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咋滴就是吓你
    “什么!”韩远山惊骇欲绝的失声道。这件事他也听说过,当初他还以为是秦家的一位老祖,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家的老祖竟然是被眼前的秦家家主砍的不得不外出云游的。

     “那老家伙以为突破了武师到达人武师便能回来一雪前耻了么?不得不说你们韩家人真是天真到可爱啊,我当初放走他便想到了今天,这不过没想到韩家这个试金石来的这么慢,让我们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秦啸月的话依旧是充满着刀子与魔力,谜一样的实力让韩家家主感到绝望和迷惘。

     “试金石?!你竟然拿我韩家当试金石!”韩远山听后不由得愤怒的道。

     “物竞天择,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拿你们韩家当试金石怎么了?你们韩家又拿过多少家族当过试金石?”秦啸月满脸冷漠的望着韩远山,那满脸的淡然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冷漠,让人从心里感觉到一股冷气。

     就连秦昊这些秦家子弟也是震惊的望着秦啸月,在他们眼里庞然大物般的韩家在家主的眼里竟然只是一枚试金石!

     秦啸月这话在韩家家主耳朵里是一个意思,在秦昊耳朵里又是另外一个意思了。要知道他大伯现在才四十多岁,韩家那老祖被逼走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年前了,而那时候韩家老祖就已经是武师后期了,也就是说秦昊他大伯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武师后期了,有可能更多。

     妄他秦昊被认为是秦家年轻一代第一天才,可是他二十岁才武师初期巅峰,而秦啸月在二十岁的时候就至少是武师后期了。如此大的差距,让秦昊有种井底之蛙的感觉。他一直行走在外,回到清风觉得不过如此。秦昊现在的实力与秦啸月他们那时候相比也就算不得什么了,秦啸月他们那一代最差的可能都是武师初期吧。

     只是他大伯二十多年前就是武师后期,二十多年后为什么还是武师后期呢?更何况他大伯那一代就已经那么厉害了,他大伯的大伯那一代的实力岂不是登峰造极了?

     这么想的话,秦家的实力还真是恐怖,可是秦家明明有如此实力为什么还要盘踞在清风这一个小镇上去与这些笑家族争夺资源呢?

     秦昊有些头疼,这些事情简直是越想越复杂,秦家是越想越恐怖,现在仔细的想想大伯说过秦家有过年轻一代十多个天武师的盛况,而这盛况离现在最多二十多年,而那年轻一代恰好对应着他大伯年轻的时候,也就是说大伯他们在那时候就已经是天武师了么?

     如果大伯是天武师,那发生在他身上那些种种奇怪的事情也就说的通了,现在想来恐怕他父亲也是一个天武师。毕竟他父亲给他的那把金灵枪品质实在是太高了,比他在外面大城市的拍卖会上见到的地阶元器还要厉害。

     可是如果大伯他们都是天武师,他们为什么要来清风古镇这种小地方呢?要知道圣元王朝加一块才有一位天武师,那位天武师可是圣元王朝皇室的老祖宗,地位无比崇高,只是岁数大了实力在天武师里也只能处在末流了。

     而秦家的天武师可都是正直当年啊,随便出来一个都能吊打圣元王朝那个老祖。像秦家这样强大的家族放眼整个扬州都算是上流了,只是秦家为什么要躲在这种小地方呢?难道是仇敌太强,还是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还以为能带领韩家走上巅峰,统一清风,没想到却带着整个韩家走向了末路,要是我不贪心,秋山又怎么会死?要是我不贪心韩家又怎么会道现在这种田地,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韩远山有些癫狂的叫喊道。

     这也不怪韩远山,这种事情放谁头上都得疯了,自己尽心尽力布局这么半天,以为自己是下棋的人,到随后发现自己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枚棋子,这样大的落差放谁身上都受不了。

     “这盘棋是秦家二十多年前就走下了的,你韩家只不过是一枚小小的棋子,甚至只是一枚无关紧要的棋子,这步棋是我当年随手走下的,到了现在是时候把他拿走了。”秦啸月看着韩远山淡淡的说道,那陌生的双目充满了无情与冷漠。

     “为了整个家族,就算是将我自身当做棋子来下那又何妨呢……”秦啸月呢喃自语说着些什么。

     秦昊一直以为眼前的大伯是位没什么心机的人,没想到他的心机与谋略超出了秦家的所有人。

     幸好他是秦家的人,不然的话他的危害实在难以想象。

     “大伯,那现在的韩家怎么处置?”秦昊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啸月看了看有些小心的秦昊不由得笑了起来,“怎么我就这么吓人?”

     “没有没有,只是没想到大伯竟然走了一步这么长远的棋。”秦昊老脸一红连忙解释道。

     “长远么?或许吧,时间差不多了,我想三长老那边已经把那个韩家老祖解决了,是时候接手清风古镇了。”秦啸月看了看韩家的方向,淡淡的说道。

     “什么!”

     韩远山听到自己家老祖已经陨落的消息再也支持不住了,两眼一抹黑直接昏了过去。

     “精神真脆弱,就这点意志力也想着争霸?”秦啸月看着昏迷的韩远山摇了摇头不屑的说道。

     秦昊听到秦啸月的话冷汗都出来了,这种事情没人受的了吧,这比屋漏偏逢连夜雨更要命啊。

     “秦玄,你带人先回去,我跟着大伯去韩家看看。”秦昊冲着秦玄吩咐道。

     秦玄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便带着那些俘虏和王家众人离开了。

     “我什么时候说带你去韩家了?”等秦玄走后秦啸月笑着说道。

     “您什么时候没说带我去韩家了?”秦昊看了看昏死的韩远山回答道。

     “很好,那我便带你去韩家,只不过你要有点心里准备,现在的韩家恐怕是惨目忍睹……”