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交易坊市 (求收藏)
    交易坊市位于清风古镇中央广场上,那里是各大势力交接的地方,纷争不断,但谁也没能拿下这块肥肉,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中立地段,在这块中立地段上所有势力都不能引起纷争,所以这块地段理所应当成了清风古镇最安全的地方。

     当然这块地段属于中立,不代表交易坊市也属于中立,在交易坊市里有不少家族产业,有了油水,又没了纷争,各大家族在这地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当这出头鸟。久而久之,这个交易坊市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平衡,原来的仇家在这块地方上也犹如朋友一般,甚至见面还会打声招呼,互相微笑以示友好。

     清风古镇的交易坊市在方圆百里中都是颇有名声的存在,甚至一些府城里的小家族也会慕名前来,想要在这块巴掌大小的地方上捞些油水。

     在交易坊市上,不仅有着古镇的镇民和府城的小家族子弟,连那方圆百里的山贼头头,盗匪势力见不得光的杀人犯也常常光顾于此。这也就造就了一种奇怪的现象,本地势力不狂妄,倒是那些外来势力比本地势力还要傲慢,全然没有把本地势力放在眼里的样子。当然这也就给了本地势力一个理由,一个杀人的理由。

     有了这个理由,本地势力就能在这块极度安全的地方杀一些外来人,用来杀鸡儆猴。

     正因为有了太多势力的参与,就算是秦家和韩家两方势力豪强也都不敢完全把交易坊市占为己有。

     当秦昊缓慢的来到交易坊市的时候,望着里边黑压压的人群和那嘈杂的喧闹声,让他有些吃惊,这交易坊市不愧是方圆百里最具人气的交易场所,光是这人气就足以媲美斗兽场武会了。

     秦昊目光也是有些特别的看了一眼那黑压压的人群,他不是没参加过坊市,而是今年坊市的人群着实有些太多了,多的有些妖异了。毕竟有异必有妖,看着这出奇多的人群不得不让他往坏的方面想了。

     “或许是我弄错了吧。”

     秦昊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否决了心里的想法,随后向着那潮水般的人群挤了过去。

     交易坊市中,那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交易者们看得有些眼花缭乱,虽说广场街道十分宽阔足以让数量马车共行,但在这如潮水般的人群下,还是突显的有些拥挤。

     秦昊看着那琳琅满目的商品有些嘲讽般的摇了摇头,正是因为东西太多了,所以在交易坊市中假货横行,一些阅历较浅的武者就常常在这里打眼。当然这种问题不会出现在秦昊身上,他作为历史研究者不说是饱读杂物刊集,但凭借他多年的江湖阅历分辨个真伪还是可以的。

     当然因为人气太火了,秦昊仅仅逛了一条街就已经大汗淋漓了。他逛街的兴趣也有些淡了,因为这条街假货真的太多了,多到十件东西得有八件是假的,就连剩下的两件在品质上也很难保障。

     就比如一个初级元器,还是个受损的,偏偏伪装成中级元器去骗取钱财,当然摊贩的伪装技术实在太高超了,就算是一些炼器师都很难发现其中的端倪,所以就算是买了这个东西,也只能打眼交学费了,根本没法找他理论,毕竟这东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情我愿谁也没法怪谁。

     “唉,这假货也太多了点吧。”秦昊无奈的叹息道。

     正因为这声叹息,引来许多人驻足观望,秦昊老脸一红,连忙低着头挤进了人群。

     秦昊最后的步伐是在一座古色古香的阁楼下停住的,这座阁楼是这座交易坊市的中心,一些上档次的东西都是在这里拍卖,就连那些大家族的族长也不敢在这放肆,因为这座阁楼交易所的背后是王朝里最富有的妙仙坊,在这种地方连那些皇亲国戚也不敢放肆。

     在门口领了一个面具,秦昊慢慢的戴在头上,最后通过阁楼里一个黑漆漆的隧道才到了交易的会场。交易会这么做一是因为这里三教九流太多,鱼龙混杂,不好管理,二就是为了更好的保护顾客的隐私。三就是为了防止因为出售违禁物品而引起的一些麻烦。

     随着漆黑的随到逐渐的到了尽头,一片刺眼的光芒照耀着秦昊的双眼,一片小型广场就这么映入眼帘了。在这个小型广场上到处都是看台,而那些看台上早已是人影绰绰。

     秦昊找了一个比较不错的位置,缓慢的坐了下来,随后一名侍女端着果盘走到了秦昊的身边等待着他的指令。

     见此秦昊眼里闪过一丝赞叹,这妙仙坊真是会做生意,竟然能够同时让这么多侍女去伺候别人。当然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能让这些侍女伺候也是她们的福气。毕竟进入随到时会看你的身份,而且要求还是十分苛苛,要不是秦昊有着秦家的令牌,这种地方他也是进不来的。

     由于都是带着面具,谁也不知道谁是谁,除非特征太过明显,说不定秦昊的周围就有秦家那些长老们。

     这个交易所属于地下交易所,在这里管你多么来历不明的东西都能在这种地方拍卖掉。秦昊也是来过这里几次,那时候都是跟着自己的父亲来的。当然秦昊现在手里也没多少钱,他来此属于空手套白狼,纯粹是看看这枚供奉令牌的底线在哪里。

     随着人流的逐渐减少,场地上也是人满为患了,这就证明着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果不其然,没过了多久,一个青衫老者缓慢的走了出来用他那深厚的真元高声道:“我想大家对此次拍卖会也是做足了准备,我是本次的拍卖师庆阳,下面的拍卖会就有我来举行。”

     “嘶,竟然是庆阳大师,他不是府城的拍卖师么?怎么来清风古镇了?”

     “是呀,他怎么来了,难道这次拍卖会有什么奇特的东西出现?”

     “什么样的东西能够让庆阳大师来?恐怕至少也得是中阶元器了。”

     “我想大家也有些猜测了,不错!此次拍卖会正是有中阶元器出现!”青衫老者缓缓的道。

     听了老者这句话人群才是真正的炸开了锅,议论声喧哗声到处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