦啸林微微一愣,随后脸色有些阴沉的道。

     “哈哈,难道你会认为我们刺杀一个病号和一个武师中期的武者还用的着别的人?”其中一个黑衣人突然大笑道。

     “等等老二,你说会不会是老三他们回来了?”另一个黑衣人轻声的说道。

     “不会,老大你没感觉到老三他们的气息早就消失了么?恐怕他们是凶多吉少了。”排行老二的黑衣人摇了摇头有些悲伤的道。

     “是呀,咱们兄弟只能是黄泉路上在见了,现在只能完成主上的任务,不然的话下去没脸见他们!。”黑衣人老大决然的道。

     “嘿嘿,不管后边是什么人,这一次咱们必要了他们俩的人头,然后自杀去找兄弟们。”黑衣老二悲壮的嘿嘿一笑道。

     “两位现在就谈论这种问题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秦啸林看了看他们,随后将秦昊放在小溪旁,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一把灰黑色的长枪冲着两人轻声说道。

     “储物戒指?!”黑衣人看了看秦啸林手上的戒指,瞳孔一缩,失声道。

     “眼力不错,确实是储物戒指。”秦啸林淡然的回道。

     “嘿嘿,真是吓人,清风这小地方还能有储物戒指的存在,我以为能有储物袋就不错了,看来是我们小看这里了啊。”黑衣人自嘲的一笑,有些惨然的道。

     “不是你小看清风,而是你太小看秦家了,就算你背后有人又怎么样?结果依旧是一样。还有我不乐意动手,你们要是赶紧走,或许我会放过你们,我曾经答应过别人不在滥杀无辜。”秦啸林淡漠的看了黑衣人一眼,淡淡的道。

     “走?我们走不了,不完成任务,我们死也不会走。”黑衣人自嘲的说道,这句话到像是在自问自答一样。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以为你是个识时务的人,原来和那些人一样都是蠢货。”秦啸林冷哼一声,手上的灰黑色长枪轻轻的舞动,一道凛冽的枪芒从那黝黑的枪尖上迸发出来。

     数丈长的枪芒横亘天际,直接将秦啸林对面的森林全部扫平,就在那些树木灰飞烟灭的时候,几道黑影突然从那些消失的树木上窜了出来,然后他们疯狂的运用真元抵御那霸道的枪芒。

     几口鲜血分别从另外一波黑衣人嘴里喷了出来,随即,两个黑衣人兄弟突然朝着秦昊那里猛地扑了过去,在空中一把银亮的匕首向着秦昊飞去。

     就在那匕首要打中秦昊的一刹那,秦啸林挥舞着黝黑的长枪直接将袭来的匕首打落在地,枪柄连续挥动直接将黑衣人兄弟放到在地。

     “就来了这么几个人?”秦啸林看了看树林里的十几个黑衣人有些失望的说道。

     随后他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冷漠的说:“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死或者是走。”

     倒在地上的黑衣人突然咧嘴一笑,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看着秦昊面露凶光。

     “我知道你们选的什么了,我送你们几兄弟去团聚。”秦啸林摇了摇头,随后直接拿起手中的长枪朝着两人头颅挥去。

     “扑哧!”一声,还没等黑衣人反应过来黝黑的长枪已经刺透了他们的头颅。

     “你们呢?正主还没来,你们也来送死?”秦啸林讽刺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直接将长枪插在了地上,盘腿坐了起来。

     黑衣人有些奇怪的看了秦啸林一眼,秦啸林仿佛知道他们要说什么一样解释道:“对付你们还不重要用到武器,你们也没资格让我动用武器。”

     “那我呢?秦啸林,你终于落在我的手里了!”

     话音未落,一道笑声突然响起,那笑声尖锐刺耳让人听了之后心生厌恶。

     “你?你更不配了。”秦啸林听后不屑的说到,显然他和声音的主人是认识的。

     “哼!找死,五品武技赤焰掌!”声音的主人是一位面色苍白的中年人,听完秦啸林的话后突然冷哼一声,随后强悍的真元在手心聚集,随后竟是燃起了熊熊烈火。

     “受死吧,风鬼步!”

     中年人面露凶光,脚下踩着奇异的步伐施展赤焰掌朝着秦啸林的面门打来。这步伐竟是一种身法!要知道身法可远比攻击武技更要稀有的多。

     中年男子一出手就是杀招,让人有些心里一惊,秦啸林玩味的看着中年男子,竟是一点真元也不施展左手握拳猛轰出去。

     “啪!”的一声拳掌交接,低沉的闷哼声在中年男子口中响起,时候他竟是接连退了十几步才停了下来。

     随后中年男子脸色一变,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让人有种病入膏肓的感觉。

     “你又进步了!”

     这一接触,中年男子就感觉到了他与秦啸林的差距,这秦啸林的实力比他高太多了,高到他这样的攻击根本对他造成不了阻碍。无论是实力还是作战经验他都远不如秦啸林,在这么下去他迟早要落败。

     “不是我进步了,而是你又退步了,一个武师后期刚刚五十岁,气血却衰败到这种地步,你太让我失望了。”秦啸林冷漠的道。

     中年男子听后脸上闪过一丝戾色,再度朝着秦啸林打来,在接近秦啸林的时候他脚步一转,竟是朝着地上昏迷的秦昊打去。

     秦啸林见此倒是没有过多的意外,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中年男子见此脸上充满了残忍,狠辣的说道:“这一次我要让你尝尝心痛的滋味,你们赶快阻止他!”

     黑衣人们听了中年男子的命令,全都没等伤势恢复就一股脑的朝着秦啸林扑了过来,他们不为求能够伤害到他,他们要做的只是阻碍秦啸林。

     就在中年男子用那满脸残忍的笑容看着秦啸林的时候,突然他身体一震,还没等笑容散开就硬在了那里。

     “我想你是不是没考虑到我?”秦昊懒洋洋的声音缓慢的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