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疑惑
    “哼!”秦昊冷哼一声,双目逐渐变得通红,浑身上下冒着热气,全身的真元都在剧烈的波动着。

     “男女共处一室……是不是很期待啊?发了毒誓当我的奴仆,我就是你的了。”姜秀芸风情万种,芊芊玉手不断的从雪白的大腿上划过,媚眼如丝大胆的挑逗着秦昊。

     秦昊面对这样的诱惑神识逐渐的模糊,如牛一般吞吐着热气,全身的真元野马脱缰般运转起来,整个人气势汹汹仿佛像是一头冲动的野兽。

     那姜秀芸刚想从床上起来便被秦昊压在了床上,一股雄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姜秀雨见到这一幕立马变了脸色,不断的挣扎起来,她本来只是想要秦昊服用合欢散逼着他发毒誓成为自己的奴仆的,至于解药她早已找了一位风尘女子来当,早已待命了,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了她自己了。

     秦昊的咸猪手四处的抚摸着,姜秀芸陶瓷般细腻的脸上升起一缕红霞,显得无比诱人。姜秀芸不断的反抗着,但嘴里却是不断的呻吟着,这让她差点羞愧欲死。

     这样的呻吟声使得秦昊体内欲火熊熊燃烧,令得那原本的一点清明也消失无踪了。在这个时候,衣衫不整的姜秀芸从秦昊身下逃了出来,莲步轻移,想要跑出房间。

     这要放到原来武者后期的时候,没准让姜秀芸跑了,到了武师可就说不准了,毕竟武师已经能够做到真气外放了。

     欲火焚身的秦昊那里会放过到嘴的鸭子,大手一挥一个数尺大小的光掌便飞了出去,把刚到房门旁的姜秀芸抓回到床上。

     姜秀芸一到床上,一股浓重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她顿时感觉不妙,急忙想从怀里掏出保命的灵纹珠,但青铜宝珠发出的一个光罩瞬间将她和秦昊罩在了一起。

     姜秀芸吓得不断的大叫想要呼救。还没等传出光罩,秦昊的大手直接将她身上仅剩的衣衫撕裂开来。

     片刻间,姜秀芸双颊殷红,呼吸便的急促起来,雪白的肌肤变得粉嫩无比。

     在雄性气息和秦昊不断抚摸的刺激下令姜秀芸燥热无比,浑身乏力,满头的青丝都散落在雪白的肩膀上。此刻的她,桃腮殷红,眼角眉梢含春带羞,娇若春花。

     “你个混蛋……赶快起来……”她无力的嗔怒道,娇躯不断的颤抖着。

     失去控制的秦昊才不管她的话,不断的亲吻着姜秀芸粉嫩的皮肤。

     “不要……啊……”姜秀芸的眼泪不断的从眼间滴落,打在秦昊健硕的身体上。

     姜秀芸雪白的肌肤柔嫩细腻,成熟艳丽的肌体,丰腴动人,修长洁白的玉腿圆润匀称,在金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与秦昊古铜色健壮的身体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刻姜秀芸已经意乱情迷,丧失了理智,雪白的身体和秦昊的身体纠缠到了一起,一同倒在了床上。金罩下,暗香浮动,呻吟婉转,这注定是一个春意盎然的夜晚。

     ……

     秦家家主一脉的一个书房里,一名女子正在灯火下思索事情,那女子眉目间竟和那秦明月有些相似,而她现在正呢喃自语:

     “以芸儿的姿色和身手怎么还没回来,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

     清晨的一缕阳光自窗外打进屋里,秦昊睁开了迷茫的双眼,随后一愣,他感觉到有人紧紧的压在他的胸前,一股清香扑面而来。秦昊看到床上的一缕殷红和怀里熟睡的人儿,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姜秀芸躺在他的怀中,娇躯柔若无骨,凹凸玲珑而又弹性惊人,如玉般雪白细腻的肌肤在晨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坏了,昨天欲火焚身竟然来了一个霸王硬上弓。”秦昊暗叫不好。

     秦昊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穿上衣服,刚想跑就被姜秀芸叫住了。

     “你是不是男人?提上裤子就跑?”姜秀芸缓慢的直起身子露出雪白的肌肤,抓着带血的床单,眼里噙着泪水幽怨的看着秦昊。

     姜秀芸突然醒来也打了秦昊一个措手不及。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已经知道了么。”秦昊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眼含泪水的姜秀芸,尴尬的挠了挠头,语气有些缓和。

     “你!简直无力取闹!”姜秀芸柳眉倒竖,轻咬银牙嗔怒道。

     “我怎么无力取闹了?要不是你给我下药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秦昊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都快听不见了。

     说到底便宜还是让他占了,想提裤子就跑那是不负责任的。

     “呜呜,你这个败类,还我清白!”姜秀芸越想越委屈直接抓起床单,蜷缩着身躯,哭了起来。

     秦昊见到这一幕也是有些心软,一个健步便走到了床前,随后拿起咸猪手不断的抚摸着姜秀芸如玉般的肌肤。

     “好了,不要哭了,是我错了行不行?”秦昊小声的安慰着。

     “不行。”姜秀芸将头扎进秦昊的怀里大声的痛苦,那声音都传到了外面。

     “姑奶奶是我错了行不行?咱别哭我,我直接上门提亲,给你个名分……”秦昊看着痛哭的姜秀芸有些慌乱,不断安慰着姜秀芸。

     而姜秀芸的双腿还在不安分的乱踢着,好几下都差点踢中秦昊的要害,要不是秦昊抱住姜秀芸早就一下子踢到他身上来了。

     看着空气中晃来晃去雪白的莲足,秦昊不自觉的一把握在了手中,雪白的莲足柔软细腻,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感觉手中嫩滑无比,心里不断的泛着波澜。

     隔壁。

     “还好昨天咱们来的及时,要不然秀芸这孩子可就真完了。”年迈的秦婉君看了一眼秦昊的大伯。

     “咳咳!就是苦了那风尘女子了,没想到合欢散的药效这么大,那人差点就死了。”秦啸月干咳一声。

     ……

     “怎么可能,昨天一晚上她竟然还是个雏?”秦昊用手抚摸着姜秀芸陶瓷般细腻的脸庞,脸上充满了思索,眼睛里时不时闪过一丝丝精芒。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