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你属狗的么
    “噗嗤!我为什么要和你打赌啊?在大庭广众下,我也没对你做些什么,小姐,你要知道我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人,你在伽山绝对是出名的,为了和我打赌去败坏自己的名气这显然划不来啊!”

     秦昊噗嗤一笑,这小妞倒是有几分个性,除了泼辣了一点还是蛮不错的。

     “啊!呜呜!”

     就在秦昊刚说完话,许倩突然叫喊了起来,这可给秦昊吓个够呛。

     “姑娘,不,大姐!你别喊了,你看他们都看过来了,我可是要脸面的人!不就是打赌么,别说一个了,再多几个也没事。”

     秦昊可不敢再让她胡闹下去了,连忙拿手捂住了许倩的嘴。

     突然被秦昊捂着嘴,许倩的眼睛都瞪大了,她从未和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过,莫名的害羞使得她心跳猛然加速,白嫩的双颊瞬间便染上了殷红。

     “呜呜,呜呜!”

     许倩见秦昊死活不松手,直接一口狠狠的咬在了秦昊的手上,鲜血瞬间便顺着许倩的牙齿滴答了下来。

     “你属狗的么!咬人这么狠?”

     秦昊吃痛,连忙松开了捂住许倩的手,手背上多出了一道鲜红的牙印。

     许倩狠狠的看了秦昊一眼,指了指秦昊的手说道:“捂的很爽嘛!你自己看,你手上的牙印,就是你想要非礼我,我努力反抗的证据!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

     秦昊:“……”

     “好吧,我投降,说吧赌什么?提前说好,违法乱纪的事情不做,要我卖身的话,要是你,我可以考虑考虑,卖给如花那种的不要。”

     秦昊见此双手一拱,没有任何反抗,直接就投降认输了,然后毫无节操的说着自己的条件。

     “谁要你卖身了?!就你这样的,倒贴钱本姑娘都不要!”许倩柳眉倒竖,嗔怒道。

     “我可是良民,想让我成失足少男可是不行的。”秦昊打趣道。

     “正经点,讲正事呢!听好了,要是你在考核的时候比我成绩好,那你必须要去参加滁州城的交流会。要是你比我成绩差,你还是得给我参加滁州城的交流会,反正怎么样,你都得去!”

     许倩走动的脚步突然一顿,转过头看着耍无赖的秦昊,略带刁蛮的说道。

     “我可以选择不参加考核吗?”

     秦昊弱弱的说道。

     “不可以!”

     秦昊:“……”

     “那我还是去卖身吧,卖给你最起码还多个看着顺眼的女主人。”

     就这样,秦昊被迫答应许倩这种无理要求,这简直就是比卖身还可恨!被迫出头,想到这里秦昊心里像是被老母猪拱过一百遍一样。

     实际上,许倩和秦昊之前的动作已经进了不少有心人眼里了,甚至还有些富家公子哥已经在公会外埋伏了大批人马,就等着抓住秦昊,打残这个亵渎他们心中女神的人!

     “老海啊,我看秦昊这小子不错,很适合倩儿,要不是我的弟子岁数有点大了,我就给他们撮合撮合了。”徐峰一脸坏笑的看着东方海调侃道。

     “你这个老不羞,等那小子考核过再说吧,或许你我都看走眼了!”东方海笑骂道。

     许倩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的走到了一个石台上上,台子上放着一枚玉简和从小到大三个青铜鼎,最小的一个只有巴掌大小,而最大的足有半人高,巧的是她与秦昊只隔了一排,几乎是隔空相望。

     “你可别是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了,在这里只能凭借真实实力,投机取巧是没有用的!”许倩把玩着手中的玉简,冲着秦昊说道。

     秦昊听后那叫一个瀑布汗,这小妮子也太剽悍了吧,这里可不光只有他们俩啊!

     无视了周围那些带有敌意的目光,秦昊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除了许倩周围人脸上都是一脸的凝重。要知道在场的,也不乏二品灵纹师!

     看来这个考核难度不小啊!秦昊抹了抹下巴,转头看了看许倩。心道:这小妞到是一点也不紧张,可能她早就知道考核题目了吧,毕竟她的老师可是这里的长老。

     看着时候差不多了,秦昊也是拿起了桌子上的玉简,用精神力仔细的探寻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秦昊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古怪了。

     “有意思,说是考灵纹师,现在竟然先考精神力强度了。”

     秦昊撇了一眼抚摸着青铜鼎的许倩,这小妮子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在这个大多数都是老爷们的考场上,有着这么一个靓丽的风景线,也是说不出的舒服,特别的这个风景就在自己眼前。

     “哎,哥们,咱们换个位置怎么样,放心我可是二品灵纹师,保你过,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看美人来的。要不内城那些没有出售的宅子你挑一个,我送你!”

     就在秦昊检查着石台上的青铜鼎的时候,一道偷偷摸摸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传了过来,秦昊回头一看,说话的人是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锦袍玉冠,倒是有几分公子的样子。

     “凑巧了,我也是二品灵纹师,这次来的目的也是来看美人的,做灵纹师多累,哪有美人伴身好。”秦昊看着那公子哥微微一笑道,他这么说也是给对方一个台阶,直接拒绝那多显得唐突。

     “竟然是同道中人,说实话灵纹师公会的慕小姐温文尔雅、贤良淑德,那才叫一个妙啊!许小姐,虽然也不错,但是性格太火辣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公子哥扇子一收,玉简一放,惊叹的看着秦昊,这种眼神就像是看见同类一般。

     “小弟公孙南,不知大哥的名号,还请告知。真是鱼肉朋友好得,狐朋狗友难得……啊?不对!是知音难寻啊!”公孙南将扇子放到了石台上,郑重其事但难掩吊儿郎当的说道。

     “秦昊。”

     秦昊见此,嘴角莫名的抽搐了几下,眼前这货可谓是正宗的花花公子啊!

     “秦昊!你可不要答应了这货,他送你一套本姑娘送你十套,你要是敢换,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

     公孙南,本姑娘知道你是城主府少主,他们怕你,本姑娘可不怕你,但和灵纹师公会拼财力,那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许倩狠狠的瞪了公孙南一眼,然后转头冲着秦昊狠狠的威胁道,那架势宛如母狮子护子一般。

     “惹不起!惹不起!我和秦兄那叫一个一见如故,多说了俩句,真的不知道许姑娘和秦兄的关系,秦兄果然是禽兽啊!啊?不对,果然是人中之龙,少年英雄!”

     公孙南说的那叫一个慷慨激昂,除去那些不着调的话,真的是没有什么了,只能说说的跟真的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