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战!
    “下一场,秦昊对阵秦明月。”墨仁冲着数万观众高声道。

     半天的时间里,秦家前几场的比赛已经比完了,这时候群众的呼声才到了一个正真的高潮,一波压过一波。

     “秦昊!秦昊!”数万名观众叫喊道。

     秦家武会新老魁首的交战是最让人兴奋的,前几年的冠军秦昊和近几年的冠军秦明月,新老擂主之间终究有一场宿命般的对决。

     秦昊冲着秦明月笑了笑,随后气定神闲的离开了凳子,刚走出去不久便被秦啸林叫住停了下来。

     “昊儿你等等,为父有样礼物要送给你。”秦啸林顿了顿说到。

     秦昊转过身来冲着秦啸林咧嘴一笑,坚定的道:“父亲,放心吧我这一把定然拿了这冠军。”

     秦啸林摇了摇头道:“我上次见你用精铁枪根本无法发挥自己的实力。来,这是为父当年用过的金灵枪,试试顺不顺手。”

     说完秦啸林将凳子边上裹着长布的金灵枪递给了秦昊,秦昊接过长枪直接将上边的布扯了下来,露出里边那古朴的长枪。

     说是叫金灵枪,但是那古朴的外边跟金这个字根本不搭边,反而像是木灵枪,因为这把枪浑然天成,像是用一块灵木自然形成的一般。

     “好枪!”秦昊满是激动的看着金灵枪,握着那那木柄竟然有些爱不释手,十分激动的道。

     随后秦昊一抖枪柄,那枪便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没有运用真元的他只是轻轻一挥便能发出一道凌厉的枪气。

     “有了这金灵枪就算我不动用真元,仅凭身体力量我也能打的过秦明月,只是父亲大人,这么做真的公平么?”秦昊先是一番激动,随后便镇定了下来,平静的问到。

     “公平?有些人天生就是武者有些人穷其一生也无法成为武者这就公平么?你出生在秦家和那些出生在平民百姓家的武者相比这就公平么?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正因为有了不公平人们才会努力,去做到他们想做的事情。”秦啸林不屑的惨笑道。

     紧接着秦啸林又道:“你真的以为我大哥什么也没准备么?我能给你金灵枪,说不定大哥都能把他的命根子都给明月。”

     “您说的是?”秦昊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道。

     “你大伯的成名武器,雷云剑。这把剑是秦家祖传的一把宝剑,谁也不知道它的品阶,所以你要小心应对。”秦啸林叮嘱道。

     “放心吧,好了我要上场了。”秦昊古井无波的道,仿佛有了这把金灵枪他就敢面对一切阻碍一样。

     秦昊漫步的走上了擂台,那样悠闲的样子就好像在自己的后花园一样,给人一种镇定平稳安心的感觉。

     而那秦明月也是刚刚到场,想来也是刚刚交待完。

     秦明月古怪的看了秦昊一眼,随后淡淡的道:“想来啸林叔叔也交待过你了吧,好了手底下见真章,这一次不能弱了秦家的威风。”

     “当然不会,这一次我会全力以赴,我可不会心慈手软。”秦昊眼睛里充满了好战的神色,握住枪柄的手已经攥的有些发白了。

     “既然这样,你就把伯父给你的武器拿出来吧,让他们见识见识秦家儿郎的风采。”秦昊接着说到。

     “呵呵,那你可要注意了。”秦明月娇笑一声,随后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把紫色的长剑,仿若奔雷之势的朝着秦昊突袭而来。

     “奔雷剑法第一式横贯长空!”一声雷云般的声音从那渺小的身影下发出,随后那道身影竟然是消失不见了。

     秦昊突然感到一丝危险降临,握紧手上的金灵枪,强悍的真元迸发而出,双手不断的交替,枪影乱舞,发出呜呜的破风声。

     突然间一股巨力从枪尖传来,一道车轮大小的雷霆在枪尖炸裂开来,丝丝银蛇电弧顺着枪柄横飞,电的秦昊虎口发麻。

     秦昊受到如此冲力,双脚蹬地,退了几步才站稳了身形。而秦昊每后退一步都给那武者中期都难以破坏的场地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这一次冲撞更是引起了全场的轰动,潮水般的掌声滚滚而来。

     秦昊甩了甩手腕,有些凝重的道:“看不出来,你也修炼过炼体术。”

     一道银光闪烁,秦明月便出现在了秦昊的不远处,她轻轻捋了一下青丝,轻声道:“是呀,我打小就在药罐子里长大,不修炼一些炼体术怎么行?”

     “明月姐,我不是有意……”秦昊欲言又止,有些伤感的看着秦明月。

     “好了,旧事就不要提了,来吧让我看看原来那个小屁孩到了什么地步。”秦明月挥了挥手,示意秦昊不要多说,随后淡然一笑道。

     “那可就让你大吃一惊了,四品武技重玄擎天!”秦昊大吼一声,手臂上暴起的青筋像是一条条蚯蚓一般,磅礴的真元如流水一般倾泻到金灵枪上。

     突然间,金灵枪上浓郁的真元盘旋环绕,形成了一个光团,那光团仿佛重达千斤,让人感觉到了大地的厚重。

     “啊!”秦昊怒吼一声,直接将金灵枪砸了出去。

     随后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原本完好的擂台突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而那巨大的振动波还在不断的传递着,甚至连场外的人都能感觉到轻微的振动。

     而那裂缝的边上正是秦明月,此时的秦明月脸色苍白无比,正呼呼的大口喘气,显然她为了挡住那重玄擎天也废了不少的真元。

     而秦昊那里也没好哪去,这一击竟使得他有些脱力,脚步都有些虚浮了,不过这样的虚浮没过一个呼吸便恢复了正常。

     见到擂台被破坏,韩远山苍老的脸庞抽搐了几下,最后突然变得狰狞起来,阴森道:“找个机会把他做了,这小子万万留不得。还有那秦明月,秋山已经垂涎她好久了,等到此次事成,便让她做秋山的丫鬟吧。”

     “唉,远山,这一步你不觉得走的有点险么?”孙乾叹了一口气道。

     “兵出险招才能有好的成果,我们要赌一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